首长留在身体里过夜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吃烧烤

对伯纳德而言,躲避城内“反叛余孽”的暗杀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拉拢路易·贝尔纳才是他最重要的目的。

能力当然是一方面,虽然瀚土战争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无论对方提出的策略以及对敌人行为的洞察能力,作为指挥官,路易·贝尔纳,绝对是合格的。

对方还拥有极为稀有的“海骑士”血脉之力——这或许是某种传统偏见,但秩序世界的确流传着“所有觉醒了海骑士血脉之力的天赋者,都是与生俱来的船长”。

在地广人稀,主要聚居地都倚靠港口相连的新世界,一位优秀的天赋者舰队司令有多重要,绝对是不言而喻的。

而最后…他是艾德兰大公国第一顺位,也是目前唯一的继承人。

对新世界的帝国殖民地而言,除了皇室,艾德兰的贝尔纳很可能就是他们最熟悉的帝国家族——当然里面绝对有皇室自吹自擂的成分,但这个不重要。

远离旧大陆的新世界殖民地,或许能无视类似莫尔威斯这种皇帝宫廷内都位高权重的豪门;但却万万不敢得罪控制着帝国最大港口和海军,手握无数贸易路线的贝尔纳家族。

如果有未来的艾德兰大公成为自己的僚属,绝对不能大大增加伯纳德在扬帆城乃至其它殖民地的影响力。

面对扬帆城总督的主动招揽,毫无准备的年轻骑士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很感激…您愿意向我这样一个败军之将提出这种邀请。”路易深吸口气,表情无比认真道:“真的,真的非常感激。”

“长久以来您一直是我追逐的目标之一,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希望能像您一样既懂得治理领地,又是一位合格的参谋长和领军者的——得到伯纳德·莫尔威斯的认可,对路易·贝尔纳而言是一份极其宝贵的荣誉;我…我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今天!”

“不要太小看自己。”伯纳德含笑道:

“败仗不能说明一切,你在瀚土战场上所展现出的敏锐嗅觉,已经证明了你是一个合格的骑士与领军者,只是还需要时间和更多的经验罢了。”

“新世界可以给你提供这样一个锻炼的机会,我可以向你保证,会尊重你的每一个提议与想法——用更温和的方式解决殖民地叛乱的问题。”

“那是我的荣幸。”

路易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即话锋一转:“但非常抱歉,我必须拒绝。”

说完,他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坐直身体,坚决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的歉意。

静静地教堂内看,略有些意外的扬帆城总督直视着他的眼睛,沉默了足足一分钟。

在略有些压抑的寂静下,年轻骑士没有愧疚的躲闪,更没有改口答应;他就这么直直的和伯纳德四目对视,表情愈发的坚决。

“为什么?”伯纳德开口道:

“是不是因为待遇和头衔的问题?如果是这样,我记得总督府邸还有一个高阶参赞的职务,胸甲骑兵团暂时也还缺一位团……”

“不是头衔!”路易抢断道:

“离开艾德兰到新世界,就是因为我想远离这一切——雷鸣堡,鹰角城,登巅塔…每当我觉得自己才是真正正确的那个人候,现实都会用最残酷的方式证明,我大错特错了。”

“包括我刚刚给您的建议,现在认真想一想可能还是太片面了;我劝您更多的接触底层,但实际上我并不清楚您究竟面临多少困难,又有多少无奈…对这一切,我统统一无所知。”

“如果您真的采纳我的建议,也许最后的结果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美好,甚至可能更糟;也许真的只有用最残酷,最血腥的手段在最短的时间内快速镇压,才是对殖民地人民真正的仁慈…就像卡斯帕·赫瑞德大人说的那样。”

“你只是受到的打击太多,给自己徒增了许多不必要的压力而已。”

伯纳德只得安慰道:“没有谁能够永远一帆风顺,就像没有哪个计划是完美的;我们也只能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可能做的周全,至于是否成功…只能看秩序之环的意愿。”

“但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么我尊重你的意愿——我暂时不会再来了,也会警告那些扬帆城的议员,让他们不要到这里来打扰你,直至你想清楚了为止。”

扬帆城总督站起身,一边戴上帽子边说道:“当然,也别让我等太长时间,否则我可能会忍不住派人,连带整个教堂一齐搬走的——路易·贝尔纳爵士,未来的艾德兰大公阁下!”

说完,他朝路易笑了笑,不等对方开口便已经推门离去。

目送伯纳德的背影,路易深深地吸了口气,微亮的烛火在风中摇曳,仿佛在回应他的心情。

“为什么要拒绝呢?”

轻柔的话语声让一阵恍惚的他回过神,扭头看向出现在自己背后的精灵少女。

“芙莱娅?”

“为什么要拒绝呢?”一身黑白色修女装束的芙莱娅静静凝视着路易,怀中捧着刚刚从酒窖里拿出来的葡萄酒,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

“他是对的,路易你是未来的艾德兰大公,不可能真的永远待在这个小教堂里——你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我……”

面对精灵少女澄澈的眸子,路易突然一阵语塞。

“我只是觉得现在的生活非常好,为什么要改变?而…而且…而且……”他欲言又止的抿了抿嘴角,拼命组织着词汇:

“而且就算我去了,也未必就能帮到什么;我曾经以为突袭雷鸣堡的计划能帮助帝国战胜克洛维,结果是我错了;在登巅塔的时候我建议统帅不要据守而是主动出击,最后的下场是整个远征军全军覆没…这还不能证明什么吗?”

“不能。”

精灵少女轻轻开口,表情分外的认真:“我没有去过雷鸣堡或者登巅塔,但我知道,如果没有路易·贝尔纳,芙莱娅·摩西菲尔德绝不可能坐船来到扬帆城这么漂亮的城市。”

“她应该早就死在了鹰角城,或者被关在克洛维人和教会的地牢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女服的缘故,路易突然感觉眼前的精灵少女变得和以前有些…不太一样了。

“可…正因为这是他唯一一次正确的决定,难道不应该继续下去吗?”路易反问道:

“好不容易正确了一次,如果再去插手这些事情,说不定最后还是会搞砸;每失败一次,都会有许多人为此付出代价。”

所以,如果可以躲在这里…哪怕只有现在,哪怕只有短短的一小段时光,和芙莱娅一起躲开所有人,假装外面的世界不复存在的话,那……

“是因为我吗?”

芙莱娅突然开口道。

嗯?出神的路易面色一怔,没有反应过来。

“是因为芙莱娅的…原因,才让路易不得不放弃那个人的招揽吗?”精灵少女的声音十分的平稳,眼神突然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因为芙莱娅是秩序教会追捕的对象,如果路易接受对方的请求,就很可能会因为芙莱娅而被教会搜查,所以必须推辞掉?”

她的眼神中仿佛蕴藏了某种魔力,让路易无法挪开视线,和精灵少女四目对视。

这让本能想要诚实的年轻骑士内心忽然升起一种直觉,在拼命阻止自己犯某些很可能悔恨终生的决定。

“当…当然不是!”沉默了许久的路易略有些僵硬道:“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认为这是最好的选择。”

“没错,曾经的我可能会觉得荣誉,胜利,赞扬和头衔,就是我的一切;对那个总在做梦追逐心目中偶像的路易·贝尔纳,确实是这样。”

“但这些对现在的我,已经不再重要——我错了那么多次,付出了那么多代价,最后只有一件事成功了。”

“这…说起来这非常有违骑士精神,但至少现在…我想好好守护这唯一正确的决定,直至我明白究竟该怎么做,才不会让自己继续重蹈之前的覆辙。”

路易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深吸口气然后轻轻按住她的肩膀,用略带颤抖的嗓音轻声道:

“所以…芙莱娅·摩西菲尔德殿下,能接受您的骑士是一个…并不算很勇敢的人吗?”

精灵少女抬起头。

“不,因为一个懦夫,绝对不会为了保护一个被全世界追捕的小女孩儿,抛弃一切跑到世界边缘,甚至对她坦诚自己的错误。”

路易微微一怔,正想要说什么,面色微醺的精灵少女已经向前一步,小小的缳首主动塞进了他的怀中。

“他是一个勇敢的骑士,无论其他人如何评价,在小女孩儿的眼里,他都当之无愧。”

………………………

离开小教堂,一身军装的扬帆城总督趁着天色还亮,乘坐马车在卫兵们的护送下回到了自己那个刚刚被“翻修一新”的总督府邸。

招揽路易·贝尔纳失败的他现在身心俱疲,甚至推掉了那帮想讨好自己的扬帆城议员们精心准备的庆祝晚宴——他现在只想泡个热水澡,躺在任何一个可以被称之为“床”的物体上睡到自然醒,彻底摆脱连日作战给从头到脚带来的酸痛。

至于路易提到的“低价收购策略”…伯纳德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

实事求是的说,这的确是个拉拢民心的好办法,但就像他自己承认的那样,年轻又单纯的路易并未看到问题的根本矛盾,更不清楚一旦皇帝因为殖民地造反就立刻做出善意的“退让”,将带来多可怕的后果。

殖民地与本土的关系本就极其割裂,甚至连信仰的教派都完全不同;任何

首长留在身体里过夜小说全文

的一点点妥协,都会被殖民地误以为是他们赢得的“胜利”,而这样的胜利必定会滋长他们不切实际的野心,从而进一步的得寸进尺。

所以帝国绝对不能退让,更不能做出任何的妥协,无论任何时刻都必须保持绝对的强硬,才能有效的震慑那些心怀不轨的疯子,或者太容易被煽动的民众。

当然这依然不能掩盖它的确是个好方法——不过现在不行,必须要等到对叛乱的镇压彻底结束,所有殖民地的议会统统都被清洗一遍之后,如果自己这个扬帆城总督还在,到时可以用这个方法吸引移民,刺激生产。

运气好的话,凭借这份功绩和改革的成就,说不定皇帝还会让自己官复原职,重新回到他的宫廷。

至于未来的扬帆城会不会因此导致自治程度变得更高,对本土离心力更强,更希望摆脱帝国的统治…伯纳德并不在乎,反正到时候自己肯定已经离职了,再多的麻烦和黑锅,也是下一个倒霉蛋要头疼的问题。

带着对美好未来的幻想,美美的泡了个热水澡的扬帆城总督在自己的新卧室进入了梦想,并期待着在第二天晚上或者第三天中午再睁开双眼。

可惜的是好事永远不会成双——他是第二天五点三十分整,被卧室里的警钟声惊醒的。

顶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只穿了条睡裤的扬帆城满脸怨念的踹开了办公室的房门,将还在冒烟的配枪“砰!”的一声砸在桌上,把战战兢兢的传令官吓得浑身一震——他刚刚用这玩意儿毙了自己的警钟。

“一句话,用一句话说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非要让我在这个时间从床上爬起来。”伯纳德探着脑袋,死死盯着盯着自己的传令官:

“否则,我就让你和那个该死的警钟一个下场!”

“我…我觉得这件事可能没办法用一句话就……”

“那就说的简单点儿,我没工夫…算了!把报告给我,我自己看总行了吧?!”

害怕的传令官忙不迭从怀里掏出文件,手忙脚乱的递了过去;伯纳德没好气的打开信笺,努力睁开眼睛一行一行的读下去。

随着意识逐渐清醒,他满是血丝的眼睛逐渐睁大。

“什么——殖民地民兵洗劫了白鲸港边境的农庄,克洛维人打算出兵报复,攻占长湖镇?!”

喜欢我必将加冕为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