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小说完整全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听到这话张翠花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苍白了,她的眼神变得有些闪躲,也不复开始那般的嚣张。

“这就说明你家这儿媳妇不是自愿嫁给你儿子的。”

夏凉继续说道。

“那你告诉我,你这儿媳妇是从哪里来的!”

夏凉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

听到这话,张翠花的额头冒出一层冷汗,她拉住自己的儿子就想挤过人群,朝着外面跑去。

“靠,这人的媳妇不会是在人贩子那里买的吧。”

“肯定是,谁愿意自己家的姑娘嫁给一个傻子。”

“这不就是犯法的么?”

周围的群众开始议论起来,甚至有人掏出了手机想要报警。

这时,她那痴呆儿子大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一边喊道。

“娘,你买媳妇的事情让人知道了,呜呜呜......”

“你个傻子,给老娘闭嘴。”

张翠花瞪大了眼睛,毫不犹豫地抽了痴呆儿子一巴掌。

鲜红的掌印出现在痴呆儿的脸上,他瞬间就闭上了嘴巴,不敢再说一句话。

“老娘没找人贩子买过媳妇,你们别长着人嘴不说人话。”

张翠花在人群喊道。

这颇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你那傻儿子都承认了,你就等着被抓吧。”

一旁的路人鄙夷的说道。

“老娘说没买就是没买。”

张翠花黑着脸走出了人群,随后消失在大街的角落。

夏凉望着张翠花的背影,眼神逐渐深邃。

“谁认识张翠花?”

夏凉朝着人群喊道。

夏大师我认识,这张翠花就是我隔壁张家村的。”

一个提着母鸡的男人说道。

“夏大师,之后该怎么办?”

说话的是一名店铺的老板,他早就认识夏凉。

“怎么办?当然是报警啊。”

夏凉说道。

这张翠花肯定是在人贩子手上买了个姑娘,这种事情当然是要交给保卫者啊。

随后夏凉便拨打了报警电话,他向保卫者如实的汇报了情况。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夏凉将小刘莲送回了别墅。

这才驱车赶往张家村。

没遇上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小说完整全文

也就算了,既然遇上了,自己还有个保卫者的职业得去看看。

另一边。

张翠花带着痴呆儿子回到了村里,她大步向着自己家走去。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小说完整全文

娘,我手疼。”

痴呆儿子推着张翠花紧握他的右手说道。

“忍着。”

张翠花瞪了痴呆儿子一眼。

她刚到自家的土房子门口,就听见隔壁的赵老头喊道。

“张翠花,你没事干在你家窗户旁边放捕兽夹干啥,我家大黄狗都被捕兽夹弄断了腿。”

赵老头呜呜喳喳的喊道。

“怎么没有夹死你家那死狗。”

张翠花吐了一口唾沫喊道。

“我家狗被你放的捕兽夹给弄残了,你快赔钱。”

赵老头不依不饶的说道。

他家大黄平时就喜欢钻到张翠花家的院子里玩耍,他平时也不在意。

没想到就在刚刚他听到了一声狗的惨叫,他赶紧跑出去看,没想到自家的老黄狗被捕兽夹夹住,不能动弹。

张翠花也没有继续理睬赵老头,而是径直走向自己的院子。

推开大门,张翠花来到了院子的偏房。这偏房的门窗都被牢牢锁死。

而且门窗前都放着一个个钢制的捕兽夹。

她那死去的丈夫是山上的猎人,所以她们家才会有这种专门捕捉野兽的夹子。

“儿子,去门口给我把关。”

张翠花对着自己拿痴呆儿子说道。

随后张翠花把捕兽夹放远了一些,拿出钥匙打开了,偏房的木门,屋子内一阵低沉的哭声让张翠花皱紧了眉头,只看拿土炕上坐着名皮肤白嫩,带着圆眼镜的女孩。

这女孩看到张翠花进来的,便哭喊道。

“大娘你放我走吧,我爸爸很有钱的,你想要什么我爸爸都可以给你。”

“你是我花钱买来的,凭什么要我放你走,我家就靠你传宗接代了。”

张翠花不屑地说道。

那圆眼镜女孩脸上满是绝望,她刚刚考上大学,还有美好的人生。

“求求谁救救我吧。”

圆眼镜女孩低声默念道。

“谁也救不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没和我儿子圆房,今天我就算是要用强的,也要我儿子给你上了。”

张翠花伸手指着女孩,脸上的表情如通过恶魔一般。

“给我好好待着。”

说完张翠花便再次关上了大门,只留下一脸绝望的女孩,这时,她那痴呆儿子火急火燎的跑了进来。

“娘,有好多保卫者叔叔到村门口,他们是来抓坏人的么?”

她那痴呆儿子留着鼻涕问道。

“保卫者。”

张翠花脸色苍白,随后她咬了咬牙,提起了一旁的锄头就跑了出去。

张翠花跑到街道上,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

“保卫者要乱抓人了,乡亲们快出来帮忙啊。”

随着张翠花的呼喊,便冲出来了一群带着锄头、钉耙、扫把的村民,他们都是张翠花的亲戚,或者说整个张家村有一半的人都和张翠花沾亲带故。

张翠花带着自己一家的亲戚,跑到了村门口,此时,村门口停着几辆警车,村长正和保卫者谈话呢。

“有群众反映,你们村的张翠花在人贩子那里买了个姑娘?”

为首的老保卫者问道。

“怎么可能,我们村都是遵纪守法的好村民。”

村长僵硬的笑道,其实村长早就听闻张翠花那傻儿子娶了个媳妇。

新婚的那天新娘子还未出面,张翠花解释说是害羞,但旁人一看就知道其中有猫腻,毕竟谁脑子不好,让自家姑娘嫁给一个傻子,虽然村里人都心知肚明,但却没有一个人理会。

“哼,那好我们去张翠花家看看总可以吧。”

老保卫者冷笑了一声说道。

“张翠花好像不在家。”

村长眼神有些闪躲。

这时候,村长看到一群人从村内里跑来,为首的正是那张翠花,村长心头一惊暗道。

“坏了。”

与此同时,夏凉到达了目的地,在车前不远处到了一块巨石之上刻着“张家村”三个大字。

“这张家村的风水还真不错。”

夏凉下车后看了看张家村四周后说道。

“村子被山丘包围,这张家村像是被镶嵌在了山丘之中,其后一颗镇财石压在路口,使得财气不得外露,好一个龟背驮金。”

夏凉眼前一亮,这明显是技艺精湛的风水师做的局。

单凭这风水,不说村子可以大富大贵,但多少可以小富而康。

“不过这风水布局还是有改进的地方。”

夏凉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

“这镇财石虽然镇住了村中的财气使得不能外露,但也会使外来的财气不容易进入其中,要我布局的话,我会把这镇财石换成镇金兽,使其财气可以互通。”

夏凉手指在空中虚点了几下,自言自语道,很快夏凉就收回了心神,毕竟他到这里不是来看风水的,他可是来救人的啊。

夏凉快步走向张家村,不到五分钟他便来到了村口,此时村口有着两帮人对峙着。

“果然出事了。”

夏凉喃喃自语,保卫者被堵在门口,根本进不去村子。

“乡亲们,买卖人口是违法的事情,咱们不能知法犯法。”

老保卫者拿着个大喇叭喊道。

“放屁,我那里买过媳妇,别胡说八道。”

张翠花站在人群前掐着腰喊道,老保卫者此时是一个头两个大,这群村民在门口堵着,自己也不能把他们全抓了,毕竟法不责众。

“你让我们去村里看看,你买没买过媳妇不就一清二楚了么,到时候还能还你个清白。”

老保卫者说的是口干舌燥。

“你说看就看,我们村里人不同意。”

张翠花大手一挥,向着身后的亲戚喊道。

“对,我们不同意!”

“凭什么冤枉人。”

“保卫者就了不起!”

张翠花身后的亲戚开始起哄,其实他们也是心知肚明,知道张翠花买了媳妇,有些是碍于亲戚面子,不得不出来帮张翠花撑场面。

有些是心里有歪心思,想看张翠花到底会不会被抓起来,这里不乏一些老单身汉和家中无儿无子的老人。

如果张翠花没事的话,他们或许也能买个姑娘或者买个大胖小子,抱着这些心思,他们肯定会在后面力挺张翠花,老保卫者接过同事递过来的矿泉水,仰头喝了一口,他又擦了擦头上的汗水,他们已经在此对峙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有丝毫进展。

“师傅,我们干脆直接冲进去吧。”

一旁的年轻保卫者愤愤的说道。

“没有证据怎么进去,我们是保卫者不是土匪。”

老保卫者伸手打了下年轻保卫者的头说道。

“那我们就在这里干耗着。”

年轻保卫者捂着头委屈的说道。

“那还能怎么办,就看谁比谁能熬呗。”

老保卫者说完又拿起了话筒。

老保卫者清了清嗓子,刚想说些什么,就被一道年轻但沉稳的声音打断。

“让我来试试吧。”

老保卫者回头望去,看到了一名长相俊秀的人。

“你在这干嘛,赶紧出去。”

年轻保卫者在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夏凉只不过是看了他一眼。

“并没有说话。”

“你怎么......”

年轻保卫者站起身刚想要训斥夏凉,就被老保卫者摁住了。

“让这个小哥试试吧。”

老保卫者目光深沉的说道。

“感谢。”

夏凉笑着点了点头。

“师傅,您认识他么?”

年轻保卫者悄声问道。

“不认识。”

老保卫者摇了摇头。

“那您还让他上去。”

年轻保卫者的眼神异常疑惑。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很多。”

老保卫者撇了夏凉一眼后,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少年可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还能是神仙不成。”

年轻保卫者挠着头说道,老保卫者没有回应,他把目光放到了夏凉身上。

“想必你还认识我吧。”

夏凉喊道。

“你......”

张翠花看到夏凉后心头一慌,她自然认得夏凉这个罪魁祸首。

要不是夏凉,事情还闹不到现在这样。

“我劝你配合保卫者的工作,省的让你们全村受苦。”

夏凉微笑道。

“你什么意思?”

张翠花脸色一黑。

“管他什么意思呢,我看这小子就是欠打。”

“还让我们全村受苦,这小子有那本事么?”

“知道这是法制谁会么,谁敢动我们村里人?”

张翠花的亲戚七嘴八舌的叫嚷着。

“你们还知道这是法治社会?”

夏凉听到这话气的笑出了声。

这闹得好像阻拦保卫者办事的是他,这时村长出来打圆场了。

“大家消消气,消消气。”

“村民们也被舞刀弄枪了,都把东西放下。”

村长对着人群挥了挥手。

“各位保卫者你们也走吧,毕竟没有证据不能凭空污蔑别人啊。”

村长一副苦口婆心的说道。

夏凉冷笑了一声,半天这村长的屁股是在村里人这边,连买卖人口这种事情也敢包庇。

“村长,我看你命宫有道财气,看来是最近发了笔大财。”夏凉眨巴着眼睛说道。

“嗯?”

村长一愣,这年轻人怎么突然自说自话起来了。

“这笔钱你是不是给你儿子当彩礼了。”

夏凉接着说道。

听到这话村长脸色一变,他儿子找了个城里的姑娘,二人最近商量着结婚,这原本是好事。

可是女方那边突然说彩礼钱要三毛,还说不给钱就不让姑娘嫁过去。

他一村官怎么掏的出三毛,因此他在最近村子的账本上做了手脚,拿了3毛,来顶上彩礼钱。

“敢问先生您是?”

村长的语气变得恭敬,他不知夏凉是何来历。

“我叫夏凉,是个相师。”

夏凉淡然的说道。

“相师么?”

村长低声自语。

“村长,用我说这钱是怎么来的么?”

夏凉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

“不用不用。”

村长急忙说道。

这事情要暴露了,自己不仅要坐牢,而且村民还得自己的祖坟刨了。

“你作为一村之长,想必还是有些威信的吧。”

夏凉对着村长说道。

“自然,您有什么吩咐?”

村长脸上的皱纹都笑了出来。

“让我们进村。”

夏凉说道。

“这......”

村长很显然有些迟疑。

喜欢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