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最火的网名 调教家政妇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无声飘过的云团,仿佛是有专门的引擎驱动的堡垒。从李泰胜头顶经过的时候,他的心头仿佛也有这样一朵阴云掠过。

除此以外,他恍惚觉得,随着这朵云团快速掠过,周边荒野上一刻都不曾停息的深夜噪声,似乎也压低了许多。

也许,荒野上大多数感知能力在水准以上的生灵,都体会到了这份压迫感。

这个时候,丛林和山峦层层遮掩的南方的夜幕中,无声传导的震荡似乎变得更加激烈了,还有一点看不太清晰的视觉元素,以光芒晕染的方式,在夜幕之上稍稍添了一点颜色。

只不过距离实在是太远,他都不确定是不是来自于那边的战场。

“观察团那里有消息吗?”

问出这句话之后,李泰胜就知道自己昏了头了。从头到尾,都是他和孟荼直接对接,再怎么样也轮不着人家和巴泽联系。

他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脑子,直接拨通了孟荼那边的联络号:“孟大校,是的,我这边也察觉到了。目前还不太清楚确切的位置和距离,军方在那边有没有观测点?”

前面还算正常说话,可紧接着调子就抛了上去:

“三百公里?!”

其实李泰胜不该惊讶的,这只能证明“梦境模板”的距离控制非常精准——地图半径三百公里,其边缘异常,映射出的距离自然也是三百公里。

问题在于,无论是军方营地中,还是他们教团这边,都没有哪个人的主动观测能力,能够到这个距离……

好像那个猫眼,有一种超距感应能,可以突破常规的距离限制,但似乎也要有灵感才行。

像现在这样,三百公里外的战事,直接被他们所感知,只能证明那边的战斗规模,实在是超乎了正常限度。

爆炸性膨胀的信号强度,总是和冲击规模正相关的。

超凡种级别的?

李泰胜问孟荼,孟荼也问李泰胜,两边离得近,关注的问题也很相似:

“快速移动的云团,是的,我这里也看到了……好的,我现在过去。”

李泰胜并不介意再跑一段夜路,梦境地图边缘的那一片燃烧地带,实在是让他难以释怀。

一公里的荒野夜路,对于李泰胜和巴泽来说也花不了几分钟,不过这次他们并不是简单商量事儿,而是在军方的主动要求下,把他们十来个人的小团队,一并带来。

很快,他们又回到了军车营垒中。

此时,营地里面已经没有人在睡觉了,所有的车辆都发动起来,非战斗人员都没有冒头,只有已经全副武装的深蓝行者,以及少部分资深军人在警戒待命。

李泰胜扫了两眼营地的布置,作为守法公民的话,他倒是可以松一口气。

这确实是一只训练有素的精锐,六个满编的深蓝行者小队,不去刻意招惹强敌的话,差不多已经可以护送这支队伍横穿三角洲,跑到对面的金城去了。

事实上,目前他们是在淮城侧翼,东北方向约两百公里处,夏城行政管辖区最南端。

考虑到淮城东部受三角洲入侵部的挤压,相对单薄的辖区范围,再往南三百公里,就直接打穿了淮城行政区,进入到三角洲的核心地带。

从更现实的角度讲,从这里到湖城、金城也不过就是六百公里左右,基本上已经挨着三角洲危险区域的边缘了。

这些年淮城城市建设一直舍东就西,除了必须要重新治理京、安、淮、湖四城之间的大空当,亦即中原地带糜烂形势以外,也是要把东部荒野的防御压力,朝夏城那边推一推。

只不过,两个城市之间的衔接,做的并不是太好。

李泰胜一边考虑着周边行政治理和军事开拓局面,一边登上了指挥车。

这回过来,车里面显得有点拥挤。除了孟荼和丁志

抖音最火的网名 调教家政妇

英以外,两个军事主官弗里斯和郎智和都在,另外还有猫眼这位特邀专家。再加上各类技术人员,一整辆车都是满满当当。

这时候几头擅长远攻的畸变种集个火……

李泰胜抽了抽嘴角,终究没有把这招人恨的言语吐出口。代之而起的,是更加直白的问询:

“有没有更确切的情报。”

“有的。”孟荼的回答更是干脆,“刚刚得到确切消息,夏城分会正在进行血意环堡垒的远距离功能测验。他们在东经119度,北纬32度这么一个点位区域,预设了实验场,目前实验正在进行中。”

血意环堡垒?

远距离……测验?

罗南?

李泰胜把话里话外的关键因素,一下了摸了遍。

他视线转向猫眼,很快又挪开。

可这个视线动作刚一做完,他就有点后悔,感觉反应过度了,倒有点心虚的意思。

猫眼倒是饶有性味地盯着他看。

李泰胜心里面怪怪的,下意识多问了一句:“这是打过江去了吗?”

“没有,坐标显示,就在江面上吧。”

此时,技术人员已经在卫星地图上标注了相应的点位,确实是在大陆区域最大水系下游的江心位置。

同样,这也是三角洲区域的核心。

李泰胜抗住猫眼给予的压力,摸着下巴思考兼询问:“在这个点位上,是什么来着?”

“反正都不是善茬。”弗里斯插了一句。

长期担任战斗组的军事主官,他的战斗经验在指挥车里这些人中间,也最起码能排到前三。

且由于军方特种人员的身份,对于“大金三角”这种正常人乃至于能力者都不大可能深入的区域,也有着相当的认识。

“那边已经废土化了。超凡级别的畸变个体反而不算什么,最头痛的是超过三十个有A级威胁的畸变巢穴,散落分布在中下游区域各个点位。植物、土壤、空气都受到污染,部分畸变植株喷吐的剧毒孢子能喷上对流层,地下六七百米都属于畸变物种高频活动区。

“里面还有几个巢穴,属于核辐射利用型的,战术核弹当餐点,战略武器当装修——炸过一轮,没几天就能旧貌换新颜的那种。”

弗里斯说了一通,倒是更迷惑了:“血意环堡垒我知道,去年刚搭起来的精神侧公共实验平台嘛,那位先生的手笔……所以,那个血意环堡垒的所谓远距离试验是指什么?新式武器?从夏城发射的?”

这时候,指挥车里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向了猫眼,毕竟只有这位,才最有可能是知道本次实验活动核心内容的关键人员。

只不过,猫眼并不太配合:“看我干嘛?我被你们强拉着出公差,四舍五入已经快三个月了。天知道那Boss究竟又动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念头。倒是你们,军方对三角洲核心区域的情报侦查那么糟糕吗?”

话说到这里,猫眼和孟荼两个人的通讯器几乎同时响了起来。

孟荼先接,只两三秒钟,他的面部表情就更加严肃,视线环绕一圈,确定周围诸人的权限后,当即立正:

“是,我们会持续关注边缘区域的畸变种动向,随时汇报。

“是,必要

抖音最火的网名 调教家政妇

时顶上去,坚决配合,绝不犹豫!”

相对于他这边的片言直语,指令来去,猫眼那边明显要更放松一些,倒像是和人闲聊的架势:

“所以刚从我们头顶飞过去吗?

“恭喜,灵魂出窍跟团游,果然是罗导能办出来的事儿。

“说到底你们还是被他压榨,他的实验船过不去,他自己动手啊,为什么还要扯着分会一起上?

“好的,我会就近看你们第二波实验效果究竟如何。

“我就不参与了……祝实验顺利,武运昌隆!”

在猫眼与那边交流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支起耳朵,开动脑筋,试图从中找到明确的线索,还原事情的真相。

不过首先给他们解释的,竟然是孟荼。

当然也不是特意去解释,而是转向了丁志英,对这位观察团最重要的技术负责人道:

“丁教授,未来几天我们的行动计划可能要有点变化。就在十五分钟前,夏城分会,就是一个比较强力的民间组织……”

丁志英教授笑眯眯的:“不用解释,我懂,我懂,武曌女士还是我们项目的主要投资人之一。”

对这位长年行走在荒野上的资深畸变生态研究专家来说,有些事情确实已无隐秘可言。

这倒省事了。

孟荼就直入正题:“夏城分会通过‘血意环堡垒’这个特殊实验平台,以一种类似于轨道炮的新技术,在三角洲核心江面,炮击A类威胁的畸变巢穴‘藻岛’,以开通航道……”

按这种官方口径去描述,实在是有些荒唐。

孟荼有点无以为继,干脆跳过一部分细节:“总之是造成了比较复杂的影响。目前‘藻岛’确认被击毁,三角洲核心区域有相当明显的躁动反应。”

不给大家消化的时间,孟荼紧接着又道:

“根据安排,后续实验的第二阶段,会在我们西南部区域大约九十公里处展开……”

“那是哪里?感觉已经快到淮城了。”李泰胜毫无心理压力地打断孟荼的发言。

孟荼并不生气,看了他一眼,回道:“大约是在淮城卫星城边缘,毒沼区附近。鉴于这次试验有很大可能性,会如‘藻岛’被击毁那般,造成周边区域畸变物种的大暴乱,我们需要暂停原有计划,让科研人员后撤一段距离。

“一部分战斗组,则有其他安排。”

喜欢星辰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