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H全文阅读 天官赐福小说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娟儿,你这,真的是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是我对不起你。

欠你的钱到现在都……”

就算是白眼狼听了这话估计都会挺开心的,更不用说本来就心怀感激以及愧疚的刘梅了,乔木说的那些内容,她自己其实也有想过。

只是欠债还钱的信念。

压过了那些担忧罢了。

乔木现在这么说,真的是让她感动的有些不能自抑,激动非常。

却又还有些心虚担忧。

觉得自己如果真的接受的话。

欠的人情未免也太大了。

“好了,咱们之间就不要说那些客套话了,要是我这边真的过不下去,那肯定也不会客气,如今过得下去,自然是不能让我侄子单着。

要是哪天我侄子谈恋爱了,记得告诉我一声啊,不管是订婚还是结婚都得通知我,也让我瞧一瞧。”

乔木打断刘梅的话,又说了好几句之后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

“呃,对了,大姐,我这边待会估计还有的忙,就不留你在我这吃晚饭了,这笔钱你拿着,回去吧。

以后欢迎你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天官赐福小说

常来玩。

但是钱就不要带了,啊!”

说着,乔木就将放在桌子中间的那一小叠五千块现金推了回去。

大几十万的债都不要了。

何必纠结这五千块。

刘梅却是不好意思要,赶忙又把钱推了回去,推回乔木的面前:

“海娟,这我真的不能收。

我这都带过来了,哪还有再带回去的道理,都最后一次了,你说是不是,你还是把这笔钱收着吧。

不然我实在是有些不太安心。”

“没事,你收着吧,给我大侄子补补也是好的,他每天也挺累的。

好了好了,你快走吧。

再跟你拖下去,人家收废旧的都下班不干活了,你快走吧,快走吧,我还得联系收废旧的过来呢。”

乔木做好的决定,如果不是遇到不可抗力,哪会那么容易改变。

所以她是立刻站起来,把钱硬往刘梅口袋里塞,然后还把她往外面推,在她这般强硬之下,刘梅也是实在没办法,只能带着钱走了。

而她一走,乔木那边很快就找到了收废旧的电话,打电话联系了一下对方,希望对方能够早点来。

再之后,就是一边用电饭煲煮粥,一边拿出手机,看新闻娱乐。

边打发时间,边等人。

约莫过了

乱系列H全文阅读 天官赐福小说

半刻钟,也就是十五分钟左右,粥还没有煮好呢,收废旧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表示她已经到楼下了,问乔木是把东西都搬下来再算钱,还是说她把秤带上去。

想了想,乔木决定还是等把东西都搬下去之后再说,所以选择了前者,随后对方就挂断电话,并且不到一分钟,便敲响了乔木的门。

跟乔木打了声招呼后。

开始搬东西。

乔木也有帮忙。

他们这边是老小区,房子只有六层,并没有电梯。也就胜在乔木家住在三楼,所以搬起来虽然不轻松,但她们倒也不至于累到不行。

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她们两个人就合力把所有东西都搬了下去。

之后喝了点水,歇了一会儿。

才开始计算东西的具体价格。

总之,都是些不值钱的,普通电器根本没有任何的升值空间,只会越来越贬值,所以最后搬出去的那些电器,加起来都不到两百块。

主要算的还是里面可能存在的金属,以及老式缝纫机用铁不少。

衣服之类也不值钱。

人家愿意收就不错了,最后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东西,总共收获不到五百块,其中原身一直收藏着的儿女的教科书,就卖了将近两百。

东西卖完后,乔木把钱一收就重新上楼,开始喝粥,并且在喝完粥之后,再次收拾了一下家里,把先前唯一没有收拾的客厅收拾好。

然后就去拿衣服,准备洗澡。

结果刚找出换洗衣服,还没来得及进盥洗室呢,门外就再次响起了敲门声,砰砰砰,咚咚咚的敲门声,听着不像敲门,像是在砸门。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些猜测,但乔木还是赶紧放下手里的衣物,快步走到门口通过猫眼看了看外面。

果不其然,外面站着的就是刘荣昌,他此时正将自己的右手攥成一个拳头,猛的砸门,而且神色都略有些狰狞,明显是愤怒的模样。

看到这,乔木赶紧深呼吸了一口气,做了些准备,然后便猛的将门打开,趁着刘荣昌因为门突然打开,一个不留神,略有些踉跄的时机,便猛然一脚,踹向他的膝盖。

本来就有些踉跄,再加上膝盖受到重击,他可不就立刻再也站不稳,就在此时,乔木赶紧顺带着又多补了他两脚,直接把他给踹翻。

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给我滚远点!”

“*****************”

从楼梯滚下去的刘荣昌并没有因此而昏迷,所以反应过来后,立刻就对着乔木大骂了起来,骂的格外难听,必须消音才能显示出来。

而乔木虽然气的恨不得直接拿铁锅把他脑袋敲碎,但出于考虑到原身的遗愿,终究还是按捺住了自己的脾气,只是转身回屋拿了根擀面杖出来,加长版的那种擀面杖。

实心实木的那种。

出来就朝着刘荣昌猛敲。

乔木不是原身,原身拿着擀面杖可能也不是对方的对手,甚至擀面杖,都有可能被刘荣昌给抢走。

但乔木虽然没吃大力丸,没有特别大的力气,可是她好歹还有各种各样的技巧,每次敲击,她都是专门挑刘荣昌身上的弱点,能给他带来疼痛感,但却不致命的地方。

乔木那是从三楼打到一楼。

把刘荣昌从三楼踹到一楼。

这才撂下一句狠话,说见一次打一次之类的,拎着擀面杖回屋。

而浑身都是轻伤的刘荣昌,此时整个人都有些懵,完全不知道情况怎么会变成这样,更不知道他母亲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变化。

不过他还算识趣,并没敢继续坚持上去,犹豫了一番之后,终究还是退去了,他决定还是等有空先想办法弄明白他老娘为什么会出现这般变化之后再说,反正拆迁补偿金还没到位,暂时也不用太着急。

喜欢快穿之养老攻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