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岳把我的具含进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甘罗和洛言聊完之后便是离去了,至于大司命,则是被洛言拦下来了。

她倒是想和甘罗一起走,不过洛言没给她机会。

倒不是洛言想念大司命了,而是甘罗不日将假死脱身前往阴阳家,从今往后,甘罗这个名字也将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在这最后的时光里,洛言觉得甘罗更愿意和自己的母亲以及祖母在一起。

享受最后的天伦之乐,大司命一直盯着甘罗,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洛言自然不介意帮甘罗一把。

“怎么?你似乎很不想见到我?”

洛言伸手抓住了大司命的手腕,阻止大司命离去,明知故问的笑道。

这个问题大司命显然不想回答,因为答案显而易见。

可大司命根本无法拒绝洛言,红唇轻咬,毫无以往对待外人的冷傲妖媚,憋屈的看着洛言这家伙,低下了高傲的脑袋,低声恭敬道:“属下不敢,只是甘罗那边需要人盯着。”

“给甘罗一些自由吧,他在秦国没多少天了,你还是陪我走走吧,我正好要去一趟王宫,面见王上,走吧~”

洛言不由分说的拉着大司命向着马车走去,无视大司命手臂的挣扎之意。

只要大司命不运转内息,单凭胳膊的力量,岂能比得过洛言这个修炼外功的大肌霸!

大司命看着临近的马车,顿时有一种自投罗网的感觉。

同时全身开始不自在了起来,似有蚂蚁在乱窜,那种躁动的感觉让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洛言,以此洗刷耻辱。

可理智让大司命保持了冷静,乖乖的被洛言牵上了马车。

天泽看着这位“熟人”,嘴角不自然的扯了扯,一言不发的坐上了自己的位置,开始驾驶马车,同时熟练的用内息封住了听力,他那过人的耳力有时候也是一种麻烦。

……

洛言倒是没有过分的欺负大司命,因为最近没那么多的精力浪费。

一路上只是靠在大司命的双腿上,享受了一把大司命那双妖娆玉手的按摩,同时闭目养神,思索着甘罗的建议。

甘罗的建议相当简单粗暴,而且事成之后也极为容易操作。

最关键,被夷三族的甘罗根本没有担忧,只要他能顺利假死脱身,那这个方法堪称完美,足以一波给吕不韦造成重伤,昌平君等人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吕不韦要是下台了,这相国之位该给谁?还有上将军的位置!”

洛言闭目沉思,心中暗暗计算了起来。

吕不韦和蒙骜两人下台,不亚于宣布秦国进入嬴政的时代,老一辈将全面退出舞台。

“都是麻烦事,算了,交给嬴政去考虑吧,相国之位和上将军之位我还是觊觎了,这两位置不太好坐,太伤脑子,比起这个,我还是建造好我的学宫,当我的校长吧。”

片刻之后,洛言心中便是理清了思路,没有脑袋一热就跑去争抢这些东西。

相国之位和上将军之位看似很诱人,但这两个位置可不是那么好做的。

前者需要平衡各方势力,而且还得处理繁杂的政务。

后者,你得压得住秦国的那些将领。

秦国的那些将领可都不是吃素的。

洛言不觉得自己有能力坐得稳这两个位置,他嘴巴虽然厉害,但真坐上这两个位置,能力却是相形见绌了,这两个位置觉得不是靠嘴巴就能顶得住的。

当然,要是嬴政是昏君,他绝对当仁不让。

奈何嬴政不是,那这两个位置就不好做了。

比起这两个位置。

太傅位置似乎更适合他。

“烦心事真多~”

洛言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精美弧度,不由得歪了歪脑袋,因为视线被遮掩住了。

感受到洛言的动静,大司命低下脑袋,看向了洛言,眼神冷漠平静,仿佛一潭死水,毫无波澜。

恩,已经被洛言折腾的没脾气了。

生活就像那啥?

不能反抗,那只能躺平任玩……

“甘罗去阴阳家,你跟不跟他一起走?”

洛言似乎有些不舍的握不住大司命的妖娆玉指,看着那极为邪异的暗红色肌肤,忍不住暗暗咋舌,这手初次看还是有些渗人的,不过习惯之后倒是没什么了,毕竟谁还能拒绝一双能控制温度的妙手?

尤其是这双妙手的主人还是大司命。

“……不知。”

大司命眸光动了动,沉吟了片刻,轻声的说道。

此事还得看焱妃和月神的意思。

洛言闻言,顿时捏了捏大司命的小手,感慨道:“真可怜,连个自由都没有,这样的阴阳家不待也罢,以后还是跟在我身边吧~”

“……”

大司命沉默以对,对于这样的话题她一向都是不接茬的。

“那对少司命最近去哪了?我已经很久没看见她们了。”

洛言有些好奇的看着大司命,追问道。

他知道自己不问,以大司命对他的感官是不可能主动说的。

“她们有她们的任务,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大人若是对她们感兴趣,可以去询问东君大人。”

大司命看着洛言,建议道。

“放心,比起她们,还是你对我的吸引更大。”

洛言摇了摇头,狗爪子开始不规矩了起来,这手啊,放着放着就开始不安分了。

大司命轻咬着嘴唇,她很想问一句:洛言究竟对她哪里感兴趣,她可以改的。

。。。。。。。。

咸阳宫。

进入咸阳宫之后,洛言便是和大司命分开了,大司命对洛言的态度还是阳奉阴违级别的,枉费这些时日他的一番心血,当真人心不古。

“少司命,算了,暂且没时间管她们,距离下一任少司命继位还有很多年呢,不急。”

洛言心中计算了一下,暂时熄灭了收藏少司命的打算。

他倒不是对少司命这对双胞胎有啥独特的兴趣,主要是他想接触一波阴阳家的五大长老和三大护法。

阴阳家的五大长老和三大护法的名字都比较独特。

并不是随便取的。

显然这名字的背后有隐藏的用意。

洛言很想搞清楚阴阳家背后所隐藏的秘密,苍龙七宿的秘密等等,想要搞清楚这些,和阴阳家的人接触是必不可少的。

比起后期那个三无少司命,这一任的双胞胎少司命显然更好接触。

只要操作得到。

“日后再说。”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便是向着雍宫走去。

比起这些事情,眼前有关于嬴政和秦国的事情才是当务之急。

阴阳家的这些事情,未来再说。

……

没一会儿,洛言便是抵达了雍宫,不出他所料,嬴政正埋头处理政务,虽然尚未亲政,但他的政务却是丝毫不少,工作量很大。

看上去就很吓人的那种。

“太傅!”

一旁的执剑青年自然是盖聂,一如既往的风度翩翩,目光温润如玉,见到洛言到来,拱手行礼。

洛言对着盖聂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

哥布林的窑洞无删掉 岳把我的具含进

后也没有打招呼,向着嬴政所在的桌案走去,他知道嬴政已经看到他了,沿途洛言没忘记和赵高眼神交流一下,不过老哥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死鱼眼,很难从其中看出什么情绪。

“先生怎么来了?莫非是老将军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嬴政揉了揉眉心,提了提神,随后看着突然到来的洛言,开口询问道。

洛言摇了摇头,压低声音,轻声的说道:“是有关于甘罗的事情。”

“甘罗?”

嬴政眉头微微一扬,不解的看着洛言。

对于甘罗,嬴政并不打算为难,同时,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委以重任,如何用,终究还是得看甘罗以后的表现。

表现好,这上卿二字不是不可能变成真正意义上的秦国上卿,而不只是一个可笑的“称呼”。

洛言看了看赵高和盖聂,倒不是他们不能知道,而是这些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赵高,盖聂先生,你们先出去。”

嬴政目光微凝,对着赵高和盖聂吩咐了一句,待得两人走出大殿,目光才再次落在洛言身上,等待下文。

洛言直接将甘罗的打算说了出来,只是其中隐去了救了甘罗母亲和祖母的事情。

“阴阳家?”

嬴政也是没想到,甘罗这件事情的背后竟然还有阴阳家的人插手了,他倒是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甘罗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不过相比起这些事情,甘罗的提议更让嬴政心动。

嬴政最近也在苦恼一个理由。

甘罗的出现无疑是给出了这个理由。

“王上觉得如何?”

洛言看着嬴政,询问道。

嬴政沉默了片刻,缓缓的说道:“他想要什么?”

在嬴政看来,甘罗突然这么做显然会有要求,不然为何无缘无故如此做,若只是为了脱身,大可不必。

“他想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他了。”

洛言轻叹了一声,看着嬴政,缓缓的说道。

“何物?”

嬴政不解的看着洛言,追问道。

“他想看看秦国未来一统天下的样子,我许诺了他。”

洛言看着嬴政的眼睛,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虚,直接了当的说道。

“……甘罗,可惜了~”

嬴政微微一愣,沉吟了片刻,不疑有他,轻叹了一声。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