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小说下载 万渣朝凰漫画免费下拉式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是夜。

帝尊阁总阁,发下两道文书,通告全成仙路。

第一道,海捕文书,抓捕造神部那位大司;第二道,宣告东皇继位,正式成为阁主。

后者传回诸天万界,让人神共知晓。

回府不久,吴缺清醒之后,他即刻着手捉拿那个造神部大司。

他没被巨大的惊喜,冲昏头脑,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的。

造神部的事情,总阁过问,自己这个阁主身先士卒,没毛病。

不过这回,吴缺多少有点失算,他没能找到那个人。

不是没抓到,是没找到。

“怎么可能……还有你在时间长河跨过历史,都无法追踪的人?”炼天碗震惊。

“方才你也看见了,我们刚追到那个人,他就神秘消失了……整个时空,都没有他的气息。”

“你的意思是,他也穿越时空逃了?”炼天碗无法接受,“怎么可能,真以为见过两个时间领域的绝巅,这世界就时间领域的大神遍地跑了?”

炼天碗多少有点激动:“就算算上帝尊、时空天帝与烛龙,加上你、古玄天与上次对决那个人,也就才六个!”

多少个纪元时代,才出这么六个。

“还有人与种树人。”吴缺道。

“那也才八个。”

炼天碗道:“这比道体都罕见,你以为呢,时间领域那么好涉足?就算涉足,也是半桶水的多,无法达到你与古玄天这样的境界。”

“那个烛风,也是半吊子。”

吴缺点了点头,炼天碗虽然说得激动,但是没毛病。

“也许是有其他时间领域的修行者,帮助了那个刺杀我都人,他利用时空神通扭转了过去的一切,令我看不到了……”吴缺皱眉。

“也许是有人,来亲自接应他……兴许就是上次,我们遇到的那个时间领域的绝巅。”

吴缺摇了摇头,他想不出一个准确答案。

于是道:“看样子,这次是找不到那个大司了。”

“作为时间修行者,你还是第一次追查不到目标。”炼天碗对此很是意外,它已经习惯了,把握好一切的吴缺。

那个胸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控中的东皇,令它更有些依赖。

“兴许是你,经历了那样的大喜,现在还没完全冷静下来,因此没有对策……”炼天碗道、

“非是如此,我是真没办法了。”

“走吧,离开这混沌星海,回去……”

那个大司,原本的逃亡路线,就是出混沌星海,再去原始仙城以内,回到天尽头大宇宙中。

眼下天尽头有生力量被歼灭,作为天尽头的强者,他刺杀敌首不成,自然要回去自己的母地,尽量庇护收拢一些幸存者。

可以预想,接下来一段时间,天尽头会成为无极道界各方豪强的殖民地。

尤其是,天尽头曾经那么大杀四方,现在被灭掉,如此高下差距巨大的转变,令许多人会生出欺负的快意来。

这个时候,去给补一刀,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爽。

落井下石,很开心。

原本吴缺也算准了,才会直接前往太阳星域最近的通往混沌星海的关卡——九阳神城。

还是慢了,那个人早就走了,也许在分身刺杀自己的时候,他就走了。

实在是过于谨慎,就算吴缺事后立刻封禁四境,也依然让他成功脱身。

“绝对有一个,时间领域的修行者出手了。”吴缺细想到。

……

总阁。

“什么?!”

清早起床,端了一瓢水,准备习惯性地在总阁外的公告板旁,一边漱口一边看日常公告的修行者,看到内容后直接喷出一道水箭。

差点在总阁门口杀了个人。

还好抢救过来了,不然他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被斩仙台斩掉的最冤的修士。

有人来抬走伤着,带走了喷水的那位大神。

众人也没顾得上看这场好戏,因为真正的巨作,正在公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小说下载 万渣朝凰漫画免费下拉式

告板上上演。

“嘶——我牙疼!”

这是冷气吸多了,全成仙路变暖,都得怪一手。

“吴缺,呸,东皇大人,他现在是阁主了?是这意思不?”

“这不写着嘛,你看得懂字,为什么看不懂内容?”

“这每个字,我都懂,但是组成这样一道法旨公告,我看不懂了……不是,东皇他凭什么?!”

“问到根儿上了,英雄所见略同,我与道友想法一致,东皇他凭什么可以做阁主?”

“帝尊大人怎么了,为何传位给东皇,这实在是个昏招啊!”

“之前是哪个憨批,举报帝师,说他把持权柄,架空政务府的?来来来,把你的脸贴这儿,给爷看清楚咯……这特么是谁,现在做了阁主!”

“我特么直接瞎了,这辈子不敢看公告板,不知道下一次还能怎么震惊我。”

“东皇其实很强大了,他完全有资格做阁主吧?”

“道友此言差矣,阁主之位,不是有战力就可以坐的,这个位置神圣无比,第二位阁

风流岁月之活色生香完整小说下载 万渣朝凰漫画免费下拉式

主怎么能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后辈!”

“我也以为,至少会在帝尊阁内二代子弟中甄选,如玉帝、古玄天、典帅、典小风……这么多人选,哪个不比东皇强大,不比东皇更有资历,更有资格?”

听着这些话语,吴缺站在虚空中,暗处,默默听着。

他知道,自己的继位,会带来许多不和谐的声音,这才是政治生态正常的帝尊阁,应有的模样。

吴缺不是毫不在意,而是觉得无伤大雅,随便怎么说吧,我就听听。

也许还可以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就比如,有人好为人师,当众说做阁主需要做到哪些事情,不是光强大就可以的。

吴缺:那我学一手?

没想到吧。

“他们都在嫉妒你,吴缺。”炼天碗感受到了,那复杂的心情。

吴缺笑了笑:“不算是嫉妒吧,帝尊离开阁主位,这对许多人来说都是无法接受到事实。”

“包括我,其实也在心中,只承认帝尊才是帝尊阁主。”

炼天碗:“我也这么想。”

“……”吴缺一脸难受。

麻麦皮,老子就是跟你客气一下,你真以为我很菜?

喜欢一符遮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