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可怜 午夜dj免费高清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国无二君。

黑风王也只能有一个。

统帅亦然。

这是他们共同的战斗,没有退路!

顾娇一次次刷新着沐轻尘的认知,让他仿若看见了新的人生。

世上勇者不少,却从未有这样一个人,能够无畏到与天斗、与命斗、与世间所有的不可能去斗。

他从未有一次想过要去逃避,全都是迎难而上,哪怕是粉身碎骨他也在所不惜。

沐轻尘看着身边的少年,胸口被一股久违的情绪填满,好似他也一下子被拉回了年少轻狂的年纪,他的血液也跟着急剧沸腾起来。

周围的一切都没变。

可当沐轻尘再看向竞争激烈的沙场时,又忽然觉得什么都不一样了。

顾娇与韩五爷的眼神交锋以韩五爷被宣布晋级结束。

顾娇可以在这里耗到天黑,他有本事就一直霸着高台不让人选拔呀。

少年轻狂地看着他,韩五爷不屑地移开视线,骑着自己的新黑风王跳下了高台。

苏家人来叫沐轻尘了。

沐轻尘与顾娇各自别过,沐轻尘还有点事要处理,去军营别处了,顾娇骑着黑风王慢悠悠地往外走。

所到之处,群马退散,无人敢靠近。

可就在路过骑兵矩阵的训练场时,顾娇被几人拦住了去路。

他们也骑着各自的马。

顾娇目光一扫,山羊胡杨家主、白面无须董家主,另外三个年轻小辈她只见过画像,是凤家、杜家与陈家的子弟。

“就是你杀了我父亲!”

一个脾气暴躁的年轻男子冷冷地看向顾娇,怒火一触即发!

顾娇摸了摸下巴,这就是凤家的小子了,凤家排行第四,人称一声凤四公子。

与凤老三长得倒是挺像,连这暴脾气都一模一样,被人撺掇利用时的蠢劲儿也一般无二。

“他们和你说的?”顾娇指了指董家主与杨家主。

这两个老东西一看就不是善茬,当初在林子里一个是只打虚招,一个是等到同伴快不行了才出手。

凤四公子咬牙:“你别是谁说的!我就问你!是不是你杀了我父亲!”

“不是。”顾娇不假思索地否认,指了指董家主与杨家主,“是他们两个杀的。”

董家主与杨家主直接一愣。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这小子颠倒是非黑白的本事还能不能再强一点儿?

董家主一脸震怒:“你不要血口喷人!明明就是你杀的!陈大人与杜大人当时也在场,凤小侄儿,你若不信只管去问问他们。”

顾娇摊手:“我只是正当防卫,可真正害死他的人是你们啊。你们一个使劲儿地撺掇他动手,却又不对他施以援手,我与他是敌人,我们交手无可厚非,你们是朋友,却一个躲着不出手,一个只在一旁放虚招。你们不就是想借我的手除掉凤老三?”

董家主与杨家主齐齐一噎:“你!”

凤四公子的脸色变了变,拽紧手中的缰绳看向身旁的两位家主,从牙缝里咬出几个字来:“是这样吗?董伯伯,杨伯伯!”

当然不是!

你爹算老几,值得我们这么算计他!

我们不出手是想让你爹先消耗一下这小子的战力!

这都什么跟什么?

顾娇好整以暇地看着他们内讧:“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杨家主的拳头咯咯作响:“臭小子!”

凤四公子冷声道:“杨伯伯,这件事我们还是说清楚得好。”

杨家主与董家主气坏了,他们是来煽动凤小四对付萧六郎的,怎么凤小四反过来被萧六郎给煽动了?

陈公子策马拦住了顾娇去路:“我们有说放你走吗?你和我们陈、杜两家的账还没清算——”

他话音刚落,黑风王扬起前蹄,猛地朝他二人的马踏了过去!

两匹马吓得当场发癫,陈、杜二人双双自马上坠下,二人靠着轻功稳住身形,他们的坐骑却逃得不见踪影。

黑风王往前一步,二人齐齐让开一步!

顾娇居高临下地看了二人一眼:“承让。”

说罢,一人一马雄赳赳地离开了!

只剩下五人一地鸡毛。

……

顾娇出了军营,叶青不在。

咦?

人呢?

“这边!”

不远处的一辆马车上,有人冲她招了招手。

“景二爷?”顾娇古怪地歪了歪头,策马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国公府好像没参加这次的选拔吧。

景二爷就道:“我来接你呀!你是不是在找叶青?我让他先回去了,一会儿我送你国师殿。”

顾娇说道:“我不用你送,我自己可以回。不过,你为什么来接我?”

景二爷哼哼道:“还不是我大哥让来的?他本想自己来,可这里刀光剑影的万一伤到就不妙了,我便说我替他来!”

顾娇问道:“国公爷找我有事?”

“你……”景二爷被顾娇的反应弄得一头雾水,双手交抱,从车窗里看着她,“你……不该去见见我大哥吗?”

“嗯?”这下换顾娇一头雾水了。

景二爷道:“你用我大哥儿子的身份参加选拔,

枫可怜 午夜dj免费高清

你说呢?”

国公府……公子?

顾娇打开荷包,将令牌取了出来。

她翻过来一瞧,还真刻着一个景字。

景二爷将顾娇的一脸懵逼尽收眼底,他呃了一声,问道:“你……不会现在才知道吧?”

“嗯。”顾娇愣愣点头。

景二爷:“……”

顾娇收好令牌,问景二爷道:“国师为什么会找安国公府?你们关系不是不好吗?”

景二爷叹道:“是不好,所以我大哥一开始打算拒绝的,可一听说是你我大哥又答应了。也不知你小子究竟哪里好,这么得我大哥的欢心。”

顾娇认真道:“我就是很好。”

景二爷再次:“……”

顾娇用了国公府的身份,去见见国公爷也是应该的。

不过她是真没料到国师会选国公府。

景二爷看着威风凛凛的黑风王,疑惑道:“诶?这是上次那匹在轩辕家撞得头破血流的马吗?挺精神啊。”

顾娇说道:“以后会越来越精神。”

景二爷将顾娇带去了上次的院子。

安国公坐在廊下的轮椅上,静静眺望着大门的方向,俨然一直盼着顾娇出现。

他的气色比上次红润了些,总算不再是病怏怏的模样。

听景二爷说他大哥的肢体更灵活了,写的字也更多了。

看见顾娇走进院子,安国公眸子一亮,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大哥,我把人带来了!”景二爷从顾娇身侧走进来,挡在了顾娇面前。

安谷公黑脸。

让开!

顾娇将黑风王也牵了进来。

黑风王收起在外头的攻击性,由着下人牵去马棚歇息。

景二爷去喂马。

顾娇来到廊下,安国公面前早已摆了椅子。

他用眼神示意顾娇坐下。

“国公爷最近气色不错。”顾娇坐下后,看着他说。

安国公每次见顾娇后都能迎来一次更好的康复,这实在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安国公的指尖蘸了水,在轮椅的扶手上写道:“选、拔、怎、么、样?”

顾娇弯了弯唇角:“晋级了。”

安国公与有荣焉地写道:“和、我、想、的、一、样。”

顾娇观察着他手指的力道,确实恢复得不错。

顾娇看着这张被令人感觉亲切的脸,问道:“为什么答应国师?我仇家很多的。”

安国公写道:“我、保、护、你。”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植物人居然扬言要保护一个杀手。

顾娇的心底闪过陌生的情绪。

她不知那是什么。

好像有点热,又有点涩,还有微微的疼。

这种疼与受伤的疼不大一样,顾娇还不是很能理解。

安国公府继续写道:“我有东西送给你,推我进去。”

顾娇推着他去了书房。

其实他没说书房。

可顾娇就直觉他指的是那里。

进入书房后,安国公直勾勾地盯着书架上的一个青花瓷瓶。

顾娇走过去,抬起手来放在花瓶上,轻轻一转,一道暗门打开了。

顾娇推着安国公来到门口。

安国公在扶手上写道:“东、西、就、在、里、面,你、进、去、拿。”

“哦。”顾娇应下,迈步进了密室。

映入眼帘的一套红色战衣与一副玄色盔甲。

战衣与盔甲的材质都是特质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顾娇怔怔看着眼前红衣玄甲,良久没有说话。

安国公抬起微微有些颤抖的手指,吃力地写道:“这是音音的外公为音音准备的战甲,可惜音音没机会穿,现在送给你。”

战衣盔甲是不分男女的,尺寸合适就都能穿。

顾娇的指尖轻轻摸上冰凉的玄甲。

安国公的力气用得差不多了,额头冒出了汗水,他继续写道:“喜、欢吗?”

“喜欢。”顾娇说。

当景二爷喂完马过来时,顾娇已换上了战衣与盔甲,手里正抱着一个冰冷肃杀的头盔。

景二爷的步子当即顿了下。

大哥要送盔甲的事他当然知道,他起先是反对的,毕竟是音音的东西,他不赞成送出去。

大哥真想送盔甲,大不了去外头买一套。

可真正看到顾娇一袭红衣玄甲,英姿威武地站在自己面前时,景二爷心底忽然涌上一股错觉。

好似这些东西本就属于她。

尘封多年,它们终于等来了自己的主人,她也拿回了自己的战衣玄甲。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