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横恋母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想到这里时,宰相阮思海忍不住在心中咒骂:

“冷狂夫你个老匹夫,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不行,今天不能逼反了冷石堡的人。”

“他们中几个绝世高手合起力来,哪怕是光明神侠在这里,也制不住他们。”

想到这里,阮思海赶忙束拢了队伍,掉转马头,朝冷狂夫叫道:

“冷大哥!冷大哥!刚才有些误会,有些误会啊!大家快别打了!”

其实冷狂夫他们也不想跟宰相闹得太过,毕竟又不想造反;刚才反抗得激烈,不过是长久以来的怨气爆发而已。

见阮宰相言语中露出求和之意,冷狂夫也立即一挥手,叫道:

“停停停!冷家儿郎们,我们也不打了,先看姓阮的怎么说!”

一听他下令,他这方的人也都收了手。

于是,刚刚还打得像一片热窑似的两伙人,很快就互相脱离,在冷石堡前遥相对峙,泾渭分明。

见此情形,阮思海不免有些苦笑。

他心中当然是愤恨的,但这时,却也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打马来到了冷狂夫的面前。

来到近前,阮思海跳下马,把缰绳扔给随之而来的亲兵。

这时他的脸上,已经堆满了笑容,跟冷狂夫热络地说道:

“冷兄,冷大哥!今天的事,实在是误会。”

“我也是听有人密报说,有通缉犯潜入冷石堡,才带点人过来看看的。”

“不过刚才我们紧密接触了一下,已经仔细甄别过了,并没有咱要找的通缉犯。”

“是嘛,通缉犯不在嘛,那就好,那就好啊。”冷狂夫打着哈哈道。

这两人的表情管理,做得都还好,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但这时双方其他人,表情就十分古怪了。

要知道,刚才这番短促但激烈的战斗中,就属那通缉犯冷天霜,打得最欢!

他蹿上蹿下的,最显眼、最卖力了。

怎么?

刚才这急先锋、万军丛中第一名,怎么这会儿就成了查无此人?宰相你是瞎吗?

这事实在太荒唐,别说冷石堡的人了,就连阮思海带来的兵将中,有些比较刚直的人,也忍不住冷笑了。

但阮思海才不管这些呢。

他还在那儿一本正经地说道:

“冷大哥,我的冷大哥啊,今天的事,都是误会,一时也说不清。”

“哦对了,刚刚本官看到,好像还有几个华夏人?哎呀!这就涉外了!”

“涉外无小事哇!冷大哥,本来我还想跟你讨两杯薄酒喝呢,可涉及外交之事,我哪还能喝酒逗留?”

“本官这就赶紧回去,明日好跟政务堂商量,说不定还要请示陛下呢。”

“这样啊……”冷狂夫看着阮思海,见他正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便平静道,“好,既然老弟你有事,那就走好,不送!”

阮思海一听,如释重负,赶忙回头翻身上马,一阵忙乱传令,率部奔出天墟而去。

见他们狼狈而去,冷石堡前的冷家子弟们,忍不住一齐哈哈大笑!

这大笑声传出数里,宰相那伙人听了,跑得更快了。

满场大笑中,唯独冷狂夫没有笑。

看着仓皇而去的宰相兵马,本来最该笑的人是他,但他却没有笑,反而有些悲叹:

“唉……”

“果不其然,阮思海这老贼,是个软骨头!这么一看,他往日跟异神邪国卑躬屈膝,也就不奇怪了。”

“就他这德性,这老贼绝对想有一天,把我们堂堂东华国,也变成异神邪国的仆从国哇。”

发生了这么大一场冲突,冷狂夫也不敢轻敌,当场就接连下令,布置了更多的游动哨,也放得更远,不断巡察,以防阮宰相心有不甘,卷土重来。

同时他又请族中长辈,立即收拾准备,带上重礼,明天一早出发,前往东华城,跟朝中那些跟冷家有交情的权贵高官,一一送礼,说明情况。

他这么做,自是希望将来宰相若在朝中,针对冷家发难,至少还能有人帮忙说话传信。

周密部署后,冷狂夫就在冷石堡深处的隐秘花厅里,摆开家宴,特地请张少尘和琉月等人参加。

在这个家宴上,冷天霜毫无疑问是主角。

但他充满了疑惑。

恭恭敬敬地敬了老爹一杯酒后,冷天霜问:“爹爹,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么突然?”

“并不突然。”冷狂夫放下酒杯,对自己的长子说道,“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什么?”冷天霜有点诧异。

“我们一直在看着你。”冷狂夫微笑道,“你觉得你一个人抛家弃国,流落异乡,举目无亲,但我们,一直在看着你。”

“啊?为什么?”冷天霜震惊了。

“因为我们想看看,你选的路对不对。”

“这一点,对我们整个家族,很重要。”

“这样啊……那你们……看到了?”冷天霜有些期待地问。

“对,我们看到了。”

“我们看到了你当初,似乎懦弱,似乎放弃了好像了不得的东西,但我们却看到,你反而成为更强大的人。”

“这一点,不仅对冷氏家族,对东华洲、对整个抵抗异神黑暗势力的生灵,都更重要。”

说此话时,冷狂夫脸上的表情,发自真心地欣慰。

这一刻,冷天霜忽然就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心,都热乎乎的。

他一时感慨万千。

“自己这么多年来,别看表面冷若冰霜,但内心,苦闷、卑微、懊悔、甚至自卑。”

“它们都像冷硬尖锐的冰渣,折磨自己多年,但这一刻,被父亲的话语融化了。”

一时间,冷天

山村风流 横恋母

霜几乎热泪盈眶。

张少尘在旁边看到这一幕,忍不住问道:“冷前辈,冷师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看张少尘相问,冷天霜微笑而对。

到这时,对冷天霜来说,魔灵教和张少尘的那点恩怨,根本不再放在他的心上。

所以他便把自己当年的事情,对张少尘娓娓道来。

原来,冷天霜身为天墟守护者冷家这一代的嫡子,自打一出生,就背负了率领新一代族人守卫东华神魔天墟的责任。

七月啦,祝大家身心清凉!

喜欢剑侠最少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