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视频免费版高清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被拉走的那些,近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感觉很微弱。

有些若有若无。

是错觉么?

邪龙感觉自己是不是因为太累了?

相对的,冥凤亦感觉自己的涅槃冥火在发出的时候,貌似逸散,又或者被吞了一下子……

但怎么可能会有生物能吞自己的涅槃冥火?

这分明是断断不可能的事。

即便是妖皇的大日真炎与祖巫祝融真火还有祖龙的祖龙阳火,火属级数也不过跟我的涅槃冥火在伯仲之间,更遑论说是偷了我的火去,就算真偷去了,干嘛用啊……

除非是天地万火融合,但是那种功法,自始至终就没见过,也没听过。

应该是……错觉吧……

冥凤的眉头只是皱了一下,就松开了。

不必在意。

两人思想只是闪了一下,都没有在意。

毕竟,他们的那点损失的,如果说是真正有损失的话……极少极少,真正的微乎其微。

几个呼吸的修炼也就练回来了。

这算得了什么?

……

灭空塔中。

黑色的三足金乌直接浑身浴火的落回地上,三脚朝天痉挛颤抖,尖尖的小嘴里不断地往外呛着火。

嗯,就是呛着火。

还有跟三足金乌在一起的左小多,同样是四脚朝天,痛苦的抽搐,一口一口的往外呛火。

但两者却又不约而同的勉力闭紧了嘴巴。

说什么也不吐出来,太可惜了……

好不容易才偷来这么一点点冥火火种……怎么能吐了?特么的就算是烧死我自己也不能吐。

必须要完全消化才行……

结果到了后来,这两个贪心的家伙浑身上下都着了火,就像是两只大蜡烛在冲天燃烧,差点被冥火给整涅槃了。

所幸之后进来的吴雨婷紧急施救,撂下南北打东西,一顿狂揍之下,逼娘俩老老实实地吐出了大半的冥火火种,这才将剩下的慢慢吸收……

看着涅槃冥火精华在灭空塔慢慢消散,左小多和小小都是同一副表情:两眼含泪,心痛得说不出话来。

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浪费了……

真心的消化不了……毕竟是不同领域的顶级火焰,以他们目前的浅薄修为,委实是吸收不了多少。

逸散的部分,便是他们负荷不了的部分,只会引起体内的火焰的反噬,只能忍痛放弃。

而这个决定,还是吴雨婷帮他们做的,直接暴力终止,否则以左小多的睚眦必较,燕过拔毛,小小的有样学样,进嘴的东西绝不放弃,哪里肯轻易松口!

不得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左小多,小小将这位娘亲的性格脾气做事习惯,学的十足十。

“等下次吧……还有机会……还有的是机会……”

左小多眼泪汪汪的急疾炼化。

小小长吁短叹,一脸不甘无奈。恨不得将自己吐出来的再吞回去……

洪水大巫在一边看着,与左长路一片无语。

“这性格……真不愧是你的亲儿子,将天高三尺,雁过拔毛发挥得淋漓尽致,强爹胜祖啊……”

洪水大巫摇头叹息,对于人类的遗传基因,忍不住叹为观止,心头唏嘘不已。

左长路嘴角抽搐了一下,有心想要反驳,却发现自己无言以对,无可辩驳。

只好哼了一声。

心头盘算了一下,道:“你们想要吸取真火,这必须要小心设计一下子……”

左长路郁闷片刻,开始给儿子出主意。

桃花视频免费版高清 玉蒲团之玉女心经

你俩不能明面出手……争取之后的战斗,再更多次的逼出来涅槃冥火和邪龙之躯。一次一点点,不要太明显……太明显了,邪龙冥凤就不会放出来了,他们都是太古大能,想要从他们身上取得好处便宜,太难得了……”

“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左长路教育:“能占到的便宜,绝对不能放过。”

“明白明白。”

左小多和小小都乖乖的点头。

洪水大巫在一边叹气。

怪不得都这样,有这样的言传身教……

“我都听爷爷的。爷爷真好,么么哒。”小小三条腿蹦来蹦去,很是欢快。

听到‘爷爷’这个称呼,洪水大巫和左长路吴雨婷都是脸上肌肉一阵阵的抽搐,七情上面。

“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洪水大巫问左长路。

左长路一阵懵逼:“啥意思?”

“你就说知道还是不知道吧。”

“不知道。”

“你肯定会被妖皇打死的!”

洪水大巫对左长路道:“我保证,肯定会!”

左长路一脸无奈:“这……这也不能怪我啊……再说你以为你跑得了?你也是干爷爷呢。”

洪水大巫连连摇头:“敬谢不敏,这小子的干爹我能当,但小乌鸦的这个干爷爷那是打死都不敢的……老子虽然胆大包天,但是这事儿……不敢做。”

这是洪水大巫的真心话。

只要一想到,让妖皇和东皇叫自己叔叔的场面,洪水大巫是连腿肚子都要抽筋起来,大肠小肠都痉挛在一起!

虽然他自己从来都不会妄自菲薄,但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心里也还是很有数的。

自己对付邪龙冥凤其中之一,已经有点儿力有不逮的感觉,更不要说比邪龙冥凤高出好几个层次的东皇妖皇了……

站在那俩存在面前挺胸凸肚的做叔叔,洪水大巫恐怕自己下一刻就能被揍成泥巴……

至于左长路,这是没办法了!

谁让他儿子是妖皇七太子的妈妈呢?

怎么想跑都是跑不掉……

一念及此,洪水大巫都不禁有点同情了……这货,命运啊……

左长路与吴雨婷对望一眼,相对尽皆无言;脸上还要装出来一脸笑容。

我的孙子,是一头三足金乌。

孙子的老子是妖皇……叔叔是东皇……我儿子是他娘……这画面怎么那么不和谐呢!

啧啧……

真真风光无限……

可是老子的心里苦,谁能知道?

你们那些个非当事人,再怎么也不会知道我们的悲伤,有多么深沉,我们的心理阴影,已经可以笼罩三个大陆,你们造吗?

……

第二天。

邪龙冥凤耀武扬威再次进攻挑战。

按照既定作战计划,又自勤修了一年半的洪水大巫等人再次出战。

仍旧是围攻、仍旧是群殴!

邪龙冥凤火力全开,各色神通法术,太古名招,纷纷呈现;从天到地,再从地到天,打的绚烂异常,无限精彩。

不得不说,这两位尽展威能,着实打得众人措手不及,狼狈万分。

游东天和云中虎白云朵无边竹芒大巫,霜道人等实力较弱的,集体重伤失去战力。

连泪长天也被一口涅槃火烧的胡子头发干干净净的,满脸都起了燎泡,整个人如同大蜡烛一样急忙撤退。

这一战的惨烈氛围,几乎是难以言喻。

也让星魂大陆所有强者,这一次都是真真正正记住了邪龙冥凤的名头!

大家都有些震撼。

面对大陆联军上百名高手,邪龙冥凤纵横来去,竟然如入无人之境,太古大能的风采,彰显无遗!

眼瞅着那一个个名动三大陆,尽皆流传在神话传说之中的高手重伤喷血,直接退出战场,看得后面的联军战士们浑身发凉。

太凶残了!

太强悍了!

太霸道了!

小龙却是悠闲至极,无影无形的在上空游荡来去,找着机会就去撕咬邪龙冥凤的气运一小口!

是的,每一次就只咬一小口,绝对不贪嘴。

一口。

一口。

又一口。

小龙细嚼慢咽,将猥琐这两个字发挥到了令人不敢置信的地步……

小小则是藏在左小多前胸衣襟里,时不时露头露脑的等待机会。

左小多穿着普通将士衣服,隐匿在一群飞天兵士之中,就在高层的决战不远处,用绝不超出飞天层次的修为实力,与魔军作战。

偶尔有机会,就第一时间撕裂空间挪移过去,和小小齐齐张嘴,将零星散逸的涅盘天火吞下肚去。

同样是一次一小口,稍沾即走,绝不贪恋。

然后一边战斗一边炼化。

在这个期间,那怕又有机会,也不去吞——一则害怕承受不住,二则害怕鏖战中的两位大能有所察觉,左小多虽然修为暴增,已臻三大陆顶峰之列,可当真对上邪龙冥凤,仍旧是一照面必死,绝无侥幸!

等到前一口冥火火种消化得差不多了之后,再带着三足金乌儿子鬼鬼祟祟的凑过去,啊呜得再来一口……

然后转回去继续炼化,战斗……

啊呜!

啊呜……

如此下来,一天吞上个七八口总是有的,当然,这七八口的实际总量,不过寥寥,少到邪龙冥凤完全没有什么察觉……

又一天,又一战,从凌晨时分一直打到了午夜!

整整一天一夜下来,谁也不退!

这一战,直接打疯了。

打到后来,洪水大巫罕有的打发了性子,一声大喝,千魂梦魇锤蓦然催到最高境界,催发全身潜力全身修为,引领着三道分身,以悍不畏死、奋不顾身的态势,强势围攻邪龙!

洪水大巫全力发挥,更兼三大分身助战,八把大锤砸的天昏地暗,其他人一时间竟自插不进手去。

狂风呼啸,如同亿万鬼魂,同时哭泣。

鬼门关开,亿万鬼魂,张牙舞爪,向着邪龙,狂涌而出!

喜欢左道倾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