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顾娇与景二爷摘完果子回来,景二爷掀了帘子往里进,只一步就给退了回来。

“好强大的杀气!”

他抱着果子,在顾娇身边神色凝重地说。

“谁的杀气?”顾娇问。

“我大哥的!”景二爷道,“认识我大哥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杀气如此浓烈!”

夸张了啊。

不过,适才安国公支开她与景二爷分明是有话单独要与萧珩说。

不会是安国公认出萧珩不是上官庆了了叭?

顾娇赶忙上了马车。

萧珩扭头朝她看来,打算用眼神向顾娇告状。

令人扼腕的是,他刚摆出一副你义父欺负我、我好委屈的样子,安国公的杀气就没了。

安国公如沐春风的温和眼神落在萧珩的脸上,如果不是脸部的肌肉还僵着,他已经开始微笑了。

无比的慈祥的那种哦。

——茶艺大师老祭酒的徒弟头一回遇上了对手。

“这不挺好的吗?”顾娇说。

跟着顾娇上来的景二爷一脸难以置信:“呃……好、好像是挺好。”

安国公在扶手上写道:“我们相谈甚欢。”

萧珩:是吗?我刚刚怎么觉得你想一刀宰了我呢?

安国公继续写道:“他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我很喜欢他。”

顾娇点头点头,我也喜欢他,国公爷,有眼光!

顾娇对安国公好感度蹭蹭增加。

萧珩不甘示弱,也赶忙说道说道:“安国公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真是天纵奇才,我日后要多向安国公请教学习。六郎,以后你来看安国公,都带上我。”

顾娇点头点头,和相公一起来看安国公,开心!

安国公气得眼神儿都不好使了。

状况外的景二爷:“叫什么安国公啊?叫姨父!”

萧珩望向安国公,笑容可掬:“姨父。”

安国公在心里撇过脸去,哼!

昨晚顾娇答应过小净空今天要去接他放学,在安国公的马车上坐了一会儿后便与萧珩一道离开了。

“大哥,我们也回去吧。”景二爷说。

安国公忽然在扶手上写道:“我、要、锻、炼。”

“咦?”景二爷睁大眸子,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是吧大哥,你哪根筋不对呀?大夫说了那么多次让你锻炼、锻炼,你就是不肯,怎么想到改变主意的?”

安国公:他要站起来,揍那小子!

……

顾娇与萧珩先将黑风王送回国师殿,之后才乘坐马车前往凌波书院。

萧珩道:“安国公知道我不是上官庆了。”

“没事,他不会说出的。”顾娇道。没外人的时候,顾娇说话都是用回女声。

萧珩疑惑地看向顾娇:“你这么信任他?”

“嗯。”顾娇不假思索地承认,她就是很信任安国公,从第一眼见到他就有了这种感觉,不然她才不会去钻一个陌生人的被窝。

萧珩张了张嘴,又道:“他也知道你是女儿身。”

顾娇摸了摸下巴:“还真知道啊。”

萧珩错愕:“你知道他知道?”

顾娇想了想:“我只是这么猜测过。我刚来盛都的时候偶曾无意中去误打误撞地进过国公府,那时安国公昏迷不醒,我以为他是没意识的,说话就用了自己原本的声音。后来他遭遇刺杀,受了点伤,我给他处理伤势时发现他的意识似乎是清醒的,只是反正他也不能睁眼,我也就懒得伪装成少年音。”

“他是因为你救过他,所以才对你这么好?”萧珩似乎为国公爷对顾娇的偏袒找到了理由。

顾娇摇摇头:“不知道,后来我又光明正大地去过几次国公府,我的声音不一样了。我以为他没认出我,现在看来,他一直都知道是我。”

她也不知他是怎么认出来的。

就好像……只要你靠近我,我便心生欢喜,知道是你。

马车抵达凌波书院。

两个小豆丁刚从神童班出来,萌萌哒地站在门口。

张德全也来接小郡主回宫了,国君陛下惦记一整天了,十分担心小郡主这么快回书院上课会不会有哪里不适应。

他眼睛一亮朝小郡主走过去。

哪知小郡主却直接和小净空上了国师殿的马车。

“老师好,小侄儿好,张公公,再见!”

张德全:“……”

紫竹林的小竹屋内,国师与国君对坐饮茶。

国君坐得腿酸,站起身在屋子里走走。

国君原本在御书房批阅奏折,是临时起意来国师殿的,小郡主并不知他在这里,张德全也不直道。

这都不重要。

国君来到国师的书房。

书房里景音音的东西已被国师收了起来,只有一些藏书与画轴。

国君是不会动手去翻国师大人的画轴的。

他只是来到多宝格前,看着那个三人坐在小院中的泥塑。

三人中间是长长的矮案。

其中一人坐在一面,另外两个坐在另一面。

“你还留着。”国君说道。

国师大人在国君身边停下脚步,也定定地看着泥塑中的三个小泥人,说道:“是,臣一直留着,这么多年了也舍不得扔。”

国君说道:“你们两个总是坐一起,显得朕格外不合群。”

国师大人说道:“陛下是国君,臣等不敢冒犯。”

国君没再继续此话题,他摸了摸泥塑上的小桃树,说道:“这次的选拔成绩出来了,有六人进入最终的选拔,你猜猜是哪六个?”

国师大人“韩辞,风无铭,沐轻尘,萧六郎,君修寒。”

国君收回手:“嗯,这五个都猜对了,还剩一个。”

国师大人:“还剩一个虽不知是谁,但应该也是韩家人。”

国君:“你卜卦了?”

国师大人:“非也,只是分析了一下实力。”

国君:“那你觉得谁能通过最后一关的考验?”

国师大人:“不好说。”

国君古怪地看向他:“为何?”

国师大人道:“几人各有优势,我不知最后一轮选拔的规则,无法妄下定论。”

国君来到窗边,望向一望无际的紫竹林,淡淡说道:“风无铭与君修寒出自迦南书院,风无铭虽出家了,可这些兵法谋略都是在出家之前学的,你们迦南书院很注重兵法的学习。”

国师大人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迦南书院出过六位文举状元,四位武举状元,迦南书院不但为燕国培养了不少优秀的将才,也为朝廷输送了更多的学士栋梁。”

国君笑了笑:“朕也没说这样不好。那个萧六郎的怎么就成安国公义子了?朕听说是你从中牵线搭桥的,国师此举有何深意?”

国师大人道:“并无深意,只是觉得他是可造之材。”

“为何是国公府?”国君狐疑地问。

国师大人迎上国君审视的视线,不疾不徐地说:“他医治了太女,又抢了救回小郡主的功劳,早已是各大世家的眼中钉,除了安国公府,我想不到还有谁敢接这个烫手山芋。”

国君移开视线,继续观赏紫竹林:“安国公情况如何了?”

国师大人风轻云淡地说道:“不太好,口不能言,腿不能动,这辈子也就这样了,陛下无需烦心。”

国君冷冷一哼:“哼,一个安国公罢了,还不劳朕烦心!”

国师大人没再说话。

屋子里陷入沉默。

国君忽然开怀一笑,国师大人古怪地看着他,国君释怀地说道:“朕知道最后一轮该怎么考了,拿笔来!”

……

小郡主在麒麟殿度过了愉快而美妙的夜晚,完全不记得要回宫这件事。

国君路过麒麟殿时看见张德全杵在外头,他眉头一皱:“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去接小郡主吗?”

张德全讪讪地指了指麒麟殿门口。

两个小豆丁正忘我地蹲在地上堆沙子。

国君:“……”

国君将小郡主抓上马车:“不是让你乖乖在皇宫待着,你怎么又乱跑?”

小郡主对手指:“我、我、我是来找陛下伯伯的。”

那你倒是找啊,我不来抓你,你能和那小子玩到天亮去信不信?

小郡主心虚地眨了眨眼,朝国君身旁靠了靠,昧着良心夸道:“伯伯你今天特别帅。”

国君:“呵!”

小郡主继续缠着他,发挥自己的无敌卖萌小杀招:“伯伯我最喜欢你了。”

国君:“哼!”

最喜欢伯伯的某人忽然被国君手中的几个小竹筒吸引:“咦?这是什么呀?”

竹筒都比伯伯好看。

国君:“……”

小家伙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得大大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她想起今晚吃的竹筒饭了,老师亲手做的,放了蜜枣和红豆,香喷喷,糯叽叽,好吃又不腻。

国君看着她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口水,嘴角一阵抽抽:“是考题,不是吃的。”

小家伙果断与考题拉开距离。

她挺直小身板,严肃地说道:“我不要考试!”

国君好气又好笑:“不是给你的,是给你老师他们的。”

六个人,六个考题,每个人的任务都不同,并且相互之间并不知情,这就导致他们将出现信息上的差异。

他们会连自己是怎么输掉的都不知道。

这不是简单的三百

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里骑行,这是一场谋略博弈。

先到达终点的未必就是最终的晋级者,谁最先掌握全部的信息才是胜出的关键。

可惜谁也不会想到这一层面来。

他们只会不停地奔袭,不惜一切抵达终点。

推荐个2021能看的网站 一篇古早狗血虐文

君觉得自己真是个天才,居然想出了如此刁钻的考核机制。

老师的考题?小郡主对了对小手指,眼珠子一阵转动。

她奶唧唧地道:“伯伯,我要拉臭臭!”

国君眉头一皱:“现在吗?”都出国师殿了。

“憋不住了!”她死死地憋气,涨红着一张小脸说。

“你不要淘气,为了玩就故意撒谎。”

小郡主一秒化身炸毛小鸡:“我才没有!我不是为了玩!伯伯你冤枉我!我好难过!”

国君愣了愣,小家伙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着实令人于心不忍。

国君清了清嗓子,对张德全道:“先回国师殿。”

“啊……是。”张德全应下,让车夫将马车驶回了国师殿。

小郡主扬起小下巴提要求:“我要去麒麟殿拉臭臭。”

国君黑着脸道:“你还说你不是想玩。”

小郡主据理力争:“麒麟殿有小马桶。”

国君:“……”

你要求还真多。

国君将马车停在了麒麟殿外。

“我要拉很久很久。”

“你想玩就直说。”

“我没有。”

国君:“张德全。”

小郡主:“我要伯伯陪我去。”

国君将几个小竹筒放在了马车的暗格里,牵着小郡主下了马车。

“我东西忘了,我自己拿!”她呼哧呼哧地爬上马车,悄咪咪地拉开暗格,将小竹筒藏进了自己的书袋。

国君:“你上个茅房带书袋做什么?”

小郡主:“我有东西给净空。”

“你就是想玩。”国君牵着她进了麒麟殿,“朕还看不穿你?”

麒麟殿的恭房是干净又整洁的,不是普通茅厕。

小郡主来到门口,朝国君伸出一只小手,比了个停的手势:“好了我自己进去,伯伯在这里等我!”

国君哭笑不得。

小郡主进了恭房,锁上门,踩着小凳子爬上窗台,轻声叫道:“小九,小九。”

小九扑哧着翅膀飞了过来。

小郡主将六个考题哗啦啦地倒了出来。

“哎呀,这么多,哪个才是老师的呀?我、我不识字啊,都、都、都拿过去好了!”

喜欢首辅娇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