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句子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龙骨山、狼居、白墓、大公所、象形之地、弱水源……

东夏第一茫然的在地狱中寻觅。

一路探问,一路尸骸,已经有点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手握着照片,不厌其烦的向每一个路遇的生物、铁石、遗迹,乃至野兽昆虫,认真的发问:

“请问你见到我的朋友了么?”

答案是没有。

不在这里,也不在那里,哪里都找不到迷路少女的踪迹。

到最后,绝望的符残光孤身一人,踏上了计划中预定的集结点,风尘仆仆,满面尘埃……和血腥。

几乎无数地狱生物临死之前所残留的凶意和戾气缠绕在他的身上,几乎将瑞兽的福泽之光也覆盖起来。

看上去仿佛就好像一头人形的邪魔。

蹲在营地前面的罗马五阶·赫尔墨斯隔着老远,望见那一道几乎变成猩红巨柱的血气,差点吓得拉响警报。

“怎么回事儿啊?”赫尔墨斯瞪大眼睛,绕着麒麟走了好几圈,“你不对劲!”

“不好意思,路上杀多了一点。”

符残光要了瓶水,擦了擦脸之后,问:“大家呢,都到了么?”

“啊,差不多就等你们最后几个了。”赫尔墨斯验明正身之后,啧啧称奇:“看上去好狼狈啊,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呃……不好意思,我可能搞砸了。”符残光回头,看了一眼腰间的牵引绳,欲言又止,到最后,无奈的叹息:“我把我的队友给搞丢了,没找回来。”

“嗯?”

赫尔墨斯愣了一下,“你是说,白帝子?”

符残光沉默,眼眶跳了一下。

有种不祥的预感。

“……”

而在沉默里,赫尔墨斯,下意识的往身后看了一眼,不解的说道:“她十六天之前就到了啊,到的比我还早!”

说着,他怀疑的问:“我说,你是不是迷路了?”

“……”

符残光的表情一滞,几乎凝固着了一座石像。

而在他肩头,那只奄巴巴的白鸽像是嗅到了什么,忽然拍打着翅膀,发出欢喜的咕咕声,飞向自己主人的所在。

就在那一扇虚无的门扉之后。

那宛如泡影一般的营地里。

一堆杂物箱的后面,有一撮睡翘了的头发,小心翼翼的,探出……窥探。

“符叔,你来啦。”

女孩儿鼓起勇气,挤出了一个无辜的笑容。

回应她的是宛如雷鸣咆哮。

符残光大怒,从身后掏出了八节鞭,雷光噼啪作响,“褚清羽!!!!你给我过来!!!”

“我不!”

褚清羽猛然缩头,藏到了箱子后面去,呐喊:“玄鸟说不让你揍人的!我要打报告!你虐待童工!”

“你早就过了十四了!算个屁的童工!”

符残光扯着她的耳朵把蹲防的女孩儿提起来,怒斥:“多了多少次了,不要乱跑!不要乱跑!都拿绳子拴起来了,怎么就管不住呢!”

“我也不是故意的呀,谁让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断点啊,人家可是跑了很久才跑到这里来的,差点一个人走丢!你竟然不关心我,呜呜呜呜……”

说着说着,在怒视之下的小女孩儿就哇哇大哭起来。

如果是社保局里的人,早就体会过白帝子的满分演技,自然都不会吃这一套。可现在,营地的其他帐篷里,不少人都已经震惊的探出头来。

头戴着羽冠的女士神情严肃起来:“符先生,你这样,在美洲,是会被拉去谈话的呀。”

“孩子还小,有什么话慢慢说。”

“这也太粗暴了一点。”

“就是就是。”

明显早来十几天,所有人的好感度都被白帝子给拉满了,此刻在诸多震惊和控诉的眼神中,符残光感受到了久违的高血压。

而听到有人跟自己说话,褚清羽装模作样的哭闹声也渐渐停止,只是一双含泪的眼睛扎巴扎巴的看着符残光,令他的眼角一阵抽搐。

“嗯?符先生已经到了么?”

在最里面的帐篷里,一位看起来颇为年轻的女士走了出来,微笑着招手:“正好,我刚刚做了午饭,不嫌弃的话,一起?”

“……有劳了。”

符残光颔首,肃容回应,回头瞪了身旁的女孩儿一眼,狠狠敲了两下脑壳之后,没再计较她放自己鸽子的事情。

先吃饭。

.

在地狱里,午饭想要精致起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不过所有人围坐在长桌之前的时候,再挑剔的人也不会计较午餐是否丰盛了。

哪怕是数遍整个现境,恐怕都很难凑齐如此夸张的阵容——东夏第一的麒麟·符残光,第二的凤凰·白帝子;美洲的‘大母·阿温哈伊’、羽蛇之影·特洛修尔、远古回声·缇匹尤雷特;俄联的两位圣灵:智天使基路伯、座天使托罗努斯,他们甚至还怀抱着加百列之杖;罗马的法王厅墨丘利机关的赫尔墨斯、战争宗座马尔斯,身旁还携带着狼血之剑;天竺谱系毁灭一支的首领卡蒂基亚、大宗师萨曼莎,同时也是创造分支的的吉祥天……乃至天文会的北欧谱系五阶苏尔特尔、亚述谱系的五阶灰烬之主·努库斯。

就连自闭无比的埃及谱系,也派出了第二亲王,这一代的荒神赛特。

整个现境,有名有姓的五阶中,以战斗力著称的所有人,几乎都汇聚在了这里。

而亲自动手制作了这一顿午餐的,坐在上首的那位年轻女士,却是来自罗马的双子天敌·亚努斯之一,卢基娅!

而既然她出现在这里,那么她的弟弟,双面神中的黑暗面·卢基乌斯肯定也不会远。

只不过那位黑暗之天敌深知自己的固有属性和对其他人产生的影响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句子

,不愿意轻易露面,搅扰午餐的氛围而已。

对于符残光来说,基本上,周围看一圈,都是熟人,有的甚至还有过交手,甚至不止一次。

只不过,在天敌的主持之下,大家并没有翻往日的旧账,也并没有不知轻重到在这种场合闹翻。

只不过,有些吃来者,却不那么想……

“我说怎么回事儿,老远就闻到了这股子羽蛇的臭味儿,差点快吐出来了。特洛修尔,像你这样的垃圾现在也能代表美洲谱系了么?”

在门外的黑暗里,一行远来的身影缓缓靠近,伴随着镣铐摩擦的清脆声音。

在最前面,提着风灯的卢锡安摘下帽子,向着在座的诸位问好:“路上多有波折,迟到了一会儿,希望没有太晚。”

“您来的正好,卢锡安先生,午餐刚刚做好,要来一碗么?”卢基娅微笑着邀请。

“金宫之手的午餐,真是诱惑啊,可惜,我在路上吃过了。就不打扰各位用餐的雅兴了。”

卢锡安微笑着婉拒,将镣铐的钥匙交给了卢基娅之后,便颔首道别,带着努力消除存在感的托尼一起出去休息了。

“罗先生好久不见。”卢基娅率先看向走在前面的魁梧老人:“看起来,依旧风采非常……要来点么?”

“不必,我最近不打算增肌,还没到吃饭的时候。”

老人抽了一张椅子坐在旁边:“你们吃你们的就是,不必管我。”

“那么,道格拉斯先生呢?”卢基娅问。

“我?不好吃的东西,我可是不会客气的。”

囚徒毫不客气的掀起了自己的兜帽,咧嘴,向着在座的人露出嘲弄的笑容:“这么多年不见,可都是换了一圈新面孔啊,特洛修尔那个废物不说,阿温哈伊也换人了么?”

“将军阁下,这里没有你的士兵。”

阿温哈伊抬起眼睛看过去:“真希望你在瀛洲呆那么久能学会一点礼貌。”

在她身旁,漠然的特洛修尔低头切割着盘中的牛排,沉默的咀嚼,不发一语,只是那牙齿碰撞的声音像是骨骼摩擦一般,带着森冷的寒意。

作为羽蛇之影,灾厄与亡灵的神明之化身,他自然不至于因为区区口舌之争和一个早就被逐出美洲谱系的家伙废话。

而在卢基娅温柔目光的注视之下,道格拉斯也并没有再嘲弄什么,毫不顾忌自己手腕上的镣铐上,开怀咀嚼起来。

只是,视线从桌子上扫过,看到符残光的时候,便冷了一瞬。

紧接着,看到白帝子,便终于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小姑娘。”

他擦拭着胡须上的酱汁,“你最近还好么?”

“啊?”

走神的白帝子抬头,视线看向长桌末端,就好像终于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道格拉斯一样,愣了一下,旋即,露出了令道格拉斯都为之愕然的惊喜笑容。

就好像漫长的时光未曾相逢。

没有掩饰那喜悦和欢快。

她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惊喜的挥手。

“爸爸~”

那清脆的声音扩散开来的瞬间,道格拉斯的神情僵硬在脸上,如同石化。可那一双铁拳的十指,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面色涨红。

就好像,曾经蒙受那位至上之王的赞赏和召唤时一样,那久违的喜悦和幸福充盈在胸臆之间。

心!脏!停!跳!

然后,才发现,符残光和罗肆为看垃圾一样的眼神,以及,那女孩

草莓榴莲向日葵深夜释放自己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句子

儿的视线的方向,似乎不太对?

为什么看向自己的……身后?

直到这时,才有一只手掌毫无征兆的按在了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嘿!嘿嘿!这位朋友,别傻愣着,麻烦让一让,谢谢昂……”

披着破烂斗篷的旅行者挤进帐篷里来,抛下了背后累赘的背包,挤过了将军的椅子之后,便掀起了自己的兜帽,露出那张胡子拉碴的面孔。

“哎呀,我家的小可爱又长高啦!”

他一把,将眼前兴奋蹦跳的女孩儿举起,“在家里有没有听妈妈的听话?这次出门没让老符再去找人吧?

对了,你上次数学考了多少啊?怎么还没说清楚就挂电话了?”

“呃……”

褚清羽的笑容稍微僵硬了一下,在这致命三连的面前,尴尬的移开了视线。

“不行啊,要好好学习。”旅行者的神情渐渐郑重:“当年爸爸我数学可是……”

“哥说你数学考的还不如我呢。”

褚清羽打断:“他说你学了两年理科怕考不上才换文科去学考古的!”

“考古的事情怎么就不算理科了!我们考古研究者可是综合人才,哪里是文理能够区分的?”

恼羞成怒的父亲瞪大眼睛:“小红这破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回头一定好好教育他,还有,你也别想跑……”

说着,他便亲昵的将胡子贴过去蹭蹭蹭蹭,“诶,有没有想我?有没有?有没有?”

于是,便有咯咯的笑声响了起来。

如此清脆。

不远处,长桌的尽头,眼看着父女二人如此亲昵的样子。将军沉默的咬着手里变形的餐叉,将铁片嚼的嘎嘣嘎嘣响。

就像是咬手绢一样。

眼眶泛红,拳头硬了!

可拳头硬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打又打不过。况且,这是能不能打得过的事情么?

时隔了八十多年,继上一次谱系之主竞选失败后,道格拉斯再一次深刻的体会到了同一个道理。

有时候,有些事情,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

喜欢天启预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