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啊传媒app下载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本章涉及到的一些行业设定,如果与现实有出入,都以您知道的为准。但勿杠设定。)

队长二字,仿佛让某段被压下去的记忆给唤醒,但也只是极短的一瞬,短到不足以让二人彻底的清醒过来。

谷青玉喝大了:

“什么队长,我就小时候,长得高,做过篮球队队长,但后来因为身体素质差,又换了人。”

白雾仿佛脑子里还真有这段记忆。

谷青玉从小身体就差,长得高高瘦瘦的,但体能不行,长跑跑了二十四秒,就气喘吁吁,班里人大多都看不起他。

长大后成绩也很一般,去了一家私企工作,运气很差,由于性格比较怯懦,都是被人欺负的。

上司秦纵更是一个放浪形骸的富二代,就吃准了谷青玉的性格,很多不好的差事都交给谷青玉去做。

谷青玉呢,也是一个习惯了被压迫的人,虽然背地里会骂一骂,当着妻子和好兄弟的面吐槽吐槽,但实际上,他也仅限于这样的阿q式反抗。

不过关于这个人为何能够娶到阮清韵这样的大美人,记忆里没有。

白雾只是感觉,他们天生就该在一起。

但在这段记忆里,他们并不般配。

阮清韵时常抱怨自己的男人不怎么行,指的是工作和社交上。

而阮清韵自己呢,则是一个比较在意脸面的人。男人总是给她丢脸,让她很不舒服。

二人经历了家庭危机,已经开始分房睡,可也就是这样了。

似乎两个人并没有考虑离婚,

这个世界可以说随便一个人都比谷青玉优秀,除了身高外。

阮清韵的姿色,男人可以说随便挑的。

但是二人别扭归别扭,却不至于要闹到离婚的境地。仿佛那根本不是他们会考虑的。

谷青玉还是继续喝着酒,吐槽着公司的差事:

“你知道的,我们就是一个核保售后,公司的要求就是,任何意外,都得找出不是意外的证据,任何人索赔保金,都得想办法证明他们的意外——是人为的。”

“那种很容易查出风险造假的,骗取保金的,总是轮不到我,他妈的,那种一看就是真实意外的,就派我去,最后公司理赔,扣在我的绩效上。”

白雾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这个世界的保险公司的正常操作,在贩卖给客户保单的时候,他们会把保险范围吹的天花乱坠,仿佛你摔一跤都给你赔个百八十万。

但真正出事了,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证明你的出事,不在理赔范围内。

当然,这种程序无可厚非。本身也是一种严谨。

但对于干核保的谷青玉来说,眼里只有好做的差事和难做的差事。

他性格怯懦,这种难啃的骨头被分到了,也总是没办法硬气脾气拒绝。

白雾说道:

“为什么不拒绝呢?新人都不接这种难做的活儿。”

“我不知道……就是怕得罪人。”谷青玉说着又灌了一大口啤酒。

白雾内心的违和感没有消失,通过之前的交谈,大概了解到了谷青玉是什么样一个人。

“我刚才脱口而出叫了一声队长,还有我总是在意他的身高,以及他性格上的怯懦让我很不舒服……这些都不可能平白无故诞生。”

“这个世界有古怪,我的记忆好像是被抹除了一部分……对了,我怎么结的婚?”

忽然一下就想不起来了,白雾问道:

“你和阮清韵,怎么认识的?”

“打小就认识。”

“我和宴玖呢?”

“这问题你问我?我问谁去?”

很熟悉,总感觉宴玖就是自己妻子,但白雾又觉得怪怪的。

扭曲可以让一个人彻底忘记自己真实的一面。

但白雾没有全然忘记,他曾经也饮下过最扭曲的物质,身体对扭曲有一定抗性。

所以这个世界,他本能的会感觉到有很多古怪的地方。

体内的扭曲,会与这个世界本源的扭曲相抗衡。

原本白雾应该是一个记忆设定完整的人,但现在,白雾的记忆并不完整,这种不完整……

让他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也许不是来自于这个世界?我想不起我怎么就结婚了……我会愿意在这个时候和人组建家庭吗?”

“不……那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等等,我好像有一把大剑……”

“我为什么会有一把大剑呢?”

白雾一边思考着,逐渐找回真正的自己,一边则正常自如的与谷青玉交谈:

“我平日里有没有什么收藏品之类的?”

“你忘了?”

“你上次带着小玖去参加cos展,好家伙,cos的谁来着……嘶,我感觉很熟悉,穿着蓝色的作战制服,背着一把大剑,但我想不起是哪个作品的角色了……”

“后来呢?”

“后来有人举报你带了一把真的大剑……钢制品,不对,好像也不是钢制品,真羡慕你的体力啊白雾,我就不行,打小不适合运动。”

“也许你很适合运动,有着别人无法企及的运动神经,只是被记忆限制住了……”

沉默了。

白雾这番话,再次让二人同时沉默。

许久之后,谷青玉苦笑:

“你在说什么……我喝多了,你也喝多了不成?”

“我也不知道……我随着直觉说的,别在意。”

“不在意,我身体什么德行,我能不知道?”

白雾和谷青玉相视一笑,话题又回到了那cos道具上:

“后来被送去了警备司,你的拿道具也被扣押了,你也真是的,知道你平日里比较讲究,但带着这么大一把真家伙,也太夸张了。”

“警备司么……”白雾若有所思。

下意识的感觉到那不是什么好组织,至少在这个世界是的。

奇怪……又一次出现了这个世界的概念。

“我得去找回我的大剑……”

一个有些疯狂的念头涌现出来,白雾觉得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意那把剑呢?

“苦水倒够了,兄弟,有你真好啊,虽然我这辈子不怎么行,但至少我的朋友很行。”谷青玉醉眼迷离,带着苦笑。

白雾想安慰来着,却无从说起。他的脑海里有两种选择。

一种是本能的,想要帮助这个人。

另一种仿佛也是本能,让他想要厌恶这个人,和周围的人一样,渐渐瞧不起他。

如果没有对于扭曲的抗性,白雾大概就会活成一个很讨厌的样子,欺诈别人获取利益,然后身边的穷朋友,一个又一个被他从自己的人脉里剔除,只保留对自己有用的。

就像是某个他很讨厌,却又记不起来的存在。

但现在,白雾渐渐能够分别出来……

“我想要帮助谷青玉……又仿佛有某种力量驱使我不帮助他……”

“但我能够感觉到,后者……并不是我内心深处的想法。”

白雾咬了咬舌头,痛楚让他强迫自己说出了本意:

“你新接到的单子是怎么样的,对我说说?我分析能力似乎还行,说不定能够帮你找到一点线索。”

这句话说出口之后,似乎对扭曲的抗性又增加了一点,那股仿佛能够影响自己决定的力量……消退了一些。

但白雾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一个极度扭曲极度荒唐的世界里。

谷青玉愣住:

“你愿意……帮我?”

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帮自己呢?虽然这理论上就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

但说来也奇怪,谷青玉总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就该是无人愿意帮助自己的状态。

“当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帮你帮谁?”

这句话没有违和感了。

白雾内心开始推定——自己和宴玖不是夫妻关系,因为违和感严重。

自己和谷青玉倒确实是好友,因为没有违和感。

谷青玉和阮清韵应该是夫妻,但未必到了那一步。

同时,谷青玉的身体素质过于低下,此处存疑。

综上,这个世界有问题,且基于好几次自己意识到了“这个世界”,说不定还有对应的“那个世界”。

对未来和现实都抱有荒诞的想象力,是白雾的一大特点。

但目前还不宜大肆宣扬,自己应该保持清醒的同时,低调的继续生活,慢慢寻找更多违和以及不违和的地方。

“说说看吧,你这次接到的是一个什么案子。”

“和上次那个叫明澈的绿王八有些相似,你还记得吧?”

“有印象。”

明澈,一个被好几个人戴绿帽的老实人。做生意不太行,妻子则到处跟人勾搭。

违和感很重,但似乎不是很重要的角色。

“这个人经常因为老婆不在家,晚上出去喝酒,结果迷迷瞪瞪的,被撞死了。王八蛋秦纵硬是要让我去找他不是死于意外,而是被人他杀的证据。”

“这次的案例也很像,是一个叫周泽水的,死于意外,我们在常树的日记里,还有邻居的口述里,知道了一些事情,他算是生活在一家三口的普通家庭里。女儿叫周佟佟,妻子叫冯鸢。”

“他一直怀疑自己的妻子出轨,甚至和妻子发生过争执,还惊动过民警。”

“反正他和冯鸢的关系,比我和清韵还糟糕。这个人在日志上写满了想要亲手掐死不贞的妻子,以及怀疑是野种的女儿的想法。我甚至能够感受到那种透出纸背的怨恨。”

谷青玉说到这里,竟然有些惊魂未定。

似乎翻开那些日记,能够看到周泽水的那种怨怒。

“所以说,他的妻女死了?”

“不,是他死了。他的妻女活着,而且可以确信,他的妻女虽然有犯罪动机,但是有充分的不在场证

麻豆啊传媒app下载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明。”

“这么复杂?”

白雾原本还以为这案子要么是周泽水杀了他的妻女,要么是被妻女反杀。

谷青玉摇头道:

“要说起来也不复杂,你知道那个混黑道的白小雨吗?”

“有印象。是个狠人。”

混黑道的白小雨?违和感又来了。

“那可不是一般的狠人啊我的天,道上人都叫他白老魔,杀人不眨眼,老人小孩妇女在他眼里都是牲口,毫无道德底线,前不久的邮政储蓄抢劫案,很可能和他有关。”

“阿这……”

白雾头一疼。

“你怎么了?”谷青玉问道。

“我没事的,你接着说。”

那种违和感都快让白雾起鸡皮疙瘩了。

他内心默默认定,白小雨一定不是这个人设。至少在另一个世界不是。

“白老魔的势力和警方发生了枪战,命中了油罐车,而油罐车因为失控,撞到了周泽水的车,后来还发生了爆炸……周泽水当场死亡。”

“这案子不管怎么看,都是周泽水倒霉。确实是意外,周泽水的妻女现在要求赔偿……”

“可上头一定要我从周泽水那本日志,以及跟家里人的关系上做文章。想要将周泽水的死,说成是蓄意谋杀。”

“但我办不到啊!事实就摆在眼前,还能翻盘不成?还能证明他周泽水是要参与抢劫银行,被天降正义不成?”

谷青玉倒着苦水,白雾若有所思。

周泽水。

毫无印象的名字。

但是直觉却感觉到,这个人仿佛不是小角色。这是提到了诸多名字,乃至谷青玉的名字,都没有的感觉。

不是说谷青玉宴玖他们不重要,但白雾总觉得,这个周泽水很关键。

这个感觉来得莫名其妙。如果有什么东西可以给到一点提示就好了。

提示呢?

白雾一怔。

仿佛发现自己少了某个很重要的东西。

“怎么说,你觉得我该怎么做?”谷青玉问道。

白雾摆了摆手:

“我大脑有点乱,你让我理一理。”

客厅里传来了宴玖和阮清韵的笑声,谷青玉则喝着酒,骂着秦纵。

白雾感觉眼前的一切,恍惚起来。

“记忆能够彻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格,性格的另一面……没有了。”

“我为什么会提到我性格的另一面?它代表着什么关键的信息吗?”

“我必须记起来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必须彻底记起来,否则我会无法使用某些东西……”

对扭曲的抵抗,让白雾渐渐想到了一些关键点。

但这股扭曲太庞大的了,影响了他整个记忆,他能够察觉到不对劲,却还无法找出前因后果。

“但直觉告诉我……周泽水很重要,我应该去会一会这个人……也许这里藏着某些线索。”

“另一个世界里”,白雾最强大的武器,是眼睛和直觉。

当眼睛暂时因为某种原因无法使用后,他就只能依靠直觉。

“走,现在就去周泽水家里调查一下。”

“可警方都结案了,你不会认为这里头还有反转吧?”

“警方结案了也没有关系。”

白雾的直觉很强烈。

周泽水很关键,这个人或许与自己有极大的关联。

而谷青玉的这个案件本身也许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自己做出的一个选择。如果不帮谷青玉,顺应某个趋势的话……自己大概就不会知道周泽水。

尽管目前也没有证据表明,周泽水到底和这种违和感有什么关系。

【你每一个选择都必须慎重。】

这句话无端的出现在了白雾的脑海里,让白雾感觉到,谜题在此刻才开始。

但这种感觉本身也很突兀。

“结案了也没关系,你谷青玉不是最擅长克服死境?”

二人再次一愣,谷青玉可不觉得自己是这样,不过白雾既然这么说了,他决定带白雾去看看。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