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h 翔田千里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河坊街。

新年的气氛起来了。

一片中国红。

某个热热闹闹的傍晚,一辆小车开进河坊街,停在了河坊街老居民安置区。

虽然是冬天,但不乏饭后出来散步的人,注意力便都集中在这车上了,结果,车里下来几个老熟人。

“老宋!”当即就有人认出来,热情地打招呼。

一时,三三零零都围上来了。

“老宋,你们这是……发财了啊?”

“是啊,河生有大出息了吧?”

“回来过年的吗?”

“好久没见了呢!”

宋家一家三口一边笑着回答老邻居的寒暄,一边搬东西上楼。

又有人问,“咦,就你们三个人回来啊?儿媳妇呢?”

“是啊是啊,老宋有孙子了吧?”

宋婶儿脸上就僵了一下,笑起来都没那么自然了,“老姐姐,这刚回来,还有得好几天卫生做呢,我们就先上去了啊。”

好不容易搪塞了邻居们的好奇心,宋家三人回了阔别已久的家。

进门,说要打扫卫生的宋婶儿脸下拉了下来,“问你呢,儿媳妇呢?孙子呢?”

这话问的是宋河生。

这算是宋婶儿这两年最大的心病了。

她一直以为小英后来频繁来河坊街是冲着宋河生来的,还学做甜品呢,结果,她理想中的儿媳妇被小刀给挖去了!她还蒙在鼓里!

宋河生也很无语。小英来河坊街他什么时候搭理过啊?每次都是小刀在那周旋,就连做蛋糕也是小刀教的,人小英都说了,就是来学艺的,没别的心思,学好后回去也开一个烘焙店。

那时候,他整个心思全在纠结他和陈一墨该怎么办,根本就看不见身边有什么人,会发生什么事,后来,小英还真从小刀那里学齐全了,也真打算开店,只是这店,却一开就开到了上海,且邀请小刀去上海给她帮忙,对,人邀请的是小刀。

这给他提供了一个思路,离开河坊街吧,离开这里的一切,斩断十几年的所有。

然后,在陈一墨面前撒了个谎,不那么地道地用小英做借口,当然,这借口就他自己知道,他没告诉任何人,至少他以为只有他自己知道,谁知道他妈的发散思维,能从他也去上海发散到认定小英是未来儿媳妇?而且在他走后还闹得满河坊街都知道了,他妈难道自动忽略了一起去上海的还有他的两个徒弟吗?小刀是其中之一。

当然,这个误会可能在了结他和陈一墨之间的关系这个事上补了有力的一刀,只是,到上海以后,小刀跟他说,喜欢小英很久了,打算帮她开甜品店不追随师父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动的心思?再想想他那么费心教小英才恍然大悟,自己太后知后觉了。

小英的甜品店自始至终是小英的,不,还有小刀,而他一到上海就是奔着应聘厨师去的,根本没在小英的甜品店干过,除了那天去演戏……

小刀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切萝卜切出阴影来了,对烹饪始终不肯下苦工,但做甜品很有天赋,所以到了上海,他这个当师傅的带着另一个徒弟去饭店打工,而小刀跟小英的甜品店也慢慢开出了局面。

等他妈来上海知道这件事以后,差点把他给劈了……

现在旧事重提,小英和小刀连孩子都有了,宋河生就不想再翻这个话题,拿起扫帚开始扫地,“爸妈,我打扫,你们休息吧。”

河坊街能有多大?

一会儿的功夫,老宋一家回来的事就在老街坊里传开了。

彼时,陈一墨正牵着大黑从公交站回来。

大黑这段日子健康每况愈下,但雷打不动要出来遛,还必定要遛到

书包网h 翔田千里

公交车站去。

回家的路上,照常不时遇到老街坊,基本都会彼此打个招呼,但陈一墨却觉得,怎么今天和她打招呼这些人怎么都怪怪的呢?

要么欲言又止,要么神神秘秘。

个个笑得不自然。

她一度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回去一看,没有啊……

第二天早上,陈一

书包网h 翔田千里

墨给大黑准备了早饭端过去,发现它趴在自己暖烘烘的窝里还睡得呼呼的。

她笑了笑,冬天,还真是睡懒觉的好时光。

不过,她也知道,大黑近些日子是越来越懒了,在院子里几乎就不怎么动弹,老趴着打瞌睡,她很担心,带大黑看过好几次医生,医生给大黑做了很详细的检查,一再跟她说,大黑身体没什么毛病,真的就是老了,狗狗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是很少见的了,现在它就像一个百岁老人,已到强弩之末,也许哪天就会离去。

医生还安慰陈一墨不要太难过,生老病死,人尚且如此,狗狗也一样,而且,大黑就算真去了,也是寿终正寝。

医生说的,陈一墨都懂,只是还是会舍不得啊,她舍不得大黑,大黑也一定舍不得她吧?有时候陈一墨甚至想着,既然已是强弩之末,是不是积攒体力,少出去活动算了,但大黑不,每天早晚去车站遛一圈是它的必修课,少一次都不行,有一次她忙忘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院门没关好,它自己就跑出去了,吓得她一路找。

真不知它这番坚持到底是为什么……

这会儿陈一墨没吵它,检查了一下院门,准备剪窗花写对联。

大黑那一直静悄悄的,也没来闹她,然而,等她弄好,准备开门贴对联的时候,发现大黑又不见了。

这就奇怪了,她明明关着门的!

她慌了,马上打开院门去找,实在是,大黑这么没人陪着出去,一来她怕吓到人家,二来也怕人会伤害大黑。

但她找了一大圈都没能找到,大黑平时活动的路线就是从小院到公交车站!

路过胖丫店的时候她还进去问了,胖丫也说没留意。

她只能抱着也许已经回家了这个希望往回走,但院门锁得紧紧的,门口并没有大黑在等她。

会在小院周围玩吗?

她只能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绕着小院找了。

没想到,她这个猜测还真对了,绕着院子走了大半圈,听见狗叫,好像是大黑。

她快步跑过去,果然,在后院围墙,看见大黑蹲在那里。

“大黑!”她都急出一身冷汗来了,大喊一声。

她没看见和大黑面对面站着的那人。

那人却整个人都绷直了。

她这么大声叫大黑,大黑也没往她这边走。

“你是怎么出来的啊?你可真是能耐了!哟,还自己带着绳子!”她一边说着大黑,一边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绳子,正疑惑呢,谁把绳子挂它脖子上的啊,就见大黑朝着她“汪汪”叫了两声,而后又朝着它对面叫了两声。

她诧异地看过去,呆在了原地。

喜欢旧曾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