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后宅(全)冬儿 芝麻女孩的图片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贾明亮和沈莹莹过来的时候,吕小米已经在楼下等着。

吕小米穿着职业装,站在门口冻的直搓手。

接上头后,贾明亮和沈莹莹不住的打量她,心里又犯了嘀咕。

两人其实见过吕小米的,毕竟店开了几个月了,吕小米时不时也会去消费的,本来颜值就高,自然容易被记住,只是很意外这美女竟然是老同学的秘书。

这么漂亮的女秘书,不能不让人多想。

毕竟那啥,私企老板的女秘书可是传说在外的。

这身材这样貌,啧啧啧……

贾明亮不知道说啥好了。

虽然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家媳妇肯定是最漂亮的,但吕小米的美是无法否认的,家里养着对双胞胎,秘书又这么漂亮,贾明亮觉的老同学变化大的有点难以接受。

关键还是作风问题。

也实在太毁三观了。

贾明亮是专情孩子,老同学的作风让他挺不适。

沈莹莹捅捅他,用眼神交流,仿佛在说:你这个这个秘书很漂亮啊!

贾明亮也眼神传心:再漂亮也没你漂亮,你才是最漂亮的。

沈莹莹挺满意,继续传递着信息:你这个室友挺渣!

贾明亮也无声传情:我跟他不一样,我只爱你一个。

喂了几把狗粮,到了电梯口。

两人才结束了无语传情,跟着吕小米进了电梯。

上楼,江帆在办公室门口等。

先参观办公室。

贾明亮啧啧啧:“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看出来,你这藏的真够深的。”

江帆笑道:“我藏啥了,总不能拿个大喇叭四处喊,我开公司了吧?”

贾明亮想了想,到也是。

可问题是……

“你这还是创业公司吗?”

贾明亮有点不理解,印象中创业公司都是那种在创业园用厂房改建的办公室里租一小块地方,摆几张桌子几台电脑,几个人凑在一起苦逼当码农的画面。

而不是高端大气的甲级写字楼。

“怎么不是了?”

江帆让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说:“创业公司也不全是你想象中的那样,有条件还是要把环境搞好一点,就算上班人也舒服一点不是?”

话是这么说的。

可得钱啊?

贾明亮问:“一年房租多少?”

江帆道:“八百万吧!”

“……”

贾明亮挺无语,房租一年就八百万……

真想问问哪来这么多一。

就算买彩票中大奖也没这么奢侈的。

而且这还只是房租。

吕小米泡好茶端了进来:“请喝茶。”

“谢谢!”

贾明亮和沈莹莹忙接过,随手放在茶几上。

江帆瞅了瞅自己的秘书,又扫了眼沈莹莹,习惯对比了下,觉的还是自己的秘书更好看一点,沈莹莹不笑的时候其实不算太出挑,只能说还行。

吕小米算是真正的美女,不管笑不笑那张脸都好看。

在办公室坐了一阵,出去参观。

看了看办公区,贾明亮也不好多打挠,就准备走了。

进了电梯,才又问江帆:“一千多人你们这一个月发工资得多少钱?”

江帆说道:“两千多万吧!”

“……”

贾明亮再不想问了,看看就好。

江帆送到楼下,看着小两口胳膊套着胳膊,亲亲密密走了。

这恩爱秀的有点狗!

贾明亮和沈莹莹走出一段,小两口才议论起来。

沈莹莹最好奇的是:“你室友跟那个女秘书是不是不正常?”

贾明亮问:“怎么不正常了?”

沈莹莹掐了他一把:“明知故问。”

贾明亮道:“你想多了,秘书漂亮一点就不正常了?”

沈莹莹道:“就算不说这个秘书,那家里那两个双胞胎姐姐妹是咋回事,哼,我就不信你没想过,不是那种关系怎么会住到家里去,这可不就是现实版的金屋藏娇嘛!”

贾明亮连忙道:“人家都没说呢,你就别瞎猜了,这样不好。”

沈莹莹又掐他一把:“我又没给别人乱说,跟你讨论一下还不行了?”

贾明亮心里叫着苦,可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啊!

也没有男人愿意和女朋友讨论这个问题。

会物伤其类啊!

晚上。

江帆去赴饭局,裴家姐妹也去参加聚会。

到了本就不大,一共百来号人。

说是公司聚餐,其实就来了二十几号人,都是管理层。

非管理层的就行政部门的五六个人。

原本以为就是一次正常的聚餐。

结果排座位时,一位副总提议:“今天咱插开坐,淡化一下层次。”

老板表示赞同:“这个提议好,以后出来就不要再讲什么职务了。”

裴家姐妹给老板心里点了个赞,觉的老板挺开明。

结果等到排座位时,却傻了眼。

办公室主任招呼姐妹俩:“你们俩坐这来!”

姐妹俩望过去,顿时傻眼,半天没动。

主任招手:“快来!”

其他人也起哄,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姐妹俩对望了一眼,没有过去。

她俩只是缺乏社会经验,又不是真的傻。

让自己姐妹俩坐老板两边干嘛,虽然职场上逢场作戏避免不了。

可不想啊!

就挣那点工资,干嘛逢场作戏,满足别人的恶趣味。

再说指不定什么见不得人的龌龊心思呢!

主任叫了几次,姐妹俩就是不过去。

场面一时有点尴尬。

老板也很尴尬。

其他人也不起哄了。

“算了算了,不要勉强!”

最后还是老板打了圆场,才没继续尴尬下去。

主任脸色不是太好,看姐妹俩的眼神没以前那么亲切了。

姐妹俩心情也不好。

等倒酒时,一说不喝酒,主任脸色就更差了。

再不像上次聚会时那么宽宏了。

这顿饭吃的让人很难受。

姐妹俩再感受不到上次聚餐时那种亲如一家的氛围。

莫名有种不合群的感觉。

好不容易熬到饭局结束,出了餐厅心情才放松了些。

裴雯雯心情郁郁道:“姐,我不想干了。”

裴诗诗道:“才干了一个月,江哥会笑话的。”

裴雯雯郁闷了,今天晚上的这个聚餐让她很不开心。

本来觉的同事挺好,江老板问的时候还很是说了些领导和同事的好话呢!

结果今晚的这顿聚餐竟然变了另一个样。

着实有些颠覆她的认知。

裴雯雯忿忿道:“以后再不参加聚餐了。”

裴诗诗没说话,心里却在担心,估计这工作干不长。

然而。

这份担心来的速度之快还是有些超出姐妹俩的预料。

江老板有交待,晚上下班回来不用挤公交地铁,直接打D回。

车费报销。

姐妹俩很自觉,就晚上下班回来打出租,上班一直挤公交和地铁。

刚坐上出租车,裴诗诗就收到一条微信。

打开一顿,顿时有点傻眼。

愣了半天,才把手机给裴雯雯看。

“什么呀……”

裴雯雯瞅了眼,也愣住了。

消息内容就几个字:你们明天来办离职。

消息是主任发来的。

短短的八个字,透露出来的东西却让姐妹俩手足冰凉。

对于两个单纯的小秘来说,这个社会的复杂是超乎想象的。

人心的恶险是超出认知的。

每一个人都是在吃了无数的亏之后,才会真正的长大。

网上看的再多,没有切肤之痛,又怎能认识到人性的阴暗。

姐妹俩有被打击到。

连裴雯雯都失去了吐槽的兴致。

情绪低落。

……

四季花园。

江帆回来的早,见姐妹俩还没回来,就打电话问了下。

“诗诗,啥时候回来呢?”

“在路上了。”

“没喝酒吧?”

“没喝。”

“嗯好!”

江帆挂了电话,心里还挺疑惑。

怎么听着情绪不对,琢磨一阵不得要领,也不上楼了,就在客厅等。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姐妹俩回来了。

一看就不对劲。

心里的郁闷都写在脸上了。

换上拖鞋,跑过来坐在江老板两边,就开始吧啦吧啦说晚上聚餐的经过。

江帆一点意外,却不惊讶。

人心有多复杂,他活了两辈子早就认识透了。

本来就不怎么相信姐妹俩之前说的那些。

如今果然印证。

裴雯雯忿忿道:“江哥,我们又没犯错,姓张的让我们离职,这是强行辞退,我们是不是可以告公司违反劳动法,要求公司补偿我们。”

“有进步!”

江帆摸摸脑瓜,表扬了一句,紧接着话风一转:“不过告就不用了,明天去办离职领了工资就回来吧,官司太多了对你俩以后也不好,还是尽量别惹官司。”

一说官司,裴诗诗心情就不好了。

之前的官司领发了社会热议,媒体在热炒。

可网上的杂音却不少。

有些无脑黑和无脑喷竟然置疑她是在借机炒作。

可把裴诗诗气的不轻。

虽然个人信息被江帆保护的很好,没泄漏出去。

可是看到这些言论还是让人气愤不已。

裴雯雯郁闷道:“江哥,我们才上了一个月班。”

“咋了,舍不得啊?”

江帆捏捏小腰:“体验一下人心的复杂就行了,难不成你还想一直干下去?”

裴雯雯委屈巴巴的:“人家想自力更生有错吗?”

“没错!”

江帆揪着两只马尾,道:“不过自力更生也要看情况,没条件就罢了,拿尊严甚至是其他的东西换成功也无可厚非。可既然有条件,体验一下人心的险恶和复杂就可以了,不必找罪受,去吧,洗个澡了睡觉,明天江哥送你们去办离职。”

姐妹俩这才心情好了些,上楼洗澡去了。

次日。

江帆果真开车带姐妹俩去了趟张江,把离职给办了。

他没上去,就在车里等。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姐妹俩才出来。

脸色不好,明显受了气。

等上了车,江帆问:“是不是又受气了?”

裴诗诗道:“扣了我们不少工资。”

裴雯雯忿忿道:“十二月份上了半个月的班,就给我们发一千二,太黑了。”

“没事,剩下的江哥给你们要回来。”

江帆安慰一句,不让姐妹俩为这点事撕破脸是不想让两小秘留下将来有可能会被人翻出来诟病的污点,可姐妹俩受了委屈,江帆可没打算让那个狗老板好过。

女人是男人的禁脔。

没能耐就罢了。

可江帆不差钱,怎能不给两个小秘计个公道。

不过这事悄悄做就行了,没必要给姐妹俩说。

等有了结果给个惊喜效果会比较好。

回到四季花园。

江帆没去公司,上楼调换股票仓位。

裴家姐妹则收拾房子打扫卫生。

一边干活一边商量:“姐,还找不找工作了?”

裴诗诗头疼道:“先把驾照考了再说吧!”

裴雯雯嘟囔道:“现在的人太坏了,一个个人心隔肚皮,脸上笑眯眯的,肚子里全是一肚子坏水,化工厂这样,出来了还是这样,让不让人活了。”

裴诗诗道:“你不说两句,再别让江哥笑话。”

裴雯雯道:“笑话就笑话,被他看的笑话还少啊?”

裴诗诗问:“你这是不打算再找工作了?”

裴雯雯垂头丧气道:“我想找,可要是再找一个还是这样咋办?”

裴诗诗也不说话了,有点被打击到。

正难过呢,手机又响了。

掏出来看了看,很意外:“小弟打来的。”

裴雯雯连忙抢过去:“我接我接。”

随即接通电话:“小强!”

“大姐……”

“二姐。”

“啊,二姐,大姐呢?”

“在呢在呢,你打电话有事没?”

“也没啥事,我打算元旦过完放假了去魔都看看你和大姐……”

“你别来了,放假了直接回家。”

裴雯雯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哪能让来呢!

裴诗诗也吓了一跳,心瞬间悬起来。

“绿城到魔都车多,比我回家快啊,正好先到魔都看看你和大姐。”

“你别来了,我和你大姐好好的有啥好看的,直接回家去。”

“姐你咋了?”

小伙有点纳闷。

“没啥,年底了公司忙的要死,我和你大姐哪有时间见你,你别来了。”

小伙更郁闷了:“再忙见个面的时间总有吧?”

“没有,你别来了。”

“你把电话给大姐我问问。”

裴雯雯就把手机还给她姐。

裴诗诗接过去:“小强。”

“大姐,你们忙啥呢,二姐为啥不让我去魔都看你们?”

“年底事情多,确实挺忙,你别来了。”

“啊,大姐你咋也这么说?”

“确实很忙啊,你不要来。”

小伙狐疑:“大姐,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没有,我们好好的能有啥事。”

“那为什么不让我去魔都?”

“说了很忙啊,你别来了!”

小伙越发郁闷,又问了问两个姐姐的工作。

裴诗诗一本正经地说了些最近工作的见闻糊弄了过去。

挂了电话,又开始发愁了。

不上班太不保险了。

住到这里也不保险。

都不敢让家人过来。

不然就得露馅。

裴雯雯也发愁,道:“姐,要不咱租个房子吧?”

裴诗诗道:“江哥肯定不让租。”

裴雯雯道:“咱又不住,租了打掩护!”

裴诗诗道:“这里房租好贵的,租了房子工资就剩不下多少了。”

裴雯雯嘟囔道:“大不了问江哥借点,反正都还不完,债多不压身。”

裴诗诗想半天,也没别的法子,只好点头:“一会去问问。”

把一楼收拾完,上了二楼。

把二楼收拾完,最后上了三楼。

先没收拾卫生,去了书房找江老板。

江帆正在调整仓位,她姐妹俩进来,就问一声:“卫生收拾完啦?”

“没呢,休息一下再收拾三楼。”

裴雯雯走过去,两只手撑在桌子上蹦了下:“江哥,我们想在外面租个房子。”

江帆很是惊讶:“怎么,嫌我这房租贵了?”

“……”

裴雯雯懵了下,这个脑回路有点大,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裴诗诗接上道:“不是,刚我弟打电话了,说要来魔都看我们……”

“这样啊!”

江帆恍然:“原来是小舅子要来啊!”

裴诗诗一下脸红了,想钻到桌子下面去。

臊的不行。

裴雯雯笑嘻嘻:“江哥,你脸皮太厚了。”

江帆当然脸皮很厚,心里瞬间明白了姐妹俩想要外面租个房子的意图,一边转着念头一边面不改色道:“那就租一个吧,这事你俩别管了,我来安排。”

“好哒!”

姐妹俩心里有点小欢喜,这样最好。

连房租也省了。

不过……

江帆紧接着又说了一句:“房租从你俩的工资扣啊!”

姐妹俩差点没晕倒。

裴雯雯忿忿道:“江哥,你下次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啊?”

裴诗诗一脸赞同的表情,太让人气愤了。

江帆慢条斯理:“是你们高兴的太早了。”

姐妹俩对视了一眼,有点小郁闷。

裴雯雯眼珠儿转了一圈:“江哥,我们工资都给你还债了,没钱租房子。”

“这个好办啊!”

江帆说道:“你们离辞了在家全职就给你们把工资恢复到原样。”

裴诗诗俏生生地问:“扣完了房租我们还能发多少工资啊?”

江帆问道:“这个重要吗?”

“当然!”

姐妹俩异口同声的。

这能不重要吗?

工资多少决定着生活水平。

虽说管吃管住,吃的喝的不用自己花钱。

但衣服啊护肤品啊姨妈巾啊这些东西还是要自己买。

工资多少,可是决定着护扶品和姨妈巾的质量。

怎么能不重要。

江帆算了一下,道:“应该还能有一千块!”

姐妹俩没吐槽,准备回头就把姨妈巾这些也记到账上去。

不然不够开销。

下午。

姐妹俩去驾校练车。

江帆去了公司。

刚坐了会,吴艳梅拿着份简历进来:“江总,这个人你面试一下。”

江帆接过来看了看:“老外?”

吴艳梅点着头:“一个算法工程师,要二十万美元年薪。”

“二十万美元?”

江帆眼皮子跳了跳,接过简历扫了一眼,问:“什么水平敢要二十万美元?”

吴艳梅道:“水平不比胡敏差。”

“不要!”

江帆把简历扔回去,对阿三不感冒。

或者说对老外都不感冒。

吴艳梅挺错愕,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江帆问道:“我们自己的工程师不行?”

吴艳梅一边琢磨一边道:“那到不是,但有人才不要还是挺可惜的。”

“那不就对了。”

江帆道:“既然我们自己的人也可以,干嘛要给老外开高薪,二十万美元年薪,从国内挖一个值这个价的工程师过来肯定比这个阿三技术好,忘了给你交待了,以后抖音科技一个老外都不用,至少国内不用,把就业机会留给中国人。”

吴艳梅忍不住说道:“是不是有点偏颇了?”

江帆道:“搞互联网应用开发本来就是咱们的强项,又不是研究光刻机那种尖端的基础科学技术,有什么偏颇不偏颇的,硅谷的那些科技公司有多少核心骨干是华人?”

吴艳梅道:“国内的人才就未必能为我们所用。”

“那就慢慢来!”

江帆往后一靠,道:“缺什么人才就去挖,挖不来就自己培养,总能有办法解决,反正不要给我招那些要饭的进来,不然哪天我看的不爽又得一脚踢出个公公来。”

吴艳梅挺无语,道:“老外也不都是猩猩。”

“有什么区别?”

江帆说道:“都是欺善怕恶的东西,你越让他他越蹬鼻子上脸,你要拿把刀他连屁也不敢放,现在大环境这样,看看每年那些狗屁倒灶的事,就别招进来让我看着心烦了。”

吴艳梅道:“也不是所有的都这样,俄、日、乌等裔的还是比较好用的。”

江帆考虑了下,点点头:“嗯,也不能一杆子全部打死,你看着去找吧,反正阿三猴子猩猩此类生物不要给我招进公司,还有那些屁事多的欧美裔也不要,不然看着来气。”

吴艳梅点点头,汇报了下人才工作就出去了。

知道江老板因为前阵子吕秘书的事对外来人员意见很大。

为此还秀了一把撩阴腿,踢出一位公公。

若非钱多,估计麻烦不会小。

也亏陈云芳处理的干净利索,不然就算最终能摆平,江老板也得沾点骚腥。

江帆又坐一阵,贾明亮又打来电话。

“东西拿到了。”

贾明亮精神挺振奋:“你猜拍到啥了?”

江帆问道:“拍到啥了?”

贾明亮道:“拍到超级猛料了,这回那老乌龟不死也难,你忙不忙,我去你办公室。”

“不忙,你过来吧!”

PS:推荐本妹子的书《欢迎来到我的诡异网站》

喜欢天天中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