室友求放过 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噗噗噗噗”

“滋滋……咔咔咔……”

九婴刚刚复苏,啥都还没闹明白,甚至都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强大的攻击便已临身。

月金轮掠过,一个蛇首被从蛇颈上斩落,随即崩散成纯粹的阴气,消散在虚空之中。

紫金锤砸落,一个蛇首连着一截蛇颈直接崩散。

闪电剑穿过蛇首,电光闪耀中,那个蛇首也就此消散。

寒冰剑穿过另一个蛇首,冰层立刻沿着蛇颈蔓延而下,旋而崩碎,一起崩碎的自然还有那个蛇首。

剑罡斩过牛身,制造出一道巨大的破口。

瞬息之间,它便有四个蛇首消失,身躯亦遭受重创。

然并卵,这四个蛇首刚刚消失,下一刻魂力涌动间,便重新凝聚成四颗蛇首,身躯上的巨大破口也瞬间愈合。

李云飞眉头皱了皱,刚刚灭掉的四颗蛇首,斩开的身躯内,竟然都没有发现真灵的踪迹,那么它的真灵究竟处于什么位置?

九婴一出世就遭到攻击,顿时勃然大怒,泛着幽绿光芒的九对竖瞳,齐齐凝注在李云飞身上,九张蛇口尽皆大张,齐声怒吼。

“呜哇啊……”

九道如承天之柱般巨大的黑色水柱,自大张的蛇口中喷涌而出,挟着万钧之力,或直或曲的向着李云飞轰来。

九道水柱几乎结成一张网,笼罩了大片空间,数以万计的怨灵厉鬼,甚至还夹杂着些许邪灵,铺天盖地的向李云飞扑来。

看着九婴这般威势,李云飞神色凝重,挥手收回众多法宝,只留下黄金剑握在手中。

灵力汹涌而出,李云飞横剑在胸,剑指平按剑身,从右至左抹过,下一刻,霍然刺天。

一道高达三丈的虚影从他身上浮现,并迅速凝实,那俨然是一种类似妖兽妖力幻躯的幻体。

这道幻体由精纯的灵力组成,那是一个须发皆白,长发披散,一身白袍的老者。

化出这道幻体后,李云飞收回刺天的长剑,向前跨出一步,长剑向前一指。

随着他的动作,他身上的幻体亦做出反馈,右腿跨前一步,双手剑指齐齐向前刺出。

灵力轰然爆发,密密麻麻的黄金剑凭空凝聚,形成一条由黄金剑组成的金色长河,对着汹涌而来的九道黑水柱冲刷而去。

此刻李云飞身上的幻体,便是那金色长河的源头,随着长河汹涌而出,幻体逐渐变淡。

剑河刮过,不仅那成千上万的厉鬼邪灵尽数消失,九道水柱亦破碎成寻常水流,洒落下方的凶水之中。

可惜,剑河虽然密集,那黄金剑终究只是灵力所凝剑影,并非真正的黄金剑,杀伤力稍弱了一筹。

九婴虽无法完全化解,却也能凝聚庞大的魂力进行抵挡,九个蛇首接连被穿过魂力护盾的零散剑影打散,却又顷刻间重新长好。

这九婴跟日金轮和黄金盾颇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妙,活着的时候,只要不是同时灭掉它九个头,哪怕攻击速度再快,也无法将它杀死。

而其魂体,只要不是同时灭掉它九道真灵,同样无法令它魂飞魄散,哪怕只剩一道真灵,也能将其他几道恢复过来。

九婴的九个蛇首和蛇颈不断在剑河冲刷下崩散又凝聚,李云飞却始终没有找到它真灵所在。

莫非九婴的真灵并不在蛇首或蛇颈内?那会在哪?

很快,李云飞这一记“剑神”的灵力耗尽,身上的幻体消失。

九婴缓过来后,眼见浊水无法对付李云飞,九个蛇首又张口喷出了毒焰。

幽绿色火柱喷涌而出,如之前的水柱一样,互相纠缠着向李云飞绞杀而来。

剑神这招对九婴没用,李云飞也不再白费力气,催动雷光遁,速度极快的闪避开来。

这九婴的魂体强度比他的修为还强,几乎达到鬼皇巅峰。

这样打下去,想以磨光它魂力的方式消灭它,怕不得打上几天几夜。

况且它这一身庞大精纯的魂力,还能纳入骨灵幡中供养骷髅战士,催化它们进阶,全部磨灭掉着实可惜。

李云飞还是想找到它的真灵所在,对它进行致命一击。

蛇首和蛇颈不是真灵所在,背部也没发现真灵的踪迹,这次李云飞将目标对准了九婴的身躯。

右手一张,黄金剑飘飞而起,剑尖向前漂浮在李云飞身前。

他身子打横过来,右手剑指向前指出,正对剑柄尾端。

下一刻,黄金剑金光大盛,迅速向后蔓延,将李云飞笼罩在内。

李云飞消失了,半空只剩下一柄宽达半丈,长约三丈的巨大黄金剑。

正是蜀山剑诀单体最强攻击——天剑。

李云飞人剑合一,以身化剑后,速度何止倍增,便是雷光遁的速度也远远不如。

但这一招对灵力的消耗,自然也要比雷光遁高了数倍。

天剑化为一道金色流光,对着九婴那牛身龙尾的身躯飞射而去。

天剑往来飞窜,上下翻飞,或斩或刺,速度快极,在九婴身躯之中进进出出,其残影几乎形成一个金色光茧。

九婴魂体遭此可怕的高频攻击,自然痛不欲生。

它在凶水之中拼命翻滚,疯狂嘶吼,掀起滔天巨狼,向四面八方涌动。

“呜哇啊……呜哇啊……”

天剑每一次穿过九婴的身躯,李云飞便等于到九婴的魂体之内走了一趟。

在如此高频率的搜寻下,哪怕九婴的身躯大如山岳,也总有搜索完的时候。

片刻之后,李云飞终于找到九婴九道真灵所在。

竟然是在蛇颈与身躯的连接之处。

真灵生在这个位置,却是大有道理。

这个位置够隐秘,不易被人发现。

而真灵在此,无论是蛇首蛇颈破散,还是身躯被毁,都能迅速恢复过来,于它性命无碍。

既然已经找到真灵所在,李云飞自然无须再与之纠缠,天剑冲天而起。

情况在他确定位置时,便已经通过元神连接分享给红红知晓。

是以在他离开九婴身躯的下一瞬,九道火光便突兀的破空而来。

那是红红操控的九柄烈焰剑。

在元神锁定之下,九柄烈焰剑不偏不倚的刺入九婴蛇颈与身躯相连之处,却没有直接透体而过。

烈焰剑插在了那个位置,直没入柄,下一刻,滔天赤焰轰然爆发,冲天而起。

“呜……呜哇……”

九婴浑身一僵,最后发出一声微弱而断续的啼叫后,魂体轰然崩散。

处于上空的李云飞二话不说,祭出骨灵幡,将其魂飞魄散后留下的精纯魂力尽数吸收。

而他和红红及超级骷髅们的等级,也齐齐升到65级,消耗的灵力瞬间恢复过来。

“艾玛,这默契,那似相当给力。”李云飞乐呵呵的迎上飞过来的红红,伸手在她秀发上轻抚,口中用东北口音嘿笑道。

红红眯着眼睛,嘻嘻笑着也用东北口音道:“那似必须滴,这世上还有谁能比我和哥哥更默契?没有淫儿。”

“哈哈哈哈……”

笑闹一通后,李云飞掏出手机,给紫微拨了个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起:“云飞,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你那情况如何?”

李云飞道:“巧了,刚刚解决掉九婴,什么事?”

紫微道:“非常好,辛苦你了,但还不到你休息的时候,你立刻赶往鄱阳郡的湿地公园,凿齿复苏了。”

“在那边的是玉灵道长、张天师和澄心禅师,他们只能勉强敌住凿齿,想拿下它恐怕力有不逮。”

李云飞道:“知道了,立刻就去,大约需要20分钟,他们能顶得住吧?”

此地距离鄱阳郡足有2600公里的直线距离,能在20分钟内赶到,已经是得益于那元婴中期的修为道行。

紫微道:“20分钟应该没问题,顶得住得顶,顶不住也得顶啊!那里距离城区实在太近,一旦顶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李云飞道:“好,我们尽快赶过去,就这样吧!”

说完他挂断电话,苦笑着对红红道:“走吧!咱这该死的劳碌命。”

红红耸耸肩,无奈道:“能者多劳啰!”

两人冲天而起,望南疾飞。

……

南方鄱阳湖湿地公园附近的沼泽地,上古时被称为“寿华之野”,凿齿正是在这里被大羿斩杀。

凿齿是一只人形凶兽,它通体青色,有手有脚,直立行走,四肢粗壮如柱,身高足有丈六,性好吃人。

人形状态并非是什么化形后的形态,而是它天生就长这样,以西方人的认知,凿齿这种怪物便是所谓的兽人族。

还有之前虎王他们保持的那种形态,在西方人眼中同样是兽人族。

凿齿的整体外形与“怪物史莱克”有几分相似,只不过跟史莱克相比,凿齿要显得狰狞可怖得多。

它嘴角长着两根像凿子一样的利齿,可谓“青面獠牙”最好的写照,这也正是它名字的来历。

凿齿的武器是一套矛盾,右手持矛,左手持盾,搏杀能力极强。

右手的矛既可持在手中施展,也可投掷出去远程杀敌,威力惊人。

它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投出长矛,将人钉在地上,然后生生撕扯下人的手腿,就跟人啃鸡腿一样啃食。

其他凶兽吃人,都是整个吞噬,唯独它是一口口的嚼吃。

虽然在六大凶兽中,它实力并不是最强的,可却是最恶的。

玉灵道长三人在沼泽中出现异象时,便已经飞上半空,严阵以待。

由于寿华之野的沼泽地范围广阔,不知道它具体会从哪出现,也没法提前布下阵法针对,三人只好各占方位,严密监控。

当此地灵气异动达到极致,凿齿终于破土而出,高大的青色身躯出现在沼泽之中。

玉灵道长见状传音道:“咱们把它限制在地上打,别靠近它。”

听了玉灵道长的话,张天师与澄心禅师皆表赞同。

玉灵道长在凿齿身后百丈外降落,顷刻间布下安土地神咒,让凿齿无法再遁地。

张天师挥手抛出一方玉印,手中还出现一把清光盈盈的长剑,正是天师道世代传承的镇派法宝飞剑,天师印与张陵剑。

天师印原本只有拳头大小,却在清光闪耀中迎风便涨,倏忽间涨到如房屋般大小,对着凿齿当头砸去,倒是与番天印一般的用法。

只不过跟以不周山山头炼制的番天印相比,天师印就弱了太多,算是低配版。

左手之中托着一个金钵盂的澄心禅师亦同时出手,他右手佛家手印接连变幻,口中大喝道:“大威天龙,世尊地藏,般若诸佛,般若巴嘛吽。”

左手金钵盂立时佛光大盛,澄心禅师将钵盂抛出,飞至凿齿头顶十数丈处,钵口朝下,一道金色光柱投射而出,将凿齿罩在了光柱之内。

这“伏魔金钵”来历非凡,已在金山寺供奉1200多年,据说乃是唐代高僧法海禅师的佛器,曾降妖伏魔无数。

金山寺建寺1700余年,虽历经磨难,多次被毁,却也屡屡涅槃重生,从未断了传承。

澄心禅师乃金山寺第54代住持,修习金山寺世代相传的《大乘大集世尊地藏十轮经》,以地藏王为主要供奉对象,传承的也主要是地藏王的佛法。

伏魔金钵一出,凿齿顿觉背上如同被压了一座大山,莫说飞起来,连在地面动作都变得有了几分迟滞。

“吼……”

凿齿仰天朝澄心禅师发出一声怒吼,左手高举大盾,竟是准备硬抗“天师印”的轰击。

同时右手一扬,手中黑气缭绕的长矛便挟着可怕的破空之声,对着澄心禅师飞射而去。

投出手中长矛后,它虚虚一抓,黑气涌动间,又一杆长矛于手中凝聚成形,再一扬对着张天师投去。

澄心禅师与张天师在凿齿作势时便已心生警惕,他们都感觉到一种被神识锁定的感觉,心知凿齿的长矛不能闪。

闪是闪不开的,反而会错失抵挡的良机,只能格挡或硬抗。

澄心禅师双手在胸前一横,一根禅杖凭空出现在手中,看准长矛来势,于半空旋身而起,杖头准确的自侧面磕中长矛。

“噹”

魂力所凝长矛被轰散,澄心禅师却是脸色微变。

从长矛上反馈回来的力道,他竟有几分难以抵挡之感,身子不可抑止抛飞了十数丈方才止住。

幸亏他是侧面格挡,要是正面硬刚,说不定就要吃亏。

“好厉害的孽畜。”

张天师也是一般的应对方式,拧身闪避的同时,张陵剑向外一格,自侧面斩向飞射而来的长矛。

“唰”

张陵剑掠过,长矛被斩成两截,就此崩散,而张天师显然也受到了剧烈的反震,目露忌惮之色。

“轰”

天师印狠狠砸在凿齿的盾牌上,然而除了让凿齿周身猛然向外喷了一波黑气外,并无其他用处。

天师印全力一击,竟然未能破防。

张天师见此一幕不由瞪大了眼睛,脱口就是一句巴蜀方言:“老子硬是信了你嘞邪,防都破不了。”

天师道的发源地在蜀中,最早由初代天师张道陵创立,那时叫“五斗米教”,由其子张衡、其孙张鲁发扬光大,所以张天师一脉母语多为巴蜀方言。

后来张道陵去到鄱阳郡的一座山上,在此成功炼出仙丹。

因“丹成而龙虎现”,故将这座山命名为“龙虎山”,后世子孙才以此山为天师道祖庭,但他们的巴蜀方言却一代代传了下来。

凿齿身后,玉灵道长布完安土地神咒后,剑指在身前一划,月金轮飞掠而出,直奔凿齿脑袋而去。

兽魂的真灵蕴藏位置各有不同,但人形生物的魂魄真灵必然藏在脑袋。

随着李云飞陆续交出近百套日月金轮,如今这套法宝虽说不上烂大街,阴神中期以上修士却也是人手一套。

等李云飞交出更多,初入阴神的修士便也能领到一套了。

凿齿反应极为灵敏,玉灵道长月金轮刚刚出手,凿齿立马反应过来,反手一磕,盾牌精准的将月金轮磕飞了出去。

澄心禅师此时又祭出了一根降魔杵,三人各自操控着月金轮、天师印、降魔杵轮番攻击凿齿。

那凿齿虽被伏魔金钵的佛光罩体,动作已然迟滞了许多,却依然足以从容抵挡三人那连绵不绝的轮番进攻。

甚至偶尔还能抽冷子投出一杆长矛,对三人造成威胁。

斗得一会儿,三人心里都有数了,凭他们三人,牵制住凿齿一段时间没问题,但想要消灭它根本就不现实。

如此斗下去,先耗尽修为,沦为鱼肉的必然是他们。

张天师传音道:“看来咱们三人联手,根本拿不下它,赶紧联系云飞同志,全紫霄恐怕只有他和红红能稳胜六大凶兽之灵。”

玉灵道长迟疑的道:“但是云飞那边面对的是九婴,如果把他们调来南方,九婴却突然出世,可不妙得很。”

张天师一想也是,遂转而道:“那就向紫微求援吧!让他派人把修罗枪先送过来,这凿齿的盾牌防御力惊人,非修罗枪不可破。”

“只要能破它防,即便咱们一时半刻无法干掉它,也能慢慢磨死它,大师,劳你给紫微打个电话,我和玉灵道兄先顶一会儿。”

“好。”

澄心禅师也没迟疑,他最大的作用就是操控伏魔金钵压制凿齿,且只是需要不断输出真力而已。

他的降魔杵在攻击力上并不比天师印和月金轮强,有他没他没多少区别。

当下他收回降魔杵,掏出手机拨通了紫微的电话,迅速将情况说明。

没过一分钟,紫微的电话又打了回来。

澄心禅师接完电话后,不由喜动颜色,给玉灵道长和张天师传音道:“紫微指示,云飞同志已经解决九婴,正在迅速赶来,咱们只需牵制凿齿20分钟即可。”

两人心下大定,当下更是不要钱般疯狂输出,将凿齿死死压制住。

……

说是20分钟,实际李云飞和红红只用一刻钟便赶到现场。

见三人配合默契,牢牢压制凿齿,除了消耗略大外,自身并没有受伤,暗暗松了口气。

“玉灵师伯,天师,禅师,几位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

连巴蛇和九婴都相继栽在李云飞手里,区区一个凿齿自然掀不起风浪。

不到三分钟,凿齿就被李云飞破了真灵,魂飞魄散,一身魂力化为骷髅战士们的养分。

这次没能再升级,但经验条也逼近了满贯。

玉灵道长三人降落在李云飞和红红身前,互相寒暄过后,玉灵道长看着李云飞叹道:“真没想到,我们尚在金丹中期打转,你竟已破入元婴,当今天下还有谁堪为你之敌?”

李云飞苦笑道:“师伯别忘了,上古即将回归,六大凶兽之灵只是一个开端,日后还不知道要面对些什么玩意呢!区区元婴之境,岂敢妄称无敌?”

三人面色也凝重下来,的确是这样啊!

如今蓝地星灵气复苏不过短短三年,原本还以为解决亡灵危机后,他们便能安心修行,平稳发展,创造出一个仙武盛世。

谁知道这灵气复苏竟是上古神魔时代回归的先兆,这世上之事果然是一饮一啄,自有因果。

云聚必有雨,空穴才来风,没有什么事是无缘无故的。

只是这来得也太快了,他们都还没准备好呢!

这六大凶兽之灵便已让他们措手不及,如果出现更强的危机,他们又该如何应对?

区区元婴之境,好一个区区元婴之境啊!

连元婴之境都只是“区区”,那他们这些金丹修士,又算什么?

蝼蚁?

三人心里都有了紧迫感,玉灵道长正色对李云飞道:“云飞,其他三处便辛苦你和红红了,我们就算前往也无济于事。”

“我一会儿跟紫微打个招呼,这就回茅山闭关,但愿能尽快碎丹成婴,如此在危机出现时,也能多几分应对之力。”

张天师附和道:“道兄说得没错,我也得好好闭一次关,如今我们的时间,可能已经不多了。”

澄心禅师合什道:“南无地藏菩萨,正是此理。”

南无(nāmó),为皈依、礼敬的意思,不是念“nánwú”。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南无阿弥陀佛”的意思,是说南边没有阿弥陀佛,因为阿弥陀佛在西天呢!

李云飞见三人都这样说,颔首道:“如此也好,一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国家终究还得靠一群人才能支撑得起来。”

“如今虽说上古回归的迹象已显,但终究还未真正到来,咱们得在这之前,尽最大努力做好准备。”

“三位安心闭关就是,这段时日,我和红红会替诸位守好大夏。”

“福生无量天尊。”

“善哉善哉。”

……

接下来一个星期内,中原桑林的封豨、青丘之泽的大风、昆仑山下弱水之中的窫窳(yàyǔ)接连出世。

李云飞和红红便如救火队员,从北到南,由东至西,四处消灭凶兽之灵。

最终六大凶兽尽数被李云飞和红红覆灭,两人的等级也升到67级,臻入元婴后期之境。

经此一战,众尊者长老皆感压力大增,纷纷决定回山闭关,全力修行。

这十来日时间思航道长伤势尽复,且因祸得福,一举破入不败中期,在于紫微通报了一下自身情况后,也进入闭关状态。

众尊者长老全部闭关,所有压力便全部落到了李云飞肩上。

好在凶兽之灵解决后,大夏境内暂时也没发生其他大事,倒是让李云飞有了停歇下来,为紫霄的发展出份力的机会。

李云飞和红红转战南北,将六大凶兽之魂尽数消灭后,又返回了总部一趟。

这次李云飞不仅贡献出大量装备灵物灵材,还将四维属性灵丹拿了出来,让紫微大力发展紫霄势力。

而灵丹来源,自然是来自神农架林区中心的炎帝洞天遗迹。

他趁势将在神农架收服驴头狼一族,发现灵石矿之事一一上报。

紫微得到四维属性灵丹,并亲身试用之后,发现这灵丹果然能大幅度强化肉身元神,他甚至因此直接突破到金丹后期。

普通修士与李云飞的数据化身躯不同,修为永远比元神增长速度快,常常是修为到了,却因元神没有跟上而无法突破。

有了四维属性灵丹,紫霄成员的修为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一次爆发式增长。

紫微欣喜若狂,若非自己是男人,他都想狠狠亲李云飞一口了。

在这上古回归征兆现世,所有人都压力山大,紧迫感十足的时候,李云飞找来了这种可以爆发式提升紫霄实力的灵丹,无疑是给心情沉重的紫微打了一剂强心针。

紫微对李云飞的感激,已是无以复加。

李云飞和红红在总部盘桓了几日,每天都会拿出一大票各种资源。

玄组炼器小组也传来喜讯,新版修罗枪终于被他们攻关成功,顺利炼制出来。

紫微立刻带着李云飞前往炼器小组,面见鼎华道长。

新炼制出来的修罗枪为QBZ39式突击步枪造型,采用弹匣形灵石供弹。

那弹匣可以是一比一比例大小,也可以适当加大灵石弹匣的体积。

这很简单,只需要上面那一截能顺利卡进枪膛即可,下面无论多大都可以,前提是持枪的人能举得动。

毕竟灵石的密度比钢铁大,要沉重得多,1立方分米就有16.5公斤,太大的话普通士兵很难操作。

李云飞提出了一种基地型修罗枪的概念。

就是将一块巨大的灵石,上面做一个凸起的弹匣头,可以卡进枪膛,底部安一个可以上下左右灵活转动的辅助基座。

士兵就只需要端一把空枪,需要战斗时,将枪往那凸起的弹匣头上一扣,便可以直接开火。

鼎华道长一听,直呼天才般的想法,紫微也跟着兴奋万分。

如果真的如李云飞那样操作,只要有需要,普通士兵也能拥有干掉金丹元婴级别目标的能力。

新版修罗枪有三个功率输出档位,1号档位为全力一击,无论灵石弹匣多大,都会将灵石弹匣中的灵气,尽数凝聚压缩为小小一粒子弹打出去。

灵石弹匣越大,灵气自然越多,凝聚成的能量子弹威力也就越足。

而且这种凝聚乃是由枪内的阵法完成,跟枪的本身材质并无关系。

其爆发的冲击力强度,也不过跟火药子弹的发射药爆炸力差不多,可以将能量子弹推送出去数百上千米。

是以枪身不存在承受力的问题,普通钢铁材料即可,不过为了灵气能顺利传导,多少还是要用一些灵材。

这枪经过鼎华道长的炼制,灵气传导功能并不弱,自然不存在其他问题。

而二号档位的威力,可以轻松击破灵动修士和真罡武者的护体能量,三号档位屠开光期和炼神境毫无压力。

如果是李云飞所说的那种基地枪的话,就得多设置几个档位了,阴神真意,金丹不败,甚至元婴入微都可以单独设置一档。

而且这种枪,可以如自走火炮一样,直接以车辆运载,在车子的斗中安好基座,再在上面放上一块大灵石,这就成了。

那基座上还能布下聚灵阵,加速灵石灵气的恢复补充,只要战斗强度不高,或许那大灵石就是无限弹药。

就算战斗强度过高,更换灵石也是由机械操作,并不比火箭炮装弹麻烦。

不过这种武器将会与东风系列武器一样,作为战略性武器使用,不属于常规武器。

是以紫微决定组建一支与火箭军一样的特殊战略部队,兵员将从全国范围甄选,平时这种武器绝不会轻易动用。

不过有了以灵石为弹药的枪械,这灵石的需求就陡然大增。

之前的灵石储备,加上前两年积攒下的空灵石早已重新充满灵气,进入循环使用状态,供应全国修行者绰绰有余。

可要是再加上修罗枪的消耗,就有些捉襟见肘。

恰好李云飞刚刚上报了一处大型灵石矿所在,这可谓是真正的雪中送炭,神农架灵石矿刚好可以用来供应修罗枪部队。

突击步枪型修罗枪样品李云飞先拿走了,这是单兵武器,给步兵用的,他要先去复制个万儿八千把的,列装一支部队出来。

战略武器鼎华道长得重新炼制,不过已经有成功经验,只是多添加几个功率档次而已,相信很快就能造出来。

特殊武器工厂那边,只需在阵法研究小组的辅助下,设计生产基座即可,枪的话只要炼制出一件样品,李云飞就能无限复制。

这新版修罗枪的价格只比盒子炮型修罗枪贵了一点点,因为其真正值钱的部分是那个特殊阵法,外壳本身是不值钱的。

之所以会贵一点点,是体现在那三个功率输出档位上,那同样是一种特殊阵法。

鼎华道长连夜赶工,赶在元宵节之前将重机枪型修罗枪炼制了出来。

这重机枪型修罗枪与真正的重机枪,唯一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不是弹链供弹,而是下方设置了一个弹匣卡槽。

李云飞带着重型修罗枪,揣上这几天刚刚划拉到手的信号基站组件,跟红红在元宵节早上这天,返回了渝东县家中。

喜欢数据化修仙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