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级龙卫今天最新更新 许医生的占有欲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司浅浅骑术还不错,跑得飞快!

这让勉强站起来的沈浪,不由笑喊道,“王妃再快些!”

司浅浅倒是想,可她骑术比起独孤云来,还是差一大截!

若非独孤云的马好,她肯定会被追上。

现在嘛……

独孤云追得够呛。

看在同样紧紧追着的金刚眼里,心情复杂,“妖妃挺能装。”平时看着娇滴滴,关键时刻还挺能自救,把独孤云都坑了。

“咳。”

咳了一口血的沈浪则捡回银枪,换上另一名暗卫的马,跟着金刚继续追了。

他们都知道,司浅浅毕竟不是行伍中人,哪怕马好,也撑不了太久。

司浅浅也确实在骑了一段路后,大腿内侧就开始痛了,“肯定破皮了……”

可就算掉皮,她也得跑啊!

她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狗子快点到,否则她就算是跑断马腿,估计也是要落入独孤云手里的。

不过……

司浅浅没想到,“厄运”来得这么快。

“不是大公子!快拦下人!”

远远眺望见司浅浅的,独孤云的援兵!发现她了。

艹……

司浅浅觉得!这一定是原著作者要搞死她。

可她不想死!所以她赶紧偏转方向,朝右前方去了!

“拦住她!”

远远就听见动静的独孤云,立即在后方大吼,“绝不能让她逃跑!要活捉!”

闻言的独孤云援兵收了弓弩,纷纷朝司浅浅围上去。

司浅浅眼看前头有三五高头大马,就要撞上她了,内心慌得一批,“滚开!否则撞死了本王妃,你们大公子饶不了你们!”

“活捉她!”确实不敢被她撞上的剑南道军将纷纷散开,想要困她停下来。

有些骁勇的小将领,已跃跃欲试的!准备跃到司浅浅的马背上,将她捉下去。

后方的独孤云,眼看也要追上来了。

司浅浅就一咬牙,又给了独孤云的马一针。

“嘶——”

痛得不行的飞雪,当时就朝前疯狂冲出去了。

躲闪不及的剑南道兵,直接被它连人带马撞飞出去。

司浅浅也差点掉下来,若非她早有防备的,将自己捆死在马背上,她肯定掉下来了。

饶是如此……

她也被颠了个七晕八素。

“该死!”

独孤云要疯了!

他确信,自己真真是小看萧律这女人了!

简直就是疯子!

那样也敢撞上去!

若不是飞雪体格非凡,她必死无疑。

“追上她!”

“追!”

剑南道援兵纷纷冲上去,有些人很想用箭矢射伤马腿,有怕伤了他们大公子的宝马。

最重要的是,这一箭过去,上头的女人掉下来,不死也得残啊!

所幸他们大公子已号令道:“拉网!网住她!”

“对啊!”援兵赶紧将带来的网迅速兜出,可惜他们还是慢了一步。

司浅浅早已绝尘而去,快不见踪迹了。

独孤云看得气急,好在他准备得还算充分,当即下达新令:“传讯前方援兵,一旦见到此女,立即拉网活捉!”

随身携带用信鹰的援兵,立即照做了。

独孤云就继续撵着司浅浅追,他必须这么做,以保证这女的,会按照他预估的方位逃跑,否则……

独孤云相信,以此女的狡猾!肯定会找地方藏起来,等待萧律来救。

“该死!”独孤云忽然很气,因为他在来上京城前,已经研究过司浅浅。

在独孤云看来,这个女人虽然比传言中的有能力,还擅长医术、易容,算是个能人。

可除此之外,她就是个傻白甜,需要萧律全心呵护,才能生存。

结果……

这是什么鬼!?

傻白甜!?

她傻吗?

完全不!

她很聪明,知道他不会杀她,就先挑衅他的洁癖,令他忍受不住的,不得不将她丢在身后,给她自己创造了逃跑的可能。

就这样的女人,谁当她是傻白,谁才是真正的傻白吧!

“呵。”

独孤云

神级龙卫今天最新更新 许医生的占有欲

自我嘲讽的笑了一笑。

至于她甜吗?

没感觉。

恶心倒是极恶心。

“完全不一样!”

独孤云觉得自己的情报网有待加强,搞来的消息都是什么鬼?

不过他若是知道,司浅浅身边的人,都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她就是“傻白甜”,他大概就不会怪他自己的情报网了。

要怪只能怪司浅浅太会演……

不过身为戏精的她,这回挺难的,“狗子怎么还没来?”

她腿都痛麻了,独孤云还在追!

要紧的是,前面可能还有独孤云的援兵。

“这样下去不行,还是白跑。”司浅浅绞尽脑汁,试图想到脱困的办法。

可惜紧追不舍的独孤云,实在是追得太紧,她的任何脱困计策,都无法实施。

既然如此……

再次拔出银针的司浅浅,只能对身下的坐骑下手了,“小白马啊小白马,不是我手狠,是你主人太不怜惜你了,太会追了。”

“嗤!”气喘吁吁的飞雪也挺有灵性,它大概猜到了司浅浅要虐待它,试图反抗!

然而——

司浅浅说完就下手了,可没有给它反抗的空间。

而这一针!

比起之前的两针都狠。

“赤律律——”

飞雪的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

整个马仿佛被打了三百桶鸡血!疯狂的驰骋起来。

独孤云:“你疯了!”

确实疯了的司浅浅根本听不到他说啥,她拼命抓紧大白马,整个人被颠得已经快失去意识了。

独孤云近乎暴怒的!眼睁睁看着司浅浅远去。

“该死!”

独孤云彻底抓狂!

不过司浅浅还是不幸的……

等她拼劲老命拜托了独孤云后!就瞧见后者的新一波援兵了。

“艹!”

司浅浅肯定,对方也发现她了,网都准备好了,正朝她奔撒过来。

司浅浅当然不能自投罗网啊!她马上朝左边跑去。

你问她为什么向左?

那自然是因为之前向右了,她怀疑右边会有独孤云等着。

当然了,独孤云也可能看透了她,会去左边等着她。

但她没时间纠结了,只能跑!

结果就是——

这边是山!

“不好跑了,只能藏起来了。”

司浅浅说不上来是幸运,还是不幸,只好舍了马。

不过飞雪在被撇下前,还是被她又扎了一针,于是大白马撒欢朝山上冲去了。

什么准备都没有的司浅浅不仅是光脚,腿还疼!在山里走,怎一个虐字了得。

“好在天快亮了,潜在的危险少一点。”司浅浅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并默默祈愿,可别再碰到什么大老虎了。

所幸她这次还算顺利,没碰到老虎,反而遇到了一条小溪,可以喝点水,休整一下。

可萧律那头,就很不顺利了。

他倒是找到山里来了!也发现了独孤云那马的踪迹。

然而——

“王爷,马和人恐怕……”金刚不敢说出实情。

可双眼发红的萧律,还是心痛得窒息!

片刻后,稍稍克制住心痛的萧律,冷声下令:“搜!下去搜!”

他不信,他的小王妃会绝命于此。

他都能先独孤云一步,找到她的踪迹了,她怎么能、能……

不敢想那个字的萧律,又命人去搜山。

也许他的小王妃很聪明的,和马分开走了呢?

只是……

独孤云也到了,“大公子,秦王的人先进山了。”

“他应该还没找到人,别惊动他,避着他秘密搜寻。”独孤云说完就深吸了一口气,以平复越来越暴躁的情绪。

他真的!很久没这么暴躁了。

而造成他如此情绪不稳的人,竟是一个才十五岁的小丫头。

独孤云再次无语,“……”

但他忽然明白,萧律为何那么喜欢这个小女人了。

是挺特别,也挺厉害。

“搜到人后,别伤她,一定要活捉。”独孤云又叮嘱了一句。

这话他的属下们都听得耳朵要起茧了……

不过他们倒是都知道,此女身份特殊,用处很大。

可惜……

这一搜,就是一天。

也没谁能搜到司浅浅。

她已经找了个隐蔽的小山洞,团起来睡了一觉。

说来也奇,没有驱虫粉的她,只在周遭插了一圈天书赠银针,竟真没被虫蛇咬。

她是被饿醒的……

“天都要黑了?”

没想到自己睡了这么久的司浅浅,有点怕出去找吃的。

什么傍身的东西都没有,这么出去,谁知道会遭遇什么?

可不出去又不行……

司浅浅一咬牙,决定趁着天还没全黑,还是去找点吃的。

只是她这才猫身出去,就敏锐的听到了动静,“大公子,这边没有人。”

卧槽!

司浅浅一动不敢动,只想死。

这书的剧情,真真是不搞死她不罢休啊!

好在她是在独孤云的人已经搜完这一带,才出来的。

所以——

独孤云很快带人离开了。

司浅浅满身虚汗的趴在草丛里。

过了好半晌,她才往独孤云相反的方向离开。

一路不忘小心的,不留下人走过的痕迹。

这也是算是去西北时,get到的新技能了。

基本都是狗子教她的……

狗子。

饥痛交迫的司浅浅,不争气的掉下眼泪来。

……

那头,金刚已禀道:“王爷,马尸找到了,附近一带都没人。”

萧律松了一口气,“人一定还在山里,仔细搜!”

“启禀王爷。”有暗卫又来禀道,“我们的人察觉到有另外一队人,似乎也在山中搜索,疑似独孤云的人。”

“必是他!可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萧律寻思着,得先把独孤云拿下,小王妃的安全才能得到保证。

“应是往堕马的悬崖上去了。”

萧律闻言,立即调整方向,从悬崖之下往回走。

不过……

当他们又一次路过溪流时,萧律忽想起一事,“金刚,你带一队人,沿着河流两岸仔细搜,多查看树上的野果可有被人采摘的痕迹。”

他教过小王妃如何在林子里隐蔽,若她真学全了,倒是真的很难找,但她总会饿,只能从这一条漏洞找人了。

金刚得了指导,搜寻得格外认真,但天很快暗了,又不好找了!

“刚统领!您看这里!”发现一颗果树下,掉了些新鲜果子的府卫,立即喊了金刚。

金刚燃起火把,发现树上的果子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不存在缺了哪一块的现象,但地下的野果……

“一般野果成熟后,自然掉落也极新鲜,这些都是熟透的,有什么问题?”金刚不解。

那府卫却说,“可正常来说,不会一次性掉落这么多!除非有人摇。”

金刚懂了,“四下仔细的搜!别漏过任何间隙。”

“是!统领。”府卫们立即展开地毯式搜寻,终于在一些边边角角里,找到新鲜的果核。

“王妃还真会藏,这些果核是埋土里的!若不是草皮和旁边的对不上,真难发现!”府卫们都无语了。

金刚也挺一言难尽的,不说这藏果核了,就是摘果子,妖妃也摘得近乎完美。若非府卫里有出身山里的猎汉,还真难发现那丁点漏洞。

“人应该就往这边走了,继续往上搜。”沉下复杂情绪的金刚,继续带人搜寻。

司浅浅呢,还真就在这一边!

不过早早就听到动静,但没听清楚是谁的她,并没有去汇合,也没停下来。

她就怕来的还是独孤云的人……

“我这运气是没啥指望了。”司浅浅琢磨着,狗子若是来了,肯定能发现独孤云,等他干翻了独孤云,她再出来,会比较好。

然而——

爬到山顶就发现,这是一处悬崖,没有什么藏身点的司浅浅,再次流下一把辛酸泪。

“玩我呢!”

她这运气,倒霉绝了吧!

这么大的山,绝路都被她赶上了。

而且,最让她无语的是,她才爬上来。

对面就有动静了,“大公子!那边有人!”

独孤云的人,率先发现了司浅浅。

艹……

司浅浅真的要诅咒狗作者的安排了!

好在她定睛一看,发现前面一片黑,悬崖应该挺宽,独孤云一时半会过不来。

她就赶紧往后退……

然而——

“哪里走!”

又一队独孤云的人,居然从另外一条道上,来到了悬崖边,恰好堵住了司浅浅的退路。

司浅浅:“……”她一直知道后面有人,可她没想到,还真的也是独孤云的人!

所以她的狗子呢!?

他是不是追错了方向!?

还是,他根本没来追她!?

不可能,不会的。

狗子一定来了。

“狗子——”

下意识喊了一声的司浅浅!喊出了最后的希冀。

而她这一声喊,萧律听到了,“浅浅!”

此时此刻的萧律,就在独孤云等人的后方。

可就在司浅浅跟前的、独孤云的人,已经朝她出手!

“啊!”

司浅浅紧急躲闪,也只能勉强依靠灵敏的五觉,躲开几下扑抓。

根本不会武功的她,眼看就要被抓到了。

“看你还望哪里走!”一名小将已捉住司浅浅手腕。

可惜……

司浅浅反手就扎了他一下。

“嘶!”

痛得撒手的小将,还当场“砰”然倒地,口吐白沫,中毒而亡了。

其他剑南道将士见此,简直气急败坏:“有毒!她手上有毒物!先打晕她!”

手忙脚乱的行伍将士们,马上改变策略的,打算在围住司浅浅后,劈晕她!

奈何司浅浅实在灵敏!独孤云的人又不敢下重手,竟又被她折腾了一阵。

但独孤云的人多,司浅浅又早已精疲力尽,眼看一名大汉已出现在她身后,一掌朝她后颈劈下了!

司浅浅察觉到了,可她没处躲了!四周都是独孤云的人,她都绝望了。

可也就在此时——

“咻!”

一支箭矢,已从对面!直接射中要袭击司浅浅的大汉。

“砰!”

大汉当场命绝。

“咻!”

“咻!……”

连续发出的箭矢,还将围在司浅浅周遭的几人射倒了。

司浅浅呆住了,好运来了!?

“浅浅!”

来自萧律的呼喊!证实了她的猜测。

让她眼泪当场掉下来的往对面喊道,“我在!”

“该死!”独孤云脸都青了!夜色都掩不住的青。

不过……

“砰!”

就在司浅浅回应的瞬间!蛰伏着的一名独孤云手下,就以迅雷不及掩耳,将她劈晕了。

可说时迟!那时快——

“纳命来!”

恰好到来的金刚,一刀砍掉了那人的头。

司浅浅滑倒……

“小心!”

对面的萧律嘶声大喊!因为滑落的司浅浅,在地势的作用下,正在往悬崖方向滚!

这……

金刚迅速跃出,想扑住人。

可惜……

迟了一步。

“浅浅!”

喜欢全京城都盼着我被休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