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补发一下)

303,

“她走了?”

在阿尔托莉雅离开之后的十几秒钟,轻原轶身边的虚空一阵波动,三笠和塞希尔的身形显露出来。

“嗯,要是不走的话恐怕会很麻烦。”

轻原轶应道,然后补上了一句:“毕竟咱们原计划也是往那个方向走。”

“原计划?”

三笠听见他的话有点意外,问道:“你现在变想法了?”

“嗯,我们最起码先把实力提升到【两合】再说下一步的事情。”

轻原轶点点头,道:“不,或者说接下来我们的目标要全部放在提升实力上。”

“这场考核的门票是【罔之井】等阶的实力,我们如果不具有的话,那么想要在掺一脚的情况下还独善其身——这是不可能的。”

“抱歉......三笠,我们看来没办法约会了。”

“没关系。”

三笠把塞希尔放到地上,笑道:“我们只要营造好【幻想个体】的身份就可以了,至少这是我们的护身符。”

“是这样,不过还要先确认一件事情......”

轻原轶浑身铠甲崩散为点点粒子,融入到他的身体中。

“三笠,在战斗的时候你看到【魂灵·锻造】给你的消息提示了吗?”

“诶?消息提示?”

三笠一怔,然后打开面板,调出消息栏看着刚才的战斗记录。

“嗯,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到,我在和阿尔托莉雅进入战斗状态时,看完她的资料之后,面板给出了一条大概表达为‘找到未知幻想个体,目前进度为四分之一’的话。”

他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之后在爆炸声响起之后,我看到了天上漂浮着的那三个人,【生灵·锻造】在进行了画面比对之后确认了她们的身份,也给出了‘找到原著幻想个体,目前进度三个’的话......”

“——确实有这种信息。”三笠翻看着消息栏,找到了轻原轶所说的那两句话,道:“你是害怕别的焱明师在接触我们之后,发现并没有进度提示,从而怀疑我们的身份吗?”

“正是这样。”

轻原轶严肃地点点头:“所以我就在这一点上怀疑我们计划的可行性。”

“-完全不必担心。”

一行淡金色小字在眼前浮现。

轻原轶一愣,然后发现有更多行的淡金色小字浮现:

“-【锻造】面板是你和三笠独有的,别的焱明师都不具备。”

“-更明白些就是,【锻造】面板并不属于焱明师的体系。”

“-你之所以会拥有【生灵·锻造】,”

“-三笠之所以会拥有【魂灵·锻造】,”

“-这是因为你们走的力量体系属于【焱明师】,而焱明师的核心在于锻造火源装甲。”

“-所以我们才会以最适合辅助的姿态出现。”

“-假如说你们在《进击的巨人》世界中获得了巨人之力,并且只有巨人之力,”

“-或许你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叫做【巨人·突变】又或是【巨人·璀璨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核心】之类的面板了。”

“-懂了吗?”

“-所以说,完全不用担心,我完完全全是你的形状”

“-......”

轻原轶:“......”

好吧,

事实很让他感到惊讶。

他原本认为,激活【生灵·锻造】之后才算是真正踏上了焱明师这条路。

结果,

结果人家面板是因为他掌握了生灵之火,所以才变成了能够辅助焱明师成长的【生灵·锻造】。

整个想岔了,就离谱。

不过面板这话看着怎么那么诡异,就好像脸被车轮碾了一下似的。

“那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

轻原轶忍不住问道。

“-你礼貌吗?”

面板幽幽地敲出一行淡金色小字:

“-现在不是谈论我们来历的时候,有时候知道太多也是一种危险。”

“毕竟‘我们的真正身份’这种信息只要一传递,就会被未知的存在感知到,到时候不光是你,也不光是你和三笠......”

面板上不断浮现的小字顿了顿,让轻原轶的呼吸都跟着停了停。

“——你所到过的每一个世界,”

“-都·会·被·毁·灭。”

!!!

轻原轶一惊,连忙打消了继续打探的念头。

“-不过,你要坚信,我们不会做对你们不利的事情,我们永远站在你们这一边。”

面板敲出了一行小字。

轻原轶叹了口气,点点头,道:“这点确实没有什么可想的,我当然要相信我自己的生灵之火——毕竟你是从生灵之火中激活出来的。”

“我相信这一点三笠也一样。”

说着,他抬眼朝身前的三笠看去,

却正好发现她也正看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相接,目光不约而同地变得柔和下来。

相视一笑之后,轻原轶又把目光放回了面板上。

因为另外一个疑惑又浮上了心头。

“既然你的来历这么大,那么为什么你还要依靠【众生】晋升任务系统才能将我们送回到《斩瞳》世界呢?”

“还有,为什么你会没有【罔之井】等阶以上的资料。”

“-......”

“-你知道的,术业有专攻,我虽然是在【焱明师】的职业辅助面板上工作,虽然情报方面也会一些,不过毕竟不是出身于焱明师的体系。”

面板敲出一行小字:

“-况且【焱明师】这职业我还是第一次深入了解,在你的生灵之火到达第二阶段前,也就是【生灵·锻造】还没有形成之时,我对于焱明师的了解仅限于知道有这么个职业而已,其他的根本是一无所知。”

“-幸好【焱明师】是一个强大的职业体系,它拥有属于自己的秩序,所以我才能通过你的二段生灵火驳接上【焱明师】的【赤哙】等阶秩序,从而获得一些关于焱明师的资料。”

“-我说了吧,你的实力越强,我的权限就越高,其中的原理就是这么回事。”

“-至于穿越的原理......之前给你说过了,就不再说了,所有和穿越有关的东西全都在【钟楼】功能里,你自己去看就可以。”

“......”

轻原轶点点头:“明白了。”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提升实力,不要想其他的,有我和【魂灵·锻造】在,你跟三笠就处于一个较高的海拔上,不会被洪水淹没。”

“-......”

面板敲出了一行字之后,便不再出现了。

“呼——”

轻原轶轻轻松了一口气,看向了三笠,却发现她还在专注地看着面前的虚空。

她见轻原轶望过来,轻声道:“马上就好。”

“别着急,慢慢来。”

轻原轶笑了笑,道。

“......”

半晌,三笠挪过目光,看向轻原轶。

“都知道了吧?”她问道。

“有点难以置信,不过还是接受了。”

轻原轶点点头,道:“现在继续刚才的事情吧。”

“灵视......是吧?”

三笠闭上眼,尝试调动火能,但是却发现体内回路中的火能根本就不搭理她,仍然按照既定轨迹我行我素。

她睁开眼,墨瞳中充斥着失望。

“没成功?”

轻原轶皱起了眉:“不应该啊,你的回路就是我激活的,你不可能对生灵之火没有亲和。”

在面板上看了许多关于焱明师的信息之后,他发现小时候贸然帮三笠激活回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因为但凡三笠对于生灵之火的亲和度不够,那么就会落得生灵之火熄灭的下场。

简单来说就是,不成功的话三笠就会死去了。

但是事实是成功的不能再成功了。

毕竟要是没成功的话,三笠不可能刚九岁就单手给艾伦过肩摔吧?

“-【两合】是一个注重双方平衡的等阶。”

正在细细思索解决办法时,轻原轶眼前出现了淡金色的小字。

“-你和三笠的结成的【两合】已经确定为【生灵之火】与【魂灵之火】,所以你对于【魂灵之火】的掌握程度便是三笠对于【生灵之火】的掌握程度。”

“-从三笠的情况来看,你应该也是不能调动自己的【神灵火能】的。”

“-如果不信的话,可以尽管试一试。”

“-......”

“平衡......吗?”

轻原轶深呼吸了一次,然后尝试着去牵引在脑域之中盘旋着的神灵火能。

“......”

果不其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神灵火能还和原先一样,像是星环一般聚拢在神灵之火之外,缓缓旋转着。

轻原轶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

他朝面板问道:

“生灵之火的入门门槛,是不是比神灵之火要高?”

“-谢天谢

男主是给女主喂药控制的古言 低头看我们结合的地方

地,你终于注意到了。”

一行淡金色的小字好像是已经敲好了一样,在轻原轶问题的最后一个字刚落下时,便瞬间浮现到了他的眼前。

“......”

轻原轶无语,深吸一口气问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进阶要靠自己。”

面板缓缓敲出几行淡金色小字:

“-拥有【生灵·锻造】和【魂灵·锻造】的你们理应在【火源装甲】的锻造方面强于同级的焱明师。”

“-但也不能因为拥有【锻造】面板就荒废了自己在晋升过程中的思考。”

“-你们如果不自己经历晋升方面的问题,那么到最后,你们对于等阶的理解就会低于同级的焱明师。”

“-真要是这样,就算你们的【火源装甲】再强,也是有可能被敌人从根本上瓦解掉的!!!”

这段话【生灵·锻造】加了三个感叹号,可以从中看出这些话的重要性。

“.....我明白了。”

轻原轶凝重地点点头。

被面板这么一说,他反应过来了其中的道理。

不管干什么事情,都讲究一个钻研,如果一路顺风顺水,那么到最后,脑子中就剩不下什么东西。

以后如果再碰见相似的问题,或许记得最后的结果应该是怎样的一个状态,但是具体的过程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相反,如果干一件事情的过程中充满艰难险阻,而你绞尽脑汁想出了办法,通过自己的思考去解决了问题,那么这些都会变成宝贵的经验。

以后如果再遇上类似的困难,那么就能做到心中有数,比较轻松地解决问题。

两种方法,或许在一开始都能将这件事情做好,但是其中却存在着深度的区别。

焱明师的晋升同样是这样。

“-看来你是想明白了。”

面板敲出一行小字:

“-在晋升方面,我让你看到的、我回答你的,都是同级别的焱明师可以从他们身边的典籍中寻找到的。”

“-而你没有这种资源,所以我会告诉你,毕竟其他焱明师有的,你和三笠都得有。”

“-但是如果你问我一个问题,我没有回答,那么说明这个问题是需要焱明师自己去思考和解决的,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再追问了,因为你只能靠你自己,就算你自杀,我也不会告诉你半个字。”

“-就这么简单。”

“......”

“那么......?”

轻原轶试探着面板:“我们接下来该干什么?”

“-该说的我都说了,最后我再告诉你一个焱明师的常识。”

面板快速敲出一行淡金色小字。

“您请讲。”

轻原轶聚精会神地盯着消息栏。

“-【生灵之火】是三种火源权柄中最特殊的。”

“-从它的权柄真名和火源名字完全一样,就能看得出来。”

“-而【生灵之火】也是最难以入门的。”

“-难就难在,它第一阶段的要求与【魂灵之火】和【元灵之火】第二阶段的要求相同,那就是控制火源权柄对应的火能。”

“主修【生灵之火】的焱明师不会有这方面的顾虑,因为他们的亲和足以支撑他们自然领悟调动火能的方法。”

“-而这一点对于非主修【生灵之火】,只是对其有一定亲和力的其他焱明师就相当不友好了。”

“-哪怕是有【生灵焱明师】帮助激活,通常也只能到达半阶而已。”

“-所以......一般来说,【生灵焱明师】的单身率是最高的。”

“......”

“居然是这样,生灵之火明明代表着身体,却是最难入门的,就离谱。”

轻原轶感叹着,然后想起了在第一阶段时三笠的表现,疑惑地问向她:

“三笠,你魂灵之火第一阶段的时候能控制火能吗?”

“不能,唯一能控制的就是将自己的神灵之火外放。”

三笠摇了摇头:“这也是为什么我整个第一阶段没有任何额外的能力,只能被你甩在身后的原因。”

“——因为控制不了火能就无法激发神灵之火的力量。”

————

喜欢和三笠一起穿越的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