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樱花观看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两人找到一间空房子,收拾过后天色也快黑了,喻楚正在房间内忙着整理床铺,门外忽然传来低沉声音,她抬起头就望见青年金色的发梢,他正微歪着头看她:“可以帮忙吗?”

喻楚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出去,下一秒忽然睁大眼睛,手里的收纳盒掉了,她慌里慌张捡起来,躲躲闪闪,没有去看那人,含糊道:“帮……帮什么?”

金发青年面无表情,长指搭着腰间长裤,望着她的碧色眼眸没什么情绪,冷冰道:“衣服。”

月光下映出年轻美好的身体,修长脖颈下白皙的皮肤和腹肌线条,看起来非常漂亮,金发贴着雪白的后颈,整个人在月亮下像会发光。而长裤和长靴是黑色,军靴莫名有种冷冰冰的气质,杂糅起来形成奇异的性感。他表情淡淡注视着她,道:“腰带,卡住了。”

喻楚匆匆捡起收纳盒,走过去把盒子放在一边,低着头不去看漂亮的金发碧瞳,也不看白皙年轻的身体,只匆忙扯了扯他腰带,面前就是结实漂亮的雪白肤色,周身还有淡淡的香,她略微抬眼就看到璀璨的金发,以及低着专注盯她的碧瞳。她连忙匆匆低头,废了些功夫把腰带卡住的盘扣解开,才打算退后远离。

但还没来得及退后,腰间忽然被颀长手指握住,她整个人不由自主地朝他迈了一步,被揽着腰贴着他白皙肤色,视线和纤细的锁骨平齐,金色发梢垂在目光里,喻楚眼睁睁望见纤薄嫣红的唇低下,在她额头碰了半秒,低下头嗓音低沉道谢,“谢谢,亲爱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喻楚总觉得那声亲爱的有些一字一句的玩味。

女孩抱着收纳盒,后退咳了声。

路德维希抬眸忽然开口问她:“要一起洗?”

“不不,我有事情在忙呢。”喻楚立刻拒绝,抱着盒子飞快进了房间,半晌才呼出口气。

对方面无表情没说话。

这所房子还有浴桶,喻楚洗干净一只浴桶,倒了热水,想泡一泡澡。当奴隶的时候没条件,只能趁大家都睡着了跑去小河洗澡,水又凉,很不舒服,眼下终于能体会泡热水澡的感觉,少女褪掉衣物,睁大眼睛迈进去,还在水面洒上点花瓣应景。

热水澡果然舒服,女孩幸福得深吸口气,浸在水里,热气蒸腾着小脸儿,红扑扑的,她舒适地拨了拨水,忽然听见外面传来平缓的脚步,一根雪白长指挑开浴室帘子,露出金发碧眼,路德维希挑了一下眉梢,长睫下湛蓝的眼珠望着她,从上打量到下,才不疾不徐低沉开口问:“需要帮忙么?”

“不用!”喻楚僵硬地往水里沉。

那人在门前停了两秒,迈开步子走进来。

他不久前也刚沐浴,金色碎发还滴着水,湿润的发梢衬得肤色更加白皙,美貌瑰丽。他倾身,两只胳膊交叠趴在木桶边,蓝瞳从浅金睫毛下盯着她,眯着宝石般的眸。

少女警惕得整个人贴着桶沿,还好花瓣遮住她的身形,水面看不到什么,她有些紧张,不自觉地回避视线,尽力做出自然的状态:“怎么了?”

“没什么。”金发美人趴在边缘盯着她看,眯起蓝瞳,嗓音轻软,“你很漂亮。”

雾气蒸腾着喻楚的脸很热,听见这句话顿在原地,一时有些无措起来。为了洗澡方便,她发丝都盘起,扎成丸子束着,看起来很可爱,衬着红红小脸更加诱人,虽然胸以下都浸在水里,但脖颈到胸前大片白净皮肤却露在空气中,少女眼神僵硬,眼睁睁望着近在咫尺的人抬手,他雪白手指挑起一缕发丝,指尖碰到她软软的脸,问,“水温烫么?皮肤好红。”

少女僵着,回答:“我……”

那只手从她脸颊滑到脖颈,指尖沿着肩颈线条碰到锁骨,喻楚整个人呆呆坐在水里,感受对方指节从锁骨滑落,指尖探进水中,似乎试了试水温,没多深入就抬起。他指节滴下晶莹的水珠,这场面不知为何有些欲色。喻楚呆呆看着路德维希直起身,金色发梢湿润落下水珠,道:“需要热水的话叫我。今天好好沐浴放松吧。”

“好。”少女终于松了口气,沉在水里乖乖看他,“谢谢亲爱的。”

青年眉梢微挑。

喻楚无辜望着他。

他眉梢放下,湛蓝澄澈的眼珠像是温柔了些,海洋星空般的美,注视着她片刻,忽然又垂下眸,朝她倾身,单手轻拨开她额前发丝,低头吻了下前额,慢慢道:“不必客气。”

他离开。

“……”

喻楚沉在水里摸了摸脸。

晚上依旧是同床共枕,好在如今正值逃亡,对方可能没有那个……兴致,于是只是抱着没动她,喻楚乖乖窝在他怀里,他今天只穿了单衣,脸颊贴着他微凉的锁骨,沐浴过后的香更加迷人,少女不禁抬头望了眼白皙下巴,那双碧蓝眸子垂下来,和她对视,指节勾起她的脸,“怎么了。”

喻楚赶紧小心把自己的脸移开,埋进他怀里:“没什么!”

路德维希没再说话。

喻楚在对方充满淡香的怀里安静了会儿,忽然小声问:“你身上……那些伤是怎么回事,你还记得吗?”

晚上他沐浴的时候,她没仔细看,但还是注意到他身上有些伤痕,虽说不影响年轻身体的美好,甚至有种说不上的性感,但在白皙的皮肤上仍旧晃眼,让人无法不注意。

路德维希嗓音淡淡,“不记得了。你也不清楚吗?”

“我……我嫁你前就有了,所以,我不知道那些是怎么来的。”少女趴在他心口小声道。

“嗯。”路德维希指尖挑她发丝,慢慢道,“我想起来告诉你。”

“……”

等他想起来,不杀了她都不错,还告诉她呢!

不过路德维希身为最贵族的姓氏,他本人又是掌权者,帝国之星,领军打仗受伤也很正常,说不定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喻楚心事重重地挨着他入睡。

次日。

两人到了大点的城镇,这里显然繁华不少,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嘈杂,喻楚观察着人群,谨防有人认出路德维希的身份。不过显然没人见过这位贵族,路人都不认识他,却个个盯着他,金发碧瞳是帝都贵族的象征,极致的美貌也很吸引眼球,女孩们纷纷拿手帕捂着脸偷看,就连一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也投来惊艳目光,喻楚心里安定,觉得肯定能卖个好价钱了。

她转头看了眼路德维希。

年轻的贵族也低头,看向她,碧瞳澄澈。

“你现在失忆了要听我的话,”少女心情极好,居然大着胆子踮脚摸了摸他柔软的金发,“这种城镇要跟紧我,知道吗?”

青年低头被她揉了揉金发,没什么表情,但嗯了声,点点头,垂着眸样子居然有点乖。

这么乖的贵族真是少见,喻楚又看了好几眼,想捏捏他脸。

她找到马栏,用骏马换了些衣物和碎银,哪怕喻楚不懂马,也知道那匹马绝非劣品,于是和马栏老板讨价半天,总算换了满意的金钱。两人在城镇餐厅吃了饭,然后去旅馆订了单间。喻楚打开窗户看向楼下,转头道:“我去下面打听打听消息,你就在房间不要出去,好吗?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樱花观看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路德维希点头。

“真乖。”少女忍不住道,终于上手捏了下他白皙的脸。

路德维希坐着,抬眸看她,宝石般的蓝瞳,默不作声的,浓密的睫毛弧度纤长,任由她捏着自己的脸,最后才抬手握住她手腕,“小心些。”

湛蓝眼睛注视她,冰冷被阳光驱散显得温柔缱绻:“不需要我陪你?”

“不用,我自己方便。”喻楚戴上头纱冲他挥挥手。

她独自下楼去镇上转了一圈。她穿的是长裙,遮住脚踝的烙

回复术士的重来人生樱花观看 我的师父是王语嫣尽欢潮汐

印。被人看到的话,肯定会被抓,押给原来的主人,或者被当地收用。

就像被种下诅咒,到哪都是奴隶,奴隶生的孩子也都是奴隶……世世代代都如此。

少女小心整理了下裙摆。

喻楚在街上逛了一圈,在咖啡厅着重停留,观察了几个富太太。她得找个合适的对象。

最好是有钱又善良的阔太太。以公爵大人那样的美貌,买下他,十几万金币完全不过分吧。得到这笔钱,下半辈子衣食无忧绝对没问题,可以逃到任何地方,隐藏奴隶的身份安静生活。

她皱着眉,低头想起公爵大人美貌的容貌。这个人和她以往见过的贵族老爷截然不同。

贵族里没有好人,她早就知道。教堂的白鸽不会低头亲吻乌鸦,等他恢复记忆就会杀死她。身为一个奴隶竟然和他朝夕相处,更是欺骗说是他的夫人,两人还同床共枕过……对贵族来说是极致的耻辱,更何况这个人还不是普通的贵族,是有帝国神明之称的,路德维希家族继承人。

到时候恐怕会被千刀万剐吧?少女苦笑。

喜欢第三十九次攻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