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是朋友的夜晚第三集 岳的好滑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福源印刷厂的搜查不了了之,地下党只是租用了厂房和设备,而工厂主人据说颇有些门路,查到这里线索基本已经断了。

而徐恩增得知此事后,立刻找到了陈局长,言辞十分激烈,他控告戴春峰勾结王傲夫,造成了一处押送失败,必须严惩。

说实话,当徐恩增知道戴春峰的这番骚操作时,差点没笑掉大牙,还真有上赶着挡枪的蠢货,同时也对王傲夫恨到了骨子里。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王傲夫绝对不会是地下党,跟戴春峰不同,他知道地下党绝对不会用故意牺牲自己人这种下三滥的计策。

而左重那个混蛋的日本人推测,更是胡扯,目的是转移自己的视线,迷惑自己的思路,为戴春峰的邪恶计划打掩护。

事实就是戴春峰指使王傲夫泄露押送计划,引诱地下党来武装营救,所以对方才能那么轻松的撤离,绕过了一个个哨位卡点;接下来就是趁着地下党的力量空虚,特务处一举破获地下党的印刷工厂。

这一套连环计下来,既打击了一处,又打击了地下党,只是戴春峰没想到人家地下党防着他,直接把王傲夫给劫走了,还留下一句王傲夫同志。

这一番推测有理有据,反正左重听说后觉得很真实,戴春峰面对陈局长的问责更是哑口无言,只能咬死了王傲夫是被特务处抓获的,也是被地下党救走的。

一个副局长的位置弄的鸡飞狗跳,陈局长干脆宣布此事作罢,反正徐恩增是当不了副局长了,那也不能便宜了戴春峰。

“劫囚案”和“王傲夫勾结地下党案”就这么草草收场,但徐恩增和戴春峰暗中下了死命令,必须找到王傲夫,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只可惜金陵城太大了,谁也不知道王傲夫“同志”去了哪里,或许在一口废井里,或者在某棵大树下,总之他消失的无影无踪。

特工总部和特务处的关系因此变得更加紧张,双方都憋着要给对方一个教训,作为徐恩增口中的罪恶帮凶,左重更是特工总部的眼中钉,肉中刺。

这天徐恩增在办公室接见了一个年轻人,徐恩增语气甚为和善,甚至有与此人平起平坐之意,来送茶的徐恩增秘书也很尊敬此人。

“淮北,你总算从南昌回来了,老哥我是盼星星盼月亮啊,你这个行动高手回来,我就放心了。”徐恩增的表情非常真诚。

他口中的淮北笑了笑:“处长哪里话,我丁淮北是您手下的兵,有事您说话就行。”

徐恩增听到这话,心里还是很舒服的,但他可不会真的对丁淮北发号施令,对方是陈氏兄弟的亲信,在一处的资格比自己老多了。

徐恩增小声说道:“你听说王傲夫的事情了吧,丢人呐。”

丁淮北面色肃然:“听说了,特务处利用地下党来打击同僚,如此争权夺利太过下作,党国大业就坏在这些人的手里。”

听到争权夺利四个字,徐恩增老脸难得的一红,一处也就是丁淮北有资格这话,对方放弃了总部的轻松工作,自请去西南进行情报作战,确实是一心为公。

徐恩增想了想,说出自己的打算:“我们必须要给特务处一个教训,否则戴春峰会更加嚣张,我想把此事交给淮北你处理。”

丁淮北皱了皱眉:“徐处长,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如果我们贸然行动,会不会导致两个部门之间开战,到时候就麻烦了。”

听到徐处长三个字,徐恩增耳朵不自觉的动了动,丁淮北很少这么称呼自己,看来对方是真的不想掺和进来,可自己身边包打听多,行动高手确实没有几个,必须要说服他。

只是丁淮北十分固执,性格执拗,虽然有些贪财,可自己一个处长总不能贿赂部下吧,徐恩增眼珠转了转,想到丁淮北此人的气量不大,脑中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徐恩增假装叹气道:“那就算了吧,你这段时间不在金陵,还不知道特务处出了一个情报好手吧,就是此人帮着戴春峰,几次让我们颜面扫地,可惜我一处没有人才啊。”

丁淮北的眉毛竖了起来,没想到自己离开几个月,竟然出现了个什么情报天才,不过他没有太过在意,也见多了这种被吹捧厉害的年轻人。

徐恩增从抽屉里拿出一沓文件:“你先看看吧,这个叫左重的年轻人确实很厉害,我都有心将他挖来了,里面是他破获的一部分案件。”

丁淮北漫不经心的接过文件,就在徐恩增的办公室里看了起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个叫左重竟然抓获了那么多的日本间谍。

侦破中运用的推理、思路十分巧妙,行动技术也算专业,这就让丁淮北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第三集 岳的好滑

心里有了点异样的心思,从来都是他比别人强,这个左重......

徐恩增在一旁打着边鼓:“此人非常可恶,跟戴春峰狼狈为奸,四处攻击我们,所以我才想给他个教训,淮北你觉得呢。”

丁淮北沉吟了一会:“如果真是这样,给他一点教训也未尝不可,多一些磨炼,对年轻人是好事,我们这是对他负责嘛。”

徐恩增心中大定,知道丁淮北说的好听,其实不过是嫉贤妒能之举,平时看他人模狗样的样子,还以为多么公正不阿,现在看来也就那样

不再是朋友的夜晚第三集 岳的好滑

丁淮北随即又说了一句:“千万不能出人命,让他去医院躺上几个月就够了。”

徐恩增也点点头,真要是把左重弄死了,戴春峰肯定要跟他拼命,如果只是受伤,最多双方再打打口水官司,事情的轻重他很清楚。

对此左重毫不知情,晚上下了班,他开着汽车回朝天宫的住所,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三十年代的金陵城竟然也堵起了车。

汽车们摁着喇叭,路过的行人和自行车幸灾乐祸的看着这些上流人士,顿时觉得一天的劳累一扫而空,这让开车的司机更加烦躁,伸出头来对着前方叫骂。

左重也不着急,百无聊赖的看着这幅百生相,此时一个骑自行车的男人瞄了他的车子一眼,然后低下头摇摇晃晃的骑走了。

他的动作有些刻意,好像是专门来确认什么的,这引起了左重的警觉,不过他随即自嘲起来,真是干多了情报工作,看什么都可疑。

这人一转眼就消失在人群中,加之车流开始缓缓移动,左重回过神继续向着住所开去,脑海中却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那人。

这也是左重平时锻炼记忆力的小窍门,脑子只有多用才能更灵活,想着想着,左重忽然想起来了,他在米根深家里见过这人。

当时对方还跟自己说过几句话,就是他告诉自己米根深被黄新山挟持了,当时他吓得要死,所以给左重留下了一点印象。

竟然是特工总部的人,这会是个巧合吗,左重将车速减慢思考着,他想起余醒乐的一句话,要接受你的怀疑,不要说服自己。

一个优秀的特工必须相信直觉,当你觉得有异常时,不应该用借口来说服自己,而是要用证据来排除,如果找不到证据那就是事实。

左重瞄了一眼后视镜,后面好像没有什么不对劲,但他没忘记古琦跟踪李树东的事情,这种观察是不靠谱的,看到前方的路口,左重有了主意。

这个路口不但有民国罕见的红绿灯,还有几个正在执勤的交通警察,左重车速很慢,后面的汽车纷纷鸣笛催促,但他不为所动。

直到绿灯开始闪烁跳动,左重猛踩油门冲过路口扬长而去,身后的车流里响起了一片骂声,其中两辆车里的人更是急的跳脚。

“妈的,让你盯紧点,现在被姓左的跑了。”

“谁知道姓左的这么狡猾,连回家都要做反跟踪动作。”

“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

“不会,我们离他这么远。”

甩掉身后可能存在的尾巴,左重没有回家,而是开进一条小路,加速向着一个方向开去,被动挨打可不是他的作风,如果是特工总部的人跟踪自己,跟丢后肯定会回去汇报。

左重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特工总部,并将车开到对面的巷子里,耐心的等待起来,没过一会,果然有两辆轿车开进了一处的院子。

左重拿出车里的望远镜,透过铁栅栏看到一个人正在痛骂车里下来的特务,徐恩增站在那人旁边同样在大发雷霆,他阴着脸用手机的拍了一张照片。

看来真的是特工总部的人在搞鬼,左重一肚子的怒火,知道这是王傲夫事件的后续,他们不敢针对戴春峰,就觉得自己是软柿子了?

他也没心思回家了,直接将车开回了特务处,用相机翻拍了一下手机的照片,让人立刻冲洗出来,他倒要看看那个领头的是什么人。

左重黑着脸回来,情报科上下都看到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古琦平时离开的比较晚,听说后特意过来看了看。

“科长,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一处那帮王巴蛋派人跟踪我,你说我应不应该生气。”

古琦张大了嘴巴,特工总部派人跟踪左重,一处这是要跟特务处开战啊,想到自己平时从没注意过安全问题,这让他遍体生寒。

喜欢蝉动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