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目录 蜜芽新网域名解析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我念在你情有可原的份儿上,就饶你一次。你已经死了,不可长期滞留人间!”

“这样吧,我送你入轮回。你已经报了仇,与这一世的恩怨一笔勾销!”

张多多同情红衣女鬼一片痴心却被渣男辜负,为了报仇,险些造下杀孽,让自己无**回。

她帮着红衣女鬼成功复仇,眼睁睁看着谋害它的人渣付出应有的代价,并抢在“非常办”的工作人员抵达之前,将红衣女鬼带走。

来到了安全的位置,张多多才轻声对红衣女鬼说道。

“大师,我、我不想入轮回了,做人太辛苦了,我想一直跟着您!”

红衣女鬼许是真的感激张多多,又许是想抱大腿,拒绝了投胎转世的机会,想继续以鬼的形态,跟在张多多身边。

能够收服一个战斗力彪悍的鬼将级别的小跟班,张多多当然十分高兴。

“你真的愿意跟着我?再也不能入轮回?永远都做个鬼?”张多多再三确认。

“愿意!”红衣女鬼在提出这个想法之前,就已经思索了无数遍。

她没有半点犹豫,一副认定了张多多的模样。

张多多终于露出灿烂的笑容,“好,你想跟着我就跟着吧。”

她不会亏待自己的小弟,拿出一块长辈给她的玉佩法器,让红衣女鬼藏身于此。

玉佩上有阵法,既能遮盖红衣女鬼的气息,还能让她修炼。

红衣女鬼附身进入玉佩内部,感受到浓郁的阴气,顿时觉得十分舒畅。

它心中更是暗暗得意:这次果然没有选错!这条金大腿真是又粗又闪闪发光。

次日凌晨,做完这一切的张多多准备继续下一个任务。

刷手机的时候,又刷到了一条归元观的视频。

“……这个归元观,还有什么何观主,风头正盛啊!”

张多多有些遗憾,上次她都抵达南山脚下了,却因为一个渣男而耽误了行程,最终没能跟何观主切磋。

张多多对网友的那些热议,根本不怎么在乎。

她就是挺好奇归元观的灵符。

话说她家是天师府的分支,祖上也是学习了符箓等神技。

但随着末法时代的到来,玄门衰败,就连她们张家的传承也发生了断层。

到了张多多这一代,只会一些浅显的捉鬼、驱邪的术法。

而灵符什么的,更是少得可怜。

亲爹还是看她四处在外面闯荡,怕她遇到危险,才咬牙给了一张引雷符,让她在危急关头用来保命的。

他们张家传承上千年,也算得上有底蕴的大家族。

但,作为家住的张老爹,手头上也只有不超过一百张的灵符。

关键这种东西还是“不可生资源”,用一张少一张啊。

张家却家大业大,又有天师府后人的名头。

除了自家用,还有很多玄学人士跑上门来求灵符。

……唉,张

岳目录 蜜芽新网域名解析

老爹颇有些无颜见列祖列宗的羞愧,他们张家的符箓传承断了。

珍藏的几十张符箓是老祖宗们好不容易攒下来,如果后人们没能及时修复传承,祖先们给留下的那点儿家底,早晚会被嚯嚯光了。

到那时,作为家主的张老爹不被族人声讨,他也要自己活活愧疚而死。

张多多是张老爹最宠爱的女儿,身为张家的团宠,张多多享受了太多家族的资源与关注。

那么她就该担负起复兴张氏灵符的责任。

“要不,去做任务的时候,抽空去一趟归元观?正巧下个委托人距离A省也不算太远!”

张多多算了一下,距离大学开学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

如果她动作够快的话,完全能够挤出时间。

不知为何,张多多对归元观就是有种莫名的执念。

仿佛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她和归元观有着极深的瓜葛。

何甜甜:……不愧是女主啊,我已经让归元观的灵符“名副其实”了,没有大批的受害者,女主却还是对归元观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当然,此时的何甜甜并不知道,她成功让亲爹亲妈相信她“自学成才”,完美继承了归元观的医术传承,一家三口正高兴的在京城游玩。

咳咳,这是何清风的意思:来都来了,那就好好玩一玩吧。

看升旗、爬长城,逛雍和宫,去南锣鼓巷打卡……

知道自己的亲闺女身体确实好了,不会再病歪歪,更不会早夭,苏敏也有了玩乐的兴致。

一家三口也没有做攻略,就是想到哪儿就去那儿。

吃吃喝喝、转转走走,足足在京城玩了一个星期。

眼瞅着假期快要结束了,而某个小学生却还没有做暑假作业,何清风和苏敏这才带着闺女,拎着大包小裹的京城特产踏上了归程。

再说张多多,她也坐飞机抵达了下一个目的地,见到了新的委托人。

只是,还不等委托人开口,他身边的一个中年妇女却絮絮叨叨的说:“你也真是,我都说了,我身上有归元观的灵符,就算有厉鬼,也伤不到我!”

“你、你做什么还要再请个大师过来?还是从网上预约的,万一是骗子呢?”

“就算不是骗子,咱们已经请了归元观的符箓,你、你再找其他人,这不是摆明不相信人家何观主吗!”

“我给你说,人家何观主灵着呢,就算不在跟前,也有神通知道咱们这边的动静。很多网友都现身说法,说万万不能亵渎何观主!”

女人的儿子尴尬脸。

张多多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更多的还是好奇与兴奋。

她顾不得去计较被人当成了骗子,而是直接问向那个中年妇女:“阿姨,您有归元观的平安符?”

真是想啥来啥啊,她正对归元观的符箓感兴趣呢,就有人把灵符送上门来。

张多多心里多少有些得意。

“对啊,小姑娘,你也听说过归元观?”

中年妇女见张多多脸上带着好奇,并没有质疑或是否定,顿时有种见到“知音”的喜悦。

她看到张多多点头,都不用对方主动提要求,就赶忙从口袋里翻出一个小锦囊。

“咦?怎么有一丝阴气?”

张多多能够看到各种能量波动,她本人对于灵气、阴气、煞气等也有着非常敏感的嗅觉。

她只是看了一眼,就能感受到那个小锦囊上萦绕的阴气。

虽然不是鬼气,但、但这种阴气,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阿姨,您这个确实是从归元观请来的‘灵符’?”

张多多说道“灵符”两个字的时候,刻意加重了读音。

她在心里已经骂上了,狗屁的灵符,这、这踏马根本就是鬼符啊——蕴含阴气,而阴气招鬼,这不是鬼符又是什么?

“对啊,归元观有公众号啊,我看到杀医的新闻后,赶忙通过公众号抢到了一枚上品平安符!”

足足2999呢,对于一个平时省吃俭用的家庭主妇,能够掏出这么大一笔钱,关键还是给一个见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这种情况,绝对少见。

就是这位中年妇女,无比信服何观主,可掏出这笔钱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肉疼。

“好个归元观!到底是正经道观?还是个鬼蜮魔窟?!”

名门出身的张多多,自幼学习最正统的玄学术法。

从小跟着亲爹出门历练,过了十六岁的生日后,最近两年她则单独闯荡江湖。

走的地方多了,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官方“非常办”的人

岳目录 蜜芽新网域名解析

,有本事却也骄傲。

各地的玄学门派,有底蕴但大多都断了传承。

还有一些散修,因为机缘巧合走上了修炼之路,磕磕绊绊,看着就寒酸、可怜。

而这些人,张多多或许跟对方理念不合,或是性格相冲,但她大多还是存着起码的敬意与维护。

她最痛恨的还是那些打着玄学旗号,招摇撞骗、图财害命的神棍神婆们。

这些人,简直就是该死啊!

是他们败坏了玄门的名声,他们简直就是老鼠屎、搅屎棍,正统玄门弟子人人得而诛之!

不过,那些骗子们,大多都是小打小闹、躲躲藏藏。

似归元观这般,把自己炒作得天下皆知的情况,还真是屈指可数。

那个什么何观主太嚣张了,还是他有所依仗?不怕被真正的玄门人士找上门?!

张多多暗恨不已:好个归元观,不管你有怎样的后台,现在你们用沾染了阴气的符箓坑害民众,你们就是违反了玄门的规矩。

我张多多有责任也有资格审判你们!

张多多心中有了决断,不过眼前的事儿,她也不会糊弄。

没有废话,张多多直接破阵。

这家被仇人暗中找玄门败类摆了个四象绝杀阵,如果不尽快破除,时间久了,在阵法里的这家人,会相继到重病而不治身亡。

绝杀、绝杀,就是要让这家人家破人亡。

张多多一眼就看出了端倪,只是破阵的过程有些艰难。

但,结果是好的。

中年妇女和她的儿子,亲耳听到了空气中传来一阵阵非人类、刺耳的破空声。

那种声音,仿佛能够直达人的灵魂。

鬼叫!

这应该是鬼叫声吧?

中年妇女用力捏着平安符,心里拼命的祈祷:“何观主,清风真人,您可一定要保佑信女和家人的平安啊!”

是的,张多多用自己的真才实学赢得了中年妇女的信任,但中年妇女内心深处对于归元观、以及何观主的信服却丝毫没有受到动摇。

张多多:……好个蛊惑人心的归元观,我这次和你杠上了!

我、我一定要扒掉你的画皮,让世人知道你的真面目。

存着这样的心思,张多多这次没有半点犹豫,收了钱,辞别了千恩万谢的委托人,她便一路朝归元观而去。

张多多此时距离A省不远,恰巧又有合适的航班。

她竟比何甜甜一家三口早一步抵达了归元观。

不过,她来到南山的时候,天色有些晚了。

普通女孩子,或许不敢大半夜的去深山老林。

但张多多不一样啊,别说什么深山道观了,就是乱坟岗子、千年古墓,她也照样在里面溜达。

将行李放在了山脚下的一间民宿,张多多简单吃了些农家饭,便踏着夜色上了山。

与她同行的,自然还有那只红衣女鬼。

“大师,这里的阴气很重啊!我看到了好几只百年以上的老鬼!”

红衣女鬼从玉佩里飘出来,悬在半空中,仿佛无人机摄像头一般,高角度、全方位的侦察着四周的情况。

她说道“好几只百年老鬼”的时候,语气竟带着些许垂涎。

也是,红衣女鬼虽然死得时间不算太久,但她死后就变成了厉鬼,最是凶猛。

在没有遇到张多多之前,她拼命吞噬着周围的鬼魂。

她的修为,短短两年的时间,就晋级到了鬼将级别。

普通小鬼儿见到百年老鬼肯定是惧怕,而红衣女鬼却有种看到“美食”的欢喜。

百年老鬼吃了才大补啊。

“……红衣,我们张家虽然是捉鬼天师,但并不是不分是非、不辨善恶。”

张多多感受到红衣女鬼的蠢蠢欲动,她沉声提醒道:“那些百年老鬼,因为种种原因而滞留人间,只要它们没有伤及无辜、害人性命,就不能抹杀或是吞噬它们!”

“你,更不能把它们一口吃掉。你现在已经是正经的鬼修了,不要因为一时贪嘴而沾染了因果!”

“……是,大师!”红衣女鬼心里不情愿,但还是乖乖的答应下来。

老鬼不能吃,但那个惹了大师不高兴的道观,应该可以随便摆弄了吧。

红衣女鬼将自己不能享受美食的愤怒发泄到了归元观,它暗暗下定决心,待会儿进了道观,它一定把这个破道观搅得天翻地覆!

何清风一家在傍晚的时候抵达了县城,但想要回苏家湾,还需要搭乘大巴车。

“还是明天一早再回去吧。”

倒是也能坐出租车,但何清风和苏敏都觉得没必要。

反正他们家在县城也有房子,虽然刚装修完,正在通风,但暂时住一晚没有问题。

何清风和苏敏收拾屋子,何甜甜想帮忙却被亲爸亲妈赶了出去。

何甜甜只要“无奈”的刷手机。

就在这个时候,有个老鬼飘到了她面前,恭敬的回禀着:“小姑奶、哦不,何仙医,有人哦不,是有鬼,也不对,是一人一鬼闯进了道观!”

喜欢女主拿了反派剧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