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月黑风起,今晚不似昨夜星光璀璨,偶有浮云遮月,深巷里一片漆黑。

与之前一次不同,温宛从头到尾意识清醒。

她也不知道这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按照葛九幽所说,但凡可以控制人体行为的蛊虫,在控蛊的时候,人的意识皆无。

为何她有?

但至少从表面上看,温宛觉得不是坏事。

为免惹人怀疑,温宛学着无意识的样子往前走,脑海里的声音不停指引,‘把小铃铛,带过来……’

幽远的声音如暮鼓晨钟,时时震颤耳膜,可直到温宛带着‘小铃铛’走出深巷也不见子神出现在她面前。

深巷尽头有一辆马车。

‘带着小铃铛,上马车……’

声音控制的内容发生变化,温宛没有犹豫,在深巷尽头与‘小铃铛’一起登上马车。

暗处,卫开元见状留下信号,一路追随马车而去……

大理寺,后院。

方云浠居住的厢房距离孤园最近,彼时温宛把‘小铃铛’带出门的时候她翻身上了屋顶。

鉴于天牢里有葛九幽,哪怕葛九幽被关押在密室里,可密室里也不是没死过人,于是宋相言命上官宇带着十二卫日夜坚守,当然这样的安排也是因为大理寺添了新人,有当年三大神捕之二的郁玺良跟方云浠坐镇,谁敢造次!

因为宋相言的这个决定,方云浠丝毫不用在意谁会看到她的异常之举,是以她在屋顶上亲眼看到温宛带着‘小铃铛’从房间里走出来,离开孤园顺小路出了大理寺。

而主卧里的郁玺良丝毫不知。

晚膳时她给郁玺良的菜里做了手脚,这会儿他应该睡的正香。

方云浠翻身回到自己房间时,忽觉有异,正要燃灯时有声音从北墙角落传出来,“小铃铛与温宛走了?”

听到声音一刻,方云浠紧绷的神经骤然松弛,“王爷怎么会在这里?”

阴影里走出一人。

浮云掠过,月光铺洒,银白月光下的宁林踱步行至桌边坐下来,抬头看向房门处的方云浠,“小铃铛,真的与温宛一起走了?”

宁林重复一遍刚刚的问题。

方云浠上前行至窗边,意图以自己身形遮挡住宁林,“自然,我亲眼所见。”

宁林不语,眉目低垂自怀里取出一个黑色方盒,他把方盒打开,里面赫然是当初被他藏在密室的忘魂蛊母蛊。

方云浠皱眉,“这么重要的东西,王爷随身携带?”

“与温宛一起离开大理寺的那一个,不是真的小铃铛。”宁林语出惊人。

方云浠大骇,“不可能!”

“小铃铛体内有忘魂蛊,当日因为母蛊异动,小铃铛两次出现在景王府,足见母蛊对她的影响之大,然而在子神动手之前本王就已经潜进大理寺,你瞧瞧这母蛊都扭成什么样子了,那个所谓的小铃铛,可有一

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丝一毫的反应?”

方云浠视线落向方盒,里面那只母蛊的确在动。

“怎么可能……”

“昨晚子神被你救下时大腿中箭?”宁林挑动眉梢,明知故问。

方云浠点头,“是又如何?”

“声蛊控人,只要子神不叫停温宛就不会有自己的意识,那她是如何朝子神射箭的?”宁林一语道破玄机。

方云浠倒未注意这个细节,此刻想起来,的确蹊跷,“王爷的意思是?”

“昨夜的温宛或许没有被声蛊控制,今夜的温宛,一定没有被声蛊控制,那个小铃铛是假,他们这是将计就计,真正的小铃铛……”宁林欲言又止,实视线落在母蛊上。

方云浠惊骇之余转身欲走,宁林唤住,“方神捕做什么?”

“通知子神!”

若宁林所言是真,子神岂不危险!

“方神捕别忘了我们的目的是什么。”宁林神色转肃,冷然开口。

方云浠不禁停下脚步,转身回望。

“眼下温宛带着假的小铃铛围剿子神,那么真正的小铃铛会在哪里?”宁林一语惊醒梦中人。

的确,子神不重要,重要的是小铃铛。

方云浠脸色微变,“王爷给子神准备的杀手……”

“在外面,随时待命。”

宁林到底是道高一尺,任何失败都不是意外,子神第一次没有用声蛊诱到小铃铛便已经失去第二次机会。

宁林之所以没说,他在等温宛那些人将计就计,而他坐收渔利。

方云浠走回来,“王爷想要放弃子神?”

“本王的人就算过去,子神也难逃天罗地网。”宁林相信温宛定是下了决心逮子神,他又何必送人头,“当务之急,我们得在温宛他们回来之前找到小铃铛,抽蛊神。”

“怎么找?”方云浠狐疑问道。

宁林瞧了眼方盒里的母蛊,“靠它。”

黑夜里,两道身影如鬼魅闪离,须臾消失夜空……

丑时已过,温宛带着‘小铃铛’坐在车厢里,她不敢暴露自己意识清明的状态,呆呆坐直,眼睛却不时瞄向窗口,透过绉纱,她辨出此刻马车已经驾入西市靖坊。

车夫是个老手,自大理寺到西市这么长的路竟可以绕过所有夜巡侍卫,马车依旧向前,来到靖坊最北一处荒凉宅院。

‘把小铃铛带进来……’

耳畔声音清晰无比,温宛照做。

待温宛与‘小铃铛’走出车厢,马车迅速驾走,消失在夜色。

眼前是座废弃民宅,两扇脱漆院门半敞,温宛最先迈步走进去,‘小铃铛’跟在身后。

院中背对站着一人,灰褐色长衣,头发用一根紫叶碧桃树枝打磨的褐色簪子束起。

有人背对,遗世独立,有人背对,鼠头鼠脑。

子神吸取昨夜经验,在温宛带着‘小铃铛’出现之后并没有立时停止声蛊对温宛的控制。

他转身,鼠面露出悠然自得模样,一瘸一拐走向温宛,停下来时歪着脑袋看了眼背后的‘小铃铛’。

“温县主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会放箭吗?本神就在

特色特色的欧美大片 用劲太爽了再深一点

你面前,你倒是放一个给本神瞧瞧啊!”子神记着温宛一箭之仇,方云浠亦觉得温宛活着是个麻烦。

所以今晚,他想解决掉这个麻烦……

喜欢风华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