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书屋 胸大美女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最快更新永恒之门 !

“看你能撑多久。”

星空之溿,赵云低语声不断。

他的本源很给力,他的冥婚之力更给力,联合淬炼无量仙光,的确霸道无匹,真将功德的烙印,强行撕开了,炼化之势锐不可挡。

“好美妙的力量。”

如这话,赵云不知说了多少回。

无量光每被炼化一分,便会有一份功德力量,刻入他的体魄,不止能洗练他的血脉与仙力,竟还能促使

十八书屋 胸大美女

本源融合,又来一次蜕变。

月神百无聊赖,看的是红尘路。

许是赵云心神沉湎,未觉星空有异变,其内又一片电闪雷鸣,而且比上次来的更猛烈,闪电如游蛇般飞窜,每一道都卷着仙之蕴。

神仙打架。

凡人遭殃。

仙界或神界该是又有战火。

乃至于,乾坤又遭了一次波及。

“愿你们皆安好。”

月神的喃语,只她自个听得见。

她虽然仇家颇多,但好友也是不少,不知是否也卷入了战火,她死的很悲催,可不想那些故友也步她的后尘,打不过就别硬干哪!

破!

但闻赵云一声轻叱,彻底炼化无量光。

随之,他通体仙芒大盛,浑身无量光辉绽放,如骄阳般刺目,蜕变涅槃中,气势一路攀升,异象演到极致,颇有立地进阶的前兆。

可惜。

还是差点儿意思。

“就差一丢丢。”

赵云开眸,是一脸的遗憾。

就在前一瞬间,他险些跨过仙之门。

“快。”

“捉住它们。”

沉寂的月神,蓦的一语。

赵云思绪被惊醒,看向星空,电闪雷鸣中,竟有一道道仙光飞出,五颜六色甚是炫丽,每一道仙光,都携卷精粹奥妙的仙之蕴。

“还有这好事儿?”

赵公子顿的来了精神,翻身跳了起来。

恰逢三五道仙光飞出星空,被他一手捉住,随之丢入了体内,任由本源炼化,提炼出的仙之蕴,成体魄养料,气血如海洋般翻滚。

谁说神仙打架,凡人就一定遭殃。

如今这个桥段儿,就是一场逆天的机缘。

“哪走。”

“我让你跑。”

“过来吧!”

赵云咋呼声不断,眼疾手快,仙光一抓一个准儿。

小麒麟又跑出了他丹海,满天满地的蹦跶,毫不客气,张口就吞,也瞬间融入体魄,精粹的仙之气蕴,让它通体都烈焰燃烧。

“这次还不进阶?”

月神盘腿而坐,一脸语重心长。

连她都未曾料到,赵云竟这般好运,竟在天尽头撞上了仙蕴光雨,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每一道仙蕴,都是一股精纯的力量。

进。

说进就进。

赵云不知吞了多少仙光,集聚了足够磅礴的力量,一举破关,也是一举跨过了仙之门,自身修为从天武最巅峰,一路杀入了准仙。

见他天灵盖,有光芒冲宵。

光芒没入缥缈,演出了浩大异象。

史上最年轻的天武,在这一瞬,彻底蜕变成了最年轻的准仙,此地没有欢呼声,却有见证者,月神便是见证者,竟露了嫣然的笑。

好徒儿。

真太长脸了。

不久。

星空停了颤动。

其内的电闪雷鸣散了,再不见仙光飞出。

“准仙。”

赵云双拳紧握,磅礴的力量让他亢奋。

这场造化来的太突兀,惊喜也来的让他措手不及。

“走。”月神淡淡一声。

“得嘞!”赵云当即转了身。

算算时间,已接近三五个月了。

他得在制裁者醒来之前,离开东海尽头,可不能被那老家伙察觉,毕竟,通往天尽头的路,凡人是不知道的,对方不起疑才怪。

“制裁者能否复活我父亲。”赵云问了一句。

“希望不大。”月神淡道,“他虽为神,但很多神明的手段,他在凡界根本用不了,他是制裁者,干系人间乾坤,牵一发动全身。”

“就没点儿啥...特权?”

“他之特权,便是凡界无敌。”

“咱先前是不是赢了他一场来着。”赵云意味深长道。

这话听的月神笑了,若是下棋也算的话,那制裁者的确败了,但败给她,貌似并不丢人,她可是棋神的徒儿,至少得了八成真传,纵观人仙神三界,论棋艺能胜过她的,着实找不出几个。

赵云未再多说,安心巩固境界。

小麒麟也有造化,正趴在丹海蜕变。

若非怕制裁者察觉,他俩还会在东海尽头修炼一番。

保不齐,还能撞上好事儿。

如今的东海,已渐渐多了生气。

俯瞰天地,多见一艘艘战船,奔向各个岛屿,皆是大夏战船,已开始入驻东海了,要在这片辽阔的大海,建造出一支强悍的海军。

同样的剧目,南海也在上演。

穷尽目力去看,清一色的大夏战船。

或在岛屿建造城池。

或去海中开采矿藏。

得来的资源,以补充战时消耗。

各国看的那个眼红啊!却无一国敢往前凑,更莫说抢夺资源,非但不敢抢,还得隔三差五的往大夏送休战书,哪次都不空着手来。

大夏自是来者不拒。

但。

一码归一码。

等着吧!用不了多久,大夏便会横扫八荒。

夜。

赵云回了天宗。

他这前脚刚上紫竹峰,后脚玲珑就来了,脸色极难看。

“怎么了。”赵云问道。

“随我来。”玲珑不多废话,拉起赵云便走。

赵云皱了眉。

这是出了啥变故吗?

两人再现身,已是鸿渊住处。

见了鸿渊,赵云眉头皱的更深,大夏的老祖,是在昏厥状态,静静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都是血,尤属眉心一个指洞,最是森然,有乌黑鲜血淌溢,有音色幽光闪射,伤口竟是无法愈合。

“谁打的。”赵云看向了玲珑。

“一个神秘人。”玲珑拂手,给出了一副画像。

赵云接过一看,双目顿的微眯,这是落日仙王吧!更准确说,是落日仙王的一道化身,下凡入世修行,他先前,在东海尽头见过。

竟他娘的跑大夏捣乱。

只一个化身,便将准仙级的鸿渊打的这般惨烈。

若是落日仙王本尊,该有多恐怖。

“因何开战。”赵云说着,一手放在了鸿渊胸膛,滚滚仙力涌入,替鸿渊祛灭了杀意,而后才用血脉本源,帮其愈合了伤痕。

“说是切磋。”玲珑深吸一口气。

“没这么切磋的。”赵云眸光闪射,瞧鸿渊根基,近乎被打了个崩坏,若非鸿渊底蕴足够雄厚,怕已成废人,切磋下这么狠的手?

“魔君比师尊伤的更重。”玲珑又道。

“那我千秋城....。”

“魔后丢了一条手、苍穹战的近乎身灭、紫苓被断本命血脉、老门主修为废了、落霞...落霞被卷入了一道空间裂缝...不知所踪。”

“该死。”

赵云豁的转身,直奔不死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