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书网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小两口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例行公事地收拾了一下自己的灵田,然后开始说起了悄悄话……

“看起来夫君在混天谷玩得很开心……那个阴首座人很好的样子。”冉姣首先就给出了自己感性的判断。

因为在神机竹海的时候王弃就从来没有叫她过去玩过,但混天谷虽然环境很差,王弃第一天就叫她过去了。

她如何不懂王弃的心思?

只有那种让他觉得舒适的地方他才会愿意与她分享……简而言之,先前的神机竹海他呆的并不舒适。

公输依智得为自己一开始的傲慢负责。

王弃答道:“不过阴老师好像身体有些问题……这个不说了,以后我有机会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倒是阿姣姐你,云惑子首座那边就没什么可学的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五神山的秘境们也太没牌面了吧?

冉姣说道:“只是水行秘法都教给我了,但可惜云水阁的幻术、阵法对我来说有些难了,云惑子老师说那可能不适合我。”

王弃点了点头道:“那也没关系,一时半会儿学不会就慢慢学好了,正常人学习一门秘法哪个不是要好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已经算是快的了。”

冉姣舒服地伸直了手脚叹了一口气道:“谁说不是呢?不过接下来的学习效率没那么高了,所以云惑子老师才会建议我先去玄兽坡那里看看能不能与什么玄兽‘结缘’。”

“听说适合自己的玄兽都是要从小带在身边培养起来的,云惑子老师让我现在去,也是为了能够早点开始培养玄兽,节省点时间。”

王弃听着就觉得有些怪,他感觉到了师门正在不断地提升对他们的培养力度……对了,这或许是因为天下即将大乱,所以在未雨绸缪?

他自己猜测着却没有说出来,而是回应道:“也好,我明天开始就要在混天谷修行了……混天谷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到时候恐怕会暂时回不来。”

“因为鬼阴地穴中的封印?”冉姣嘀咕了一句,忽然间眼珠子‘咕噜’一转,道:“夫君,要不以后鬼阴地穴出现异动,你也通知我让我一起过去吧?”

“嗯?”他奇怪地转头。

“学了那么多的秘法,总觉得想要找个地方试试身手……这五神山上除了我们自己切磋,就没有比鬼阴地穴更适合的地方了吧?”

王弃闻言点点头……他对冉姣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那身体素质连死气尸毒都能够硬抗,混天谷中的阴气应当也不在话下。

而后冉姣又说:“我先去玄兽坡给你探探路,若是方便的话,你也早些领养一头玄兽吧。”

王弃想了一下,还是摇头道:“算了吧,玄兽你养就行了,我都已经学了机关术然后还要去学御鬼,到时候怕照顾不过来。”

冉姣想想也是,随后说道:“那行,我们继续加油!”

“嗯。”

小夫妻两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互相鼓励着,便是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早晨,王弃起了个大早。

他先去田庄那边把灵米交了,门派贡献记在账上,现在他还没想好要兑换什么,等需要的时候再用好了。

顺便的,他找张管事打听了一下,顺了个他灌酒的葫芦来。

先前的灵葫芦要送给阴仙姬,那他得准备个备用不是?

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在他准备将里面的酒液倒出来清洗一下的时候,云姨就已经丢下阿宝一头钻进了这个葫芦里面……

王弃:“……”

这是几个意思?

云姨在这酒葫芦外伸出头来,露出了一个陶醉的神色道:“好久没有闻到酒味了,而且这酒还真不错的样子……阿弃,能别倒掉吗?”

好家伙,他直接就是好家伙……感情他的云姨以前是个酒鬼?

不愧是‘江湖侠女’出身……

等等,难怪他儿时模糊的记忆中,当初有几次喝了云姨的奶就觉得头很晕浑身发烫……真真的好家伙!

他就想不明白了,他当初的爹妈怎么会让个酒鬼来当他乳娘的?

好吧……当时他们可能都不知道他喝奶喝醉过……

就这么一愣神间,阿宝也就扑到了那酒葫芦里。

随后王弃眯着眼往里面望了一眼……就见阿宝已经在这酒液之中开始窜猛子戏水了。

得,他就不操这个心了。

反正这葫芦是她们母子两的新家,随她们喜欢‘布置’吧。

于是背上这葫芦,他就御刀飞行,又来到了混天谷……这一门靠谱的御剑术也是他接下来要学习的目标,抽空找掌教问问再说。

……

混天谷外,一群看起来身子骨挺虚弱的弟子正排队等着他到来。

这让王弃压力有些大,怎么整得好像‘领导视察’一样。

而阴仙姬则依然是从迷雾中走出……她这一晚看起来都在替自己的弟子们看护封印……就这一点来看,他觉得这位混天谷首座还是很不错的。

于是他与众弟子打过招呼后就迎了上去道:“阴老师,我来了。”

阴仙姬矜持地做颔首状,只是那黑雾缭绕之下看不清她究竟是个什么表情什么容颜。

“跟我来吧,混天谷秘法都需要以阴气施展,所以你在谷内修行最好。”

于是王弃再次跟着阴仙姬走进了那混天谷中迷雾覆盖下的小镇。

昨天来的时候这小镇中还有些动静,如今则是干脆彻底寂静了下来,只余下白茫茫的迷雾以及一些细碎的风声。

就在此时,他仿佛听到了风中有啜泣声传来,他猛地一转头,就看到一个飘忽的影子在旁边飘过……

阴仙姬已经淡定地说道:“别在意那些,这镇子上的人少了,这些东西自然就跑来定居了。”

“放心,都是些普通灵体,还没成为恶灵。”

“定期清理就行了,一般也不会碍事。”

王弃总觉得有些瘆得慌,这混天谷里面简直是阴阳颠倒了啊……也难怪,唯有那些特殊的人才能成为混天谷弟子了。

仿佛能够明白他此时所想,阴仙姬说道:“所谓混天谷,那便是阴阳倒乱天机混沌之地……在这里,你永远看不到日月当空,只有迷雾与阴森。”

阴仙姬带着王弃走在这空荡荡的镇上,还真的是有些感觉了……尤其是,这里就他一个活人的时候。

“嘻嘻……看来被你看出来了呢!”阴仙姬竟然再一次猜到了他心中所想,并且很坦然地说道:“没错,我如今也不过是个孤魂野鬼罢了。”

“那……”他张口欲言,却不知道自己胡乱提问是否会犯忌讳,只能又收声。

可是敏感的阴仙姬却已经说道:“你是想问我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吧?”

“放心,你是混天谷弟子的大恩人,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会让我觉得冒犯……来吧,我带你去我的住处,在那你就会知道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了。”

说着,她就不再掩饰了,干脆就轻飘飘地飘了起来,在半空中和个幽魂一般钻入了街道一侧的一座大宅院中。

王弃见状连忙跟了上去,推门进入了这宅院……

“哐当!”

结果宅院的大门都已经腐朽不堪,直接就倒地上去了。

“别在意那个,时间长了就是容易这样。”

阴仙姬的声音远远地从内堂飘来。

王弃连忙又追了上去……

这院子里全是一片凋敝的景象,但很让人意外的是,这明明是原本应该有做过院景的样子……可问题是,如果这里一直是这样阴气笼罩,这院景就完全没必要去做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混天谷小镇,原本并不是现在这样的!

“这混天谷啊,在百十年前还没这么大的雾,鬼阴地穴中喷出的阴气也没那么浓郁……所以那时候这里真的是住人的小镇,之后后来封印不稳大量阴气喷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王弃心中的疑问又被解答了……感觉这阴仙姬对人心的把握真是透透的。

不过王弃倒是没怀疑她会读心术之类的东西……并非对自己自信,而是觉得这阴仙姬应该还没强到那个地步。

他坦然地走进了这宅院的内室,就见阴仙姬在这一片败落的屋子里摆弄了一下,就打开了一处暗室。

“来吧,我让你看看我的‘珍藏’。”

说着,阴仙姬就率先钻了进去。

然而王弃觉得不对劲,这个暗室进去之后,他就感觉这里和另一种他熟悉的环境很像……就好像是在牢房中一样!

尤其是那一股扑面而来的秽气,令他直欲作呕。

他连忙敞开了净衣结界,让迎面而来的空气好闻了一些。

此时阴仙姬在前面回首道:“抱歉了,里面的东西有些脏,那味道一定很臭吧?”

王弃听着感觉有些奇怪,但随后意识到这阴仙姬是鬼体,完全没有嗅觉。

而在这个时候,他走入这密室中,发现这里果然是个地牢……只为了关押一个人的地牢!

他看着牢房内被锁链捆住了手脚的老妪,看着那衣不蔽体却满身排泄物的恶心形貌……他是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这是何人,为何如此折磨她?”他有些皱眉地问。

此时那人也听到了声音,猛然抬头一下子扑到了那牢笼边,满脸脓疮对着王弃,等着那浑浊的眼睛怪笑道:“桀桀桀……年轻的小伙子……哈哈哈……快来和我快活呀~”

王弃当场就是额角青筋一跳,强行忍住了‘口吐芬芳’的冲动。

“很想弄死她吧?”阴仙姬语气有些怪异地问。

王弃忍住了,道:“还好……只是,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阴仙姬冷冷地说道:“她……不过是个占据了别人身躯的恶灵罢了,能替我烧了她吗?用你学的阳火决。”

“这……”王弃懵了一下,大老远地让他过来把人当柴烧?

不过他在突然如其来的懵逼之后很快又意识到了什么……他问:“那这具身体是……”

阴仙姬答道:“没错,这身体就是我的……替我烧了它吧,然后我会告诉你一切。”

这种要求还真是……

王弃无奈地叹息了一声,随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下一刻,左手‘火印’缔结,随之口中喷出了一道汹涌澎湃的亮橙色火焰。

“轰!”

整个牢笼一下子炽烈地燃烧起来。

那占据了阴仙姬躯体的恶灵一下子尖锐的嚎叫了起来……但只是片刻,这声音就都没有了。

炎阳之火依然在熊熊燃烧着,将这狭小地牢中的一切污秽都给点燃。

而炽热的阳火也让阴仙姬感到十分不适,她转身道:“行了,谢谢你,我们上去说吧。”

她似乎不想看到自己的身体被烧成灰烬的样子。

王弃闻言也是跟着走了上去……

在那破败的屋子里,阴仙姬环视四周,然后说道:“曾经,我是这五神山最具天赋的弟子,哪怕是如今的掌教玉磐子师兄也比我差远了。”

“我那时候很自负,只以为天下之大没有我解决不了的事情。”

“直至在一次于混天谷历练时意外提前做到了阴神出窍……那时,我便彻底迷上了这种感觉,只觉得阴神所见的世界无比美妙。”

“我渐渐迷失,甚至不顾师父的告诫连续长时间的离体……”

“直至某一次,当我回来的时候,发现我的肉身已经被那恶灵给占据了……它甚至带着我的肉身来到了凡间,找了许多青年男性来采补……”

“我……我……”

她说到这个时候浑身的黑气都波动了起来,显得极致愤怒又极致屈辱。

“我无法忍受那具肮脏的身体了,所以干脆以秘法将这恶灵彻底封印在了身体中,然后带来了这里囚禁。”

“我本以为哪怕没有身体又如何?我光凭阴神之体依然能够创出一片天地来……”

“可是真当我彻底失去了这具身体之后,才意识到往日里阴神所见者皆不过是虚妄之相……而我此时的鬼体,也是三魂七魄十去其七,不过一残魂尔。”

“此时你面前的阴仙姬,其实已经是一个死人,一个连躯壳都没有的孤魂野鬼而已。”

王弃艰难地吞了口唾沫,为这阴仙姬的倒霉而感慨,也为阴神出窍的危险性而警惕。

他现在只是觉得分外庆幸,自己以前练习出窍的时候始终有云姨和阿宝守在身旁……若非她们护法,他的肉身恐怕早就也要出问题了吧!

难怪阴神出窍必须要在灵窍满溢之后才可……这灵窍满溢并非是阴神出窍的必要条件,但却是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

阴仙姬这才看着王弃说道:“这种事情本来不该告诉你这样的晚辈……不过谁让你对我混天谷有大恩,再加上掌教师兄特意拜托呢……”

王弃讶然:“是师尊安排的?”

阴仙姬答道:“那是自然,若不是为了给你这个和我情况类似的家伙一个警醒,我才不愿意揭开自己的旧伤疤呢。”

……

…………传送门:推荐票,月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