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的毛太浓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大师兄,过去以后,可以先一步和星界骑士们会和。我相信,都到了这个地步,那群星界骑士只要脑袋没坏,就会服从您现场的调遣的。”余连道。

“他们既然愿意放弃演习,赶往水晶城救援平民,应该还是很有武德的人,会讲道理的。”

大师兄确实是个让人敬佩的赤诚君子,就喜欢把别人往好的地方想。可问题是,那些骑士可是在亚墟兽们降临之前,就已经在往水晶城那个方向走了,难道是未卜先知吗?

好吧,灵能者也不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必须是要最顶级的大佬,通过一些很麻烦的仪式,才能得到一鳞半爪似似而非的信息。总感觉比以前写《推背图》的那些神棍也高不到哪里去。

当然了,这种事情都是讲究一个论迹不论心的。他们既然朝着那边去了,澹台靖便不至于孤军奋战,余连便多少还是放心了一点。

随后,大师兄又塞给了余连一把让后者相当出戏的东西,五枚雕着繁复花纹,大约有拇指那么大的小木片。

“桃,桃符?”都特么宇宙时代了,都特么科幻背景啊,能不能不要搞这种会让大家出戏的烂活儿啊!

“你这是什么表情。小师弟,对我们的祖先的智慧,还是莫要存在什么偏见。你要知道,对灵性亲和的物质,可不仅仅只有零元素啊!这种桃木便是其中之一了。它虽然承载不了什能用于攻防的强大力量,但能起到预警作用。如果破碎了我是会感受到的。另外,还可以进行不到三十秒的通话,就算是通讯阻断了,我们也不会完全断了联系。”

余连扬了扬眉毛,顿时来了兴趣:“那,可以量产吗?”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现在还没办法。这种桃树是需要相当精心培育的,就连灵研会的门下都不能做到人手一枚呢。”一说到这里,大师兄的脸顿时就垮了下来。

“真是的,师兄弟们一个个都好为人师的很,看到有趣的年轻人就一定要收下来。虽然人丁兴旺是个好事啊,但怎么也不考虑一下资源能不能跟得上呢?”

作为灵研会“七子”中的大师兄,以及唯一有经营常识的澹台靖,就这样挂着满脸的生活的重担和压力,就这么拔地而起,径直向着水晶城的方向飞去。

好吧,就算是高环的“圣者”和“半神”们,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不借外力腾云驾雾的。大师兄这个“六环”却能做到如此潇洒如意宛若真仙,当真是让人心折。

可不知道为什么,余连却从对方乘风而去的背影中,看出了些许生活的沧桑,顿时同情感大生。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算是这地球第一“名门正派”的一员了,确实应该想办法给大师兄分担一点经营压力。

当然,这也是后话了。余连摸了摸空间戒,整理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武备:“精英级”的原子光矛和“普通级”光剑各一柄,索龙气戒和念动魔眼各一枚,“精英级”的船长罗盘,加料蓝火加特林、转轮榴弹枪和可以发射铅笔导弹的特种手枪各一支,一套用沧溟鳄的皮革鞣捏附魔的贴身“炼金”防护服。当然,最后便是“史诗”级的空天圣玉了。

以萨尔纳当地的警备力量和民间灵能者的水平,这种武备已经足够把整个星球犁上一遍了。可是,合法的灵能者的特权之一,便是能自由地携带自己的武器和宝具。大概在各国的权贵和立法者们看来,这点治安隐患,可远远没有灵能者本身的“荣誉”和“尊严”重要。

余连虽然对这种“传统”嗤之以鼻,却也必须承认,这种“传统”确实帮到了自己。他把防护服套在了制服的外衣之下,又把光剑和手枪扣在武装带上,转动了一下戒指,把念动魔眼放在了上衣口袋,把原子光矛的像是手杖一样地握在手里,这才离开了观察哨。

观察哨的少量帝国卫兵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这里最高级的军官也只是个中尉连副,而且根本联系不到上面的长官。

见余连出来,那个连副顿时露出了相当纠结的表情。他想要过来求教,但考虑到对方毕竟是外国军官,便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了。

“带着你的部下固守待援。”余连说:“只要坚定守住,就有办法。”

这位帝国军中尉自然听不出这话里的恶趣味,感激地敬了个礼,自然也就不好理会余连顺手从他们这里顺走了一辆平衡车的举动了。

这种单兵平衡车也算是帝国的高科技产品,和普通的代步平衡车并无差别,但在关键时刻可能以两百公里以上的时速狂飙一个小时以上。另外,若遇到了极端地形,甚至还能在一段时间内激活反重力系统。

余连骑着这辆小车,从观察哨的南端出来,直接绕过了还在“战斗”中的两军战线。这个时候,双方应该是已经发现端倪了,但战斗的声音却丝毫没见停止。很明显,那些乱入到战场的亚墟兽们,已经无差别地向演习双方发动攻击了。

这一次,就算是对此持幸灾乐祸的余连都有点同情他们了。

穿着纹章机的星界骑士们还好,哪怕他们并没有携带实弹,但纹章机和灵能者本身就是杀伤力十足的“武器”。可由装甲掷弹兵组成的卫戍十二师就有点麻烦了。他们毕竟是由普通人组成的,几乎没有对抗虚境之物的经验。

亚墟兽虽然看上去是有实体的,但实际上真的是一种理论上不存在于主物质世界的生物,普通的实体武器是无法对他们造成伤害的。能量武器倒是可以,但效率也不算太高。

可现在,余连忙着要去救援自己战友和“友邦”的阶级兄弟,对那些忠诚的帝国主义战士,最多也只能表达一下人道主义概念上的支持了。

他把不顾平衡车的电瓶用高温发来的抗议,直接将其开到了极速,不过五分钟便已经赶到了进入地下工厂的隧道面前。上次来的时候,这是一个双向十车道还带有两条双相客货两用轨道的宽阔道路,平均宽度超过了100米。感觉就算是来上一个满编的装甲集团军,都绝不会有丝毫拥挤。

可现在,这个宽阔的隧道已经崩溃了。倒塌的岩石、钢筋、混凝土和合金的构建从天顶和墙壁上倒了下来,把将近百米的通道遮盖得严严实实。

余连蹙眉观察了一下,觉得这垮塌的方式确实有点怪异,它不像是被什么爆炸或别的外力撞击破坏引起的。感觉像是承重的合金支架和构建被直接剥夺了弹性和坚硬的属性,再也无法承受几乎建筑结构和内部设施重压,彻底的崩溃性破坏便由内部产生了。

“很不科学的破坏方式,但是很灵能。”余连对自己说。

他丢下了平衡车,往隧道里面又走了几步,想看看能不能找到爬进去的通路,但才走了几步,很快就被残垣断壁彻底挡住了去路。

就算是最宽敞的缝隙最多也只能由耗子穿过。余连知道有些灵能者倒是拥有变形成小动物的手段,但自己却还真的没有掌握这个极为便利的技能呢。

说起来,在这方面最擅长的应该是“共融”,也就是蓝色卫队的现任司令官马洛温准将所在的那个星环。那位大姐头已经五环了,说不定已经变过了呢。

通过那些空间,余连也只能听见“呼呼呼”的风声,在自己的耳畔

岳的毛太浓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中萦绕不停。

余连深呼吸了一口气,给听觉赋予了灵性感知。

这一次,他终于听到了若隐若现的枪声和爆炸声,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奇特的颤鸣声。

这是一个好,却又不好的消息。好的方向是,他们还在战斗,说明暂时还没有团灭,还有拯救价值。当然,不好的则在于,他们确实是被不知名的敌群围殴了。

地表进入协调工厂遗迹的出入口还有三个,但离这里最近的也有七八公里。余连考虑了一下,还是放弃了绕远路的打算,便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空天圣玉给拿了出来。

这个是从鲁纳星系拿到的秘宝,其功效是赋予佩戴者极强的灵能防御力和环境适应力,以及几乎不受所有控制手段影响的空间跳跃能力。这样

岳的毛太浓 洛尘重生之都市仙尊

的灵能宝具已经超出了现有的主流神秘学常识,余连估摸着,如果拿到权威的鉴定机构去评估一下,应该至少是可以得到耀光级的评价。挂在黑市上卖出去,是真的足够买个地表小国家的。

它应该是萨尔文伯爵留给“夏莉”的保命法宝了,上辈子要不是靠着它,夏莉已经死了一百次都不值了。

只不过,这辈子既然已经被我余连拿到了,那就是我的了。

余连用灵能稍微刺激了一下空天圣玉的灵性因子,让空间跳跃的功能进入了启动功能。

他虽然已经用过这宝具不止一次了,但此时依然有些紧张。毕竟,以前使用的时候,要么就是从船上直接跃进克尔纳要塞的核心,亦或便是穿梭于天域帝国监控网络下,在各大太空城之间左右横跳。

他的操作虽然很惊险,但每次跳跃的距离都是以十万公里起步的。

可这一次,跳跃的距离却应该在三千米之下。

很多时候,跳得有多远能考验自己的硬实力,但跳得唷多近,则是考验技术的了。

还好,余连手里还有桑尼·格兰特先生给自己做的“余连船长的罗盘”。这件宝具的能力,除了能撕裂空间用点次元斩之类的招数砍砍人,最终的效果,便是精确的空间定位了。同样的,如果拿去鉴定一下,耀光级就算是评不上,明光级是绝对没问题的。

余连的脑海中很快便架构出了一个隧道入口以及周边遗迹的建筑结构图。这样一目了然的方式,很快便让他确定了自己应往地方的距离和方向。

他标注了一个入口附近的货运站。这里地势相对开阔,应该不会被埋了,这样就不会一下子把自己传送到石头或者倒塌的铁架子里面了。至于到了开阔地点会不会被围攻……余连表示,围攻就围攻吧,自己不在乎。都已经十万火急,自然是两权相害取其轻了。

余连站在原地,让“船长罗盘”在自己确定的方位点出了一个空间道标,确定已经打通了联系,建立了稳健的通道,这才释放了空天圣玉的力量。

他跨步进入了空间通道,迅速向着那个方向前进。

他原本以为,自己只需要一个眨眼,便能成功地出现在对面的空间之门,就如同他以前所有的空间跳跃一样。

可这一次,他却发现,自己面前居然真的出现了一条光影交错形成的小道,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空间乱流和迷雾拨到了两侧,就宛若摩西拨开了红海似的。

小路一直在向着自己的视野尽头衍生着,衍生到了不知何往的彼岸。

余连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在进行空间跳跃的时候,时间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可是,当事人的意识却又是正常运转着的。若是在空间跳跃的过程中,身为灵能者的当事人,如果能够察觉到自己的意识变动,甚至能感觉到“时间”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解释——这里的空间已经形成了一个封闭性的空间障壁。

当然,对此余连倒是早有了心理准备。反正现在这里到处都是虚境来的不速之客,物理意义上的空间概念早就被大家搞得混乱不堪了。

不过,若是别的空间跳跃手法,遭遇了这种障壁,在感受到“时间流逝”的那一刻就会被弹出去,穿梭失败,甚至还会负伤。可是,空天圣玉却直接给自己破开了一条前路,真不愧是另外一条时间线上的,虫群女王的保命法宝啊!

余连迈开了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向着最前方的出口冲刺着。可是,没有等他泡上几步,却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就像是从空间乱流之中硬生生撕了出来似的。

他很快便现出了本来的面貌,确实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穿着一身帝国贵族特别喜欢用的贴身护甲——这玩意很像是古典时代的胸甲,但其实是用复合材料打造的护身家,手里也提着一柄尚未出鞘的原子光矛。

男人的身体不算强壮高大,甚至很有书卷气,更像是个皓首于故纸堆中的学者。只不过,只看那外貌,余连却已经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哇哈,是你!又见面了!”

此人,不是那位同隔了两个世纪,都依然神交已久的老朋友,首席送财老爷爷,这颗星球的最后一任领主,末代萨尔文伯爵,亚维达伊特老兄,却又是谁呢?

“两百年前过得可好?”余连又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对面的“萨尔文伯爵”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余连。可是,当他的视线接触到了余连手中的原子光矛,看到了光矛上那尚未削掉的龙纹之时,眼睛顿时就红了。

“暴君!纳命来!”他大吼一声,光矛出鞘形成了暗红色的光之矛刃,以近乎于同归于尽的姿态向余连扑了过去。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