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白洁 芭乐视频app下载汅api免费下载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郝灵回到岩岩部落,安德烈没有追来,郝莲娜的家人们也没再来。

事实上,安德烈送消息回天堂,尽管他没亲眼见证,但他相信郝灵说的是实话:一个天使,转化成了魔鬼。

天呢,多么可怕的消息啊。

因为这个消息,天堂出现短暂的动荡不安。所有天使心中惶惶,跪在天神面前求答案。

天神就很...牙疼。

他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他生来就是天神,世事始终如一,鬼知道怎么突然变了天。

面对一众乱了阵脚的小天使们,他只能不变以应万变,坦然自若:“凡是变化,皆是好事,待我感应天意,再与你们详说。”

但凡是个神,首先得会装。

天神不得不装,魔神也在装。

呼啦天降女天使,就在他眼前,大变魔鬼,他也很受惊吓的好不好?

众魔围观:请您给个解释呗。

魔神只能说好兆头,好在哪里等他感应了天意再细说。

变身魔鬼的郝莲娜没能第一时间去找郝灵报仇,因为她是第一只堕天使,太稀罕,被众魔鬼逮住关在笼子里等魔神发落。

转变成魔鬼后的郝莲娜身上的火红变成黑红,背后翅膀没有变成魔鬼一般的肉翅仍是薄翼,只是颜色变成漆黑。这一点让她与众不同。以后,这也将是堕天使的标志。

她在笼中嘶吼,生着尖利指甲的手指紧紧握着牢笼的铁杆摇晃,感受着体内翻滚的力量——那个魔鬼没有骗自己,转化后自己的力量的确增大许多,她还能感应到魔法的增强——她要去报仇!

“放我出去,你们这群魔鬼!”

旁边魔鬼嘀咕:“她到底是不是魔鬼?”

另一个:“什么新品种吧?”

魔鬼嫌弃:“看她那翅膀,烧火都不够烧。”别说腌了咂巴味儿了。

郝灵在咂巴嘴,用魔龙打造的东西已经出来了,全套战斗用的盔甲,一套根据她的意思设计的衣服,一根长弓,一筒长箭,一柄弯月长刀。还有后来许给她的魔法棒,以及一套地精仿造的镰刀。

东西全是最好的工艺最好的材料,虽然相比整个魔龙用的材料少得可怜,但郝灵已经很满意。没有手艺,便是她猎到一百只魔龙也只能腐烂。

只是卫杀还被他们扣着,舍不得还她,老地精非得弄清里头那股令人悚然的气息是怎么回事。

郝灵知道,却没法告诉他,告诉他这是另一个世界的兵器里头有无数兵魂?老地精肯定更不会还她了。

“这工艺,跟我们不太一样,我已经琢磨出来,是比不上我们的。”老地精握着比头发还茂盛的胡子,说到锻造精神得跟二十岁的小伙似的:“虽然比我们差一些,但给我另一种启发,我参照这个想出一种全新的锻造手法。”

郝灵啃着鸡腿哦哦哦,跟我说这个我也不懂啊,反正你高兴就好,还有,卫杀早点还我呀我很忙的。

老地精:“你哪里弄来的这个?里头有样金属从没见过。”

郝灵含糊:“捡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顺手就用了。”

卫家:顺手就偷了吧。

老地精狐疑:“难道是祖上哪个出走的分支打造出来的?后继无人才遗落的?”

郝灵:“可能吧。”

老地精摇摇头:“你出个价,我买了。”

唰,郝灵跳起来:“老头你不地道,我都白借给你这么些天,你还想昧下,太欺负人。”

“你要什么武器——”

“我就要它。不对,它本来就是我的。”

老地精强求不成,只能忍痛割爱:“那还给你吧,它太小了,留着也没什么大用。”酸溜溜。

郝灵没好气瞪他眼,装什么呢,弄得像我强抢你似的。

老地精将修复好的卫杀给她:“以后常来,杀了魔龙尽管来找我。”

郝灵哼哼,尽想占便宜。

她双手接过卫杀,修复好的卫杀太长,是老地精身高的好几倍,但他臂力惊人,轻松将长枪举了过来。郝灵两手一握,瞬间一股奇妙的感应流窜心底,她不动声色的收到戒子里,站起来告辞。

才站起来,门口嘭的一声门板推开,闯进一个魔鬼来。

尖尖的恶魔之耳,远比不上天使的尖耳朵精致可爱。来人的尖耳朵更是打了一气七八个孔,两边挂满了五颜六色的耳环。

打扮得丑,长得也不怎么样。

他冲着郝灵来,很没有礼貌的嚷嚷:“你就是胡鲁?就是你弄了个天使来?跟我回去,魔神找你。”

魔神找她?她可真荣幸。可惜,现在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郝灵翻了个白眼:“没空,你先回去吧,等我有时间再过去。”

“你——”魔鬼大怒,伸手要抓人,可惜只抓到郝灵的残影。

“咦,这小子可真够快的。”

郝灵瞬间出现在外头群山某个不起眼的山腰上,落下结界,拿出卫杀。

灵灵灵:“怎么了?”

郝灵:“卫杀给我的感觉不对。”

灵灵灵:“地精做了手脚?人不高心眼挺多。”

郝灵无语:“总有刁民想害你呢?你别瞎说,不关地精的事。这个波动,很熟悉——”

灵灵灵:“什么?卫杀成精了?它沾了天使的血,是不是要成精?”

郝灵黑线:“相信我,这个世界的天使魔鬼都没有这么大的能力让卫杀成精。”

这个世界连动物成妖都没有,更别说非生物了。

郝灵沉吟着摸着卫杀,一寸一寸的摸,中间断裂的地方修复的完好如初,用精神力看都看不出修复的痕迹,只能说地精的锻造手艺绝了。从头摸到尾,又从尾摸到头,最后手指定格在中间曾经断裂的地方。

灵灵灵:“什么?”

郝灵想了想,凝聚灵力食指指尖透出,在上面缓缓的写了个符。

灵灵灵再问:“什么?”

“姐姐——”

突然从卫杀里传来的声音吓了灵灵灵一跳,摔在地板的厚地毯上,茫然四顾。

郝灵:“袁元?”

“姐姐,我是袁元。”

并不是对话,这只是一段留言,确认是袁元的声音无疑了。

她给自己留言?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卫杀断开,难道,是遭遇了危险?

郝灵心一沉,她闭关时间太久,走的时候又很急,只感应到故人气息不在以为是时间难熬,难道,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惨烈之事?

袁元说完这话后是空白,让郝灵忍不住多想。

幸好很快又有声音:“姐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被逼无奈的。”

呃?被逼无奈?听她说话的语气确实是不情不愿的,但,没有危险逼近的感觉。

看来应该不是坏事...吧。

“实在是他们两个太烦人了。”

什么?谁?

郝灵也茫然起来,灵灵灵跳起来竖起耳朵听。

袁元气恼的声音:“皇帝和将军啊。啊,就是盐阿郎和卫弋。他们两个,非觉得我有法子让他们再见到姐姐。我说得清清楚楚说过很多遍,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我没办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