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上岳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张向北和周若怡、孙向阳,还有小虎,四个人去了一趟永城,张向北是去看向南,还要把戏剧节组委会办公室的工作安排了,其他的三个人,是陪着他去看向南,还有去吃那个鱼锅的。

向南和张向北说,没有关系,今年都已经第二届了,大家该做什么自己心里有数,你去忙你自己的去,你只要把你奥迪R8的钥匙,交给丁友松管理就可以。

他们在永城待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回到杭城,开始工作。

吴欢还没有到岗,张向北安排孙向阳负责和申屠红燕对接,完成保鲜柜的试制和生产,还有蔬菜清洗设备和分拣设备的采购。

杭城、上海和南京三个物流基地,是张晨他们最早建立的基地,里面的仓库已经出租完,二货安排在这三个地方的物流基地里,把停车场做了调整后,腾出空地,专门为“宅鲜送”各加盖一幢占地三千多平米的车间。

吴朝晖介绍了帮他们快递公司,制作分拣设备的公司给张向北,这家公司,根据张向北他们的业务需求,对整个车间进行了一体化的设计。

他们和快递公司一样,每天进出的货品都是快进快出,一车车的蔬菜家禽和肉制品、水产品运到,这边卸了货,马上就进入清洗、宰杀、整理、分割的环节,接着是根据一张张的订单,进行分拣、称重、打包,然后按不同的小区编码集中到相应的货架,最后就是配送。

整个车间都设计成低温的,这样,在他们车间整个运作的流程中,冷链也没有中断,能保证蔬菜等处于最新鲜的状态。

库区的一半,分拣和称重打包区域的上面,隔出了一个二层,这里是办公区域,也是他们的服务中心和运营调度中心,服务中心负责接单和回答客户的咨询,解决他们的投诉,运营调度中心负责调配全城所有的配送车辆和人员,实时监控着每一辆冷链车的运行轨迹。

他们在加紧杭城、上海和南京三个城市基地建设的同时,宁波、苏州、无锡和合肥这几个城市也提早开始准备,这

厨房上岳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些城市,是张向北他们第二批马上要推出的城市。

基地建设和设备采购的工作,张向北交给了孙向阳和吴越,吴越早于他姐姐吴欢从马老师那里辞职,到了“宅鲜送”,吴越那边还在交接,但她的所有下班时间,几乎都在这里,她两边同时在工作。

虽然张向北很讨厌这个O那个O的称呼,但在实际的工作中,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头衔,还是很方便的,可以一目了然。

吴欢是他们“宅鲜送”的CEO(首席执行官)、李薇是他们的COO(首席运营官)、吴越是他们的CTO(首席技术官)、孙向阳是他们的CPO(首席采购官)、周若怡是他们的CMO(市场总监),这些O们,在招兵买马的同时,还要负责各部门员工的培训。

虽然他们自己都还是新手,公司都还是新的,但没有办法,吴欢说,不是赶鸭子上架,是你们和架子都要一起被赶,这里是我们的黄埔军校,也是我们公司的家底,从这里,以后不知道要走出多少各个城市的CEO。

吴欢的话,让参加培训的人,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压力,同时也受到了鼓舞,抬眼看出去,自己的前景一片光明,未来的CEO呀,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没听说很多公司,发展起来之后,连前台都变成了高管嘛?这就是新公司的好处。

“宅鲜送”的CFO(首席财务官)马琳,是从刘芸他们公司调过来的,公司最核心的三个人是张向北,董事长兼总裁,吴欢是副总裁兼CEO,小武也是副总裁,他主要负责物流这一块。

“宅鲜送”的物流,和张晨他们原来物流基地还不一样,范围更广,相反,基地和城市里面的物流,只要吴欢和李薇管着就是了,最多是碰到有什么刺头,小武出面一下,对他们来说,最难管的还是,他们要在全国的主要蔬菜供应地,建立的一个个分公司。

这一个个的分公司,才是他们的难点,也是重点,相比之下,他们在每个城市里的运营,还有商业规则可言,反倒显得简单了,这些分公司,可以说是他们直接伸进社会的触角,除了商业规则之外,更多的是要讲社会规则,甚至是黑社会的规则。

他们公司内部,把这叫做他们的“江山”,一个个分公司,就是他们的一个个“根据地”,吴欢和小武说:

“小武哥,这打江山的事情,我可干不了,只有靠你了。”

小武笑笑,当初张晨把他调过来,让他协助张向北,不就是要干这个吗?

他们的这些分公司,不仅要和当地的菜农、果农和养殖户们签订收购协议,负责采购蔬菜瓜果和家禽鱼肉,还要组织把这些东西,每天源源不断地运送出来,送往各个城市,就像是他们公司的毛细血管。

吴欢说,还应该是他们公司的神经末梢。

除了采购和运输之外,这些分公司,还需要建立档案,把他们联系的菜农和养殖户们,每块菜地种植的蔬菜品种、面积、预计的成熟期和产量,每天都要汇总到总公司,这样才方便他们根据需要,在各个城市之间调配,下达采购指令。

养殖户们的各种牲畜存栏数和家禽的饲养数量,各地农产品的价格波动,以及未来一星期的涨跌走势,也都要通报汇总给总公司,这样,他们才可以合理地制定出他们的零售价,最大限度地保证他们平台,每天菜价的相对稳定。

“在市场上蔬菜和肉类价格短期暴涨的时候,我们必须是平抑城市物价的帮手,而不是帮凶,这样我们才能在消费者中间,树立我们的口碑。”张向北和吴欢说。

吴欢同意这个说法,她说:“这样,地方政府,也会认为我们是正能量,而不是麻烦制造者,做我们这行,得到地方政府的支持很重要。”

张向北点了点头,出于这个考虑,他们租用了物流基地的一部分冷库,建立了他们的储存库,像一些易于低温和冷冻保存的姜、蒜和肉制品,建立了他们必要的储备,这样,才能不被“姜你军”、“蒜你狠”和“肉很没”的打击。

吴越招兵买马,开始建构他们公司的网站、数据库和机房。

周若怡率先一步,她招了两个人之后,就开始带着他们,先在杭城进行市场拓展业务,在杭城,她工作起来可以说是得心应手,一般都是请她爸爸,给各个街道打个招呼,然后她找过去,请街道的人带着她,一个小区一个小区地跑,和他们签订安装保鲜柜的协议。

同时,也要请这些小区的物业公司,给他们以后冷链车的进出提供方便。

杭城这里布局得差不多了,她带着人,就要转战上海,上海有老万、有刘芸和小芳可以帮忙,社会上的事情,张晨打电话给了小米,让小米帮帮周若怡他们。

到了南京,不仅有谭淑珍他们分公司在这里,还有钱芳他们,张晨给李阳打了电话,李阳说,么事哎。

周若怡和张向北说:“张向北,你老爸太厉害了,我原来想到要去上海和南京,还心慌慌的,没想到你老爸的手下和朋友,这么厉害,好像什么事情他们都可以搞定。”

三个城市的基地也需要招大量的工人了,张向北和吴欢说,招工启事,先去每个地方的农贸市场里贴,还有,凡是农贸市场的经营户,愿意来我们公司的,一进来,工资就比其他人提一档,夫妻来的,两个人都提两档。

“为什么,张总?”吴欢不解了,问。

张向北说:“我们最后,肯定会影响到人家饭碗的,砸了人家的饭碗,总要给人一口饭吃。”

吴欢点点头,觉得张向北说的有道理,吴欢问:“那为什么夫妻来的,要提两档?”

“说明人家一家的生计,都靠这个档口,连小孩的读书的费用,都要靠这个档口赚出来。”

张向北和吴欢说,吴欢明白了,心里觉得,这个老大不错,和他老爸和阿姨很像。

在这样的老大手下干活,人心情是舒畅的,那些很刻薄的老板,他们刻薄,但硬着头皮要做的事情,得罪人甚至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是他们亲自去做,都是下面人在做,他们只是要求刻薄,收获刻薄的成果。

杭城这里,一切都有条不紊地开展之后,张向北和小武两个人,顶着七月的酷暑,开着一辆三菱越野车出发了,他们要出去“打江山”,建立他们的一个个“根据地。”

吴欢和他们说,考虑到消费者有不同的需求,我考虑我们的平台上,是不是也可以设立一个有机农产品专区,让下面分公司,对有机农产品的菜地和养殖场,进行区别对待,我们给他们认证。

“这个,国家好像有专门的认证机构吧?”张向北说。

“我们不说认证,我们说是定点,定点有机农产品的生产基地,虽然没有绿色的认证标志,但我们可以有一套更加直观,消费者也会更信赖的办法。”吴欢说。

“什么办法?”张向北问。

“除了各分公司对这些基地的日常管理之外,我和吴越商量过了,我们可以对所有定点的菜地和养殖场,进行二十四小时的监控,消费者也随时随地可以打开每一个菜地和养殖场的现场视频,查看他们的生产和收获的全过程。”吴欢说。

“这个不错,这个可以有。”张向北说,“我们就把这个,也纳入到分公司的工作之一。”

喜欢奔腾年代——向南向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