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二男一女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气氛变得压抑而沉默。

陆辛看着沉默而固执的小鹿老师,心脏都不由得提了起来。

他紧张的看着小鹿老师的眼睛,看着那些数字,在足足掉落了三十分钟后才放缓。

又恢复了原来的倒计时速度。

这一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无力感,以及不知究竟的诡异。

小鹿老师,同样也在沉默着,都久久没有开口。

陆辛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小鹿老师在说谎,他甚至有些不理解,她为什么要瞒着自己?

同样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她应该知道精神污染的严重性才是。

这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让陆辛感觉不满,且有些失落。

这时“嘭”的一声,一只足球踢了过来,旋即四五个还没有玩够的小家伙冲了过来,本来想远远的招着手,让陆辛给他们踢回去,但是忽然看到了陆辛的表情,顿时所有人都一惊。

急忙跑了过来,抱起足球就跑。

小鹿老师和陆辛,也被这个小插曲惊醒,轻轻叹了口气。

“我先离开,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沉默了半晌,心里积攒了无数疑问的陆辛,忽然轻轻吁了口气,笑着说道。

小鹿老师微微惊讶,旋即低下了头,轻轻点了点。

陆辛没有继续逼问她,似乎让她一下子有了种轻松的感觉。

看着她的表情,陆辛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给她擦了擦手,然后转身离开。

经过了保安亭时,里面的老大爷担忧的向陆辛看了过来。

在陆辛即将走出大铁门时,他忽然压低声音,快速说道:“之前那个人,八……许荆……”

“当时他来到了这里,我一直盯着他,但是他过来的第二天,就在你回来之前,他……他和小鹿单独聊了一次,就在三楼的办公室,聊了大约十分钟,也是我唯一不在的十分钟。”

“……”

陆辛听着,微微顿足,眉头已经皱了起来。

老保安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平时我也不会给人伤害她的机会……”

“但那是,是她坚持让我回避的。”

“……”

陆辛沉默了一会,继续向外走去,只是心里的不解忽然变得更多。

和八号私下里对话,是小鹿老师自愿的?

那么现在小鹿老师身上的问题……

之前送自己过来的那辆车还在等着,陆辛坐在了后座,沉默的向司机点了下头,便任由他载着自己向月亮台的老楼走去,一开始,陆辛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思索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他才忽然道:“你觉得那是什么?”

前方的司机微微一怔,刚想说话,便从后视镜里发现,陆辛没有看向自己。

他看向了后座的另一个位置,而且带着很认真的眼神。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掌一紧,立刻紧闭起嘴,只一心看着前面的路。

……

……

“她确实被人标记了。”

妈妈轻声开口:“你可以理解为,她已经受到了污染。”

“这种污染,并不像是普通的污染一样,会在自身规律的逻辑驱动下,以最快的速度吞噬掉一个人的精神。而是被某种意志,划分了节点。现在的她,处于轻度污染状态,但是,已经受到了某种力量的锁定,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爆发,也就是,彻彻底底的深度污染……”

“……”

陆辛皱了下眉头,这与自己猜想的一样。

刚才在小学里,自己就是因为看到了门口等着自己的妈妈,才决定暂且离开。

固然在看到了小鹿老师不肯配合自己回答问题时,心里也有些恼火,但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小鹿老师不是一个傻孩子,也不是一个对精神污染没有认识的人。

所以,她不回答,肯定有她的理由。

自己也不能勉强她说一些什么,不然,只会加重她的污染……

她眼睛里的倒计时,便是一种污染的象征。

……

……

“所以,这种标记,或者说联系,你可以剪断吗?”

他试探着问了出来。

这是他决定先行离开的第二个原因,他希望可以得到妈妈的帮助。

听着陆辛的询问,妈妈沉默了一会,道:“我帮不了她。”

“什么?”

陆辛的口吻里,多少有些难以置信:“你明明可以剪断一切……”

“我能剪断,但不代表我能帮她。”

妈妈轻轻叹了口气,道:“这种污染,本来就是相互的,她现在也是污染源的一部分。”

“如果我强行帮她剪断,她的精神也就受到了损伤,不再是原来的她了,明白么?”

“更何况,面对审判的力量,仅仅是剪断她这一方面,是不够的……”

“……”

“审判?”

陆辛准确的捕捉到了妈妈话里提到的一个词汇。

“是的。”

妈妈轻轻点头,道:“你不是已经见过你那位同学行刑的过程了吗?”

“他的力量,便属于审判组别。”

“当然了,这也就不难猜到他幕后的老板,或者说那位法庭的法官:执剑人。”

“……”

“十三位终极中的执剑人……”

陆辛瞬间明白了什么,微微陷入了沉默里,过了一会,才道:“它也是我们的敌人?”

“执剑人是一个自诩公正的人。”

妈妈轻轻摇头,道:“所以他从来不会把任何人当成敌人。”

“当然了,这也可以理解为,在他的潜意识里,任何人都是他的敌人。”

“……”

说到了这里,她微一停顿,道:“现在最主要的,是如何解决这位断腿小朋友的麻烦。”

“审判的力量,很棘手的……”

“……”

陆辛有些凝重的转头看向了妈妈,道:“执剑人,很强吗?”

“一个潜意识里把所有人当成了敌人,但却一直没死掉的人,你觉得呢?”

妈妈似笑非笑的回答了一句,道:“但是,用强与不强这种词形容他,确实还不太准确。”

“便如我刚才对你说的,他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二男一女

的力量,属于非常棘手的类型,便如现在这位可爱的断腿小院长遇到的情况,明明现在影响着她的力量并不强大,但我们却很难用暴力手段去解决。”

“……”

陆辛皱了下眉头,但还是细心的听妈妈讲述着。

“审判,也是十三种高层次精神力量之一,因为它无处不在。”

妈妈耐心的解释:“任何人,都拥有这种审判的力量。”

“你在路边看到一个随地吐痰的人,会认为他是错的,那么,无论你有没有对他做什么,你都已经对他进行了审判,生活中有人对不起你,惹你生气了,你责怪他,也是一种审判。”

“你在街上走一圈,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审判与被审判。”

“有人闯红灯,有人讲电话太大声,有人身上带着刺青让你感觉到了害怕……”

“你会因为各种事情去审判别人,甚至会因为一个人长的丑而否定他……”

“这,都是审判的一种体现。”

“……”

“因为普遍,才会强大。”

妈妈轻轻说着,似乎也有些感慨,道:“当然了,审判的力量,表现方式有很多种。”

“这位断了腿的小姑娘,若只是被人审判,那其实没什么。”

“但她现在最刺手的问题就在于,她在精神层次,已经与她的审判者达成了一致。”

“所以,才形成了这种让我也帮不到她的局面。”

“……”

顿了顿,她轻轻点了下头,做出了最后的总结:“你可以理解为,她已经认罪了。”

“这……”

陆辛听到这里,已经生出了满腹不解。

而妈妈则是笑着看向了他,似乎明白他的想法,笑着道:

“很多时候,我们其实不必太去苛责普通人,她们自己是无法分辨自己做的是否正确的,当被某种精神力量影响到了时,她自然而然就会改变一些行为与态度,无论轻或是重,这都是一种影响,只要你理解了这一点,也就可以理解她为什么会在你的询问之下隐瞒了……”

“……”

这一霎,陆辛心里生出了无数疑问,但又有一些疑问被解开。

难怪小鹿老师,居然没有主动求救。

难怪她在自己主动找了过来,询问她的时候,都不肯配合的回答问题。

她已经认罪了,所以不求救,也不回答?

但是,旋即涌入脑海的,便是一些更让人难以理解的问题。

她认的什么罪?

她为什么要认罪?

八号在自己回来之前,究竟对她说了什么,竟让她在瞒着自己的情况下认了罪?

另外,如果她有罪的话,那么按照八号的行事习惯。

控诉者又是谁?

……

……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在陆辛问出来之前,妈妈便轻轻转头向他看了过来,道:

“某些时候,我确实可以看出一个人内心的想法,但她并不属于这个范畴。”

“她已经与审判者达成了协议,所以她相关的记忆,也都已经被束缚,写进了契约之中。”

“我可以强行去阅读,但需要与审判交锋。”

“可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的大脑,无法成为我们之间的战场。”

“……”

陆辛过了好一会,才慢慢点了点头,道:“我明白。”

“那就需要你做好准备了。”

妈妈轻轻松了口气,道:“既然她已经认罪,那么等待她的,自然就是行刑。”

“这件事在我看来,实在太怪了,我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我是可以保证的,在我们的身边,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二男一女

审判我们的人,对我们来说,本来就是一种严重的挑衅。”

“……”

说着,她轻轻握住了陆辛的手:“这一次,我会留在身边帮你。”

陆辛的脸上,微微露出了惊疑的神色。

他忽然感觉很开心,也有一些感动:妈妈似乎真的已经很久没跟自己一起联手了。

那么,如果妈妈在身边,再加上父亲,妹妹……

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

……

……

“嘎吱……”

吉普车忽然停了下来,前面的光头司机沉默了一下,才用刻意的平稳腔调道:

“已经到了,单兵先生。”

“……”

“好的。”

陆辛下了车,抬头看向了面前的那栋老楼,仍然沉默的座落在了大地上,黑暗而深沉,窗户显得破破烂烂,无数块碎玻璃洒落在了楼边,空洞的窗口后面,似乎有无数的眼睛看着自己,陆辛就这么静静看着这栋老楼,仿佛看到了自己这么多年来,压抑而又破碎的人生。

同样也看到了,这段压抑又破碎的人生里,唯一一缕阳光。

“没有人可以伤害她。”

陆辛心情忽然变得释然了,自言自语的开口,声音有些阴森:“哪怕是你,八号。”

“毕竟跟你比起来,我们更近一些……”

“……”

“嗖……”

八号能不能听到不知道,但这辆送他过来的吉普车却猛得启动,逃也似的消失了。

喜欢从红月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