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被暗卫肉高H 么公要了我一晚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叔叔,你真物质!”

傅慎年:“……”

傅青憋笑,差点没笑出声来。

傅慎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傅青立马闭嘴了。

“雪宝,跟哥哥说谢谢。”

雪宝胆怯地看了他一眼,伸出小手小心翼翼的拿过雪糕,软糯糯的说:“谢谢哥哥。”

小男孩被这声谢谢说的脸有点发红,他微微有些羞涩:“不,不用谢。”

“叔叔,以后长大了,我能娶你家雪宝吗?”

小男孩仰着头一脸认真和羞涩的看着傅慎年,眼里的坚定信念,仿佛任何人都不能打断。

这话一出,孩子他妈吓得差点晕倒过去。

那帅气高大的年轻爸爸,眼神似乎已经要开始吃人了。

太可怕了!

“臭小子,你赶紧给老娘回来!!”年轻的女人立马把自己家的小破孩给揪了回去,一边走一边尴尬地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孩子还小,他不太懂事。”

“我不小啦,我今年都八岁了!”

“再过两年,我就可以娶雪宝了。”

傅慎年想一脚踹飞这小子!

“臭小子,你赶紧给老娘,闭嘴吧!”

“嗷嗷嗷痛痛痛,妈,轻点……”小男孩捂住自己的耳朵痛的哭爹喊娘的。

而傅慎年的脸已经黑如锅底了。

傅青感觉到一阵彻骨寒冷的冷意凉飕飕的不停的往外放,冷的他瑟瑟发抖,甚至不敢去看自家爷的表情。

孩子差点被抢了,又被调戏了,爷大概快生无可恋了吧?

雪宝双手抱着雪糕,小小的一只精致可爱的娃娃,窝在他爸爸怀里,男人高大又威武霸气,看起来,雪宝更加的小巧玲珑,精致可爱了。

雪宝懵懂无知,他软萌可爱的问他爸爸:“爸爸,他为什么要娶雪宝?”

他奶声奶气的说:“是以后都会给雪宝雪糕吃的意思吗?”

傅慎年眼神阴骘的可怕,真是的,什么牛鬼蛇神……都想来打他儿子的主意。

傅慎年看着他儿子那双单纯漂亮的眼睛,抬手揉了揉他的脑袋瓜,抱着他回家:“娶你回去,以后就是让你去给他洗碗做饭。”

“那你去给他打扫卫生。”

“你还会挨打。”

“还要离开爸爸妈妈。”

“你以后就见不到你爸爸妈妈了。”

雪宝一听,都快要被吓哭了,见不到爸爸妈妈了?

这简直是比噩梦还可怕的噩梦。

雪宝突然不想要手里面这个冰淇淋了。

雪宝舔了最后一口雪糕,舍不得的说:“爸爸,我们把冰淇淋还给他吧。”

“雪宝不想吃了。”

傅慎年勾唇:“没事,有爸爸在,他不敢来。”

傅慎年突然觉得把他儿子抱出来,想要表现出一些平易近人的样子,来这个公园根本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他儿子不是被欺负就是被强夺。

这让傅慎年很是担忧。

同龄孩子中,根本就没有适合当雪宝的玩伴。

他不想儿子的童年总是一个人孤零零的长大。

傅慎年抱着儿子,眉头一皱,雪宝很乖,也很听话,很聪明,可就是没有适合的朋友跟他一起玩。

他抱着雪宝回家,江茗柔还没有下班,傅慎年去厨房做饭,认真的担任起了家庭煮夫这个责任。

雪宝就一个人在铺满毯子的地上玩电脑,傅青在旁边教他怎么玩,江南则教他识字。

雪宝眼睛雪亮雪亮的,一个黑客指令密码,他很快就可以学会,甚至还会举一反三。

这让傅青很是兴奋,雪宝虽然小,玩的也是儿童版的黑客技术,但却是为十几岁的儿童设定的。

而雪宝两岁都不到。

江茗柔下班后就去客厅抱孩子,傅青把今天的发生的事情给江茗柔说了。

江茗柔冷声道:“既然出现了人贩子,那周围就不止这一个团伙。”

“江南,你去查,彻底翻出来,一个不留,全部教给警方去处理。”

“能让他们多坐一年牢,绝对不要轻饶了他们。”

“是。”

江茗柔看着儿子那乖巧可爱的小脸,亲了亲他的小脸:“宝贝,以后不许让陌生人摸你的脸知道吗?”

雪宝乖乖的点了点头。

江茗柔叹一口气,她儿子看起来就是比较好欺负的那种。

她真担心以后雪宝吃亏。

可做父母的,总有放手的一天。

江茗柔摸了摸他的脸颊,温柔的说:“雪宝,男孩子长的太漂亮了,也要学会保护自己,明白吗?”

雪宝软糯糯的说:“妈咪,雪宝知道了。”

“嗯。”

江茗柔忧心仲仲,孩子长得太好看了,女孩子要防,现在男孩子也要防。

她儿子还这么小,居然就有猪想来管她的白菜。

想都别想!

江茗柔直接在雪宝身边加派了保镖,一是防止有人来偷雪宝,二是为了防止顾家那边来找茬。

顾黎川,就像是阴魂不散一般,江茗柔隔三差五的就能遇见顾氏集团的人。

第二天。

雪宝就发现,他家里多了一个哥哥,跟他长的好像,一样好看。

雪宝好开心,围着他爬了好几圈。

缩小版的傅慎年看着他儿子好奇的目光,一脸无奈又心疼。

他就站在那,任由他打量。

傅青敲门,看了傅慎年一眼。

傅慎年走了出去,小脸上一脸冷漠。

“什么事?”

傅青看着吃药又变小了的主子,多少有些不适应。

“主子,联盟那边又有人来催了。”

联盟

王妃被暗卫肉高H 么公要了我一晚

的人想把小主子带过去,最好是能够从小经受训练,以后长大了,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继承联盟。

王妃被暗卫肉高H 么公要了我一晚

可联盟的训练,那都是堪称地狱级别的魔鬼训练,严酷冷峻,是没有什么人性的地方,冰冷又冷漠,冷漠和武功值,才是最让人敬佩的地方。

那种环境训练出来的人,只有冷冰冰的没有感情的杀手。

傅慎年眸子一沉:“原话回复过去,孩子我会留在身边亲自教导,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别来触犯我的底线。”

傅青:“是。”

傅慎年走了进去,雪宝又盯着他看:“你是爸爸找来跟我玩的伙伴吗?”

傅慎年表情特别自然地点了点头。

雪宝顿时开心极了。

喜欢病娇他最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