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进式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爱德华刚才化身疫兽全灭马匪,除了留下个匪首,其余的连人带马全弄死了,导致现在没有马匹可以骑上去赶路。

爱德华也不多说,直接单臂拎起匪首,示意奇诺跟上,随即脚下一蹬,在巨响中掀起大片沙尘,徒步向刚才盘问出来的地点冲去。

爱德华的身体素质极其惊人,一路穿行掀起漫天沙幕,快得肉眼都跟不上,奇诺念动力全开飞在空中都隐隐有些难追。

两人一跑一飞,53里路仅十几分钟就赶到了。

大漠气候炎热,再加上高速运动带来的能量释放,爱德华的皮肤一片赤红,流出来的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蒸发成水汽,就像一个正在炙热燃烧的小火人。

如此高强度的运动,颠也颠傻了,匪首被爱德华放到地上后直接哇哇狂呕,吐得是昏天暗地。

反观爱德华,他未见丝毫疲劳,连呼吸都平稳如常,可见体力依旧充沛十足,刚才的狂奔对他来说顶多算是热身。

爱德华的判断是对的,他分析出胡山戎的力量不足以强袭拥有防御工事的马匪营地,不可能是夜袭马匪玩个黑吃黑。

但对胡山戎来说,强袭营地不行,野外作战却有很大把握,像他那种精悍的远东武者,在野外抢个货,再抢匹马逃之夭夭,可谓轻而易举。

所以,当问出这处可以栖身的绿洲,爱德华便猜测胡山戎应该是蛰伏于此,准备趁马匪劫财回营时,给他们来一次中途劫杀,然后趁乱带着赎金逃跑。

猜测是对的,不过,他们还是来晚了。

放眼望去,这处绿洲正在燃烧,中心处火势猛烈,热浪向着周围席卷,火势随之蔓延,将那些在沙漠中顽强生长的植物点燃。

大火中心,依稀可以看见两具尸体,已经被大火烧得焦黑,几乎烧无可烧,身上除了不断冒起黑烟,都残留不下火苗了。

爱德华见此脸色一沉。变得无比阴鸷。

“轰——”无需任何指示,奇诺直接念动力全开,狂啸的波澜在绿洲中扩散,大风涌动,却并非涌向燃烧着的火焰,而是从绿洲中心伊始向四周排出。

在念动力的作用下,绿洲中的空气很快便被抽干,负压产生的气流全部被念动力屏障阻隔在外,中间形成了一片没有气体的真空地带。

燃烧的三大条件,可燃物、助燃物、点火源...现在绿洲处于真空状态,缺少了氧气这种助燃物,猛烈的大火瞬息灭尽,只留下一片火后残骸。

熄灭大火之后,奇诺解除念动力,汹涌的空气重新灌入绿洲,吹得风起云涌。

部分高温残骸在接触氧气后出现复燃现象,但只是小规模的,已经不会再阻碍前进。

爱德华单臂拎起匪首,大步走进狼藉的绿洲,站在两具焦尸前,皱眉凝视着他们。

匪首看着两具焦尸,下意识问道:“这是你们要找的人?”

爱德华没有言语,只是呼吸变得无比沉重,眼中隐匿着怒兽般危险的信号。

匪首咽了咽喉咙,自言自语嘀咕道:“不管是不是,这两人可真是够蠢的,这处绿洲是很危险的地方,经常有大漠刺客出没,别说过往商队,我们游牧部落都不敢随便驻扎。在这种地方休憩过夜,无论带不带财,都是凶多吉少。”

这两具焦尸一高一矮,除了身高,其余部位已经完全烧烂,根本无法辨别,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胡山戎和阿宝。

爱德华默默地问:“奇诺执政官,你见过阿宝,现在这两具尸体烧成这样,你有办法辨别身份吗?”

奇诺思索片刻,点头说:“有,但要看行凶者细不细心。”

爱德华昂了一下下巴,示意动手。

奇诺以念动力撬开那具矮尸的嘴,随即眼睛微微眯起:“看来很不细心。”

奇诺指的不是它物,正是阿宝的特征之一,满口金牙。

阿宝这个人性格乖戾狂放,他那口牙齿也不知是原来全蛀掉了,还是自己故意拔掉的,反正全换成了金牙。

现在这具和阿宝身材相符的焦尸,也是满口金牙,行凶者带走了这两人身上所有的财物,但没有发现这藏在嘴里的“宝藏”。

后进式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这种时间,这个地点,这样的情况下

后进式 爱你是我的难言的痛免费阅读

,找到这么一具符合阿宝特征的焦尸,基本上可以说是定论了。

“所以,这就是我们办事的结果?从王城一路追到大漠,最后追到两具尸体,而且是被完全烧毁,无法验明身份的焦尸。”爱德华缓缓回过头,用一种颇有深意的目光看着奇诺,“国王陛下会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

奇诺:“至少我们没有惹上麻烦,不是吗?阿宝死在大漠,而不是死在王国境内。这笔账,远东皇朝会算在大漠势力头上。”

爱德华:“有两个前提——首先,这具满口金牙的尸体确实就是阿宝,而不是另一具拿来顶替身份的尸体。”

他顿了顿,语气变得更加深邃:“其次,阿宝是真的死在大漠,不是死在别的地方。”

奇诺耸了耸肩:“这个我就无法回答了。”

爱德华:“你知道诡异的地方在哪吗?我们假设胡山戎带着阿宝在这里栖身,等待马匪回营期间遭到刺客组织的袭杀,那些刺客杀了人拿走钱就是了,为什么要把尸体烧掉?”

奇诺很坦然地摊开手:“如果你想继续追查,我陪你一起,我们重新找线索。”

爱德华沉默片刻,突然猛一掌拍向匪首的天灵盖。

“嘭!”巨力之下,匪首的天灵盖直接被拍碎,人还没反应过来就死了。

这种毫无察觉,没有痛苦的死法,也算履行了先前“死得痛快”的承诺。

“就到这吧,大火已经烧掉了所有痕迹,想追查也无从查起。”爱德华踢开匪首瘫软的尸体,面无表情向绿洲外走去,“把这两具焦尸撞上,带回王城。”

奇诺侧目看着爱德华的背影:“你确定这就是阿宝和胡山戎?”

“尸体是不是他们两个,我不确定,但我可以确定一点——这两人已经死了。”爱德华停止脚步,回身望向奇诺,那双深邃的眼瞳倒映着大漠烈阳,也一同倒映着奇诺的身影,“至于是不是死在昨晚,是不是死在这里...”

“我不知道。但一定有人知道——某个主导了这一切的人。”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