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可by金银花露全文番外未删减百度网盘 听话一会就好了叫出来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那位患者的增强CT阴性,差不多就是寄生虫包囊了。”

张晓走了过来。

“明天就上台?”刘半夏问道。

“他都恨不得今天就给做了呢,可是哪能这么着急啊。明天吧,今天正好把检查都给补全了。”张晓说道。

“哎……,患者们要是都这样的态度得多好。”刘半夏感慨了一句。

“刘主任,有时间吗?过来一趟啊。”这时候杜凡成从诊室里走出来,喊了一嗓子。

“这就过来了。”刘半夏说道。

很明显,这是找自己会诊呢。往常都是自己找他来会诊,找自己会诊的情况可是不多见。

“杜医生,什么事?”

来到了杜凡成的诊室后刘半夏问道。

“这位小伙子,嗓子疼,总觉得好像是有什么卡在嗓子上。而且说话声音也受到了影响,以前是偶然会有嗓音嘶哑,现在已经影响正常说话。”杜凡成说道。

“偶尔也会有吞咽困难的情况,不过并不是很常见。我也自己给看了,不管是喉头、扁桃体还是声带,都没什么问题。”

一听到杜凡成的介绍,刘半夏都有些愁了。

嗓子疼是非常常见的症状,有时候喉头粘膜充血啊、扁桃体发炎啊,这个都可能会引起咽喉部的不舒服。

但是按照杜凡成刚刚的检查,明显在可视的条件下喉部没有任何的病变迹象。而且患者的不舒服,还影响到了说话,这个好像也有些不正常。

“会不会是舌咽神经的问题啊?”刘半夏问道。

他也只能给出这个方向的猜测,因为只有神经性的疼痛,你在外表看不出来任何的症状变化。

“他年前的时候在别的医院也看过,不过做检查的时候也没有检查出任何的异常来。”杜凡成说道。

“我也是打算在这方面做一个检查,不过还是觉得应该先跟你沟通一下,万一你有比较靠谱的想法呢。”

刘半夏摇了摇头,“依据我的医学常识来判断的话,也就是神经方面的影响可能性大一些。”

听到刘半夏的话,患者明显露出了很失望的表情。

“你现在就已经说话很费力了吗?”刘半夏看着患者问道。

患者点了点头,“很费力,就像嗓子堵着,但是喘气不受影响。”

患者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说话确实都已经很用力了,声音却不是很大。

“对了,你疼痛是整个喉咙疼,还是一侧疼啊?”刘半夏追问了一句。

“右侧,左侧还没什么影响。所以从现在的症状上来看,也是真的有些像舌咽神经痛。”杜凡成说道。

“这是真的没办法了,只能先做常规检查。如果常规检查还不行的话,是不是就可以尝试用麻醉剂看看效果?”刘半夏问道。

“我的想法就是这样,先常规检查,然后用利多卡因试试。实在不行就触诊,寻找扳机点。”杜凡成说道。

“不过按照他的说法,这些检查他在别的医院也都做过。回滨海市后听说咱们急救中心在诊断疑难杂症方面很有效果,所以就来就诊了。”

刘半夏搓了搓脸,这也是慕名而来的患者,可是现在却毫无头绪啊。

“这样吧,我先检查,等结果出来以后再喊你。”杜凡成说道。

刘半夏只能点头,因为现在的他真的想不出来还有别的办法。

从杜凡成的诊室走出来,他的心里边也在琢磨着患者的情况。只不过还是毫无头绪,在这方面他本来就不是很擅长。

“刘老师,我那位患者的脑CT阴性。目前患者已经苏醒,对于事情的发生经过却记不清了。”刘依清走到了他的身边。

“这个也是很正常的,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事故。跟骨科说了吗?”刘半夏问道。

刘依清点了点头,“吴老师会上台主刀,我跟着做清创。”

“行,去吧。”刘半夏点了点头。

现在他满脑子想着的都是刚刚的那位咽喉疼的患者,这位患者的情况有些特殊。

慕名而来的吗,如果失望而归的话,多少会有一些遗憾。

“你刚刚跟我亲爱的打啥小报告了?”

刘半夏正琢磨着呢,王超鬼鬼祟祟的凑了过来。

“我能打你啥小报告啊?我就是告诉马警官,你觉得有些事情该提提速了。”刘半夏说道。

王超傻眼了,他预测了很多种可能,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这个。

看向刘半夏的眼神变得很幽怨,这可咋办?下次见

乐可by金银花露全文番外未删减百度网盘 听话一会就好了叫出来

面的时候该咋愉快的聊天?

“瞅我干啥?你们本来就应该提速了嘛。都那么忙,不提速的话,啥时候能有结果?”刘半夏问道。

“就是挺突然的。”王超无奈的说道。

“哈哈,放心吧,你们就是因为太熟了,所以有些话反倒不好说。我就没关系啊,传话我是很在行的,还不会给你们传错。”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介绍人嘛,干的就是这个工作。不用胡思乱想,正常发挥就好了。自己也好好准备一下,看看下个休息日该干点啥。”

“有道理,我琢磨琢磨去。”王超丢下一句,屁颠颠的跑到了一边,跟许一诺嘀咕起来。

他也得找参谋,这个参谋绝对不能是刘半夏就对了。这货就是直给,那可不行。

刘半夏来到大门的边上,往外看了一眼。

现在的天已经变得阴沉沉的了,不管是雾霾还是雾吧,反正现在的能见度是不怎么好。

真的让他愁得不行,白天啥样都没事,下班的时候不应该玩这样的天气变化啊。每天最快的的瞬间,就是下班回到家看到自己的宝宝们啊。

可是这个事情也不归他管,这是老天爷管的事情。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天气预报,雾霾的指数很高,看来是躲不掉了。

胡思乱想了一通,刘半夏又琢磨起那位咽喉疼痛的患者来。反正他想了半天,除了舌咽神经痛,他就想不到别的了。

而在手术室里,正在给患者做小手指截肢的吴明宇和刘依清也在讨论着他。

“刘医生啊,以后这样的手术,其实你都不用喊我,找你们的大魔王就行了。”吴明宇说道。

“可不成,大魔王不能上,他现在骨科的工作除了正骨,别的好像都不会参合。”刘依清说道。

“上次听他说过一次,他现在要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普外科上,省得自己三心二意,掌握得不透彻。”

“那你们呢?你们的NOSES手术掌握得怎么样了?”吴明宇问道。

“还算是可以吧,毕竟已经看刘老师做了很多。不过操作起来确实很费力,要比腹腔镜手术费力好多。”刘依清说道。

“别着急,你们正是大好年华的时候,时间还那么多,肯定能顺利掌握的。”麻醉医师薛英说道。

“我以前不是在别的医院吗,反正我是没听说有哪个医院的住院医生能够做这么高级别的手术。”

“嘿嘿,就是刘老师平时管理得比较严格。然后稀里糊涂的就把这些技术掌握了,但是目前还仅仅处于了解阶段,并没有变成我们自己真正的理解。”刘依清笑着说道。

“真的很不错,大魔王带着你们一起刷新纪录,也不知道还要被你们给刷新多少。”吴明宇说道。

“滴滴滴……滴滴滴……”

吴明宇刚刚说完,边上的监护仪就疯狂的叫了起来。

“糟糕,患者血压急掉,应该是有出血的情况,赶紧挂血袋、快速补液。”薛英喊了一嗓子。

“超声推过来。”刘依清赶忙说道。

巡回护士赶忙把超声给推了过来。

仅仅是在腹部扫了一下就这么一会的时间,腹腔内就有了大量的游离液体。

刘依清仔细回想着自己在给患者初检时的超声画面,眉头也越皱越紧。

“吴老师,搞不好是患者的主动脉夹层破裂。我初检的时候,他的腹腔内脏器形态完好,腹部柔软。”刘依清说道。

“那现在就开腹止血?你来?”吴明宇问道。

“不成,现在的出血量太大,如果开腹的话,释放了压力会让出血加剧。”刘依清说道。

“需要用到刘老师的那个法子,我做左侧开胸降主动脉阻断准备,然后吴老师您做腹部正中切口,钳夹破裂血管,再去喊刘老师。”

刘依清说完就绕到了患者身体的左侧,也不管吴明宇答应不答应了,直接做起了开胸。

别看刘依清仅仅是个住院医生,可是她在急救方面的经验要比吴明宇多很多。正常的情况轮不到她来说话,可是现在没有人会顾及这些。

开胸完毕,刘依清咬了咬牙,把手探了进去。

上次刘半夏做的时候,也跟他们讲了操作要领。可是即便是讲了,也不是那么好摸血管啊,谁能够有他那么灵敏的触感?

“8040,血氧78。”

乐可by金银花露全文番外未删减百度网盘 听话一会就好了叫出来

边上的护士提醒了一句。

“马上、马上……,现在呢?”摸了一会儿的刘依清问道。

“等等,我看看。”薛英说道。

“刘医生,厉害,血压回升了。”这次说话的是吴明宇。

“吴老师,得开腹啊,我手指按压不了那么长时间。快,要不然会影响患者的血运。”刘依清的语气有些焦急。

“好好好。”

吴明宇应了医生,也在患者的腹部做了个切口。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