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327国债如果按照前世的轨迹来看。

其实就是两个国家队在对抗。

关进生为代表的队伍唱空。

但他的对手是谁?

华金开!

万果证券是国营,关进生是代表。

但华金开是国家某个部门直属企业,而这个部门是直接可以决定一些经济政策的!

两方空多的理由是什么?

1992年,国家发行了一笔三年期的国库券下来。

后来通货膨胀很快,如果按照原本的三年国库券本息兑现,已经严重不足以保证人们的利益。

因为钱更加不值钱了。

一百面值的国库券,三年兑现的话,可以拿到130多块钱。

可这几年的高速的通货膨胀,加上银行的利息,实际上老百姓没赚什么钱。

前一年国家发布了一个补贴政策。

于是市场上开始有人计算,如果是按照那条政策来补偿的话。

国库券的实际兑现价值可以达到一百五十多。

但国家一直并未明确说明会不会对这期国库券补贴。

所以导致了市场上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认为会补,这是多方。

另外一方是认为不会补,如果要补充的话,那么国家将要多付出十几亿的现金下来。

动用如此庞大的现金非常的困难。

如此,两方开始唱起来了。

其实关进生一开始就败了,只是他被自己的自信给膨胀到无法看清对手。

他没有意识到,华金开背后的部门,直接决定了补与不补的问题。

如果是按照既定的路线,那么这撑死了就是最后几十亿的规模。

问题就出在这里,有境外财团参与进来了。

按照柴进的指示,侯塞雷和刘义千一拨人唱多方。

而现在得到的消息是,关进生他们已经和境外资本联系。

整个世界只有柴进一人知道这场风波最后的胜利方向。

侯塞雷他们是不知道的,所以忽然出现了境外资本,他们心情也很是焦虑。

两人在办公室里聊了很久后。

刘义千最终开口说:“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等柴总过来后再说。”

侯塞雷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不管市场如何转变,如何跌,我们都要安耐得住。”

抛开了这问题,刘义千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靠在了后背上,点了根烟,想起了什么般:“对了,你们方义方总呢,他不是前段时间来了么,怎么又走了,我给他打电话也没有打通。”

这是侯塞雷都搞不明

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白的事情。

方义他们从欧洲损失了个把亿米元回来后,直接到了中海。

原本以为他会在这边亲自操盘这次国库券多空大战。

但后来柴进又把他给

宝贝我会慢慢的不会疼 坐在公车最后一排被强

调走了。

苦笑了下说:“去了南洋,具体去干嘛,我们不知道,你知道的,柴总安排事情总是这样。”

“忽然一下一下的,令人完全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去南洋了?”刘义千百思不得其解:“那鬼地方穷得跟什么一样,连个像样的证券市场都没有,有什么油水捞吗。”

侯塞雷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因为他也想不明白为何柴进会安排方义忽然一下去南洋。

这时,刘义千的电话响了。

是他的一个手下打来的。

电话里听了一会后,皱着眉头“你暂时不要答应他们,我估计这是鸿门宴。”

一听刘义千这么讲,对面的侯塞雷正色了不少。

等他挂了电话后,开口:“谁打来的?什么鸿门宴?”

刘义千无所谓地笑了笑:“关进生搞了一个酒会,准备邀请中海这些搞证券的人一起聚聚。”

“目的不就很明显了吗,就是想让我们过去,然后他端着酒在我们面前说,给我关进生点面子,别跟我对着干。”

“然后又让我们跟着一起割别人韭菜。”

这就是大佬的世界,一个酒会,一个见面,可能改变的就是证券市场的巨大方向。

而韭菜,永远都只能是韭菜。

果然,侯塞雷还没有回话,他助理就从外面走进了办公室。

同样也说接到了万果证券的电话,邀请他们明天晚上过去参加酒会。

侯塞雷沉默了。

看了看时间,于是开口说:“也暂时不要回答他们,等柴总过来。”

“柴总应该马上要到机场了,刘总,你要是有时间的话……”

“你以为我今天过来真是来找你聊天的吗,我专程过来见柴总的,走走走,别耽误时间,我们去机场接他。”刘义千很是热情地起身。

侯塞雷笑了笑,然后两人起身一起去了机场。

……

一个小时后,柴进走出了机场。

每次来中海,机场这边好像都会发生一些改变。

虽然很偏僻,也不可能有什么高楼大厦起来。

但是外面的基建建设都会刷新很多。

第一次来的时候,机场外面还是水泥路。

可这才几年的时间,外面的水泥路全部变成了柏油大马路,直接通往中海城区。

柴进站在机场门口,脑子里忽然想起了福东区大开发的事情。

这个城市的房地产未来绝对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尤其是福东区。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完美地上演了从农村变成国际大都市的华丽蜕变。

看来,房地产板块可以蔓延到这块来了。

思前顾后,这次国库券后,他会好好地考察一下福东区。

要不也在中海明珠那边拿下一块地,盖一栋摩天大楼之类的。

脑海中思考着这念头走出了机场。

一走出来,刘义千就哈哈大笑着走了过来:‘好久不见,柴总。’

柴进也没有想到刘义千会过来接机,所以两人重重的拥抱了下。

侯塞雷则是很主动的帮忙提行李之类的。

而后上了车子。

路上,把房地产事业延伸到中海来的想法愈发浓烈。

于是和刘义千开始讨论了起来。

刘义千是土生土长的中海人,所以感触最深。

一听柴进这么讲,赶紧开口:“92年股疯之后,中海股市牛短熊长,而华夏证券市场又不允许做空,似乎很难有那种大进大出的感觉了。”

“可我手里捏着不少现金,也在想着房地产的事情,要不,我们找个时间好好讨论下?”

喜欢重回1991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