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自述 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六区战场,巴尔城破,自由谠中线防区崩溃,由秦禹指挥的三大区部队势如破竹,士气正盛。

然而就在六区战场逐渐取得优势之时,四区的

性自述 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滕巴军却彻底崩盘了,冯济的“毒气计划”取得了近乎于决定性的成功。

1200两百枚CS-2毒气弹,被分批次投放到了德拉肯山脉,而冯系兵团,贺系兵团在执行计划之前,已经命令大部队向山脉主要的进出口,进行了规模相当庞大的定点阻击和封堵,而这一击也让原本就处于挣扎的滕巴兵团,完全丧失了防守和抵抗能力。

在这件事情里,小青龙等人的情报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没有小钊坚持绑架张庆峰,提前将这一消息送出来,那孟玺以及很多华人军官,士兵可能也难逃此劫,因为在欧盟一区投放CS-2之时,孟玺正指挥部队行军,他们路线也正是被欧盟一区列为重要的投放地点。

但好在小钊的消息及时送出来了,秦禹在接到信息后,也猜测出对方可能会在德拉肯山脉投放CS-2,所以给了孟玺非常重要的躲避和撤离时间,不过这对整体战局来说,没有任何作用。

……

德拉肯惨案的真实景象,是具体数据,以及宏观报告完全体现不出来的,它可能是新纪元人类史上,最残酷军事灭绝行动。

CS-2第一轮投放数量是四百枚,欧盟一区的空军,按照冯济给出的投放地点,进行了试探性的毒气覆盖。

这个环节中有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在毒气投放之前,冯济与贺冲的部队作为清剿滕巴系的主力兵团,已经在德拉肯山脉内跟滕巴部队,进行了为期近半个月的作战。

在这个期间内,冯济与贺冲的部队边追边打,已经大致摸出了滕巴军主力部队的藏匿区域,而这个细节对于毒气弹的投放来说,是具有非常强的铺垫性的。

四百枚毒气弹一投投放到战场,滕巴军彻底被打懵了,大量士兵被毒气区域覆盖,只能像无头苍蝇一样,往周边溃散和逃跑。

第一轮覆盖,滕巴军至少有百分之十的部队,遭受到了重毒气袭击,起码有百分之二十的部队,遭受到了轻微袭击。

但这还不算完!

就在滕巴军被这东西打的完全慌掉,部队不受控的四散撤退时,欧盟一区的空军,正好可以在高空中观测他们的移动方向,紧跟着剩下的八百枚CS-2,直接被投放到了人数最多,撤离范围最大的区域。

在第二轮投放前,冯济亲自致电欧一区的维斯布鲁克上将,此人是欧一区对四区作战的最高指挥官之一,在电话中,冯济建议他们采用分点隔离投放的方式。简单来讲就是,将CS-2的投放密度稀释,以拉大投放区域,攻击范围更广的方式,对滕巴军进行毁灭性打击。

冯济为什么要这么干?

因为在这段时间的作战中,冯济已经发现了滕巴军最大的弊端,那就是后勤补给力量非常薄弱,他们缺生活用品,缺药物,甚至缺军医,以及其他后勤保障人员。

所以,CS-2的战略作用,并不是第一波它要杀多少人,也不是即时要让滕巴军出现大量伤亡,而是要让CS-2的后续杀伤性体现出来。

密集投放的恐怖性在于瞬间就可以让毒雾中心区域的士兵死亡,几秒内就可以大量屠杀滕巴系的军官,而分店隔离投放,毒雾可能会相对稀薄一些,很多士兵不会当场就牺牲,但它却可以让滕巴军彻底被拖死!

首先,全身中毒性毒气弹,是具备病毒传染性的,它一旦在营区内扩散,而滕巴军堵不住的话,那伤兵会就感染健康士兵。

其次,滕巴军没有相对完善的后勤补给线,缺少医疗物资和医生,那中毒的士兵,又该怎么处理?你想治,没能力,你不治,就要看着他们牺牲,这样一来,伤兵就会把大部队也拖垮。

诸如此类的弊端,还有许多许多,但简单来讲就是,冯系在死了儿子之后,心态已经完全与之前不一样了,他采用的所谓战术方式,是怎么有效果怎么来,其它因素一律不考虑。

……

所有CS-2全部被投放完毕的十个小时后,德拉肯山脉内的滕巴军营区,已经彻底变成了人间炼狱。

0053号地区内,一处被临时隔离出的感染区内,数千名士兵倒在凹陷的一处盆地内,拥挤的躺在一块,他们有的人已经咽气了,有的人还在痛苦的哀嚎着。

盆地内,大量尸体与重患交叠,肉体糜烂,血肉相连。

外围的数处高点上,各有上百名滕巴系士兵,在架着机枪,目光呆滞的看着盆地内,他们是没被感染的战士,被上层临时抽调管理感染区。

什么是管理?

就是人不能放走回营,更不能与其他健康士兵接触,只能在这里等待救援。

什么是救援?

就是没有医疗用品,没有充足的军事医务人员,更没有可以近距离和重度感染士兵接触的防化服!什么都没有,人怎么办?

只……只能等死!

盆地内,枪声不绝于耳的响起,很多人遭受不住折磨,直接就自杀了。

盆地边缘的雪地中,一处用枪体指着军大衣搭起来的帐篷内,有着十几名未成年的孩子。

他们目光呆滞,一边吃着孟玺给他们的零食,一边不停的咳嗽着,挠着皮肤上溃烂的红斑,红疙瘩……

这群孩子里,有两名就是之前在孟玺营帐门前玩耍的,有一名叫曼尼,他父亲是一位营长,已经在毒气弹中牺牲了,孟玺的营区医生给他打了两针抗病毒药物,剩下的只能听天命了。

当晚,德拉肯的气温抵达三十九度多,零星的霜雪吹来,0053号地区,一夜之间死了四千人。

次日一早,十几名孩子满身是冰霜的躺在帐篷中,手里还拿着空空的零食袋子,他们的尸体被薄薄的雪霜掩埋,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

滕巴军指挥部内。

巴布鲁参谋长哭着报告道:“……初步统计……自0053地区起,至东北方向725地区……我们共有六个地点遭受到了重度毒气袭击,三十余处地点遭受到了少量毒气袭击……截止目前,因毒气弹身亡和重伤的人……约有两万八千人,这一数字……还在持续增长,同时,我们有个四个作战团发生了部分兵变……大量士兵携带军备外逃……!”

0053地区的营帐内,孟玺呆愣的看着凹陷的盆地,攥着拳头,声音颤抖的说道:“……完了,准备给齐总司令拟电!”

旁边,一辆越野车在急速行驶着,可可坐在车内,看

性自述 和学长在教学楼卫生间

着此间惨状,双眸之中不自觉的流出了泪水,她转过身,低声冲着语气颤抖的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坐下那个决定……!”

……

夏岛。

一名参谋走进了周兴礼的办公室,低声冲他说道:“司令,冯济的战术虽然令人不耻,但……效果确实超乎预期。”

周兴礼沉默许久后说道:“……准备开第二轮的作战会议,调冯济,贺冲回来,商量下一步清除计划!”

“是!”

“……!”周兴礼迈步走到窗口,吸着烟,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喜欢第九特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