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都给你吃+48补肉 教室讲台play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呃...男子虽然一阵心惊,但是看到了地上熟悉的诡异服饰,当即便是明白了一切,忍住内心的呕吐感,上前询问。

“恩人,这些是邪修,他们来此处,难道...是找你报仇的?”

男子一脸的懊悔,要不是因为自己,帝风也不会平白无故的被人暗杀。

帝风感受到男子的自责,绕开地上的一对尸体,上前安慰道:“无碍,这帮奸诈的邪教,明的不行,就给我来暗的。”

“本来还想让他们多活一日,看来,没必要了。”

帝风望着地上的一滩血肉模糊的尸体,眸子逐渐变得冷厉。

今晚要不是自己留宿一晚,估摸着,这家人无一幸免。

为了以绝后患,帝风决定直逼邪教老巢。

“兄台,昨日你说过,这些邪修们前不久在村里扎根,那你可知,他们的藏身之处在何方?”

帝风问道。

男子一听帝风要单打独斗,只身前往,不免心头一紧,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这...这恐怕...他们人数众多,而且...”帝风见男子面色清白交替,知晓这是不忍自己去送死,便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道:“相信我,问题不大。”

“可...可是...”男子支支吾吾,还是有些不放心。

“别可是了!快说!”

帝风故作严肃的道。

男子被这一声呵斥愣住了,不知为何,眼前的帝风仿佛拥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得不信服。

“百里之外,有一处大山,那里深处常年有一团黑色的迷雾包围,据说,那层迷雾是用来吸收周围各种邪祟之物。

“很可能,其上有着剧毒。”

“你可要小心啊!”

男子叮嘱着帝风,生怕这个好人因为自己无辜丧命。

“嗯,你且放宽心,你们父女两这几日,尽量减少外出,如果有条件,最好换个住处。”

帝风边走边说,最后回头又看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屋子,悻悻的说了声抱歉,随后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好人啊...这真是个好人啊。”

“好人自有天相,他是好人,愿天保佑。”

男子望着帝风消失的方向愣了好一会,最后嘴里开始碎碎叨叨,手中拿起扫帚开始收拾起屋内的狼藉。

.....帝风离开了小屋之后,一路向北,按照男子的路线,找到了那座弥漫黑雾的大山。

这是一座形状十分诡异的山头,远看像是一座大幕似的耸立在这夜色之中,迷雾下的山谷发出骇人哭喊之声。

一座弧形的拱门内,有一座大殿,殿门之上,用着鲜红色的墨汁,写着血冥教,看起来像是阴间地狱的鬼画符。

四周洞壁上皆是刻着各种神怪鬼魅,个个都是瞋木呲牙,诡异无比。

在大殿的正中央有着一处血池,池中液体像是被煮开了一般,不停的翻滚,冲人的血腥之味弥漫着整个虚空。

而在这血池之中,有着许许多多穿着统一的教徒正在修炼。

在大殿的一偶,有着一道铁门,里面关着几十个小孩,年纪都是不过十岁的幼稚孩童。

在血池之外,东南西北的四个角落中,有着四大护法看守着。

他们一眼不眨的盯着血池中央的一处莲花座。

上面坐着的是一个黑衣男子。

此人,便是血冥教的教主,陈幽!“你们快看,教主有动静了!”

离得最近的东护法眼中掠过一丝喜色,不由的喊出了声。

其余三位教主纷纷看了过来。

沙沙。

沙沙...就在此时,他们似乎听见了血池中有着不同寻常的细微声响。

“教主可能要突破了,快,释放出邪气,保护好教主!”

西护法面色一变,命令道,四人同时袖袍一挥,邪气带起的杀意便是在这周围筑起了一座无形的阵法。

血红色的莲花坐上,陈幽正在努力的攻克最后一关,但不知为啥,迟迟突破不了。

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

他的身躯上满是鲜血,开始急促的喘着气,身体表面发出血红色的纹路,正在横冲直撞,似乎...想要从血肉中钻出来。

“教主这是怎么了!”

北护法见到这一幕,十分上头,有些坐不住,问道。

“慌什么慌!”

“这些都是童子之血,鲜嫩多汁,教主不知道喝过多少回了,能有什么问题!”

西护法十分淡定,因为他曾经见过,教主一夜之间,吸纳了十几个小孩的精血,将自己的功力提升了数倍之高。

“就是,如果不够,还有那么多小孩,那么多新鲜的血液,怕什么!”

东护法冷眼瞥

糖都给你吃+48补肉 教室讲台play

了一眼关在笼中的众多孩童,灰色的眸子只要狞笑,毫无温度。

赤红的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血池之中供应上来,宛如粘液一般贴在陈幽的身躯表面,一时间,令人难以严明的狂暴之意散发出来。

四大护法面色皆是忍不住一变,西护法直接是惊呼出声:“教主正在蜕变,池中精血不足,快再去抓一个小孩过来,快!”

此话一出,一直驻守在旁的血冥教弟子迅速的冲向铁笼。

感受到杀意来临,孩子们开始四处逃窜,只是,铁笼内就那么一点空间,无论怎么逃,都难逃厄运。

“哇....啊..

糖都给你吃+48补肉 教室讲台play

.”孩子们的哭喊声,撕心裂肺,呼天抢地,绵绵不断的响彻在整个山谷之中...“放开我,放开我。”

那邪教弟子毫无人性,对于孩童的祈求置之不理,顺手抓了个离自己最近的四岁女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女童被教徒单手粗暴的提在手上,不停的挣扎求饶。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想爹爹和娘亲了...”“啊啊啊...”女童尖厉而嘶哑的哭声使得笼中剩下的孩童更加害怕,他们绝望至极,只能躲在一旁瑟瑟发抖,泣不成声。

“呵呵...还爹爹,还娘亲,早八百年被教主屠杀了。”

“哈哈哈,据说教主连那个女人为了救她男人,答应陪教主玩玩,最后被折磨的死去活来,最终还是没有保住男人的性命。”

“最后羞愤不已,一头撞在门框上,撞死了。”

“哈哈哈哈...”“天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