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到宝贝 还在体内乖吃饭h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幼年的白雾隐隐感觉到了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但当他回头的时候,什么也没有看见。

来自井世界第三层的白雾,速度早已经快到人类的目力无法跟上的程度。

白雾的身边有一片扭曲地带,他仿佛井的化身,以为他中心,黑色的雾气慢慢扩散。

但到了一定程度后,黑色雾气就停住了。

仿佛白雾的一道领域。

白雾很奇怪,如果有人靠近这道领域,会是什么效果?

幼年的白雾并没有做别的事情。

白雾还记得,这个时候的自己,数完了奥特曼后,就会到处走走排解心情。

倒是井六,一直跟在幼年白雾的身边,想要看看这个曾经打败了自己的人,童年的样子。

井六依旧是虚影,没有实体,别人看不见摸不着听不到。

只有白雾能够与其交流。

不过白雾没有行动,到了一定范围后,井六就被强制性召了回来。

跟着幼年的白雾,走在一座塔前时代的的镇子上,白雾忽然觉得很离奇。

“假如我的确穿越到了我原本生活的世界……”

“也就是说,历史上的那一天,我正看着我,我旁边正跟着一个将来会是我敌人,然后已经被干掉的敌人。”

井六瞪了白雾一眼:

“也许你我的战争还没有结束。”

“你在航班上,看到的因果,都已经结束了。钱一心掌握了世界意志,来自过去的因果线他不会更改,但来自未来的,却尽数改变。”

“恐怕那个崭新的未来,是阿尔法也不曾见过的。说不定你的老东家,正在现实世界里,努力找回自己的躯体。”

“然后应对一场来自人类的反攻?你的兄长井四,我的好四哥,也因为轮回而清醒,如果你不再是我的敌人,他就不再是我的敌人。”

“所以最终结果,就没有可能我和他联手?”

井六诧异的看着白雾。

白雾目光平静的回应。

有那么一两秒后,井六说道: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我们对扭曲的态度不一样,我虽然败于你手,但我的意志已经传达给了我哥哥。”

“那能不能传达给你弟弟?”白雾调侃了起来。

井六厌恶的说道:

“你和我们不一样,你并没有壳中经历的记忆,所以别在恶心我了。”

“六姐真是严格啊。”

井六拿白雾还真没办法,也只能任由白雾调侃。

好在她知道白雾有更重要的事情,应该分得清主次:

“你应该弄清楚,你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不能将其简单的视作一个虚拟场景,也许这里真的是回到了过去,跨越了时空,让你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原本的时间。”

“如果是这样,那你得小心的规避因果,正如你所言,就连那个钱一心都不敢随意扰乱来自过去的因果,只敢改变未来,所以你最好不要这么做。”

“我一直掌握因果之力,相信我,稍有不慎,巨大的蝴蝶效应,就会将整个世界吞没。”

白雾认同这个说法,井六不是在危言耸听。

不过白雾其实对这个世界,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

“你知道吗,时空其实有自己的逻辑,类似祖父悖论这种东西,看起来逻辑不通,但以我们自己独立的时间线来看,我们也只是被时间推着走。”

这句话的意思有点绕。

井六却听懂了。

白雾和自己,穿越到了过去的时间。

但穿越到了过去的时间这件事,以及在过去的时间里的经历,本身也需要耗费时间。

所以单独来看,自己和白雾,既是在过去,也是在未来。

“当然,我不知道改变因果会发生什么,但我会尽可能的,不去改变因果。”

尽可能不去改变,这种鬼话就意味着这个疯子绝对会改变点什么。

井六决定再劝劝白雾。

白雾摆了摆手,他虽然疯,但也只是胆子大,不代表鲁莽癫狂。

在白雾醒过来后,看见幼年的自己时,眼睛就弹出了备注。

【一个残次品小孩,长大后或许有我七分帅,虽然你也知道前面这个小孩必定不凡,将来会遇到伟大的人生带导师阿眼,但现在你最好不要给他剧透任何东西。

你身边的女人虽然掌握着因果之力的本源,但毕竟比不了带排雷手这么精确。

接下来,我会标记出一些你可以接触的人,以及排除掉一些你不可以接触的人。

当然,你最好仔细思考思考,你真正该寻找的人是谁。】

普雷尔之眼的标记功能,白雾在机械城就触发过。

比如遇到了头上有感叹号的飞车党之类的。

如今白雾看着幼年自己的背影,头上出现了一个“X”。

这意味着这就是一颗雷,如果自己前去和这个雷说话,因果线就会爆炸。

巨大的波动说不定真如井六所言,会毁灭世界。

当然,没有x的人,也不代表就可以随便交流,有些话可能会导致普雷尔之眼改变标记。

想要改变因果,又不让因果线混乱,这对白雾是一个考验。

也是他认为,来到这个世界的一个主要任务。

白雾说道:

“我们在小镇里散散步吧,我以前就很好奇这座小镇,虽然我也觉得小镇很无聊。”

井六没有其他选择。

于是接下来,白雾以极快的速度,去了很远的地方外,搞了一身行头。

他换了一身衣服。与这个时代的人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区别。

幼年的白雾不到十岁,此时的白雾已经二十一岁。

虽然有一定的相似性,但带着眼镜,贴着假胡子的白雾,还真不至于让人认出来,这就是小镇完美男人——白医生的儿子。

此时的白雾,在装扮下又老了十岁。

就算和白远并排而站,也无法被认出来。

这一切很快,白雾的速度,对于这个世界的人类而言,就是超自然的东西,已经到了机械都无法捕捉的程度。

白雾走在小镇上,首先是去了“完美男人”白医生的场所。

但白医生没有出现。

白雾也不知道,这个时候的白远到底在做什么。

而之前在井世界,他能够理解一件事,自己因为记忆被剥夺,执念也就更改了,不再是白远。

而后来,因为黑桃十的原因,白远也不愿意出现。

所以此时此刻,黑桃十消失了,记忆拿回来了,自己里世界中的执念体白远……为什么不肯出现?

是单纯的不想出现,还是不能出现?

白雾准备进入诊所里看看,在这之前,他以无法察觉的速度,盗走了某个路人的手机。

一路上他见到了很多头顶上没有“x”的人,但这些人白雾并没有什么接触的意愿。

如今的白雾,就像是一个正常的,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

虽然能力上来说,他可以毁灭世界。

诊所是一间小诊所,两层高的平房,虽然门锁住了,但窗户没有,白雾轻易的跃了进去。

井六还不知道这个地方,就是白远所在的地方。

也不知道当初自己败北,不全是因为白雾,而是白雾和白远这对父子的联手。

诊所内很整洁。

白远很少让幼年的白雾进入诊所,尤其是不让翻阅病历。

小时候,白雾大多数时间是在玩游戏,解密,做各种奇怪的选择题。

一旦做错,便是一顿针灸功夫伺候。

走在诊所里,往事开始密集的袭来。

白雾的情绪,也不自觉的有些失控。

在井世界,在高塔世界,他的情绪如一潭死水。

但回到了原本的世界,这个毫无凶险可言的地方……白雾却难以平静。

白远对于干净整洁这种事情,已经到了某个病态的地步。

可有趣的是,白雾看着这间诊所,却觉得很陌生。

他对白远的印象,就是偶尔会说出一些奇怪的话,永远带着让人厌恶的微笑,然后疯狂的折磨自己。

“你怎么了?感知到了危险?”井六看着白雾。

白雾摇了摇头。

他无数次以为当年的记忆,对于如今的自己而言,早就成了可以随意调侃的往事。

但真正回到了往事的世界里,白雾才发现……童年的阴影,并不是那么好消除的。

无论白远和他在高塔世界配合多么默契,无论他们联手打败了怎样的强敌,躲过了怎样的劫数——

童年的经历,都注定让这对父子,无法有寻常父子的感情。

白雾不认为白远存在什么“洗白”的说法。

不认为白远真的有什么苦衷。

哪怕现在看来,白远对自己做的事情,让将来自己在高塔世界,有了非同寻常的优势。

可折磨,就是折磨。

无论他赋予了折磨这件事多少其他的意义,父亲折磨儿子这件事本身……无可更改。

深呼吸了一口气后,白雾渐渐平静下来:

“没事,我们得小心一点,我不确定白远是能接触的人,还是不能接触的雷。”

“他是一个聪明到让人害怕的人,不能留下痕迹,否则一旦被他察觉到,或许会有不必要的麻烦。”

井六发现,一路上白雾对七大财团,都没有如此凝重过。

看来这间诊所的主人,非同寻常。

白雾扫了一圈,靠着普雷尔之眼很快排除了一堆没有用的东西,最终他的目光落到病历上。

病历很多,白雾决定一本本看一遍。

他轻轻取出病历,小心翼翼的打开。

“詹根生,一个无趣的男人,在生活里做不出什么有趣的选择。我必须承认医生也不是什么有趣的职业,毕竟不是每天都会遇到有趣的病人。”

这是评价,接下来就是一堆关于病人病状的备注。

白雾打开了下一本。

“何舒怀,比起她不值得一提的重感冒,我更对她的拖延症感兴趣。似乎有着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但这件事总是会被其他小事情轻易的取代。继而无限拖延下去。比起上一个患者有趣一些,职场上有着一定的摸鱼智慧。”

白雾发现,白远似乎更在意病人精神层面的东西。

“田鲸,熬夜酗酒,且饮食不规律,当然,人类折腾身体的方式无非就那么几种,我更感兴趣的是人类对于灵魂的折腾。

他对女人异常的包容,我很想探究他对异性和人类爱情的看法。

不过在最近谈恋爱后,似乎又与正常人无异,呈现出了凡夫俗子的患得患失,或许我应该放弃关注他?”

白雾其实挺好奇,白远对自己的评价。但他估计,这些病历里不会有。

而下一本病历,引起了白雾的注意。

“李晓蕊,食物过敏。虽然这个女人很无趣,虽然我杀了她的父亲,但她并没有揭发我。

也因此,她成了我比较感兴趣的人。当然,她还不够资格成为我所青睐的实验体。

值得一提的是,在她身上,我能够感受到人类对于异性和婚姻的看法,她有丈夫,但我怀疑,如果我愿意,她大概率会和丈夫离婚?

人类的爱情,显然远远没有人类歌颂的那般牢靠。反倒是母子之情展现出的韧性,让我很困惑。

但或许只是我的抽样调查太少,没有看到其他案例,不代表不存在?

最后,我不确定李晓瑞是不是在说胡话,是否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故意说一些我感兴趣的东西。

上一次聊天,李晓瑞问我,我们生存的世界,会不会是一座塔。

这是她的梦话,但毫无疑问,这句梦话很有趣,让我想起了一些……前程往事。”

李晓瑞的档案让白雾极为诧异。

井六也看到了这份档案。

前面的种种批注毫无疑问都是废话,只是白远对人类精神的一些探究。

真正关键的,是最后那段梦话。

“这个世界,会不会是一座塔?”

这句话嗡的一下,在白雾的脑海里炸开。

他仿佛猛然间明白了什么。

塔,井,这两个字,对应着两个世界。

井六虽然不懂,但也会对这句话有所反应。

“你有什么发现?”井六问道。

白雾缓缓合上了病历,同时小心翼翼的将病历送回到病历架上。

他的呼吸略微有些急促,猛然间想起来,当初和该隐的交手里,该隐提到了一件事。

“在我第一次与队长出塔的时候,我遇到了该隐的弟子,以利亚。”

“该隐?”

井六知道这个人,这在她看来只是一个小角色。

或许在白雾还不那么

早到宝贝 还在体内乖吃饭h

强大的时候,这个人会给白雾带来一些麻烦。

但白雾的成长速度,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

现在的该隐,已经无需为白雾所忧虑。

白雾却不这么想,他从来没有轻视过该隐。

因为这个人,是黑桃十的弟子。

但真正让白雾忽然想到该隐的,是因为当初在第九精神病院,第二栋大楼里看到的备注——

白雾念出了以利亚当时的那句话:

“我离光明越来越远,但距离老师所说的真理越来越近。我就快要成为完全体,等到我出去,我会成为老师最强的兵器,把那座塔给劈开。”(见第一卷第十二章)

井六这次也惊到了。

“你是说……这个以利亚口中的塔……不是高塔?”

白雾点点头。

早在高塔保卫战的时候,白雾就很想询问该隐一些事情。

可那个时候,他没有机会。

好几次与该隐一同行动,也始终因为以利亚这个角色过于弱小,他几次没有想起来。

但现在,向来善于拼图的白雾,忽然觉得……李晓瑞的这句话,与以利亚的这句话,也许就是解开谜题的两片拼图。

这个瞬间……白雾忽然怀疑起整个世界的真实性。

喜欢末日拼图游戏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