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教奴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三局比完,中午比赛算是完成。

回招待所吃午餐,然后下午二点开始继续比赛。

下午有四局。

取分数前二十名进入明天的资格赛。

潘大章索性把单车锁在文化馆的工棚,跟众人走路去招待所。

他找到谢东生几人。

俞督中学有选手十人,参加中国象棋的有六人,围棋的有四人。

吴君昭心情特别好,因为他三场比赛都赢了。

正在跟黎平热烈地讨论刚才几场比赛的对弈情景。

“一开始,他就兑了我一个马,我灭了他一个炮。势均力敌,他两只卒已经过了河,我用双炮和车,把他将死了。赢了一局!”黎平兴奋地说。

看见潘大章,吴君昭捅了捅他:“大章怎么样,输了?闷闷不乐的样子。”

潘大章才回过神来:“我怎么会输呢?”

他刚才正在集中注意力,听任小阳跟林昌芸几个说刚才跟潘大章对弈的过程。

“这小子开始的时候,还是稀松平常,布局也平稳,对攻阶段利用我劫差少,打劫赢了我几目。这时候我若不是大意,多补一手,我那条大龙就不会被他屠了。”

“按照你刚才说的,即使不屠你大龙,打劫阶段你就输了。”

输十目八目也是输,输一目二目也是输。

进入餐厅,大家围坐一张餐桌。

餐厅工作人员开始上菜。

每桌都是十多个菜,有汤有饮料,米饭也够量供应。

“学姐,上午三局赢了没有?”潘大章问坐在旁边的胡爱民。

“输了一局,赢了二局,才拿了4分。”胡爱月心情愉悦不起来。

“成绩并不算差。”

在座十人除潘大章和吴君

调教奴 学长两个人一起会撑坏的视频

昭三场全胜外,其他人都是一胜二负,或者二胜一负。

看来下午的比赛才是关键。

半小时后,众人都满意地打着饱嗝从招待所餐厅出来。

俞督中学所有选手都没有在招待所住宿的,只好在会客厅休息。

潘大章在外面走廊上闲逛,碰见林重生。

“潘大章,听说你把我们矿的任小阳都打输了?”

潘大章:“打败任小阳很难么?”

林重生:“对于我们来说,确实很难。他在铁珊笼矿几乎是没对手的,他还去潘古山矿,也是没有对手,想不到来到这里却是栽到你手里。”

这时,从走廊另一头走来了林昌芸和董卫东。

没有看见郭锡林校长。

“董总好!”潘大章对他微笑致意。

董卫东眼睛一亮:“小潘,上午三局赢了没有?”

“侥幸赢了。”

林昌芸:“你还侥幸赢了,把我矿两名排在第一第二的二名选手都挑落马下,他们能否进入前二十名还是一个问题。”

董卫东呵呵笑着说:“小林呀,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你们怎么可以小看小潘呢,我和郭校长都不是他的对手。他围棋水平很高的,我看这次竞赛,不出意外的话,他就是冠军。”

林昌芸懊恼地说:“怪我们太大意了。”

他心想:只好告诫矿围棋参赛队员,尽量避开跟潘大章交锋了。

刚才老董在房间,跟他商量了另外一件事情:俞督中学校长郭锡林要安排调到铁珊笼矿。

他知道郭锡林是董总老战友的女婿,特意把他从教育系统调过来,很明白就是扶持他为公司未来的接班人。

当场林昌芸就感受到了危机。

你老董把他空降过来是准备抢占我的位置么?

同时他也明白,就算是老董指明叫他让步,他敢说个不字。

公司老大是董卫东,在整个系统他的意思就是旨意,谁敢违逆。

所以林昌芸也是低眉顺眼地说:“董总,你放心,郭校长来了,我会自动让贤的,他若需要我甘做他的副手,或者去坑口或者选厂负责一摊子也行。绝对会听从领导的安排,我当初也是董总提拔起来的。”

董卫东白了他一眼:“谁说让小郭一去,就让他负责铁珊笼矿主要工作,一点成绩没有,谁人会服他。让他在矿部锻炼锻炼嘛,先干个团高官也行。你矿那个小徐不是犯错误被撤了吗,让小郭先干这个。”

林昌芸算是把心放到了肚子里。

所以他此时也是心情舒爽。

他看见眼前的林重生,亲切问道:“我记得你是坪山技校的话,叫什么来着?”

“矿长,我叫林重生,跟您同姓,现在在坪山矿区实习,明年毕业了。”

林重生小心翼翼的说。

若是能够跟矿老大攀上关系,最其码分配工作时不至于分配到井下三大工种去吧。

“好,小林,向人家小潘虚心学习,小小年纪,围棋技艺横扫众多棋手了,厉害!”

他看向潘大章的眼光里掺杂了不一样的意味。

这小子跟董总还这么熟络,有机会跟他聊聊,说不定他在董老面前替自己美言几句,超过自己卖力表现。

此时的潘大章也知道,十几年后,林重生老爸开始发达的时候,也是携重礼走通了林昌芸的关系。

从工区一线调到坑口当团支书,后又调到矿团委,再到副矿,最后林昌芸退休把林重生扶上正职。

当然这些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了。

他也不可能跟他们有交集了。

他跟林重生回到他们招待所居住的房间。

一个房间住了四个人。

何润华、方程式和熊伟义都在。

“潘大章,原来你是屠龙高手,我们都要尽量避免跟你交锋才行。”

熊伟义惊乍地说。

“你把任小阳都打败了,我们几个就真的不是你对手。”方程式也表示甘拜下风。

何润华:“以前不知道你棋力这么恐怖,不然就让你教上我们几招。”

潘大章笑嘻嘻地说:“好说,多请我上几回馆子,我就收你们为徒。”

林重生:“我们几个野心不太,来比赛也是志在参予,并没想过要拿名次的。”

熊伟义:“谁说的,我想比个名次呀,以后好在我对象面前吹吹牛皮,炫耀炫耀自己。”

何润华:“得了吧,对象的影子都不见你有,先找到有女孩子愿意跟你了,再说吧。”

“老子俄心里早有所属了,这次要是比到前三名,拿了奖状,我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冈州招待所向她表白。哈哈……”

何润华踢了他一脚。

“你个鸟人,又在胡说八道。”

林重生:“熊伟义,你有一点职业操守好不好,人家何润华内心里面早认定我是他姐夫了,你就别横插一杠子了。”

潘大章:“是不是取得本次棋类前三名,就有资格去冈州招待所,向美女姐姐表白,那我无论如何也要争取一下。”

熊伟义:“美女姐姐肯定会说,你太小了,连毛都没长齐。哈哈……”

何润华气愤地说:“几只吃草的动物。”

外面走廊上传来了许多脚步声。

众人离开招侍所前往文化馆。

签到,抽签。

潘大章跟9号对弈。

竟然跟胡爱月一样是个女的,穿着一身职业装,一头短发,戴一付眼镜。

“小弟弟,手下留情哦!”她大大咧咧地坐下。

“美女姐姐,也希望你对我网开一面。”

裁判坐下,让他们猜枚。

潘大章执黑先下。

棋盘上落下清脆的落子声。

布局开始几子,几乎都千篇一律地落在四个角落。

一般棋手对弈都会保持君子作风。

布局阶段都是各占一角,各据一边。

有的要十多手后才会进入博弈阶段。

9号美女在二个角上落入一枚白子后就对黑棋展开了攻击姿势。

果然,女人功利性比男性强。

潘大章被动跟她进入对攻阶段。

棋艺的高低首先是对整盘棋的操控能力,也就是布局谋略水平。

二是在实战中变化的能力。

三是对棋路走向的判断。

眼前的9号美女只懂得一味缠斗,丝毫不顾及棋路的走向。

很快她一路棋就被黑棋逼入了死地。

潘大章又成功的屠了对方一条长龙。

“小弟弟太强了,我毫无反抗之力。”9号弃子认输。

潘大章此时认出了她,是银行负责贵宾窗口的那个短发女人。

原来也是一个围棋选手。

实在是难得。

“美女姐姐,你棋力也不弱。”

短发女也认岀了他:“你是那个存一万多元的年轻人,想不到还是围棋高手。”

裁判示意他们说话小声点,别影响他们竞赛。

两人离开棋桌。

潘大章又取得2分。

第二局他抽中了一个潘古山矿的选手。

猜枚对方执黑先下。

这个人喜欢长时间考虑,除了开始几枚布局的棋子他没花多长时间外,尔后每落一枚子他都要长时间考虑。

弄得潘大章感觉特别无聊。

这个年代还没有智能手机,若是有的话,他完全可以刷刷抖音,看看新闻。

甚至在手机上看网络小说都没问题。

每落一子他都要思考上几分钟。

有那么难做出决择么?

但是人家这种做法也不范规呀。

裁判在双方进入比赛时间半小时后,按规定每步棋考虑时间不得超过一分钟。

接近一分钟时,裁判会开始读秒。

违观超过三次,判负。

开始半小时前,他下出的棋无隙可乘。

防范严密,也留有后手。

连潘大章看了都暗自佩服。

这人若给他足够的时间去思考,绝对是个实力相当的对手。

但是进入掐时阶段后,他的棋风就变了。

开始漏洞百出,处处疏于防守。

潘大章落子如风,几十手后就分出了胜负。

对方弃子认输。

“假如给我时间,我相信不会输给你。”他还不慌不忙地说。

“有这个可能。”潘大章也承认。

“你一局棋下过最长时间记录是多少个小时?”

潘大章认为跟他下棋是一种考验耐力的过程,也是一个静心的过程。

“吃了早饭一直下到晚上八点,差不多十二小时。”对方波澜不惊地说。

“跟谁下?”

“跟我爷爷。”

原来人家才是祖传的,难怪气定神闲的样子。

潘大章开始骗郭校长说自己是跟爷爷学会玩围棋的。

其实他爷爷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只会耕地,养鸡养鸭放牛,根本不懂琴棋书画,文化人玩的东西。

人家爷爷才是文化人。

这一局跟文化人后代的对弈花了他最长的时间。

以至于第三局时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抽签抽到丰禾镇中学的一位老师。

听他说话口音,潘大章就知道他是丰禾镇的。

“你是丰禾镇的吧?”

“你怎么知道?”

“听你说话的口音。”

前世吕全东就是丰禾镇的,满口的本地话。

铁珊笼镇离丰禾镇很近,口音也相似。

潘大章在矿上待了十多年,连说话的口音都跟丰禾人口音差不多了。

“我是丰禾中学的老师。”对方介绍自己说。

“请老师多多指点。”

丰禾镇中学他还是印象很深刻的。

因为前世时他跟吕全东、何润华几个经常星期天的时候去丰禾中学玩,还认识了两个代课女老师。

柳芳是一工区柳东福的侄女,对潘大章印象深刻,多次让吕慧兰跟吕全东打听他的情况。

吕慧兰当时也是丰禾中学的代课老师。

柳芳的老爸是丰禾镇镇长。

潘大章当时认为人家是镇上千金,跟自己门不当户不对,所以从内心就放弃了幻想。

直到多年后,他偶尔还会想起那个圆脸,肤色麦芽色的柳芳姑娘。

现在听对方是丰禾中学老师,所以感觉上很亲切。

潘大章执黑先下。

本来他不想让对方输得大惨,但是下了几手后,进入对弈阶段,他很快发现对方是一个围棋菜鸟。

刚刚是围棋入门阶段。

这种水平跟他下简直是浪费他的时间。

关键是即使白棋大势已去,但对方依旧坚持不认输。

还在往棋盘上落子。

裁判都提醒他:“你输了,可以结束了。”

他都在执拗地说:“不是时间还没到嘛,继续下完,看我到底会输多少目?”

这就是典型的不到黄河心不死型。

围棋技艺达到一定水准的人,最反抗这种死缠烂打的棋手。

如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

潘大章现在也是这种感受。

“你下嘛,我看你水平也不是最厉害的,我刚才跟铁珊笼矿的任小阳下,他杀得我棋盘上子不剩百目,你棋艺好像不如他。”

输半目你也是输了。

这人可见是刚学不久的。

丰禾镇真正是围棋人才稀少了,连这种菜鸟也派来竞赛。

潘大章只好闷头陪他下。

他精准地屠了他两条大龙,连仅有的一小块白棋也没有生存的希望。

最后数目只有56目活子。

裁判说:“这局是输得最惨的一局。”

对方也佩服:“你比那个任小阳还胜一筹,你根本都不用花时间考虑,任小阳有时还要考虑。”

还是有点眼光的。

潘大章又跟另外一名棋手对弈了,毫无悬念地赢了。

十几分钟后,主办方就把前二十名名单公布出来了。

跟潘大章一样7局全胜的,有十名棋手。

其中就有曾明山、熊伟义、林重生的名字。

后十名选手是六胜一负选手。

任小阳和华余祥两人名字在内。

俞督中学四个人除潘大章外,其他三人毫无意外的末能进入前二十名。

未进入前二十名的选手,意味着明天可以不用来赛场。

外地来的可以提前返回原单位。

参加中国象棋的吴君昭意外进了前二十名,黎平被淘汰。

俞督中学仅存他两人明天继续竞赛。

当晚招待所餐厅十七八桌吃饭的人。

比赛的选手一百三十人,其他的应该是相关的领导或其家属。

每张餐桌上除了菜品丰富外,还有烟有酒,

在最前面一张桌子,潘大章还看见了住在酒厂对面的邹叔荣,一个光头在灯光映射下显得特别闪眼。

城建局的姜主任。

其他面生的应该都是各部门的负责人。

县里举办大型的活动,宴请的名单里都少不了这些人。

参加棋类比赛的选手都是陪衬,喝完桌上配置的烟和酒,吃饱饭就自行散去。

另外五六桌干部席,还在高谈阔论,相互吹捧。

潘大章骑上单车正要离开,吴君昭和黎平从后面追了上来。

“潘大章,你这种做法就太自私了吧?我们走路,你骑车。”

吴君昭把他单车后座紧紧拉住。

潘大章只好跟他们一起走路。

“吴君昭,今天进入前二十名了,明天有把握进入前十名么?”

这小子,今天七局全胜,拿了14分的好成绩。

黎平三胜四负被淘汰。

“只要你潘大章没有参加中国象棋组,我就有把握赢得冠军。”吴君昭自信满满地说。

潘大章这小子自中考那日起,就仿佛神明附体一样,身上发生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呵呵,有志气!”潘大章夸赞道。

刚走出招待所大门,一声摩托车紧急刹车的声音,一辆摩托车跟招待院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骑摩托车的光头把摩托车紧急刹住了。

“你是怎么看的,院门关着也没看见么?你喝醉酒开摩托车,始终会出事的。”门卫老头唠叨着走去开了门。

“死老鬼,信不信我一个招呼,就可以让你干不了这个工作。”

光头喝得满脸通红,说话都不利索了。

门卫老人也不愿招惹他,加上铁门也没什么损失。

他知道这些招待所宴请的常客,也不是他一个看门的老头所能得罪得起的。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