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男的日另一个男的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风车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周氏营地,地下实验室。

周广政在入口处解下装备,走入这个原本由地下防空洞改建的实验室。

这里是整个周氏营地最烧资源,但却最重要的地方,关乎着整个营地的存续,甚至整个周氏的存亡。

周广政问清楚景嵬的位置,直奔胚胎繁育室。

景嵬是周氏族长周怀坤身边老管家景荣的儿子,在灾变前就拿到生物学博士学位,还曾在鹰翼联邦一家大型实验室内实习过,灾变之后,就一直跟随周氏,继续他的研究工作。

当第一份驱散药剂出现在苍武联邦时,景嵬拿到样本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将其成分破解,并且研究出了更好更高效的配方。

他是个有天赋的研究员,但是在周广政看来,景嵬是个疯子,为了研究完全没有任何底线的疯子。

过道两边的监牢里关着大量面目狰狞的畸变种,这些畸变种都不是从外面抓的,全都是景嵬的实验产物。

周广政找到景嵬的时候,他刚刚给一个女人完成人工胚胎植入。

那个女人一脸忐忑的被旁边的助手扶下手术椅,拿到了一个特殊的号牌。

助手一边将她带出实验室一边道:“接下来的十个月你可以放心的待在实验室附属的居住区内,凭这个号牌每天领取两份营养餐,如果感觉肚子里的宝宝有任何问题,及时上报知道吗?”

女人用力点头,被助手带着从周广政身边经过,顺手带上门。

景嵬已过中年,穿着白大褂体型有些肥胖,他扫了眼周广政,调侃道:“又看上个搞不定的小辣椒?”

周广政呵呵一笑,跟着景嵬走到实验室里面的单间,一进去,周广政就看到角落里那个横放的玻璃柜,里面有一个女人被泡在浅蓝色的液体里,身上连接着各种管子。

要不是心电图还在跳,周广政都要以为她死了。

景嵬敲敲玻璃柜,“还记得她吗?”

周广政颇有些回味的走过去,扫视那个女人,“当然,当时要不是你的药,我是真搞不定这女的,可惜性子太烈了,要跟我玉石俱焚,要不然这会老子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

景嵬没吭声,走到药柜里给周广政找药。

这个女人是周广政上一个猎物,也是一个少见的奇人,可惜她不肯老老实实跟着周广政,最终还是被他送到了这里,成了景嵬提取卵子和DNA的实验物料。

周氏并非没有考虑过延续问题,只是他们要的是精英,经过实验筛选的精英。

现如今,周氏第一批从实验室培养出来的孩子都已经超过五岁,从他们身体各方面的数据和学习能力来看,成果不错。

“给,你要的东西,我改了配方,别说是五阶武者,就算是六阶的,这一支下去也得疲软无力,任你摆布。”

周广政笑容猥琐的接过药剂,“景老弟,哥哥记着你的恩情,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跟哥哥说。”

景嵬笑道:“要报答的话,就趁早把人给我送来,让我取几颗卵子就行。”

“好说,好说,行了我先走了。”

周广政迫不及待的离开,立刻找人安排,准备今晚给元青舟一个惊喜。

……

元青舟上任治安队长的第三天,交易市场的人忽然感觉整个市场的秩序变好了。

他们再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血狼帮的人都不见了。

元青舟来巡视交易市场的时候,那些摊主都热情的打招呼,知道这一切都是元青舟的功劳。

但元青舟很清楚,血狼帮被撤除摊位只是暂时的,不过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只需要再加一把火。

只要水浑起来,她就可以放心摸鱼了。

巡视完交易市场,元青舟看看时间准备早退,曾全还是跟着她,前两天总在她耳边唠叨周广政的好话,今天开始又改成了周子浪。

她的左手躁动着,想掐死他。

拒绝了曾全送她回家的建议,元青舟按照这两天记忆的路线自己回去,结果可能是记岔了什么,她越走越偏,死活都找不到去东区那条路。

“元青舟!”

忽然有人在她后方叫了一声。

她顿住脚步,没等回头就觉一股劲风袭来,元青舟立刻瞬移到旁边的平房顶上,朝下看去。

只见一个披着破布斗篷的女人站在她刚才的位置,缓缓拉下兜帽仰头看过来。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瞳孔同时紧缩了下。

一个男的日另一个男的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风车

而这一细微的反应,又都被两人同时捕捉到。

元青舟是没想过会这么快见到镜像世界的柳靖,而且她作为官方的人,敢这么直接出现在周氏营地里,真是太冒险了。

元青舟往远处扫了眼,发现至少有三个人守着过来的要道。

“你认识我?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会《烈焰狂刀》?”

柳靖紧盯着元青舟逼问,她虽然遮着脸,但是额前碎发下那双眼越看越像她那个不要命的臭丫头。

没等元青舟回答,柳靖踏地而起,眼中含着急切,不管不顾的朝元青舟攻过去。

元青舟拧着眉头不接她的招,只是依靠瞬移不断地在各个屋顶间闪躲。

“出招,我让你出招啊!”

人可以伪装,可是所学和习惯改不了,只要她出招,柳靖立刻就能分辨出真假。

见元青舟始终不接招,柳靖怒从心生,抬手抓向元青舟遮脸的面巾。

唉……

如此不依不饶的柳靖让元青舟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动作故意一顿,让她顺利扯下自己脸上的黑布。

掌风吹开她额前乱发,那张让柳靖铭刻五内的脸完完全全露出来,她瞳孔巨震,氤氲的雾气瞬间模糊了视线。

“小舟……”

柳靖的手停在她脸旁,颤抖着,想要触摸却又惧怕一切都是易碎的泡影,她眼神复杂又哀伤,紧盯着元青舟,最后双腿一软跪了下去。

她就跪坐在元青舟面前,用手捂住脸

一个男的日另一个男的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未增删风车

压抑着哭声,只有热泪从指缝中流出。

元青舟没有应她,只是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面巾,重新把脸遮起来。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之前元青舟也在犹豫,能不能相信镜像世界的柳靖,师父叮嘱过她,在镜像世界,绝对不能以主世界对人的印象去行事。

就算是遇到了镜像世界的楚凌楠,也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绝对的防备。

可是刚才跟柳靖交手期间,她在柳靖的眼神中看到了很多,既期盼又害怕,可又控制不住的急切,小心翼翼的收着劲,生怕误伤她。

元青舟直觉,可以信她一次。

柳靖压制着情绪,但是抑制不住身体的颤抖,她拉起兜帽憋着一肚子的疑问跟在元青舟身后。

元青舟径直找到左樱藏身的地方,“拜托,请送我回东区。”

左樱:“???”

柳靖在后面慢慢皱起眉头,冷静下来之后,她才发现眼前之人跟她记忆中那个小舟的不同之处。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