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你们的啪啪的过程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最快更新永恒之门 !

残破的大地上,赵云睡的安详。

他该是做了个美梦,睡都睡的呵呵笑。

师傅都给他捏肩捶腿了,可不就是个美梦嘛!

女仙王还在,如梦一般翩然而立。

她的神态很复杂,有冷漠亦有柔情,有不舍亦有眷恋。

“你们的因果...了结了。”

女仙王轻唇微启,是对云烟说。

她曾化出很多的分身,唯独入凡的云烟,是为情所困。

化身的情,干扰了她的道,她需要了这段因果以证大道。

“赵云。”

还是女仙王开口,却是云烟在说。

寥寥二字,是一声发自灵魂的呼唤。

也是伴着这个名,两行泪滑过了女仙王脸颊。

她在尘世间的记忆,都已葬在赵云那个美梦中。

这便是化身,有一种逃不掉宿命。

女仙王渐行渐远,如梦而来,如梦而走。

没了云烟,没了干扰道的情,她更显梦幻了。

是梦终有醒时。

映着暗淡的星辉,赵云缓缓开了眸。

他依旧很迷糊,躺在那看星空看了好一会儿。

三五瞬后,他才豁的起身。

做了一个美梦,却不见了女仙王。

几经呼唤,也未听到女仙王的回音。

走了?

赵云环看着四方。

到了都未再见女仙王。

无奈,他看向了龙渊和仙雷。

这俩货今日倒沉寂,好似都在沉睡中。

他做了个梦。

这俩也在做梦?

奇怪。

赵云挠了挠头,随之迈开了脚步。

东方一片废墟,他寻到了傀儡浩天,本就残废,如今更加残废了,连他刻入其内的烙印都碎了,不过还好,修一下还能继续用。

“你们可千万别有事。”

赵云收了浩天,直奔了一方,口中的你们,自是指捣蛋鬼他们,先前顾不了太多,还未解封印,就给三人送走了,传送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倒没啥,若被不轨之人撞上,那就扯淡了。

“就这了。”

行至一片天地,赵云搬出了阵台。

先前,他就是在这把三人传送走的。

若还是在这,若刻下同样的空间坐标,便能寻到三人。

前提是,三人没出意外。

嗖!

他化了两道分身,而后在刻了坐标,又堆满了仙石。

阵台嗡颤,空间之力徜徉,通道随之架设,他瞬间消失不见。

至于他留下的两道分身,则将阵台搬入了永恒界,这便是他的任务,分身和本尊共享空间嘛!

赵云再现身时,已是一片山林。

若空间坐标和方位都没错,三人传送的终点就在这片山林。

然,他神识拓开之后,并未见三人踪影,只有一丁点儿气息残留。

“老光头。”

赵云一步登天,以元神之力呼唤。

良久,他不见有回音,整片山林都静的可怕。

“哪去了。”

赵云化出了大票分身,以山林为中心朝四方搜索。

三人都还在封印的状态,且是仙王封印,不可能破开,使不出仙力,便也跑不远,自然,若是被人给掳走的,那就另说了。

这一找,便是大半夜。

莫说人了,连个人影儿都没瞧见。

坏了。

赵云脸色不咋好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在三人身上,是刻了追踪烙印的,可惜时间太久,已经消散了,任他万般筹谋,可计划还是有漏洞,早知道,就该多刻几道追踪印记。

“老大,找着了。”

他担忧时,分身传来了话语。

他忙慌连接分身视线,瞧见的是一片山谷。

就在前一瞬间,山谷中有求救之音传出来。

听音色,该是光头老那厮。

捣蛋鬼和呼噜娃,多半也在里面。

“被人捉了吗?...撑住。”

赵云又搬出了阵台,瞄准那方刻了空间坐标。

还是阵台好使,不肖多时便到那片天地。

黑黝黝的山谷,寒风阵阵,距离近了,求救的传音听的更清晰,却是断断续续。

你牛啊!

赵云不禁啧舌,啧舌光头老的手段。

被仙王种了封印,竟还能有神识传出。

他蒙了黑袍,偷摸进了山谷。

谷中是云雾朦胧,藏有迷踪仙阵。

还好,他有仙眼。

还好,他对阵法和星象都略知一二。

所谓的迷踪仙阵,拦不住他的脚步。

他不久运转了大地灵咒,能清晰感知到光头老、捣蛋鬼和呼噜娃,除了他们,还有一道隐晦的气息,应该是一尊洞虚巅峰境。

“又是炼丹。”

赵云心中嘀咕,因为他嗅到了火焰的气息。

仙界的炼丹师,一抓一大把。

喜欢用人炼血丹的炼丹师,也是一抓一大把。

可这个炼丹师,胆子是真的大,被种了仙王封印的人,竟都敢抓来炼丹,这般饥渴吗?

他猜的一点儿不假,感知的也一点儿不差,的确是一尊洞虚巅峰,也的确是一个炼丹师,瘦骨嶙峋,蟒袍烈烈,气蕴很是雄厚。

而光头老他们,也的确被塞入了炼丹炉。

“老东西,你知道俺们是谁吗?”捣蛋鬼骂道。

“你看清楚,俺们身上是仙王的封印,不怕仙王找你算账?”呼噜娃骂的更欢实,主要是窝火,他这白虎传承经常被人捉来炼丹,连仙王的捉拿都逃出来了,到了这里,竟栽在了洞

说说你们的啪啪的过程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虚境的手中。

“荒山野岭的,灭了你们谁知道。”蟒袍老者幽幽一笑。

“我可告诉你,俺们身上是有仙王印记的,等他找过来,你会死的很惨。”光头老冷冷道,破不开封印,只能靠忽悠了,他可不想被人炼成丹药。

“少吓唬老夫。”

蟒袍老者不以为然,若有仙王印记,逃不过他窥看。

他不止是一个炼丹师,还有一脉特殊血统,自有天赋传承,此天赋,没啥个攻击力,却对印记有先天感知,哪怕是仙王印记,也一样避不过他的窥视。

他看过,三人身上没有印记。

这还怕个鸟,朝死了炼就对了。

轰!

蓦的,外界轰隆声响彻。

浩瀚的夜空,已是电闪雷鸣。

那不是打雷下雨,那是赵云引的雷。

洞虚巅峰嘛!他自是干不过。

相比正面对战,唬人貌似更好使。

吼!

雷霆麒麟随之聚出,庞大如山岳。

蟒袍老者见之,骤然色变,好似知道是哪位。

雷霆麒麟、潜藏天威的雷电,肯定是赵子龙的师尊。

“小辈...胆子不小嘛!老夫的人你都敢抓。”

雷霆麒麟开口了,是赵云通过它在说,一话震颤九霄。

这话,光头老三人听了贼来劲。

这话,蟒袍老者听了就一阵尿急了。

“是我进去,还是你把人送出来。”

雷霆麒麟淡道,话音中潜藏雷霆之威。

话落,便见蟒袍老者连滚带爬的出来了。

还有光头老三人,也都被一并带出,只不过,在炼丹炉里待的太久,衣衫都被炼灭了,都是光不溜秋的,捣蛋鬼和呼噜娃还好,都是小家伙,白白胖胖,煞是可爱。

倒是光头老,看着就有点儿...那啥了。

“可还有想说的。”雷霆麒麟悠悠道,是对蟒袍老者说,话中寓意明显,捉了老夫的人,还想拿他们炼丹,交代一下遗言呗!

“前辈饶命。”蟒袍老者当即匍匐,身体一个劲儿的颤抖,

他假想过很多可能,唯独没想到是赵子龙的师尊,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太虚境,且与浩天仙王有渊源,他可惹不起。

“宝物留下,仙火留下...滚。”

雷霆麒麟一声冷哼,话音冰冷枯寂。

见好就收吧!难不成,要让对方当场自裁,别闹了,给人逼急了,撒丫子跑了咋办。

“交,我交。”

蟒袍老者忙慌祭了仙火,也拿了储物袋。

这,是他全部的家当,但为了活命,给的毫不犹豫。

说滚就滚。

留下了仙火和宝物,这货跑的比兔子还快,那个脸色啊!那叫一个煞白啊!那个心境啊!那叫一个后悔啊!早知如此,把那三人灭了倒也干脆,还炼什么丹哪!如今被人找着,整了个倾家荡产。

蟒袍老者走了,赵云跳了出来。

三人看这货的眼神儿,那叫一个奇怪啊!

先前他们看得

说说你们的啪啪的过程 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很清楚,这货有一尊仙王级傀儡。

也就是那尊仙王级傀儡,才破开了浩宇仙王的紫府,他们才有活命的机会,虽然过程有点儿坎坷和尴尬,但他们毕竟还活着。

咔!咔!咔!

三人看时,赵云拎着一块记忆晶石,给光不溜秋的三人,一人来了一个特写,放在床头,不止能辟邪,保不齐还能避孕呢?

“你有病吧!”

三人的脸色,瞬间黑如焦炭。

赵云全部理会,咔咔咔的又给人来了几张。

日后...都给我老实点儿,我有你们光.屁.股的特写。

扯淡归扯淡,正事儿还是要做的。

赵云将三人送入了梦乡,完了拎出了一麻袋的石粉。

待生灵气被完全掩去,才收入了永恒界。

生怕出意外,他还化出分身,又给三人身上涂了一遍儿,准确说,是把三人活埋了,三个坟堆儿贼亮眼。

做完这些,赵云才又搬出阵台。

人已经救了,但有一物他得找回来。

找啥呢?...自是浩宇仙王那厮的肉身。

先前,女仙王和浩宇大战,光辉太璀璨,也距离太远,他没看太清,搞不好,还有尸身残留,找回来炼制一番,又是一尊仙王级傀儡,与浩天摆一块的话,能凑成一对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