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个安慰自己的方法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当当找上门融资的事让方

100个安慰自己的方法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卓颇有些回味无穷。

他一直到登上飞往东京的航班都在琢磨这样一笔投资所能带来的收获以及诸如此类的预期。

申城飞东京需要三个小时,方卓心里做了个粗糙的算法。

当当→冰芯生产线+1。

永科→冰芯生产线+1。

基金→冰芯生产线+1。

球队→冰芯生产线+1。

合适的时间进行合适的置换,只要冰芯的人才、设备、

100个安慰自己的方法 宝贝我想你用嘴做

工艺到位,这砸锅卖铁的不就把产能给提上来了吗?

利润不到位,一把卖了,那就是大把的钱。

如果国内外其它项目有更好的进入机会,生产线+1+1+1……

如此一看,张忠侔能把台积电做成现在的规模,还真是特别了不得。

方卓遥想竞争对手,评估自己如此生产线+n的算法能不能匹敌台积电,唔,生产线越往后越贵,算法可能要调整为单次+0.5,那……还真是需要多多努力。

不过,方卓也有自信,凭借自己的名声,谁会不愿意坐下来谈一谈呢?

“方总,还有半个小时。”

易科为了方便老板行事,临时找来了一位精通日语的员工赵智善作为秘书助理。

她一路都很紧张,也在默默观察,老板好像并不严厉,只是颇为沉默。

赵智善思虑及此,又忍不住为这次行程担忧,说是要录东京电视台的节目,老板如果不善言辞,那肯定要吃亏的呀。

“噢,知道了。”方卓听到秘书的声音,回了回神,思绪从+1+0.5转到了胡正明教授的弟弟胡正大身上。

胡正大也是一位博士,也是从事半导体,他曾经在IBM和硅谷工作十数年,随后担任了宝岛的电子研究所所长,现在则是台积电的市场副总。

早两年,他是台积电的研发副总,据说是自己申请转到了市场领域。

就方卓得到的消息来看,这位胡正大颇有他自己的想法。

方卓在31日拜访胡正明之前有让科大的人致电胡正大,谈及的是中科大和加州大学的学术交流,也聊了胡正大出身的普林斯顿大学,顺势又聊了聊他的哥哥胡正明教授。

但后者除了礼貌性的交流,还表现出对内地招商政策的一些兴趣。

这不免让方卓有些额外的思索。

台积电张忠侔今年73,眼看就要退休,是不是企业内部的不少人在如此氛围下已经有不一样的想法?

胡正明离开企业,重返学术,梁孟松数年后出走三星。

作为市场副总的胡正大,他在这样的时期和氛围之下是不是也有其它打算?这样的打算能不能为冰芯所用?

如果可以,方卓希望能和胡正大当面聊聊,从而能有更好的判断,嗯,先访哥哥,再问弟弟,这礼数就相当周全了。

而且,弟弟看起来不像哥哥那么无欲无求,也许更有合作的空间。

方卓愿意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试图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机会。

他决定航班落地就试着和台积电的市场副总进行一次秘密的约会,不在内地,就在东京,反正宝岛和东京之间来往方便,胡正大不管怎么聊,只要愿意来,就是释放某种信号。

4月1日,傍晚五点半,从申城起飞的客机降落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

方卓一行四人见到了东京电视台负责接机的江藤茂。

江腾茂懂汉语,他一边彬彬有礼,一边震惊于华夏富豪和索尼の敌的年轻。

“江腾先生,不用客气。”

方卓笑眯眯的对电视台的人说道:“明天下午录制,今晚我们就自由行动了,我这里也有朋友,接待方面就不用劳烦贵方了。”

江腾茂手里拿着接机牌,很为难。

这时,方卓已经瞧见了人群之中走过来的乐享电子总裁田中実,他继续说道:“江腾先生如果愿意,晚上可以和我们一起吃饭。”

江腾茂连忙婉拒,觉得这样会很失礼。

田中実走到了近前,笑容之中带着尊敬,言语之中带着汉化:“方总,辛苦了,晚上我们不醉不归。”

方卓笑道:“那可不成,晚上我还有事要聊,就尝尝本地的美食好了,田总,咱们老朋友之间不用客气。”

田中実的中文名叫田忠实,相较而言还是后者更合方卓的品味。

乐享电子在日本销售易科的贴牌产品,前期步履维艰,现在嘛,虽然比不上美国市场,但也渐渐打动了一部分用户,最起码能让田忠实的公司远离破产。

至于,田忠实会不会因为被易科掣肘太狠而有情绪……

反正方卓从这位的脸上没看出来什么不满。

东京电视台的人被打发走了。

方卓四人登上田忠实准备好的车,下榻酒店也被安排在东京丽思卡尔顿酒店,比电视台安排的要好上两筹。

田忠实一路上滔滔不绝,说起产品的销售,也聊到了碰见的问题,希望得到方总的指点。

但其实,方卓对此也没什么解决办法,因为乐享电子更多的还是在面对东京消费者根深蒂固的观念。

“田总啊,要耐心,做企业不能急躁,乐享电子能做成这样已经相当出色。”

“你面对的竞争对手不是一般的企业,是索尼啊,它是全球巨头。”

方卓出声安慰。

田忠实听到索尼两个字,忍不住出声嘲讽竞争对手的策略,直到现在,索尼仍旧没有推出一款像样的mp3竞品。

前往酒店的后半程便是乐享电子总裁喋喋不休批判抨击索尼的半程。

等到下车,秘书赵智善眼看日本人去酒店前台,忍不住小声感叹道:“田总真的对索尼很有情绪,嗯,很愤怒啊。”

她其实想说,田总言语里真的希望索尼去死。

方卓瞥了眼赵智善,笑道:“田总就是索尼出来的,难免对老东家多一些关心和爱护。”

“啊?”赵智善愕然,索尼出身?这是关心和爱护吗?

方卓说道:“田总虽然立场改变了,成为索尼一部分业务的竞争者,但他的关心和爱护,我相信是没有变的。”

“只是,他言语之间的恨铁不成钢会显得别致一些。”

“再说了,我认为田总身上传承着索尼的精神,只要有这股精神在,由谁做产品、面对消费者不是一样呢?”

赵智善说不出话,但她突然对这次的东京电视台之行充满了信心!

“小赵,晚上九点半记得提醒我给宝岛的胡总打个电话。”方卓瞧着冲自己快步走来又带着笑容的田忠实,嘱咐了另一件事,“我得和胡总聊聊台积电的精神。”

赵智善连连点头,一下子领会到了老板的精神,不太好说,就是很精神。

喜欢重塑千禧年代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