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换人妻好紧三p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此次前往星野旋涡归还星星龙,过程无比顺利。

只是让荣陶陶没想到的是,帝都星烛军司领员-李云贺会亲自来接机。

不管李司领是来迎接徐风华的,还是来迎接星星龙的,总之,这位大佬亲自到场,并给予了荣家满满的赞许与勉励。

雪燃军能搞出来这么大动静,甚至引起了世界格局的变动,兄弟部队自然是与有荣焉。

归还星星龙的时候,荣陶陶还特意跟基地研究人员说了一下自己的发现,指出了星星龙皮肤内部蕴含的太阳系,希望研究人员去印证一下真伪。

对于荣陶陶的发现,星烛军众将士也是啧啧称奇。

暗渊龙族这种神奇的物种,他们还有太多太多的未知。

荣陶陶与星星龙约定好配合基地人员研究过后,便开启了为期三天的“逛吃”之旅。

而在荣陶陶固执的要求下,星烛军并没有派任何人跟随。恰逢父亲荣远山拍马赶到,星烛军就更没有理由打扰这一家人了。

荣家儿女们都清楚,妈妈需要适应这个世界,而适应的过程,他们并不想要外人参与其中。

徐风华的确已经与时代脱节了,无法理解现在的很多东西。

比如说星野小镇酒店里那宽大的彩电,声控开关的灯火与窗帘。

比如说荣阳阳拿着那又小又薄的手机,在餐馆中点菜、买单结账。

再比如说......

帝都城街道上那拥堵的车流,以及繁华商业街头上璀璨的电子广告牌。

1995年,果真是好久好久之前了。

人们的衣着服饰从一片灰黑,变成了现在的五颜六色。像极了这精彩纷呈的崭新世界,让她看着眼花缭乱。

无论是第一时间赶来的父亲荣远山,还是一直陪伴在母亲身旁的三个儿女,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徐风华的反应。

说真的,荣陶陶觉得自己应该带着母亲回松柏镇过度一下。

再不济,也该先回到老家小城-新丹溪,起码那个城市发展的不太迅速,还能寻到一丝过去老城的影子。

现在可倒好,众人离开茫茫雪境之后,直接一头扎了世界级的大都会里,你这......

万幸,母亲对这个世界并不算太抵触。

她也曾拿着孩子们为她挑选的手机,尝试着连上WiFi。

她也曾在深夜里窝在沙发上,靠着丈夫的肩膀,在数百个电视台中,迷茫的换着频道。

只是,她同样很难接受电视节目里所呈现的价值观念。

歌舞升平的外壳下,表现着娱乐至死的主题,隐藏着金钱至上的信念。

魂武频道、军事频道护住了她心中最后几道防线,这是她难得感兴趣的事,她也在荣陶陶与高凌薇的专题纪录片中,度过了难熬的夜晚。

《魂武之巅》、《月桂花环》,在她不在他身旁的时候,帮着她记录了孩子的成长。

“我来自雪境,来自短暂的昼,漫长的夜。”

“来自永无止境的风雪,来自永无止境的战场。”

“来自一个梦想破碎,和梦想升起的地方。”

节目,是她晚上看的。

回家的提议,是翌日清早说的。

尽管徐风华只是一句简单的话语,但荣家上下不敢有任何异议。

当天上午时分,在军机护送下,孩子们挥手道别了父亲,返回了北方那片银装素裹的世界。

当飞机降落于千山关外,人们从飞机中走下来后,荣陶陶敏锐的察觉到,母亲深深的吸了口气。

仿佛要将这雪境的冰凉空气统统灌入肺中......

看着妈妈那安逸、舒适的面庞,荣陶陶也将返回老家新丹溪的提议咽回了肚子里。

取而代之的目的地,是龙北战区-望天缺城,是荣陶陶和高凌薇的青山军大院。

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在合适的环境中,荣陶陶切身感觉到了母亲的“存在”。

教导、训练、切磋。

这是一位魂武母亲与魂武孩子增进情感的极佳方式。

在徐风华的亲自教导下,荣陶陶学会了六星魂法唯一适配的自修型魂技·寒冰牢狱。

这是一项传说级的、出场即巅峰的魂技,也是查洱先生最后的绝唱...诶?

这么说好像不太准确,毕竟人家查洱还是个活蹦乱跳的中年男子,未来说不定还会有魂技面试。

截至目前,传说级·寒冰牢狱是查洱护送雪境魂武者的最后一程。

六星魂法适配的自修型魂技,仅此一项。

它的优点与缺点同样突出。

施法者会召唤五朵冰花于地上绽放、炸裂,并成长为一根根冰柱。

而被冰柱围困在其中的人,则会彻底失去身体行动能力,被封印其中。

但是,此魂技需要施法者的魂力总量高出敌人一个级别,才能堪堪控制住。

而且,从冰花绽放到冰柱疯涨也是需要时间的,当魂武者看到身体周围有出现冰花之时,没有人会傻傻的站在花朵中央。

以荣陶陶参与的战场级别而言,对手的速度是没得挑的,逃跑起来一个比一个快......

所以,如此辅助类魂技能派上用场的时刻并不多。

反倒不如荣陶陶的云巅魂技·云涡流,云巅魂技·涡流云阵来得痛快。

“囚禁人身、封禁人魂”这类的辅助魂技,通病都是需要施法者高出目标一个魂力等级,起码魂力总量要远远超出对手。

嗯...学了也就学了,反正技多不压身。

教导魂技是一方面,训练也是一方面。

母亲大人倒是没有真的贯彻部队里那三句话,不过特训却是真的,搞得荣陶陶苦不堪言。

尤其是在某些时刻,荣陶陶觉得自己接回家的不是妈妈,而是个魔鬼教官......

相比之下,最让荣陶陶心情复杂的,就是跟母亲大人切磋技艺了。

自从见面以来,荣陶陶就没见过妈妈拿起方天画戟。

而当她伫立于青山军大院中,一手抽出一杆方天画戟的时候,荣陶陶是彻底傻眼了......

魂将的威压是毋庸置疑的。

但在荣陶陶面前,徐风华更多的是慈母形象,那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威严气息,也会被荣陶陶用撒娇打诨蒙混过去。

而当徐风华真正一手执戟,遥遥指向荣陶陶的面庞时......

荣陶陶差点“认母作父”,当场叫爸爸!

好家伙~

当年在天台上,魔鬼师父棍棍不离荣陶陶的屁股,起码算是打的荣陶陶叫爸爸。

徐风华可倒好,那手中雪戟一亮,荣陶陶的双腿都在颤抖,半晌没吸上来一口气,差点憋死过去!

万幸,徐风华意识到了自己的气势过甚、锋芒过盛,在随后的切磋中有所收敛。

否则的话,都不用真刀真枪的打,她单纯凭借那铺天盖地的威压、那浑厚的魂力,就能把荣陶陶困死在这小院里。

要知道,荣陶陶可是刚刚学会了传说级魂技·寒冰牢狱的!

而被徐风华的气息逼迫过来之后,荣陶陶竟然悲哀的发现,她根本都不需要施展魂技!

单纯靠魂力外放,就能达到与寒冰牢狱差不多的效果?

这给荣陶陶的世界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事实证明,当一个人强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并不需要按照世间的规则去生活。

与母亲大人的第一次切磋,荣陶陶是在精神恍惚中败下阵来的。

他又不是没见过魂将!

南诚、朱星、屠炎武、梅鸿玉,这一个又一个顶级魂武大神,哪个不是魂将?

但是他们有一个算一个,何时给过荣陶陶此等压力?

一时间,怀疑人生的荣陶陶对“魂将”的定义更加模糊了。

难道说......

魂将段位内部,也像是魂校那样,大魂校与少魂校之间有着云泥之别?

但是荣陶陶向母亲求证过,魂武世界的魂将分段,真的就只有这么一个。

区区“魂将”二字,其内部的水到底有多深、差距有多大,未能达到此段位的荣陶陶,是无法清晰认知的。

难不成,世人根本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换人妻好紧三p

就分不清?

因为魂武世界的魂将太过稀有,其实力远远超出人类的认知上限,所以魂武世界干脆就不分魂将内部的具体段位了?

谁知道呢......

经过了几天时间的适应,再加上徐风华的克制,荣陶陶终于能跟徐风华过上几手了。

而徐风华也终于看到了世界杯纪录片里,自家孩子应有的风采。

荣陶陶的抗压能力很不错,适应速度更是惊人!

她对自家孩子的表现很满意,尤其是在后一周的时间里,荣陶陶也终于亮出了“花活儿”,在徐风华这个“巨人”的阴影笼罩之下,有了些许年青一代魂武者佼佼者应有的样子。

只不过,荣陶陶每进步一点、抗压能力提高一点,徐风华就会给他多一丝压迫。

游刃有余、轻描淡写。

她会让这个不肯低头屈服的孩子,始终保持在抬不起头的程度。

荣陶陶在尽情的享受“母爱”,承受着他自己拼命争取、换回来的亲情。

而高凌薇则是强忍着心悸,远远的观望着这一场为期半个月之久的世界顶级教学。

高凌薇倒是有心加入战场、帮助荣陶陶反抗命运,但她却是被荣陶陶拒绝了。

每每夜晚时分,在休息室内,荣陶陶都会抱紧自己的大抱枕,可怜巴巴的求安慰。

而第二天,这可怜的孩子却是不会逃避,反而闷头再上战场,继续去迎接关外第一魂将的毒打。

活脱脱就是一个受虐狂......

高凌薇有时候甚至在想,他是不是故意这样做?

然后在晚上的时候,再理直气壮的让我给他端茶倒水喂零食,卧床求安慰、要抱抱?

这对儿母子是不是在这演我呢?

呃...当然了,这种念头刚有,高凌薇便立刻丢弃了,心头对魂将大人的无上尊敬,让她不敢胡思乱想太多。

而如此“痛并快乐着”的日子,在八月中旬的某一天被打断了。

雪燃军这边传来了消息,俄熊方寻上门来,指名道姓,寻求荣陶陶的帮助!

不求也不行了,因为那绽放在高空中一个又一个云巅旋涡,都tm快变成雪境旋涡了......

喜欢九星之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