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拍卖师一开始就介绍了这场拍卖会的规矩。

拍卖师报出起拍价后,第一个举牌的人就表示他想按照起拍价拍下这个拍卖品了。

如果说后面没有人举牌竞争的话,那么拍卖会在三次喊价之后,直接一锤子定音。

表示这件拍卖品就归第一个举牌的人所有了。

当然,这只是像下了订单一样。

后续举牌的人还是需要和拍卖会主办方签订合同,支付钱款之后这件拍卖品才真正算是属于举牌人的。

不过这种只有一个人举牌的可能性是非常少见的。

除非那个拍卖品其他人都没有兴趣。

或者是那件拍卖品价格太高了,一般人没有那个经济实力。

拍卖会,最常见的还是大家此起彼伏的举牌,这才符合拍卖会的套路嘛。

拍卖会的主办方,就是利用的人们这种争强好胜的心理,才会举办这种活动的。

当然是越多人举牌越好了。

这证明这件拍卖品比较受到大家的追捧,那么相应的,拍卖品也能卖出一个更高的价格来。

拍卖品最后的拍卖价越高,拍卖会的主办方自然是赚得越多了。

最后拍下拍卖品的人还会觉得自己有本事,从一大堆人手里抢下了这件拍卖品。

也能从另外一个层面反应出这件拍卖品是值得大家花这个钱的。

拍卖师也介绍了大家举牌的规矩。

不需要大家举一次牌就报一次自己心里的价位。

这次拍卖会的规矩是除了第一次的举牌,表示你想以拍卖会的报价拍下这件拍卖品以外。

后面的举牌,一次就代表增加五十万元。

当然,第一个举牌的人在后面也是可以继续举牌争抢拍卖品的。

反正只要后面有人举一次牌,不管是谁,就代表他愿意在前面的那个报价上增加五十万元。

以此类推,没有上限。

等到最后一个举牌人的报价在拍卖师连续叫了三次之后,也没有人继续举牌的话。

那么拍卖师就会最终捶下手里的小锤子。

代表这件拍卖品走完了拍卖会的流程。

也代表最后一个举牌的人赢下了那件拍卖品。

所以,拍卖师喊出八百五十万的价格的时候,就代表有人在吴万利举牌之后,也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牌子。

本来是信心满满的吴万利,条件反射的转头看了一眼后面。

没有办法,吴万利抢到的其他人眼中梦寐以求的位置——苏家小少爷座位的旁边。

当然,也就代表着吴万利是坐在第一排的。

那么吴万利想看看到底是谁和自己抢这枚苏家小少爷也觉得好的戒指就肯定得朝后面看了。

吴万利可能也是因为只想着看苏家小少爷的态度了,忘记了这是拍卖会。

拍卖会有人举牌竞价不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吗?

难道只是因为苏穆表示自己对那枚戒指没有兴趣,吴万利就想当然的觉得那枚戒指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吴万利好像忘记了,拍卖会的大厅可不止是只有苏家小少爷和自己两个人。

并不是说苏穆不想要的东西,吴万利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得到了。

因为吴万利的反应还算是快的。

后面那个举牌的人手中的牌子还没有放下。

吴万利发现,那个想和自己争抢苏家小少爷也“看好”的慈溪太后戴过的戒指的人居然就是坐在自己和苏家小少爷后面的那个张老板。

吴万利觉得这个张老板肯定是听到了自己和小少爷的对话了,所以才会想和自己抢的。

“九百万。”

吴万利手中的牌子还没有来得及举起来,拍卖师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吴万利都不需要回头了。

因为吴万利转过去的头都没有转回去。

吴万利发现,是张老板旁边的周董举起了手中的牌子。

吴万利瞬间有了压迫感。

看来这些人一直都关注着小少爷的一举一动啊。

要不然自己和小少爷之间的对话怎么会这么巧,就被身后这两人听到了呢?

吴万利觉得,就看第一件拍卖品的场景,大家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积极的。

现在基本上算是没有间隔的举牌了。

“九百五十万。”

拍卖师的声音明显有些亢奋了。

第二件拍卖品的举牌时间间距确实是短了很多啊。

基本上可以说,前面一个人刚刚举完牌,后面就会有人立刻跟着举起了手中的竞买牌。

拍卖师也发现了,这些一个跟着一个举牌的人居然都是坐在苏家小少爷后面那一排的客人。

其实拍卖师也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着苏家的这位小少爷。

毕竟这也算是苏家小少爷第一次在公共场合亮相。

当然,像苏氏集团的庆功晚宴什么的,拍卖师当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所以,拍卖师会格外关注苏穆也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拍卖师注意到,苏家小少爷旁边的客人吴先生在和小少爷说了几句话之后,苏家小少爷点了点头。

然后吴先生立马就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竞买牌。

这么快就有人客人表达了想要竞拍的意愿,拍卖师当然是非常重要的。

拍卖会最重要的就是气氛。

拍卖品敢介绍完就有人想拍下,也说明了这件拍卖品还是挺受欢迎的。

这和第一件拍卖品比起来,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端了。

只是拍卖师没有想到,在那位吴先生刚刚放下手中的竞买牌之后,居然立刻就有人举起了手中的竞买牌开始加价了。

作为拍卖会的拍卖师,当然是非常乐意见到这种场景的。

举牌的人越多,就代表这件拍卖品会卖到更高的价位。

那么拍卖会最后得到的报酬也会越高。

想到自己的钱包会鼓起不少,拍卖师的脸上都可是出现遮掩不住的笑容了。

这次吴万利都不用再惊讶了,是周董旁边的那个胖子李。

吴万利发现,这些人是真的精。

没有抢到坐在苏家小少爷旁边的机会,难道是想着和自己抢拍下这枚戒指来引起苏小少爷的注意吗?

吴万利表示,自己才不会给到这些人机会呢。

转过头,吴万利也不想再看到底还有谁想和自己竞拍了,直接就是举起手中的竞买牌。

“一千万,吴先生出价一千万。”

“还有没有更高的?”

拍卖师应该都没有想到,这第二件拍卖品居然会这么受大家的喜欢。

这才几分钟的时间啊?

就已经开到了一千万的价格了。

如果第一件拍卖品也能像这件拍卖品一样,有这么高的竞争力的话。

那么最后的成交价肯定不止那么一点点了。

要知道,第一件拍卖品的起拍价就是一千万。

最后成交也不过就是一千一百万。

也就是说,总共就举了三次牌。

这还是从开始到结束全部的总量呢。

可是这第二件拍卖品就不一样了。

起拍价是八百万,才过了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已经举了五次牌了。

竞买价也已经提高到了一千万。

拍卖师知道,按照这个举牌的速度的话,最后这第二件拍卖品的最后成交价肯定会高于第一件拍卖品的。

所以说,拍卖会上的拍卖品,还真的不一定就是定价高的最后成交价就高。

最后的决定性因素还得看大家对于这件拍卖品有没有热情。

不过,如果说两件拍卖品之间本身就有很大的价格差距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这种差价两百万的,在有钱人眼里估计还真不是什么事吧。

拍卖师开始了热情的吆喝。

拍卖师在拍卖会上的作用除了介绍拍卖品之外,就是渲染气氛了。

拍卖会的竞拍氛围越浓,那么最后的竞买价也会更高。

所以说,拍卖师肯定也是一个搞气氛的高手。

当然,拍卖师心里也明白,今天这第二件拍卖品会这么受大家的追捧,还真的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

要知道,第一件拍卖品,拍卖师也是这么认真的介绍的。

结果大家都不买账而已。

现在第二件拍卖品会这么受大家欢迎,拍卖师自然知道这和前面苏家小少爷的对着吴万利点头有关。

拍卖师心里有些暗暗的失落,自己说了一大堆,都抵不上人家小少爷轻轻的一个点头来的有用啊。

看看,这就是身份的差距带来的不同效应。

“一千零五十万。”

拍卖师的失落感在看到又有人举起了手中的竞买牌的时候,顿时就消散了。

身份是从一出生就注定好的。

拍卖师知道自己就是再自怨自艾也没有任何用处。

倒是还不如多看到几个人举牌来得实用一些。

“一千一百万。”

还没有来得及说出举牌一千零五十万的是哪位客人,又有人举起了手中的竞买牌。

拍卖师立马就报出了最新的价格。

拍卖师发现,现在可不仅仅是坐在苏家小少爷后面的那排客人举牌了。

第三,第四,第五……后面也已经有人开始举牌了。

看来大家也都是关注着苏家小少爷那边的一举一动的。

拍卖师也明白,在场的这些人都是人精。

就算有些人坐的比较后面,不一定能听清楚吴万利和苏家小少爷之间的对话。

但是通过第二排那些坐在小少爷后面的人的举动,其他人肯定也是猜到了什么。

这才有了疯狂的举牌模式。

“一千一百五十万。”

拍卖师发现这是自己从业以来见过的举牌最快的一次了。

都没有给到拍卖师介绍一下到底是谁在那里举牌竞拍的,后面的牌子又跟着举了起来。

当然,和介绍具体是哪位举了竞买牌比起来,拍卖师当然是选择直接报出新的竞买价的。

既然有了最新的竞拍价,那么中间具体是谁举的牌当然是一点都不重要了。

中间那些人最多就是起到了一个抬高拍卖品价格的作用。

对于拍卖师来说,最后举牌的那个客人才是最重要的。

最后一个当然就是最终的竞得者,也就是出钱的主。

出钱的人都不算最重要的话,那么谁是最重要的呢?

拍卖师一边喊着最新的竞拍价,一边偷偷地看了一眼那淡然的坐在

办公室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那里的苏家小少爷。

拍卖师知道,今天的拍卖会可能要颠覆自己以前的世界观了。

以前在拍卖师的眼里,当然是最后举牌的出钱的人最重要了。

但是看今天

办公室跪着趴好屁股翘起来 进入学校处罚室被处罚的作文

的情况,拍卖师明白了,最重要的应该是苏家小少爷。

没有苏家小少爷的那个点头,第二件拍卖品肯定吸引不了大家这么大的热情。

更不要说还能让这些大佬像疯了一样竞相举牌了。

要知道,这些大佬可都生意场上的老手,平时算盘可是打得贼精的。

想要让这些人不考虑一下就这么疯狂举牌的,还真的是不容易见到的。

“一千两百万,这位先生叫价一千两百万。”

这个时候是真的没有时间让拍卖师慢慢去想举牌的人姓什么叫什么了。

拍卖师只要不弄错最新的竞买价就可以了。

其他的都可以直接忽略了。

“一千两百五十万。”

“这位先生……”

“一千三百万,又有人开出了一千三百万。”

拍卖师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内心的冲动,额头上都开始淌汗了。

虽然现在确实是夏天,天气也是非常热的。

但是这别墅大厅布置成的拍卖厅里的空调打的还是非常舒服的。

来参加拍卖会的都是有钱有脸的大人物,拍卖会的主办方怎么可能会热到这些大佬呢?

服务上不能让这些享受惯了的大佬觉得满意的话,估计这个拍卖会都不可能进行下去。

所以说,这个时候拍卖师会流汗,存粹就是个人原因了。

和拍卖师一脸的高兴不一样,吴万利这个时候是高兴不起来的了。

吴万利觉得,自己在苏家小少爷面前都已经表过态了,要拍下这个慈禧太后戴过的戒指的。

而且,在吴万利的眼里,小少爷也觉得这个戒指不错。

可能因为一开始八百万的竞拍价,让小少爷觉得太廉价了一些,所以小少爷才没有出手的。

吴万利觉得,自己要是拍下了这枚戒指,相当于也是在小少爷面前露脸了。

说不定小少爷还会因为那枚戒指高看自己几眼呢。

所以,从第一个举牌就可以看出,吴万利对于拍下这枚戒指的决心。

只是现在这么多人和自己抢,吴万利能高兴才怪呢。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