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白暮看她手里的豹猫。“它打过疫苗吗?”

时宴:……

“给它打了疫苗,就算被挠到也没事。”

时宴看手里漂亮帅气的猫,又看沙发上俊逸的青年,很干脆的把猫给他。“白博士,你能帮忙打下吗?”

白暮双手接过猫,顺着它漂亮的毛色。“时总,我不是兽医。”

“没事,反正有我在,它死不了。”

她坦白了,不装了,她就是这么厉害。

白暮听到她的话,笑着讲:“我偶尔有看些兽医类的书,还不至于把它打死。”

他说着拿出手机。“我先订药,明天给它打。”

时宴趁机问:“白博士,你还没定好住处吧?反正这里有多的房间,要不今晚就住这?”

住这?

住这!

夏思远震惊的,用眼角瞟旁边冷得一批的顾凛城。

他仿佛已经看到他城哥头上的青青草原。

顾凛城倒是没说什么,只是面无表情,谈不上欢迎。

白暮看了下顾凛城就讲:“好。那就打扰了。”

“不打扰。”时宴欣喜说完,便转向顾凛城。“顾少将,你今晚做饭吗?”

还要他做饭?!

夏思远倒抽口凉气。

这也太刺激了吧!

顾凛城看满怀期待的女孩,以及看戏的两人。

他沉默半秒,看时间讲:“人太多了,出去吃。”

其实也就四个人。

不过天快黑了,要自己动手煮,这晚饭确实会吃得很晚。

时宴略想了下就爽快点头。

不着急,反正白暮今晚还得住这里,她有的是时间。

夏思远看打着什么主意的砍头怪,在她想要把白暮叫进顾凛城的车时,高声喊:“白博士,我反正要开车,坐我的吧。”

他在翌城边境工作,晚上是要回基地睡的。

另外,副驾驶怎么也比坐在后边舒服。

时宴想着吃完饭回来,白暮怎么着也得坐他们的车,便没说什么了。

顾凛城看还趴在车窗往外看的人儿,率先发动引擎,升起车窗玻璃。“晚上冷,别冻着。”

“哦。”

时宴靠回椅背上,捡身上的猫毛。

她边捡边问:“顾少将,我这算是帮你保住指挥官的位置了吧?”

顾凛城把夏思远甩后边,淡漠的“嗯”了声。

“那我加入特殊任务部,你打算给我个什么军衔?”

听到这话,顾凛城垂帘看她,反问:“为什么想要加入特殊任务部?”

时宴打开窗户,把猫毛扔出去,便望着前边黑沉沉有些压抑的天际。

为什么?

因为她逃不过

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战斗的命运。

在被秦屿抓走时她就明白了,她无法接受熟悉的人死在面前。

那时的愤怒是因顾蕴初而起,但更多是她对这个糟糕世界的无奈。

就像是即使看清事情的真相,她也依然无法做到置身事外。

时宴想试一试。

试试看,看她能不能改变两年后的结局,看能不能阻止那场浩劫。

当然,这又是个伟大的想法,她不会拼尽全力,只是想试着努力一下,也顺便帮下顾凛城,让他别那么快退休。

如果阻止不了,也请第二次末日别提前到来。

时宴没法将这些想法告诉顾凛城,她装做大义凛然的讲:“我不是帮了倦羽组织一回嘛?现在帮你回,算是两清了。”

说着,便一一细数的讲:“我可提前说好,去特殊任务部纯属是帮你稳住位置,还有我不喜欢去科学院被人二十四小时看着。所以你别期望我能听你的命令,以及执行任务。就把我当夏思远好了。”

顾凛城听着她的条件,专注开车,没回应,不知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时宴也未在意,反正到时她不肯杀的人、她不肯救的人,他还能强迫自己不成?

前边的车进入翌城繁华的街道。

跟在后边的车故意慢下车速,不疾不徐的跟着。

夏思远单手握着方向盘,看看前边的车,又看看旁边的男人。

他思索斟酌许久,好奇的问:“白暮,科学院就没有长在你审美点上的姑娘吗?”

白暮靠在窗上,吹着柔和的夜风。“没有。”

“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些学校以外的,什么类型的都有。”

“留给自己吧。”

“你真就看上那个砍头怪了?”

白暮收回视线,看着急上火的夏思远。

他没回答,反问:“你觉得呢?”

夏思远听他这话,想一脚把他踹下车。“你最好端正自己的态度。我跟你说,她可不是好惹的。要是让她知道你在玩她,她肯定分分钟把你脑袋砍下来。”

白暮不在意的笑了下。“不会的。”

“到时别说我没提醒你。”

“她只是喜欢我而已。”

“哼,真不要脸!”

白暮望着前边的车,感叹的讲:“可她爱顾凛城。”

夏思远惊讶诧异的大问:“你哪只眼睛看到她爱城哥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

“那一定是你两只眼睛都瞎了!”

白暮没想从他嘴里听到什么好话,所以也没介意,只讲:“等到那天你会知道的。”

夏思远不太敢确定的问:“哪……哪天?”

“顾凛城死的那天。”

夏思远:……

-

时宴是治疗师的事情一出,不仅顾凛城解任的事搁浅,就连曾经那些不待见她的莫雷尔夫人等人,都纷纷向她表达善意,甚至亲自上门送礼,说什么欢迎她来翌城之类的话。

总之她也变得忙碌了,还是那种推不掉又没多大意义的应酬。

当然,这其中也不泛她感兴趣之人的祝福。

白暮看接到伊丽莎·柯比的电话,谨慎说着话的女孩,给顾小豹打完疫苗,准备出去办事。

时宴见他要走,想去送他,可奈何伊丽莎·柯比在说话,她不好中途打断。

白暮看出她的纠结和为难,便对她讲:“时总,我去趟科研中心。”

意思是还没走,会再回来。

时宴欣喜讲:“好的。需要人送你吗?”

送?那这个送的人,只有顾凛城。

白暮看在阳台上打电话的冷峻男人,笑着讲:“不用了时总,我叫的车已经到了。”他说完冲视迅里的女人讲:“伊丽莎夫人,再见。”

伊丽莎·柯比礼貌道:“白博士再见。”

送走白暮。

伊丽莎·柯比看面前还扭着头张望他背影的女孩。“时总,听说你要加入特殊任务部了?”

时宴点头。“柯比,你说我过去后应该注意些什么?”

“你心里早已有了决定,为什么还这么问?”

“想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做的。”

“我啊……”伊丽莎·柯比回想很久远的记忆。“我进去的时候,年纪比你还要大许多。”

时宴讲:“这预示你有着比我更丰富的经验。”

“那倒是。我进去便是少校,起点比一般人都要高许多。”

“这么高?怎么做到的?”

昨晚她问顾凛城准备给自己安排个什么级别,他没说,估计是炮灰级,没好意思说吧。

伊丽莎·柯比见她在意这事,同她娓娓道来:“要想晋升快,办法很简单。只要你去军事学校上两年学,入伍就是军官级别,然后在部队里再努力两年,很快就能过得很好。”

“还要去学校?”

“嗯。军事学校,受到的教育与训练都是专业的。”

伊丽莎·柯比说完问她:“你是想在翌城学习,还是夏城?”

她哪都不想。

时宴这个野路子出来的人,不好对面前这个受过严苛教育和前指挥官的女人面前放肆,只得讲:“我再想想。”

伊丽莎·柯比点头。“嗯。你好好想想,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问我。”

“好的,谢谢柯比……将军。”

顾凛城看硬生生加了将军两字的女孩,同视迅里的伊丽莎·柯比点头示意。

伊丽莎·柯比看到他,松口气的讲:“顾少将,事情发展超乎预料的好。”

“劳伊丽莎夫人您操心了。”

“小事。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就快点回来吧,别再给人有机可趁。”

“我会的。”

伊丽莎·柯比便也不再多说,跟他们打了下招呼,切断了视迅。

顾凛城低头,看陷入思考的女孩。“怎么了?”

时宴纠结的讲:“伊丽莎夫人想让我进学校,学习专业的知识。你说我要不要考虑这个提议?”

伊丽莎·柯比让她进学校学习,是以指挥官标准来要求的。

如果是接任者,能受到系统的学习肯定要好些,也更容易服众。

顾凛城讲:“自己决定。”

时宴撑着脑袋想了许久。

最后决定的讲:“不去了。学完之后,还不是怎么更有效的杀人或杀丧尸吗?”

这个她懂,从小玩到大的东西,除了路子有点野,应该不比谁差。

时宴自言自语讲:“在学校呆两年,什么都干不了,还是不要这个一文不值的破军衔了。”

顾凛城提醒她:“军衔等级决定岗位补贴。”

不是一文不值。

时宴就是那种天生反骨,你越这么说,她就越要反着来。

她瞅着顾凛城,咧嘴邪笑。“我再怎么努力,那点补贴也不够你十分之一。你的遗产都准备给我了,我还努力做什么?”

也是。

顾凛城讲:“那走吧,别想这事了。”

时宴一边起身一边问:“去哪?”

“学校。”

时宴动作一顿。

顾凛城看她反应,忍俊不禁的笑道:“不是给你选学校。去我爸妈以前工作过的地方看看。”

“早说嘛。”

时宴拍了拍衣服上的褶皱讲:“走吧。”

-

顾凛城要去的学校,叫第五实验小学,在城市的另一端。

为了不影响同学们学习,顾凛城穿着便装,也没开车,跟时宴打车过去的。

打车的话,就得走地面,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

时宴无聊的坐在车里,望着外边的风景调侃的讲:“顾少将,以我们两个现在的热度,要不想引起同学们的围观,得戴面具才行。”

听到她的话,前边开车的司机忍不住笑。

但他不敢发出声,就一个人傻乐。

开出租车能拉到顾少将与他的夫人?这事不是他吹,他能炫耀一辈子。

顾凛城看趴在车窗上的女孩,拿走她肩膀上随风飘扬的猫毛。

“等他们上课了再进去。”

时宴看对自己动手动脚的男人,舔了舔虎牙,想干点什么来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顾凛城瞧她酝酿着什么的眼睛,转而问:“进部队后,想跟谁一队。”

“听你的安排。”

听你的安排?这话随和得不像是她说出来的。

顾凛城望着不拘一格的人儿,沉默着。

时宴邪笑的反问:“你这是在想怎么调教我吗?”

她这调教

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做

两字,说得特别让人浮想联翩,一点也不正经。

前边开车的司机稳住方向盘,避免车速太快翻车了。

顾凛城被她猖狂又大胆的黑亮眼睛望着,仿佛又回到了初次带队的时候。

他倒是“调教”过很多大兵,但现在这个,显然比以往的要更加艰巨。

时宴见他迟迟不说话,带着胜利的喜悦靠过去。“顾少将,我很好学的,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可以。”

司机:!!!

这是他能免费听的吗?

今天真是赚到了啊!他可以不要车费!

顾凛城在她凑过来的时候,抬手想挡住她。

而时宴一看他抬起的手,反射性顿住,脸上的戏谑也少了几分。

果然是美色误人啊,差点又要犯同样的错误了。

时宴想想那晚快断掉的助骨,渐渐挺直腰,离他稍远些。

顾凛城感到她微妙的变化,有些僵硬的收回手,攥成拳。

他望向窗外平静讲:“到时会有专门的人带你。”

时宴也冷淡的“嗯”了声。

车内恢复安静。

司机大哥一脸懵逼。

这就结束了?不再深入聊聊吗?

两位长官求求你们了,快说点话吧,这样安安静静的让人恐慌又尴尬啊!

司机大哥心里百转千回。

他透过后视镜,看后边好像从热恋回归到陌生的夫妻,急得抓耳挠腮。

时宴倒没觉得话题结束的有什么不对。

反正她早就知道撩不动,不过是玩玩摆了。

她又看回车外,想要不要多赚点钱的事。

实在按耐不住的司机,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转头对后边的两人笑着提议:“两位长官,路途有点遥远,旁边有家超级好喝的奶茶店,你们要下去买杯试试吗?”

时宴懒懒抬帘,看了下那家装修非常漂亮的奶茶店,转头问身边的人:“顾少将,你要吗?”

顾凛城讲:“不用。你想喝就去。”

“那靠路边等下吧。”

时宴是真有点渴了,也想下车活动下。

她等停好车便甩上车门,径直走向奶茶店。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