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在后面跟干爹干妈坐在一起的果果突然好奇地问了一句,“杨爷爷,您是说,我妈妈以后会像蜘蛛侠一样攀岩走壁?还是像哪吒一样可以喷火?还是说……她的眼睛可以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

众人:“……”

路天行真是又好笑又好气,质问赵周韩,“你都教了他些什么?”

赵周韩摊手,“这可不是我教他的。”我只教科学的东西。

池小叶不好意思地说:“见笑了大家,他跟奶奶一起看电影看来的,老人家看的电影比较杂,小孩就跟着看了。”

乔一然拍拍果果的小脑袋,又是一番夸赞,“果果,你的理解能力太棒了,句句都说出了重点。”

科幻电影、神话故事、鬼片,可不就是说出了每一类型的重点么?!

“干妈,你说的话也是重点。”

“哈哈哈,真是聪明的小脑袋瓜。”

果果这童言无忌的一说,诊室里的气氛也轻松不少,杨教授眉心舒展开来,宽慰道:“或许是我的职业病吧,总喜欢往情绪病方面想,总之,未雨绸缪总是没错的。”

池小叶也轻松地一笑,说道:“杨教授,未雨绸缪是对的,您的意思我理解,以后但凡我在情绪方面有什么问题,一定第一时间来找您。”

“呵呵,你肯定要多来找我,你算是特例,我还要多研究研究。”

“好,没问题。”

就在这时,坐后面的路天行和乔一然,他们的手机同时响起“滴”的一声,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眼,有案子来了。

紧接着,赵周韩也收到了一条信息,前后间隔不到半分钟。

之后,他们在医院门口分开,兵分两路,赵周韩跟着路天行走了,让他们母子在原地等陈锋过来开车。

这种时候,池小叶知道不能多问什么,牢牢地牵着儿子的手,眼巴巴地看着他们三人神色匆匆地离去。

“妈妈,爸爸和干爹干妈要去哪?”

“不知道呢。”她确实不知道。

“他们怎么一起走呀?是干一件事吗?”

“这我也不知道。”

“妈妈,那我现在能再回去找小姐姐吗?”

池小叶本来满脸的担忧,这一下,直接笑了,低头说道:“你现在去,小姐姐也回家了啊。”

果果撅起了小嘴,不开心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唉……”

这时,外面走进来一个熟人,是幼儿园的朱老师。

果果见了她,立刻毕恭毕敬地站好,弯腰,“朱老师好。”

“诶,果果好。”

“朱老师,这么巧,你怎么上医院来?”

朱老师提了提手里的果篮,说道:“一个小姐妹生孩子,我来看看,你们呢?”

“我之前做了一个体检,今天来拿报告,正准备走。”

“哦。”朱老师没有道别的意思,支支吾吾的,但不太好意思说。

“果果妈妈,有件事我要向你道歉。”

“怎么了?”

“之前我不是怀疑果果有自闭倾向么,看来,真是我误会了,”朱老师低头看着果果,竖起大拇指夸赞道,“经过一个月的相处,我发现,果果小朋友真是太优秀了,老师要好好地表扬他。”

“他帮了老师许多忙,能说会道,能写会画,真是太聪明了

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我带班带了十多年,第一次碰到这么能干的小班孩子。”

朱老师这一通天花乱坠的夸奖,让果果得意得简直要飞上天了,池小叶也被她夸得不好意思。

“果果,老师准备让你当班长,有没有信心当好这个班长呀?”

果果响亮地喊道:“有!”

回家的路上,果果的小碎嘴都没有停过,一个劲地说着幼儿园里的趣事,说着他那些惊呆朱老师的壮举,池小叶心里牵挂赵周韩他们,只能有一句没一句地敷衍着他。

一回到家,发现家里来了客人。

婆婆和奶奶正在屋里招呼着,时不时还有笑声传出来。

“谁来了?”她问陈锋。

“不知道啊,我出来的时候还没人来。”

不敢慢吞吞的,她拉着果果催促一句,“快一点,家里来客人了。”

“谁呀?”果果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快速冲进了大厅。

大厅里的笑声停了,随即,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这就是小叶子的儿子吧,呦,这么大了,长得还这么英俊,来,小宝贝,让姨奶抱抱。”

那一瞬,池小叶浮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心脏陡然狂跳,双腿发软,踩在地上,脚底板都是虚的。

“大少奶奶?”陈锋上前去扶她。

她摇摇手,立刻反应过来,说道:“陈大哥,里面的女人是尹千帆的妈妈。”

陈锋也是一怔。

“我进去,你守在门口,一会儿万一她情绪失控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你无论如何都要制止她。”

“我明白。”就算大少奶奶不说,这也是他份内之事。

尹千帆如今犯了事被逮捕,谢玲是她妈妈,不说着急吧,这般欢笑肯定不正常,别说池小叶,陈锋也预感到了不对劲。

池小叶稳了稳慌乱的心,深呼吸一下,从容地走了进去。

屋内,谢玲已经抱起了果果,正在给果果介绍自己,“你妈妈小叶子叫我谢姨,那你这小子,不得喊我一句姨奶奶么?”

她抱着果果掂了掂,“呦,还别说,这小子还有点分量,你们养得可真好啊。”

“谢阿姨。”池小叶收起了慌张,如往常一样,镇定地走进去。

谢玲也很从容,“小叶回来啦。”

“您怎么有空过来?”

“千帆不在家,我一个人无聊,听她说你平安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你。”谢玲说话节奏不疾不缓,像是演练过许多遍一样,找不出任何的破绽。

然,池小叶听得更加发憷。

这样的谢玲,不太正常,不,是太不正常了。

“谢阿姨。”她再一次强调了一下称谓,是“谢阿姨”,而不是“谢姨”,两者相差很大。

家风贞静(禁忌GH)作者:酒满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

可是,谢玲很快便打断了她,语气还特别的亲昵,“小叶啊,我正跟你婆婆和奶奶说起你当年如何帮千帆出头的事,还有如何帮我开店做生意,我就说了,要是没有你啊,我如今还在给人打零工,千帆也要为生计发愁呢。”

喜欢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