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是!太爷!”

报丧的小厮见何甜甜闭上了眼睛,不再打理自己,便恭敬的应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拿起那张清单,躬身退了出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直至消失不见。

何甜甜这才睁开眼睛,看了看空洞洞的房门,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秦可卿死了,而贾家的落幕大戏也正式开启。

这艘注定要沉没的大船,其实并没有拯救的必要。

而红楼的主线,原本就是以贾家为代表的四大家族的兴衰。

如果何甜甜是穿越到了原著,那么她即便是贾代化、贾代善重生,也不能改变贾家的命运。

幸好,这里是同人文,还有一个立志要自立自强的男主。

可以改变某些家族的命运,甚至还能推动历史的进程。

咳咳,只是不能把步子扯得太大,所有的改变,必须在红楼原有的框架之下。

不过,即便能够改变,何甜甜也不会真的救下所有人。

不破不立,贾家从根儿上都烂了,想要焕发新生,就必须有所舍弃!

何甜甜大概有了计划,她并不急着会宁国府去掺和那些事儿。

秦可卿已经死了,贾珍的胆大妄为也已经惹了皇家的眼,随后的丧礼,任由他折腾吧。

“贾敬”这个太爷表示不愿回红尘耽误了自己的飞升大业,贾珍就明白了自家老子的态度。

于是,他开始可劲儿的胡闹,硬是将秦可卿一个玄孙媳妇的丧礼办得无比奢华、万般盛大。

整个京城都被惊动了,足足热闹了七七四十九天。

当然,贾珍忙着办丧事的时候,也没有忘了亲爹的吩咐。

他直接把小厮拿回来的药材清单交给赖升,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太爷要的东西备齐。

赖升知道是“贾敬”的差遣,不敢耽搁,话说他前些天刚印完太爷生辰时要求的《阴鸷文》,这会儿又要给这位活祖宗去弄什么药材。

“……这老爷子,莫非还真想炼制那些丹药?”

赖升揣着药材单子,不敢把差事交给下头的人,竟亲自跑去京城各大药铺去搜罗。

有些药材还算正常,无非就是灵芝、何首乌、人参之类的。

顶多太爷要求高,必须要年份五百年以上的。

虽然费些银钱,好歹还能弄得到。

但有些药材,着实古怪,就连药铺的掌柜都没听说过,还是有位经常来卖药的采药人,隐约听祖辈提起过。

赖升已经跑得有些疲累,原以为要凑不齐清单上的草药。

这会儿听到药农的话,他没有含糊,直接拿出一个银锭子,“把那个什么龙血草、银斑花都给爷找来,银子亏待不了你!”

采药人欢喜的接了银子,颠颠跑去老林子寻找。

还别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秦可卿那场超高规格的葬礼还没有办完,采药人就真的把几位罕见的草药都找齐了。

赖升也大方,将余款都给了卖药人,还叮嘱,“以后若是见了那些稀罕的药材,先给爷留着!”

赖升能够做到宁国府的大管家,不只是因为他是赖嬷嬷的儿子、隔壁荣国府大管家赖大的弟弟,主要他这人足够机灵。

虽然太爷头一次让人采买药材,但赖升有种预感,以后这样的事儿肯定少不了。

太爷的事儿,素来都是宁国府的头等大事,把玄真观的这位伺候好了,他们家珍大爷才会满意。

如此,赖升这个大管家也才能做得稳稳当当。

“太爷,这是小的亲自去采买的,您看看,可还能用?”

赖升把药材买齐,跟贾珍回禀了一声,便亲自带人把药材和一些吃食送去了玄真观。

何甜甜还是盘膝坐着,听到声音,这才撩起眼皮,仔细看了看那些摊放在面前的东西。

“嗯,不错!赖二啊,你小子果然能干!”

何甜甜心下满意,不管赖家的人如何贪墨、欺主,单是他们的办事能力还是不错的。

“小的不敢当,还是我们大爷惦记着太爷,不敢有半点懈怠!”

作为一个合格的奴仆,赖升很懂得为人处世之道。

他没有居功,而是把贾珍这个直接主子给推了出来。

“珍哥儿也好,否则,我也不会放心把家里托付给他!”

何甜甜维持着原主的人设,不得不说着违心的话。

“好了,药材弄来就好,你们回去吧,不要让你们的世俗气冲撞了神仙!”

何甜甜不耐烦的摆摆手,开始往外撵人。

对于“贾敬”这位活祖宗的翻脸如翻书,赖升等下人早已喜欢。

其实,慢说是他们,就是贾珍这个宁国府的主子,在贾敬面前,也要毕恭毕敬、唯唯诺诺。

儿子怕老子,可是贾家的“优良传统”呢!

“是,太爷!小的们这就下山。”

赖升赶忙爬起来,准备要走人。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就在这个时候,何甜甜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幽幽的说了句,“对了,我身边虽然不缺人服侍,却也需要一个跑腿的。”

赖升赶忙又跪下,试探的问了句,“太爷,小的回去给您选几个伶俐的小子送来?!”

何甜甜没有接赖升这个话茬儿,而是兀自说道:“我记得家里还有几个老奴才?那个什么焦大,最是忠心,这样吧,你把他和他的几个小崽子给我送来吧!”

“焦大?”赖升愣了一下。

焦大是宁国府的老资格,当年还曾经跟随贾家的老祖宗去打仗,在死人堆里把主人背了回来。

只是,贾敬继承爵位后,一心要武转文,对于焦大这样的老奴,似乎并不看重。

贾敬这个做老子的轻慢了忠仆,贾珍则变本加厉。

于是,焦大这么一个曾经对贾家有救命之恩的老忠仆,竟落得一个因为哭嚎几句委屈就被人塞了一嘴马粪的下场。

原著中,没有提及焦大的下场。

但他能够跟着老祖宗去打仗,向来年纪已经不轻了,至少比贾敬大。

而贾敬也已经过了五十岁,所以焦大估计要六十出头。

这般年纪,又被人当众塞了马粪,还不定怎么羞愤。

再加上贾家素来都是捧高踩低,焦大闹了个没脸,哪怕资历在老,也只有被欺负的份儿。

何甜甜估摸着,自己要是不把人弄来,这个老仆可能就、就真的没命了。

“对啊,这个老东西脾气虽然差些,但还是有些忠心!”

“主要是他皮糙肉厚耐摔打,我的那些差事,他去办正好!”

何甜甜随口说了两句。

结果,她越是这么说,赖升越是犯嘀咕——太爷不就是在道观里念个经、连个丹嘛,到底有啥差事是需要一个皮糙肉厚的老忠仆去做的?!

但,疑惑归疑惑,赖升却不敢耽搁太爷的吩咐。

反正一个焦大,搁在府里也是碍事,送到玄真观这边倒也无妨。

这样的小事儿,赖升都不用回禀贾珍,自己就能做主。

他赶忙应道:“是!小的稍后就把焦大和他的几个儿子送来!”

说完这话,赖升小心翼翼的觑着何甜甜的脸色。

结果,发现他们家这位太爷,又闭上了眼睛,嘴巴一张一翕,继续念诵起了经文。

见此情况,赖升不敢打扰,赶忙悄声爬起来,垫着脚尖,蹑手蹑脚的领着几个小厮退了出去。

虽然焦大的事无需回禀贾珍,但作为一个优秀的管家奴才,赖升还是抽空跟贾珍说了一句。

贾珍因为忙着秦可卿的丧事,早就弄得脚不沾地,幸好请了隔壁的琏二奶奶帮忙料理内宅,要不然他真的有些熬不住。

即便如此,贾珍也看着苍老、憔悴了许多,手里拄着拐杖,走路都有些晃悠。

忽然听闻老子要家里的一个老奴才,贾珍根本就没当一回事儿,随意的摆摆手,就把这件事给打发了。

贾珍和赖升都不觉得是什么,而原本因为羞愤、鞭伤在家挺尸的焦大,听说太爷终于想起了自己,还要给自己安排差事,顿时一个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太爷!老奴就知道,您不会忘了老奴!”

焦大那日会戒酒发作,不只是觉得委屈,更多的也是希望能够引起主子的注意。

作为奴仆,就怕被主人遗忘的。

他已经老了,没个好差事也无妨,可他的几个儿子,却还都没个前程,他如何放心?!

现在好了,太爷不但把他调去玄真观,还叫上了他的几个儿子。

虽然不是在府里当差,但能够跟在太爷身边,那、那也是很有前途的啊。

贾家的规矩,素来都是在长辈跟前伺候的人,比年轻的主子还要有体面。

原本赖升还想派人把“病了”的焦大送去,没想到,人家一听自己得了重用,病也好了、伤也不疼了,领着几个儿子,骑着马就跑到了玄真观。

赖升;……算了,随他吧!

家里少了这么一个总是倚老卖老的老货,他这个当管家的也能省些事儿。

“来了?”

看到激动地直抹眼泪的焦大,何甜甜也没有说太多的话,淡淡的说了句:“来了就好好待着。”

“对了,好好把你和几个崽子的身体调养调养,把丢下的功夫也给我捡起来!”

焦大眼睛一亮,顾不得汹涌的泪水,急切的问:“太爷,您、您的意思是?”

重新让贾家练兵?不再弄什么科举、读书?

何甜甜掀起眼皮,瞥了焦大一眼,“别乱想,我没有别的想法。我的神丹快炼好了,需要有人试药

闺蜜的舌头伸进我的里面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

焦大:……哈?试、试药?!

当然,作为一个可以跟主人出生入死的忠仆,为小主子试药什么的,也不会太过抗拒。

但……

现实跟理想的差距太大了,一心想好好表现,给自己和儿孙挣个前程的焦大,弄明白了太爷把自己弄来的真实目的,着实有些失落啊。

“别以为我是害你!哼,我这神丹,用了千年的人生、何首乌,还有许多珍贵的药材!”

“你要不是府里的老人儿,要不是当年对贾家有恩,试药这种事儿也轮不到!”

“外头的叫花子一抓一大把,庄子上的庄户、佃农也有一大群……哼,你呀,知足吧!”

何甜甜倨傲的说道,那施舍的模样,仿佛让焦大给自己试药,是一件多么荣幸的事儿。

焦大:……虽然又被冒犯到,但太爷的这番话,还是有些道理。

这个时代,什么最不缺?

当然是人啊。

“谢太爷恩典,老奴感激不尽!”

焦大赶忙收敛了情绪,跪在地上老老实实的磕头。

几天后,已经带着几个儿子在道观适应下来的焦大,收到了第一颗丹药。

龙眼大小,黑漆漆的,却泛着些许金光。

卖相倒是不错,还透着一股浓浓的药香,只是——

焦大不怕死,但对于这种未知的东西,他还是有着起码的恐惧。

“吃吧,这是培元固本的丹药。你这个老货当年上了战场,落下不少伤。”

“这颗丸药正好对你的病症,赶紧吃吧!“

何甜甜故意露出迫切的神情,一双眼睛仿佛看到小白鼠一般,死死盯着焦大。

焦大:……没别的,就是、就是莫名觉得紧张。

不过,焦大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也曾经几次生生死死。

他的心理素质还是比一般人强大。

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焦大将金丹丢进了嘴里。

呃,有点儿噎,不过也能理解,这么大一个药丸子直接塞进去,差点儿卡在嗓子眼儿里。

焦大梗着脖子、瞪着眼睛,好半晌才把那颗丸药顺进了肠道。

“如何?可又什么不适的感觉?”

何甜甜急切的问道。

焦大吧唧吧唧嘴,仔细感受了一下,“也、也没有什么感觉!”

没有肚子疼,也没有什么不舒服。

等等!

焦大脸色骤然变得有些难看,他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上浮现出尴尬又急切的表情,“老奴、老奴想出恭!”

说吧,不等他向主人请罪,就腾的一下蹿起来,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捂着屁股,逃命一般奔向了茅厕。

噗!

咕噜咕噜!

一股恶臭从茅厕传出来,紧接着就是一泻千里!

焦大险些被拉脱了,走出茅厕的时候,整个人都摇摇晃晃。

何甜甜故意露出不自然的神情,问了句:“焦大,你没事儿吧?”

焦大扯了扯嘴角,想回一句“老奴没事儿”,但肚子里又是一阵翻涌,他不敢耽搁,赶忙就跑回茅厕……

喜欢女主拿了反派剧本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