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 A+
所属分类:烧烤信息

巍峨无肩的金属墙从底部缓缓隐现一道两米多高的小门。

老人领着王玟三人走近金属墙。

但是后方人群却被“飞”在空中的人拦住。

人群有些骚动。

空中“飞”人质问人群:“你们这帮无信者还敢靠近神殿?”

人群中有个胆大的站出来朝半空说道:“我们现在有信仰的神了!”

“呵呵。”飞人冷笑道:“神并不需要你们这些愚昧之人的信仰。”

胆大者大声说:“我们信的不是你们的战神!而是愿意救治怜悯我们的。。呃。。医神?”

空中飞人愕然。

人群自己却产生了不同的声音:“哪有医神这种称谓一点都不好听。”

“对对对相比战神实在太不对称了,就算不比战神高也至少不该低才对!”

“那该称呼什么?”

“女神?”

“太笼统了!”

“祂会救治我们,同情我们,还会出手消灭伤害我们的人,是不是可以叫守护神?”

“诶诶守护神还不错!”

“可以可以。”

“不行还是不够位格!”

“我有个主意!女神救治我们时落下了一道令人感动的光,我感到那是神圣之光,希望之光,祂就是光明!光明之神!”

“哗!!”

人群沸腾了。

他们开始欢呼,激动得满头大汗。

“太棒了!”

“真不错!”

“没错!就是光明之神

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光明女神!”

空中飞人冷冷地注视着底下沸腾的人群,嗤笑道:“原来连神的身份名讳都是临时编造的吗?那么,你们的光明女神在哪呢?”

胆大者遥遥向着王玟三人拜下,语气虔诚地说:“我们的女神就是那三位中的唯一女性,其他两位身份不明,或许是神使大人。”

人群被胆大者带动,纷纷向着任软软拜下。

任软软的身子叒一次发软。

她奇怪地回望,自己这边并没做什么夸张的举动啊,怎么又来了?

难道已经达到不需要刺激,单方面激动就能提供力量了吗?

这个关卡这么大方的?

空中飞人却是再次惊愕,声音尖锐地朝底下人群反驳:“开什么玩笑?你们眼瞎了吗?那三个家伙只是跟我们一样的

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普通人类啊!”

胆大者反问:“普通人类能将重伤治愈,刀枪不入,甚至信手摧毁神圣骑士团吗?”

飞人噎住,顿了顿气急败坏地叫喊:“那是因为他们把灵魂献给了恶魔!”

胆大者微笑:“所以,你们也承认了光明神的强大,只不过还未承认祂的身份而已,对吧?”

“放屁!放屁放屁放屁!”飞人气疯了:“异教徒全都该死!!”

他们伸手就将胆大者困住,周围出现熟悉的六面体,只不过这一次六面体的效果明显不同,困在六面体中的胆大者瞬间口鼻出血仿佛在经受巨大的折磨。

人群毕竟刚刚拥有信仰。

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形成遇到危险就祈祷求神的习惯。

再加上长期以往遭受压迫。

此时见到神殿中人出手杀人,吓得瑟瑟发抖噤若寒蝉。

眼睁睁看着胆大者四肢扭曲双眼翻白口鼻喷血面容痛苦地死去。

都感到哀伤。

和往常一样,他们的生命就是如此脆弱低贱,只要说了让神殿中人不高兴的话,随时都会被杀死。

人群中有一个颤巍巍的老年人,看着死去的胆大者,哀恸地哭嚎出声:“神啊,救救我们吧!”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如今自己也有神了!

连忙表情沉痛地开始祈祷。

“嗡嗡”声不绝于耳。

上空“飞”着的人眼看这群异教徒越来越猖狂,居然当着神殿使者的面向其他异端祈祷。

分明是砸场子来的!

他们不再控制。

联手释放巨大的六面体将全部人群统统裹近。

人群仿佛回到了最开始时的待宰羔羊。

痛苦害怕却不敢躲避。

眼睁睁看着六面体将自己一众包围。

然后破碎。

“咦?”

人群迷茫地看着前方。

发现原本已经进入金属墙的三人不知何时又回来了。

半空中。

任软软浑身发软地对王玟说:“还不知道新力量怎么用,他们一直给,快胀死我了。”

王玟安慰她:“放心,这次过后,你会更胀的。”

安慰完任软软,扭头对“飞”人们说:“好歹我们也是即将与你们的神和平交流的人,前脚刚走就开始屠杀被我们救下的民众,是不是太不给面子了点?”

棕袍老人沉声道:“你们不要轻易动手,一切等待神的旨意。”

“飞”人们指着底下人群愤然道:“他们不止无信渎神,还是异教徒!”

棕袍老人眯起眼睛:“异教徒?信了谁?恶魔吗?”

“飞”人们犹豫了一小会儿,看向任软软说:“信了那三人,还说那个女性人类是什么光明女神,实在该死!”

棕袍老人愕然。

低头望着王玟三人。

王玟顺手点掉了困住胆大者的六面体。

但人已经肉眼可见地毫无生机。

先前哭嚎的老人扑过来抱着尸体老泪纵横,却不敢流露出任何不满或怒意。

任软软想伸手。

被王玟拦住,他平静地抬头对“飞”人询问道:“谁动手杀的人?”

空中“飞”人们冷哼,不屑回答这种问题。

棕袍老人皱着眉头说:“难道你们真要为这些贱民出头?”

“我最后问一次,谁动的手?”王玟平静地说:“如果没人承认,我就把你们这些鸟人统统干掉。”

“鸟人”每个头上都顶着0.1到0.5不等的进度。

这一群统统干掉,进度差不多能一口气增加十几点。

虽然队员有机遇。

但如果进度把脖子递过来王玟也不会客气。

果然。

“鸟人”们听到极具嘲讽的话语立马不淡定了,一个个愤怒地大声怒骂。

就是没人承认动手。

于是王玟数了数人头。

释放了百分之2点9的能量,将“鸟人”们连头带身体统统捏爆。

空中落血的画面美不胜收。

惊得棕袍老人与底下人群集体凝固。

有星光散开。

任软软不小心吸了一口,浑身颤抖。

棕袍老人脸色阴沉如水,强行压着满腔怒火,咬牙切齿地问王玟道:“你们到底什么意思?”

“?”王玟疑惑地回答他:“不是说了吗?没人承认就全干掉,本来只是吓唬一下,谁料他们根本唬不住还真就没人承认,那我只好信守诺言了。”

“你敢杀神殿使者!”棕袍老人大吼。

王玟示意任软软现在可以出手救胆大者,头也没回地对老人说:“再使的者杀人也得偿命咯。”

任软软的生命之光刚刚冷却恢复,还没来得及拿队长做试验。

眼下情况特殊,她还是先用在了土著身上。

如果这种基本死透的人都能用生命之光救活,那这技能就有点意思了。

她轻挥手指。

柔和的暖光裹住胆大者身体。

任软软闭眼仔细感受着。

过了会儿拿出瓶身体健康水喝了几口。

砸砸嘴。

又找朱兴国拿了几根洗干净的参须放进嘴里嚼。

周围人群的轻呼如同海浪层层叠叠蔓延开,吸气声宛如席卷海面的飓风呼啸不止。

半空中的棕袍老人眼睁睁看着所谓被“杀”的人一点点活过来!

手里死死抓着袍袖。

声音仿佛怒到发颤,一字一句地质问:“你说杀人,偿命,被杀的人现在活了,神殿死去的人怎么说?”

王玟扭头好笑地看着他:“老人家你是不是糊涂了?这人是我们救活的,你们死掉的人问我干嘛?让你们的神出来救呀。”

任软软浑身发软。

只觉得生命之光没怎么耗到自己。

但真的快要胀死了。

喜欢从九百层归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