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间餐厅好不好吃,来自每个人的主观判断,挂着米其林星牌是每一家饭店的向往,东北也没有米其林星级和推荐,但是不妨碍大家互相口碑相传,沈阳有很大的米其林轮胎工厂,但这家小烧烤不是米其林餐厅,而是固特异撸串,因为它没有名字,只是挨着固特异的轮胎店,这是很有趣的地摊烧烤,今天的美食故事就从一只轮胎开始。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烧烤摊原来是纯粹的地摊,他的厨房是一辆破旧的一年两审白色金杯面包车,夏天食客围在破面包车四周露天撸串,冬天有一个临时棚子,里面是传统的煤炭炉子,2018年的春天沈阳开始三城联创,意味着全面取缔露天烧烤,烧烤摊老板眼镜哥就在朋友的轮胎店隔壁借用了场地,什么装修都没有的烧烤摊甚至店铺的名字都没有,唯一的牌匾只有“烧烤”两字。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四个地桌,一个取暖的炉子,夜间做满食客,撸着小串喝着啤酒,这就是沈阳人的夜生活。有工作单位的沈阳人是幸福的,如果没有单位的话,只能摆个地摊做个小买卖,眼镜哥也曾经是一名电器销售员,烧烤摊是他们夫妻的小生意,唯一的收入来源,这种场景在夜市地摊屡见不鲜。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羊肉串是带着葱香味道,腌制过的羊肉串很受欢迎,当然还有很多沈阳人不喜欢腌制肉的味道,但是喜欢这种感觉,铁丝小串的感觉。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很多串需要自己蘸料,这种蘸料的出现源自地摊烧烤,摊主没有办法统一口味的情况下就发明了干蘸料。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热乎乎的小串蘸上老板自己调配的辣椒面,味道变得鲜美无比,在沈阳人心中这种铁丝小串是有灵魂的。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羊枪羊蛋羊腰子是地摊烧烤的三大硬件,凡是烧烤熟客都会来上一手,一般一手就是十个,点菜的呼哈之间,感觉是炒股的大哥。隔三差五几手肉串几瓶啤酒,附近金水花城西装革履的白领、才华横溢的歌手、大腹便便的小老板,地摊食客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三瓶两杯就变成好朋友。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白面是枪炮必备蘸料,很多人叫做枪粉,每家都有这个调料,里面成分有自己的配比,无外乎味素盐乙基麦芽酚,主要用途是提升肉的香味,去除原材料中本身的异味。以前我们也有专题写过它的功效。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生烤大蒜不亚于黑蒜,熟化的大蒜有一种扑鼻而来的鲜香。烤蔬菜的至尊不是烤大蒜,而是烤韭菜烤茄子。烤十年八年不代表资历深,没有创新叫做老味道,烤出花样叫做与时俱进。味道好不一定贵,装修好不一定味道好,味道好还不一定有人吃,烧烤行业充满博弈。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烤蔬菜是很难掌握的技艺,蘑菇、韭菜、芸豆都是比较难调整味道的食材,烤蘑菇更是考验技术,刷酱的弊端是味道全一样,撒调料的难度是味道难以把握每次都一样。前几天我们去的山东堡小区物价局门前的老太太吃点烧烤就喜欢烤豆腐泡,外焦里嫩的豆泡比烤豆皮要好吃几倍。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沈阳的烤海鲜就是大虾生蚝扇贝黄蚬子大鱿鱼,只有食材新鲜才能进行烧烤。沈阳人吃烧烤还是羊肉为主,海鲜烧烤不是那么受到追捧。夏天毛豆花生,冬天生蚝扇贝,不论食材贵贱,就是一个搭配。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烤鸡爪和烤茧蛹子的技术有两种,第一种是先卤后烤,另外一种是直接生烤,各有特色,大家也都不一样的口味。每一次吃小烧烤都是吃烧烤师傅的技术水平,深浅不一,好不好吃看师傅,即便是食材都一样的来源。

地摊烧烤里的博弈论,沈阳眼镜哥烤出有灵魂的肉串

沈阳大大小小的串店上万家,也有很多优秀的烧烤连锁店都是这样地摊创业出来的,谈到生活,老板说今年无论干啥行业,都是越来越不好混。很多开饭店的朋友都说几年收益越来越低、店面越租越贵,眼睛哥的烧烤能不能坚持到沈阳创城胜利收工?沈阳人是乐观豁达的,总结一个字,“干“。干就完了

图文原创,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