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inline=”0″>

该吃烧烤的时候

我绝不端庄地饿着

– 这可能,是杭州仅剩的几处烧烤摊儿 –

今天杭州可能有37℃吧!!真是跑步进入喝酒撸串小龙虾的夏天啦!!

很气的是,自从2016年夏天以后,杭州大街小巷的夜宵摊儿就像被一个响指打没了似的。外加公司又搬到了滨江,懂妹都好久没体会街边撸串的快感了……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色泽焦黄,外酥里嫩的

大烤肉串呀,香喷喷啊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不撸够10串绝不罢休的

烤鱿鱼啊!肉质饱满

不过最近啊,懂妹有个去萧山卖房子的小兄弟说,他们售楼部的同事下班后都去一个地方吃烧烤。

就是我们熟悉的街头露天烧烤摊,经过一轮轮的城建,小强似的地活了下来。

在萧山的犄角嘎达里一直开了十几年。附近的居民,不管是怀里抱着的还是拄着拐杖的,最喜欢到这儿来撸串刷夜。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懂妹找到的,是这种真•烧烤摊。

支棚子,摆炉子,搭桌子,天黑了才出现,后半夜就消失的那种。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真的,超意外!整整齐齐一溜的烧烤摊,小数了下,大约10个左右吧。

当时的心情呢,像登机入座后发现易烊千玺坐我隔壁!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上次见到这么琳琅满目的烧烤摊,还在高沙美食街

后来么,它拆了,把我的青春记忆一道卷跑了跑了

到的时候才晚上9点,烧烤摊刚刚摆出来。那食材丰富的哟,不亚于是站在宇宙中心的超级农场。

满眼都是大肉串、鸡胗串,羊肉串,烤面筋,大茄几,大白菜…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而且肉串儿垒得像山高,没遮没挡的。管苍蝇来不来站台呢,管马路边是不是尘土飞扬,没再怕的!够爽气,我喜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再给我最爱的鸡翅一个C位镜头

毕竟等会儿它会证明自己多有实力!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还有嫩得掐得出水的胖茄子

和冷冻柜放了几天的压根不一样

老板娘说,每天都得从新农都拉货来

根本不存在隔夜货,畅销!自信!

之前也和你说过,这儿的烧烤摊差不多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烧烤台,一样的摆菜台,一样的塑料桌椅。

到底该选哪家呢?建议你们选择中间的大哥。

理由?说起来有点小羞羞啦:他是所有摊位里,第一个打赤膊的。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五月的萧山,入夜后还是有着一丝凉意

吃得消光膀子烧烤的,证明人家烤得多,热呀!

事实也真是这样,比我晚点来的大姐下班后直奔这家店,她说就住在附近,吃了好多年了,数他家味道最好。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老板听见了立马说:都好吃都好吃…

味道好也不是熟客吹吹的,还体现在量上。像这种5公斤的油,每天得用一桶。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地沟油什么不存在的啦

还有每隔个把小时就得掀开铁炉子,重新加一遍炭。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点餐的时候,老板娘递过来一个铁托盘,从头到尾不告诉你价格。虽然周围点菜的人不少,但是没有明码标价还是瘆得慌。

弱弱地问了下价格。蔬菜2块,荤菜2块,大鱿鱼8块!老板娘语速麻利,转个身就问那大姐“今天下班咋这么晚。”

懂妹还没来得及问豆制品怎么算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点完菜,老板一接过手,就开始烤。到这儿吃烧烤的,不是附近的上班族,就是家住附近的。人流么,刚刚好。

不会让人等个把小时才轮得到你。讲真,吃烧烤又不是摇号买房,要是连吃烧烤都得排队,那还有什么劲儿!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虽说是马路边的摊,老板还是做事利落干净

不容易熟的搁得离火近一点

容易熟的远一点,不会瞎弄八弄的~

等了十几分钟,我点的烧烤就全部上齐了!等等—再从泡沫盒里拿一瓶冰镇雪花,就可以开动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00后是不是从没见过泡沫冰箱?

嘻嘻,在我小时候啊

老大爷就挑了泡沫箱满街卖冰棍

啊不,暴露年龄了~

最好吃的必须是这个烤鸡翅!看这撕扯肉的手感,外脆内嫩。销售老铁说,他们每次都人手五串,不然根本吃不过瘾。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懂妹专门去请教了老板烤鸡翅的窍门,老板特别谦虚地说,烧烤么,哪有什么独门技巧。

非得说窍门的话,就是做了近20年,孰能生巧了。就拿烤鸡翅来说,怎么烤得外焦里嫩,门外汉靠计时,他呢,就看鸡翅色泽。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等到表皮泛黄,剪刀咔嚓一下剪下去再烤会儿就差不多了。油脂啊沿着刀纹方向流下去,“蹭”地燎起一捧火。

懂妹看着又忍不住了,追加了两串……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夏夜啊,就没什么香气能和烧烤香比

不过,拿起这一把肉串,我自己都有点胆战心惊……

虽然是一桌人点的,但看卖相压根不知道是什么。吃的时候就像摇一把签,拜托,一定要是我自己点的啊。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抽到这种形状明显的小肠算好的。心里有点X数,爱吃的拿,不爱吃的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最怕的就是这种,压根看不出是啥玩意儿,结果一口下去,“啊呸,羊小排!还是很骚的那种。”

但这就是吃路边摊的乐趣。不知道什么,也没人讲解,往嘴里送的每一口都是未知之旅。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而蔬菜里的全场最佳必须颁给烤茄子。

一端出来,外表是软糯的萌妹子,红白绿的配色担得起夜宵一枝花;而味道么是杠杠的糙汉,蒜香四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稍微有点不一样的,这儿的烤茄子里还加了粉丝,哇,这一口丰富得像舌尖盛放的烟花~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还有长得像一面旗的烤金针菇,油都快要滴下去。但你应该知道,这样油津津的,味道才棒吧?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不管吃得多饱都必须再塞下一个烤玉米,一股焦糖味,嘴巴里满是清甜的汁水,像是掰下来直接在田头烤的,就是香啊就是香。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和老板插科打诨了半天,总算是问出点过往了。

这位老板姓李,安徽人。99年就到了杭州。起初在九堡那带做烧烤。后来遇到四季青拆迁,06年才来的萧山,想都没想还是做烧烤。

“做夜宵苦啊,但是没其他本事,也没办法。”老李说,过去的近20年,除了过年,他和他老婆几乎每天都是凌晨5点睡,中午12点起。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赚钱么,各有不容易。”老李看得开,“你随便问这边哪个人,不辛苦哦。”

不过他也有看不开的事儿,眼下全城都在动迁,他的烧烤摊,虽是交过费的,但是谁知道明天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唉,要是哪天街头再也找不到烧烤摊了,杭州恐怕会变得更无聊一点儿吧?

白天的城市千篇一律,只有在街头烧烤摊啊,才能看到不带滤镜的众生相。

像坐我前面的那桌,貌似又是萧山卖房子的销售,话题三句不离摇号,但是即便忙着吃烧烤也难掩满脸的春风得意。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而坐我对面的那个小伙子似乎就不怎么如意。一个人,一盆花生,吨吨吨了雪花七八瓶。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想我以前毕业的时候

和小伙伴们就是在这样的烧烤摊儿上抱头痛哭啊……

更不要提我身后那桌了,也就一顿饭的功夫,大概听他们讲了30多句WC。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无论有多少不顺、多少牛逼、多少眼泪,都就着烧烤和啤酒吞下去吧。这些情绪就像街头的烧烤摊一样,总需要能包容他们的深夜。

明儿起来,谁还不是元气满满的杭州好青年呢!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最后啊,大伙儿看了后左下角点个小心心就好❤❤❤,不要广而告之了哈。乖,我们都偷偷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没了。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最后的最后,本文为自费体验

如有收费,你来打我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流 动 烧 烤 摊

地址 | 萧山区金二路恒皇棋牌足浴旁

人均消费丨蔬菜2元/串,肉串3元/串

营业时长丨20:00-3:00

注:因为是流动的摊位

具体时长我也不能保证哈,祝你好运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

– 来,懂妹带你逛遍杭州 –

主城区已经绝迹了的烧烤摊儿,我,找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