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是在近期大火的美食纪录片《UglyDelicious》里,看到了这位老奶奶,一个82岁的烤炉大师(PitMaster)。那一整集讲述了世界各地烧烤美食和大厨人物,她是其中唯一的女性,也是最年长的一位。

在被肌肉男和光头大叔们垄断的烧烤世界里,女性厨师本来就凤毛麟角,更何况是个八十耄耋的老奶奶。

当然,这不是一个一般的老奶奶,她很taugh!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Tootsie Tomanetz奶奶在德克萨斯州的莱克星顿经营一家名为Snow’s BBQ的乡间小店。

为什么称她为烤炉大师呢?

在民风彪悍的德州,烧烤店用得也是彪悍的大家伙——BBQ Pit,烤炉。

Snow’s BBQ里就有这样的两个大家伙,潜水艇一样的size。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除此之外,Tootsie奶奶还有六个炭烤炉,按她的要求,由厚钢板焊制成高三英尺,长约八英尺的长方形,烤网距离下面的热炭24英寸。

Tootsie奶奶的手臂可能要比一些娇小妹子的大腿还粗壮。装满排骨,猪扒、火鸡胸肉、半鸡、牛排的一个个大桶,五六十磅重,年轻人搬起来都费力,Tootsie奶奶一把抓一个,然后再将肉一块一块铺到六个大烤炉里。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接下来她会将烧红的热炭,一铲一铲送进每个烤炉里,均匀地铺满炉子底部、冒着火的高温木炭,Tootsie每一铲都是满满的。一整个晚上,她要不时检查火势,补充火炭,保持烤炉内的温度在华氏250至275度之间。而她测量温度的办法,不是看温度计——她直接把手伸进炉子里探。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给肉涂酱时候,Tootsie奶奶用的也是大家伙——棉拖把。蘸着醋,辣酱油,芥末酱和黄油制成的调味酱,给所有肉块“拖”一次,还要给所有肉及时翻面,有些肉要提前从火上移开以减慢烹饪时长,有的肉类则可能需要在打开炉门出炉前大火上色。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要同时监控六个烤炉中的数百块不同肉类,需要足够的耐心。只有经验最丰富,技术最熟练的人,才能确保每一块肉都达到最佳。这也是为什么Tootsie奶奶被尊称为烤炉大师Pit Master。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这样烤出来的肉好吃吗?

Snow’s 的招牌牛胸肉,特别选择了脂肪略多的,烘烤后呈现美好的桃木色泽,外皮酥软漂亮得好比天鹅绒,肉质深深入味,口感又细嫩得几乎可以在嘴里融化。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如果你问Tootsie奶奶有什么推荐,她会告诉你试试猪排。在直接加热的烤炉里出来的猪排,味道的甜美丰富可以媲美牛排,而且饱含令人愉悦的脂肪。这是由于直接加热烧烤时,肉类的脂肪滴入炭火里,提供与烟熏不同的独特风味。

还有牛肉和猪肉混和做出来的香肠,肉质多还带烟熏味,猪肋骨可能没猪排那么嫩,但是配合Tootsie的独家酱汁,口感甜美有嚼头。炖了一晚黄油斑豆是免费供应的,有的肉食狂魔甚至拿他家的山核桃馅饼蘸着肉汁吃!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如果美食届也有英雄榜的话,Tootsie奶奶大概就是烧烤一门中的佘太君!在烧烤的世界里,不但巾帼不让须眉,而且老而弥坚,82岁高龄仍不言退。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佘太君有龙头拐杖,Tootsie的法宝就是一柄铁铲

靠着Tootsie一手铁铲一手拖把酱,Snow’s BBQ曾经两次被评为德克萨斯州排名第一的烤肉店,甚至跻身全美Top 10,Tootsie上了全国电视,上了新闻报纸,成了名人。有人开车两三个小时跨州过省来吃,甚至还有英国、中国、新西兰等等外国粉丝组团来刷烤肉。除了美食,当然还为了一睹这位魅力非凡的BBQ女中豪杰的风采。

不过想要吃到Tootsie的烤肉,并不容易,凌晨四五点就得去店外排队。因为他们只在每周六早上营业,八点开门,卖完即止。一千多磅烤肉,通常十点钟就售罄。即使现在闻名全国,他们也绝不加场!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归根结底,这BBQ烤肉,其实只是Tootsie的周末业余爱好而已!在她看来,BBQ是每周六早上的传统活动,这是德州地区的习俗,是她爸爸的年代就开始的日常,也是她最爱的周末休闲。

在周一到周五,她的正职工作,是本地中学的后勤维护人员,通俗地说,也可以叫她保洁大妈。

但同样是一个很taugh很cool的保洁大妈!

Tootsie奶奶在学校里的画风是这样的: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这样的: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还有这样的: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作为本地中学的一个后勤人员,她不仅仅是扫地拖地做卫生,她还负责维修、铲除杂木、换灯泡、修剪树木等等。学校里每个受采访的人都说,Tootsie是他们认识的最hard-working的人。

这个勤快又认真的保洁大妈,将整个学校打理得整整齐齐,看到她就让人觉得心安,走廊里见到她,小女生都要抱她一抱好像自己的亲奶奶。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家里有农场,又已经功成名就,大家排着队等她的烤肉吃,为什么她还要做保洁呢?

对于Tootsie来说,学校的保洁是工作,而BBQ,可以说是她一生最爱的乐趣。

从1966年第一次打开烤炉开始,每周六和热木炭、各种肉,烟雾高温油脂香的约会,她已经持续了52年了!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从Tootsie记事开始,烤炉就是男人们掌控的东西,Tootsie闯入这个男性主导的领域,只是一个偶然。到现在,她还记得那一天,她老公工作的肉市场老板发现管烤炉的帮厨没有出现,刚好她平时在肉市场帮忙老公给大家留下了勤快的印象。老板问她是否可以帮忙管理烤炉?Tootsie回忆说: “我告诉他们我对这东西一无所知,但我愿意学习并尽我所能。”

Tootsie是这么说的,也确实这么做了。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左二为当年的Tootsie

Tootsie先是虚心地请教了几十年经验的黑人烤炉师傅Holloway,那年代的黑人地位卑微,Tootsie却尊敬Holloway作为一个良师。在肉市场,她先学习现在仍然十分流行的砖烟熏炉技术,烹饪排骨,鸡肉和香肠,打下了基础。

作为一个屠夫的妻子,她也会屠宰牛肉。丈夫不在的时候,她一个人扛起一百五十磅重的大块牛肉搬到工作台上,再自己用刀分解切好,妥妥的女汉子。屠宰的工作,让她对于肉类有了深刻的理解,随便拿起一块牛肉猪肉看一眼,她就能告诉你这是什么部位,大概要烤多久,这技能也让她的烧烤技术如虎添翼。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十多年后,Tootsie两夫妇在来莱克星顿经营自己的肉市场,前业主在市场后面留下的烤炉和烟熏炉不同。是把木材烧成热炭,在烤炉里直接加热。没有人教她这该怎么烧,凭借多年的经验,她无师自通,烤出来的排骨、鸡肉、牛排和猪排,在莱克星顿圈了一票忠实粉丝。三十多年间,每个周六,从不间断!甚至他们孩子结婚的日子,都被特意安排在了一个星期天,以确保肉市场的周六BBQ不用停顿。

人们给她起了个外号: Always Tootsie。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Always Tootsie在五十多年的烤炉生涯里,只休息过一个星期六,那是她的长子因为脑瘤去世后,五十岁的长子Hershey,原本是Tootsie一心培养的帮手和接班人。对烤肉很有耐心,但干活时候彪悍的她脾气并不好,没什么人能受得了她的“指导”,除了这个最懂她的亲儿子。

大家都以为,Tootsie大概要歇息好一阵子,也许不一定会回到烤炉旁边了,毕竟在Hershey走前三个月,她相伴六十多年的丈夫也走了。老伴虽然十几年前就中风,但是每个周六早上都会坐在轮椅上,看她在烤炉边忙碌,乐呵呵地看着她被一群年轻人追星。儿子则是她在烤炉边的好帮手,要什么东西她一个眼神就会给递过来。如今他俩都不在了,站在烤炉前满满的回忆,谁会受得了啊?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休息了一个星期后,Tootsie奶奶回来了,她说:“I missed it. I could feel that it would help me get over that grief.”

有一位同行回忆说,在她丈夫葬礼的第二天,Tootsie居然出席了德克萨斯的烧烤业会议。虽然两眼通红,但是她签名的时候,字迹仍然那么用力,而且还在名字后面加了个括号,注明了(Snow’s BBQ),以防别人光看名字辨认不出她来。

要知道,2008年被评为德州第一烧烤店后,她就全国闻名,蜂拥而来的人群带动整个地区的烧烤业,第二年德州富兰克林烧烤节就启动了,甚至还有厂商以她的名字命名新烤炉系列。

实际上,她一进屋子,所有人都起立为她鼓掌了。她含着泪感谢了所有人,然后就躲到了最边边的座位上,就像平时躲避镜头一样。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她满怀感恩,笑容欣慰,然后自然地扭头望向了她的烤炉,镜头拍到了她的侧脸,眼角原来早已红润。

为什么烧烤让她总是如此感动,大概是因为爱得深沉。

烧烤,许多时候并不被认为是高端的、严肃的烹饪。就和家常菜一般,不过是家家户户,每个人不需要经历什么学习,就能学会的简单烹饪。但是当一个人热爱、钻研数十年之久后,那份热情,一样会通过传达给每个品尝过的人,即使不至于热泪盈眶,也会让你在吃过之后,想要给Tootsie奶奶,一个深深的拥抱!

82岁烤炉大师,她大概是烧烤界的佘太君,拿铁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