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曾听别人说:

在泉州,烧烤刷花生酱的话

鸡腿怣排第一

可在不刷花生酱的烧烤世界里

这家才是No.1

店家位于第一医院正对面的街道上,往里走个200米左右,在道路的右手边。这条路名叫广灵路,再往里走点就是何衙埕巷。熟门熟路的五中、三中和一中的学生,经常穿小巷而来。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都说来这家店吃烧烤要赶早,此言不虚。

店面不大,都用来放料+烤制菜品,吃烧烤要坐在店门外摆的小桌子上。总的也就四五来张小桌子,来晚了只能站着等,或者去隔壁店家蹭张桌子坐。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2010年伊始,老板便经常在夜里出来摆烧烤摊,当时摊子就在第一医院的后门,谁想生意竟越来越好。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从后门开到前门,啧,怎样?”老板脸上满是骄傲。

后来才明白,这不是一种傲慢,而是态度,但现在的我们通常不太敢这么直白地表达。

“怎么一开始会想到要做烧烤呢?”

我爱吃。

“那为什么要叫‘鸡翅皇’呢?”

我喜欢鸡翅,你看我店里只卖鸡翅,没鸡腿。”

“那‘皇’字的来源是……”

皇比王大嘛。而且刚好我名字里有‘煌’。”

“那不加花生酱也是因为……”

“嗯,我不喜欢。”

没有似是而非的状态,只有喜欢,或者不喜欢。大概就是因为有这样鲜明的态度,老板在烧烤上颇有想法。而这一想,小店就彻底火了。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每当夜色降临,小店就开始忙活上。常有三五个老板的亲友过来帮忙,因为入夜,意味着要开始排队了

都差不多,还有什么意思

都说烧烤摊遍地开花,但都大同小异。不过在其他烧烤摊,你可能很难凑齐以下几样烤物

也是想不到,我一个肉食者,竟然在推荐烧烤时首推素菜,是的就是这根烤茄子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撒上一层肉松,再搭配一层蒜蓉葱花,这样的茄子光是闻个味儿都令人口舌生津。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烤脑花儿还比较正常,你听说过日本豆腐鸡蛋的吗?放在锡纸上,碗底铺层料,加入食材,烤制时再在上面铺一层料,上下夹击。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个人最爱的是这碗日本豆腐!肉松香甜,豆腐滑嫩,佐料后拌着一块儿吃。面对这样的烤物,我只想说,“我先干三碗为敬!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相比之下,烤鸡蛋就略显逊色。做法像蒸蛋,口感神似煎蛋,不过加入文蛤提鲜的做法倒是加分不少。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烤脑花儿就见仁见智了,不是一贯的辣口,反倒做了甜咸口味的。试试吗?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估计看到这里还没出现烤大肠头猪肝猪舌鸡爪田鸡牛仔骨……一些大兄弟要急了,毕竟这些都是绝佳的下酒菜,不来个三五瓶啤酒简直对不起自己!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这里还特别推荐手撕鱿鱼。把鱿鱼撕得细一点,蘸上带芥末的调料,丢进嘴里再就一口啤酒下肚,之后与三五个好友聊上几句。夏日的夜晚,或许就该如此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最后再来说说这招牌烤鸡翅,毕竟是老板发家的东西,味道肯定是不会差的。比起刷花生酱的,这家店里的鸡翅要来得干一些,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口味。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有人说这里的烧烤比较咸,说太贵,说环境不好,说店家态度不行说的人多,好这口的人更多

也是,哪有什么东西是可以顺遂所有人的心意的,守住那些喜欢你的,就够了

老板开店依旧是看天气看心情,爱的人依旧三天两头往这里跑。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着,转眼已是第七个年头。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秉承初心的人,就像夜空中最亮的星

说到最初的『鸡翅皇』,老板一晃说到了三十年前。

在那个没有平板,连屏幕都很少的时代,孩子们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在村里瞎闹,兴致来了就去烧烤。这帮孩子中,有个烤鸡翅烤得最香的,叫“阿煌”。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烤得多好,就是爱玩,边玩边练,就越来越好吃了。”或许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跟别人有一点点的不同,而最初的那点不同,总是令人记忆犹新。比如,“我烤的鸡翅最好吃”。

后来呀,伙伴们一个接一个的走,就连阿煌也离开了那个村子。辗转过几个地方,换过几份工作,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直到竖起『鸡翅皇』这块牌子。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可要做一个烧烤摊哪有那么容易,兄弟一伙前前后后三个人想干,最后只有阿煌坚持下来了。

其实就想有个地方,大伙有空的时候可以聚聚,喝喝酒聊聊天。

于是三十年后,四散各地的一群人,因为阿煌的这家店,有了自己的基地,累了倦了,也有归处。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很脆弱,说散就散,不知不觉就没了联系。要守住一份感情三十多年,想必需要有很强大的执念吧。

这座城市不大,但就是能藏得住这许许多多的小店。他们其貌不扬,波澜不惊,固守着一点点自己的小小执念,在夜里闪闪发光。

最后,献上一份我特地为你们准备的小礼物……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TIPS

1.到店前最好先问老板有没有开,别扑空了;

2.附近不太好停车,建议走路或者骑车过来;

3.小店座位真的很少,如果到店发现人多,小伙伴们还请多一丢丢耐心哦~

开了7年没菜单?想吃只能蹲路边?这家藏在东街的烧烤摊谁吃过

店名:鸡翅皇烧烤

人均消费:50-60元(丰俭由人)

营业时长:18:00-凌晨1:00

店铺地址:泉州鲤城东街4区5号楼6号店(一院正对面)

最值得吃的100家小店 | 第18期

编辑 摄影丨小白

– 舌尖上的泉州出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