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1

前两天,二狗子回老家,刚好在街上碰到特别铁的初中同学,当下决定拉他去吃饭,好好聊聊。

路上,他不停地抱怨自己每天上班有多累,小城市工资有多低,说特别羡慕我在大城市工作,挣的钱比在老家挣的多……我呵呵一笑,说:“今天我请你吃烧烤。”

正好不远处有个新疆人开的烧烤摊,特别火。我拿起菜单,点了60串羊肉,10串腰子,10个鸡翅,10个馒头片和一堆蔬菜。然后就是漫长的等菜时长。

我花钱请你吃饭,你却只顾低头看手机?

本来老同学见面应该有很多可聊的,但尴尬的是,他一直低头玩手机,好像在玩王者农药。后来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咱们这么久没见,你好意思低头玩手机啊?”

他也开玩笑的说:“咱们不是自己人嘛,自己人就不用讲究这个了吧?”一句话怼的我哑口无言。

我平时也经常手机不离手,可和朋友吃饭时,我会把手机放在桌子上调成振动,除非有人找我,否则我肯定不会拿起手机刷微博、微信。我觉得和别人吃饭,老看手机就是对别人的不尊重。如果俩人都是这样,各自看各自的手机,那一起吃饭的意义何在?

突然想起了一句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们坐在一起,你却在低头玩手机。

故事2

别说和同学、朋友吃饭了,去年过年,亲戚一起吃年夜饭,刚开始大家也能聊一会儿,后来就开始一人捧着一个手机:小辈人打王者,父辈们抢红包……仿佛手机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让所有人都着魔了。

我花钱请你吃饭,你却只顾低头看手机?

这时候最尴尬的是家里最年长的老一辈,他们也不会玩手机,就只能说:“先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了,吃饱了再玩。”

突然好想吐槽:玩了一年的手机,大年三十咱们能不能放下手机,陪陪家人,陪陪孩子,陪陪父母……

想一想

狄更斯曾说:“我们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网络社交确实方便了我们,足不出户也能在微信朋友圈刷存在感,不用打电话,也能用QQ视频各种聊天。可这些便利也在不断蚕食着我们与亲人、朋友面之间的那份感情。慢慢的,我们彼此不再开口说话,而习惯了微信打字,慢慢的,我们彼此不再出去压马路,而习惯了组团开黑“打农药”。

一边是信息爆炸,一边是精神匮乏。

明星的八卦你追的比谁都紧,父母的身体你却不曾关心。

直到某一天你发现以前的好友把你拉黑,你赶紧发朋友圈:哎呀!好朋友为啥会渐行渐远?

最后,我只想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小仙女,以后和我吃饭不许玩手机,就是玩手机,也只能用【纵横公考app】刷题,你还想不想和我一样上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