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儿把腰抬起来小说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烧烤店

李伯辰完全安了心。甚至在冲击波到来的时候也没有运起灵力。因为他清楚如果这是自己所使用的“真正的力量”所造成的结果的话,这结果就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如他所料——一块被冲击波掀起的巨大石板向他狠狠砸了过来,但轰在他身后的巨木上,反而为他构建了一个庇护所。冲击波的力量作用于石板并摧垮其后的巨树,于是后者倾塌,正架在了澜江之上。

李伯辰没有急于逃离此地,而是侧了侧身,去看刚才须弥人所在的那片地方。

地表像是变成波涛,而无数枝芽像是波涛中的海蛇,在沙土与火焰中穿来穿去。李伯辰知道这不是活力充沛的表现,而意味着须弥人司祭此刻正持续地遭受重创——土层以下是高温,土层以上则是热风与火焰,它无论藏在何处都只能感受到痛苦与毁灭,不得不奋力远遁。然而在这片山实在太大,它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远离危险区域。在自然伟力面前,神通一时间显得弱小无力了。

李伯辰笑了两声,高声道:“喂!”

“这后招怎么样?!”

片刻之后几簇细蔓忽然往他这边直蹿过来,但恰好一团岩浆也呼啸轰下。天摇地动,飞沙走石,火光四溅,那团细蔓刹那间灰飞烟灭。

李伯辰再次大笑起来,道:“现在只剩下这种手段么?你又有没有后招了?”

这一次没有任何回应,搅动土层的枝芽像是终于耗尽力气,一边枯萎燃烧,一边沉入地下。

于是李伯辰慢慢站起身并从容地踏上巨木,向澜江那一边走去,没有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枚石子——能够伤害到他。,在他觉得疲惫的时候,甚至有距离恰到好处的、因为爆炸而产生冲击波轻轻推他一把。

可其他人没有这么幸运。无数火球落在澜江北岸正在缠斗的那些罗刹与妖兽之中,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在李伯辰走到江对岸的时候,幸存的妖兽和罗刹在天灾面前恢复了理智,开始脱离接触并撤退。此时李伯辰的脚步愈发沉重,灵神附体所带来的副作用逐渐显现,他觉得未必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穿过这片满是敌人、尸首、火焰的战场了。

于是接连几颗火流星轰在地上,气浪也将他接连高高抛起。他落入战场正中央、落在一个肿头兽的身上。这妖兽被罗刹开膛破肚,大量柔软的脏器提供了缓冲。李伯辰没急着起身,而躺在这尸体之中抽出耀侯割了些嫩肝来吃。

这里是战场中央,但双方都在争先恐后地逃离,倒没什么人注意到他。于是他又遁入那一界做了半个时辰的调息,叫灵力充盈身体,再遁了出来。他暂且没敢在那里做别的事情,因为不知道灵神的那种力量所引发的气运波动还有没有完全消失,恐怕造成别的什么影响。

但他知道自己发生了某些变化。他觉得自己仍会像之前的许多年一样犹豫、焦虑,可心里却更加沉静、不再被那么多的忧思与杂念困扰了。

无畏真君在这具肉身中的降临改变了一切。尽管他知道可能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才能再次动用这引发天灾的真正的力量,然而他已知道自己拥有它。这同样叫他拥有了在面对许多事情时,选择从容的资本。

一刻钟之后,他恢复了一些力量,而此地已变得略有些空旷,于是他从尸身上跳下来继续向北方前进。

刚才与须弥人作战的时候,他通过灵神的感应知道有几十个人囚越过了澜江,其中包括丁敏与高阊阖。这些人的修为不弱,必会有人能活着将消息带回去。

今夜在这里发生的一切会叫许多位高权重之人产生各种联想,小蛮与她腹中那个生命在短时间之内将不会再有任何安全隐患。于是李伯辰不再急于回到六国去证明什么,而选择往北边去看一看——阿斯兰所说的那种将妖兽、罗刹、须弥推向南方的力量或者什么东西是否真的存在。

约半个时辰之后,他终于脱离战场。魔军东营与西营都烧了起来,身后几乎成了一片火海。而从此处再往北,就只能看到零星的尸体,其中有人的、也有妖兽的,说明这是戈玄白他们撤退的方向。

李伯辰越过一片土坡。火山仍在喷发,夜晚变成黄昏,因而他在坡后看到了人——约有百多个人囚站在那里往南边

宝贝儿把腰抬起来小说完整版

看。一见他登上坡顶,这些人立即躁动起来。他身形高大又顶盔掼甲,看起来是有些像罗刹的。但等李伯辰掀开面甲,其中一人立即惊呼道:“李将军!”

李伯辰循声看去,见是戈玄白。他被一个人搀扶着,左臂上裹了残破的衣料。不知道他之前对这些人说了什么,听他呼喊出“李将军”这三个字,那些人脸上先是一惊,而后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往后退了几步、惶然无措地跪下了。几个人带动了余下的人,过一会的功夫,百多人跪倒一大片。

李伯辰见这情景有些茫然,戈玄白脸上也有些茫然,而那些跪倒和没有跪下的似乎更茫然——他们好像不知道如果不这么干,那该做什么。

李伯辰很快意识到这些人该是看到过自己之前在营中现出百丈金身,或者听别人说过。要从前的他接受这种真心实意、诚惶诚恐的膜拜,该会觉得有些得意。而现在他虽然也不讨厌这种感觉,却又在心中生出别的感慨——对于我之前所展现出的强大力量,除去膜拜,他们该也的确不知道做什么好了吧。

他自己被这念头惊了一下。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似乎并不该从自己的脑袋里跳出来,看起来无畏真君降临所带来的影响尚未完全褪去。刚才在那一界中调息时,无畏真君已成一个空余轮廓的幻象,似乎得需要不短的时间才能再变成从前的样子,那么自己应

宝贝儿把腰抬起来小说完整版

该谨慎对待此前那种无所不能、蔑视一切的感觉——骄傲与狂妄,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

他想到这里,快步走下山坡。在更多人屈膝之前大声说道:“各位请起身吧。这是幽冥灵神荡魔除恶,非我一人之力。各位能走到这里,也是各自的造化。”

一些人起了身,一些人仍有些发呆。戈玄白拄着一杆枪道:“站起来吧。大伙儿要真想报恩,以后可以跟着李将军杀敌立功。”

余下的人这才起了身。戈玄白对搀扶着自己的那个兵说了几句,那兵就快步走入人群,似乎向几个军官发出命令,而后叫他们整起队来。

戈玄白走到李伯辰身前,先拜了一拜,叫了一声“李将军”。

又隔了一会儿才道:“你能活下来,太好了。”

那些人虽在军官的命令下整饬队形,可大部分的目光仍没离开李伯辰,似乎一定要从他身上看出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或者觉得他下一刻又会化身灵神。

李伯辰很快接受了这种注视。他扶住戈玄白的手臂,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一下:“那些畜生还不配取李某的命。”

又道:“只剩下这些人了么?”

戈玄白叹了口气:“在地窖里的时候有挡风的,这里没有。突围的时候死了不少,之后冻死不少。应该还有几支队伍,但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我能带出来的就这么多。”

李伯辰想了想,转脸看向南边的火山。山极高,他们现在离得又不算远,因此那几乎覆满岩浆的山头看起来仍旧占据半边天空,好像天幕都在燃烧。但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异像——这是指如支牙斯死后,将其阴灵占据的那种魔神化身。

没想到这样的力量也没能将那个须弥人司祭杀死。不过必然将其重创了——短时间内他不可能再有能力造出之前那样运兵十几万的巨桥。

这也是一件好事。李伯辰心想,倘若再有一个支牙斯那样的魔神化身出现,今晚只怕这些人都走不掉了吧。

他便又转过身道:“之前叫你们往北走,是因为南下的路有魔军守着。现在那里该没什么障碍了。戈将军,你想法带人回去吧。”

戈玄白愣了愣:“那你呢?”

“我要往北边去。”李伯辰道,“魔人南下好像因为北边另有什么缘故,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查清楚。”

戈玄白几乎立即脱口而出:“那我们也跟着你走。”

李伯辰要开口,戈玄白又道:“往南走,只怕这些人又要死掉一半——往南还得翻山,数百里冰天雪地,且不知道会不会有魔国兵。往北,到了你说的那个地堡里先避一避风雪,至少还能缓一口气。”

李伯辰转脸看那些兵,知道戈玄白说的是实情。这些人在军中该都修过粗浅的心法,体质比寻常百姓要强一些,但在这样的温度下也撑不了多久。

且他看他们的时候,一旦有人同他的视线对上就先是一怔,而后敬畏地垂下眼、或转开目光,又或者露出极小心的笑容。他们似乎将自己当成了可膜拜或可依靠的对象——李伯辰没觉得自己无法撇下拥有如此目光的一群人,任其自生自灭。况且某种意义上,这些人也已成为了无畏真君的信徒吧。

他便道:“好。我先带你们去地堡。然后你们再决定向北还是向南。”

戈玄白立即转身宣布此事,人群发出低低的一阵欢呼。李伯辰又看了一眼远处的火山与火海,心境与十几天前已完全不同。

现在我有利刃在手。他心想,所以这是远征,而非驱逐了。

(第二卷完)

喜欢无畏真君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